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一百九十八章 蓝罗逃回江州

第一百九十八章 蓝罗逃回江州

  (求票,求支持,今天还是两更!)

  王程从唐家出来,脑海里还想着唐老说的许多话。【】;.

  老道士一辈子没有坐过车,更没有坐过飞机。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拉着王媛媛刚刚走出别墅门口,唐乐乐亲自给王程打开车门,低声问道:“王程,媛媛,你们是回家还是去哪儿?”

  王程面色依旧带着思索,低声道:“回家吧。”

  王媛媛对王程的话都没有什么意见,只是随着哥哥王程上了车。

  这时,后面三辆车开了过来,正是宋元明和莫白松,以及江才。每人都开了一辆车,不过不是电视网络上经常曝光的那种二代们炫耀的酷炫跑车,而是三辆外表很低调的行政轿车,开在路上并不是多么引人注意。但是价格绝对都不低,有些低调的奢华的味道。

  宋元明将车子停下来,对唐乐乐笑道:“乐乐,王程,要不要一起去玩玩儿?”

  莫白松也是招呼道:“就是呀,乐乐,你可是地主,我们是客人,你应该请客招待我们。”

  江才只是笑呵呵地看着唐乐乐,他和莫白松都是第一次见唐乐乐,其实两人都有些心思。而宋元明则是早就断了对唐乐乐的心思,最近搬去省城,更是彻底不想这个了,只是将唐乐乐当做普通的朋友。

  唐乐乐看了后排坐着的王程兄妹两,对三人笑道:“那我只能说抱歉了,我现在要送王程和媛媛回家。你们自己去玩儿吧。明天有时间的话。我再招待你们。”

  江才透过车窗看到唐乐乐的红色迷你后排坐着的王程。笑道:“那就带王程一起去吧,都认识一下。听说王程的医术特别厉害,正好我最近感觉睡觉有些不好,能不能给我看看?”

  宋元明知道王程的脾气,可不是谁想叫看病就看病的,害怕江才说话惹恼了王程,急忙说道:“王程给唐老看病肯定累了,那你就先送他们回去吧。我们去江边转转。”

  看江才和莫白松还想说话,知道这两个家伙对唐乐乐估计有些意思,毕竟是个大美女,家世也很不错,谁见了都会动心。

  可是,你们追美女就追,能不要把王程当随意拿捏的软柿子?

  宋元明可是知道王程很不简单的,是武圣山一个老道士的徒弟,还跟李牧山老先生学习过医术,并且还和杨祐德老先生。以及刘武中老先生都有很好的关系。他虽然不知道那老道士以及其他三位老先生到底有什么厉害的身份背景。可是他父亲曾经叮嘱过,没事不要去武圣山。去了也要见人行礼,保持尊敬。

  而江州市内的李牧山,更是一位名医,谁都不愿得罪这样的老中医。

  至于杨祐德和刘武中,宋元明也得到过父亲宋长江的叮嘱,见到了就恭敬地行礼,就想见到自己的爷爷一样。

  有这些信息,再加上王程本身的本事也是非同一般。所以宋元明每次见到王程都会有些压力,根本不敢得罪,说话都得斟酌一下才能说出口。

  王程心中想着事情,所以对几人的话并没在意,也没心思去,任由唐乐乐开车朝着家里走去。

  目送唐乐乐开车离开,宋元明才开着车带着莫白松和江才朝着江边开去,用车载电话对江才说道:“小江,你知道王程给人看病怎么收费的吗?”

  江才和莫白松本来心中有些不爽,因为王程根本不理会他们。可是都在车内听到了宋元明的话,两人都是一愣。

  “怎么收费?就是随便帮我看看,还要收费?”

  江才不由奇怪地问道。

  宋元明嘿嘿摇头笑道:“所以你是无知者无畏,王程自从给人看病开始,就只有给我看病是免费了一次。其他人,统一收费,诊费一千三百万,治疗费视情况而定另算,你那点小毛病,确定要让他给你看?”

  江才和莫白松都是倒吸一口凉气,两人虽然都是有钱人,在省城也接触过不少的名医,可是哪里见过这么贵的收费?

  一千三百万?打劫呢吧?

  “擦,这么贵?他凭什么?他给唐老看病也是这么贵?”

  江才顿时爆了一句粗口,随后惊奇地问道。

  “那你以为?当初是唐乐乐请王程来看病的,唐叔叔他们都不相信王程会医术,所以得罪了王程。后来王程的治疗有了效果,可是差点被市医院的庸医坏事,还怪罪在王程身上。要不是最后王程又治好了唐老,可能唐老现在都被市医院那几个家伙给害死了。”

  宋元明知道当时的情况,因为他就在现场,继续说道:“然后唐家又过来请王程,王程就不去了。等唐叔叔把市医院的那些家伙都判刑了,王程才答应去给唐老治疗,不过那时候也立下了这个规矩,要治疗就是一千三百万的诊费。唐叔叔也答应了下来,给了王程一千三百万!”

  莫白松苦笑道:“我当初第一次做生意,还是靠积累了十年的红包做资本,也就五十万。要不我去也做医生算了,这来钱太容易了。”

  “你做梦吧,谁都不是傻子,人家凭什么给你一千三百万?那是王程的本事,当初他看了我一眼,根本没把脉,就说了我身体的毛病,要不是我听了他的话,现在我身体已经垮了。”

  宋元明没好气地道。

  江才笑道:“这么说,他是有真本事,那我就给他一千三百万,让他给我看看,如何?”

  “你这是显摆钱财,他肯定会拒绝,你以为他真的想赚钱?他是根本不想给人治病,所以提高价钱。我说你们没事最好别去招惹这个王程,我都有些怕他。当初我爸都说了。千万别招惹他。”

  宋元明急忙叮嘱了一句。

  “这么厉害?他家里干什么的?”

  莫白松好奇地问道。他知道宋长江当初在江州市可是一把手,还怕一个行医的少年?他们这些二代一听说谁谁谁很厉害,也是本能的就会问其父母的身份,拼爹的来由就是这样的。

  “父母在南方城市打工。”

  宋元明淡淡地道。

  “切,你唬我呢。”

  江才不屑地道,语气不相信。

  “我说的是实话,记住我说的话就是了,王程别去惹。也别去开玩笑。这家伙别看年纪只有十七八岁,可是比我爸还严肃。”

  宋元明再次严肃地说了一句。

  江才和莫白松都沉默下来,不再说话,心道反正以后也见不到,管他呢。

  三人开着车一路朝着江边而去。

  另一边,王程坐着唐乐乐的车,回到了自己的小区门口,刚刚下车就看到了大门口停着的一辆绿色越野车,旁边站着孙清。

  此时的孙清身形有些狼狈,头发稍微凌乱。还有些发油,一看就是有段时间没洗了。最重要的是。他的左边胳膊上缠着纱布绷带,挂在脖子上,看来左手是伤到了骨头。看到王程,孙清一下将手中的烟头掐灭,丢在地上,走了过来,声音沙哑地道:“王程,你回来了。”

  王程和唐乐乐听到这话都稍微楞了一下,好像孙清在这里等了好一会儿了?

  “孙叔叔,你找王程做什么?让他帮忙看你的伤?你胳膊怎么受伤的?”

  唐乐乐认识孙清,好奇地问道,她知道孙清是局长来着,怎么还会亲自上阵?

  王程也是疑惑地打量着孙清,也是问道:“孙局长,你找我?”

  孙清点点头,脸上胡子拉碴的,对三人露出了一个难看的笑容,随后道:“乐乐,没事儿,我就是找王程聊聊,你先回去吧。”

  唐乐乐再次认真地看了看孙清,知道他们有事请要说,随后点点头,和王程兄妹两说了两句,发动车子离开了。

  王程看着孙清又拿出一支烟点燃,转身对王媛媛低声道:“媛媛,回家去倒杯茶。”

  王媛媛点点头,听话地朝着楼上走去。

  王程这才看向孙清,走到跟前,低声道:“孙局长,现在可以说了,到底怎么回事?你找我做什么?”

  孙清抽着烟,闷闷地道:“蓝罗跑了。”

  王程心中一震,脑海里闪过那个相貌平凡的中年人的身影,皱眉道:“他怎么跑掉的?不是在你们公安局关押着吗?”

  “那天晚上,你和吴志新都走了之后,我们连夜押送蓝罗北上去京城。本来这是吴志新的工作,我们地方只是协助抓捕,抓住人之后交给他就完事儿了。可这家伙因为被你打伤了,所以一怒之下直接走了,让我们自己送蓝罗。我带着特警队,亲自押送,没想到刚刚走出我们省,就被劫了。他还有同伙,五个人,手段很娴熟,都有枪。给我们的队员下了药,打伤了我和几个醒着的队员,然后劫走了蓝罗。”

  孙清陷入回忆,语气低沉地道:“还好,没死人。但是,蓝罗是个危险人物。我们以前不知道也罢了,这次亲手抓住,又让他跑了,我很担心他还会回江州来。有资料显示,蓝罗以前就是江州市本地人,因为是你抓住他的,所以我来通知你一声,你最近小心注意点。”

  王程想到那面对被抓的命运也是平静面对的眼神,面色也严肃起来,点头道:“多谢孙局长你亲自来通知我,我会小心注意的。那你们准备怎么办?”

  孙清沉声道:“上面已经专门派人来了,昨天晚上到的,是吴志新的同事。我听说吴志新的伤势还没好,回京城求医去了。”

  说着,孙清将手中的烟头再次掐灭,丢在地上,道:“我先走了,回去还有行动。你和媛媛最好都在家呆着,别出去走动,他们的目标有可能就是你,我已经留了个人在附近盯着。这些人报复心理很强,我听说蓝罗这次回江州就是来报仇的。”

  王程心中一震,面色凝重地再次点头。道:“好。我会注意。”

  “嗯!”

  孙清也对王程重重地点点头。然后上车离开了。他虽然受了伤,可还是要回去参与行动,毕竟他是江州市的公安领导。

  目送孙清开车离开,王程心中略微沉重地回到家里。或许是心理作用,他看到家里的门窗都有些疑神疑鬼,专门检查了一下所有的窗户,亲自关上每一扇窗户。想到上次房门还被杨无忌随便就打开了,王程就从里面将房门锁好。

  “哥。怎么了?”

  王媛媛在厨房准备午饭,看到哥哥王程到处关窗户关门,奇怪地问道。

  王程不想让这丫头担心,笑道:“没事,晚上多煮点肉。”

  王媛媛也是笑眯眯地道:“好,昨天买的牛肉还有不少,我都煮了。”

  王程最近的饭量又增加了不少,因为对地煞拳法的进一步领悟,每天的气血消耗也是大增。练拳完毕基本上就腹中空空了,所以每顿都必须要吃不少肉食才能保持肚子不饿。即使是早上也不例外。

  在王媛媛做饭的时候,王程就在客厅开始练拳了。

  今天从唐老那里得知师傅长鹤道士一辈子都靠着双脚行走大地。所以才会有如此的实力和修为。王程心中很受鼓动,知道自己在这方面还不如自己师傅以及牛大海。那么,他唯有更加努力的修炼。

  所以,一旦有空闲,王程就会抓住机会练拳。

  坤元三十六式已经被王程领悟许多,拳法桩法以及呼吸配合几乎完美,毫无间隙滞碍。整个地煞拳法的境界在王程的手中都瞬间上升了一个台阶。因为如此,王程对气血的搬运也更上一层楼,体内气血随时都如江河滚滚一般,常人肉眼都能看到王程的太阳穴一跳一动。

  同时,王程也没有放弃龙象拳法以及猛虎九式的修炼,和道门三大基础拳法。练了两遍地煞拳法,以及道门拳法,随后就专注练了两遍龙象拳法以及猛虎九式。

  每天都如此,天长日久,就会有量变引起质变,产生巨大的效果!

  “哥,吃饭了。”

  王媛媛已经做好了饭菜。五个菜,一个汤,全都是肉食,看的王程食指大动。

  “好!”

  王程答应一声,收摄呼吸,吐出浊气,感觉到肚子几乎都饿扁了,坐下来就直接开动了。

  王媛媛做饭的水准也是在不断的提升,因为小姑娘很用心,每次看到哥哥吃她做的饭菜,就会很满足。此时她做的饭菜也普通的小饭馆的主厨差不多了,色香味俱全。不像开始刚做饭的时候,王程都不太敢吃。

  一顿饭下来,兄妹两将五菜一汤,以及锅里的米饭都吃了一个精光,两个都是大胃王。不过,王程却也是才吃到了八分饱,可见这家伙的胃口有多大。

  “呵呵,我来刷碗。”

  王程主动收拾碗筷,最近为了照顾王媛媛,他将就了许多。

  王媛媛急忙道:“不,我来。”

  “一起来!”

  王程随意地笑道。

  小姑娘顿时笑起来,她就想这样。

  正在刷碗的时候,王程的电话响了起来。王程手上还沾着水,将电话拿起来接通,里面传出来前面刚走不久的孙清孙局长的声音:“王程,你来我这里一趟。”

  王程顿时皱眉,自己一个平头老百姓,去你那里做什么?

  “孙局长,找到歹徒了?我去也帮不上忙吧?你不是说有高手来了吗?”

  王程压低声音,疑惑地问道,语气之间有明显的拒绝味道。

  孙清语气低沉地道:“的确有上面的人来了,昨天来的。我们的人也已经在江州市布点,刚才发现了蓝罗。他们六个人都在,就在江边。现在他们劫持了一座酒楼,有五十多个人质,刚才已经杀了一个。他们要求你和刘家老爷子刘武中过去见他。我刚才通知了刘武中老先生,他答应马上来一趟,你要不要过来一趟?虽然是歹徒要求,不过我尊重你的意见,你不来也行,这里很危险,他们都有枪。”

  王程眉头紧紧地皱起来,蓝罗要见自己和**拳馆的刘武中老爷子?

  这是为何?

  难道他回江州就是要找**拳馆报仇?

  自己上次抓了他,所以他也要找自己报仇?

  这仇也是不是太容易结下了?听说这家伙是杀手,那岂不是满世界都是他的仇人了?

  王程有心拒绝,可是听孙清说刘武中都去了,对方现在劫持了一座酒楼,并且已经杀了一个人质。他自然不好推辞,师傅听了,肯定也会说道自己,当下答应下来,道:“好,我马上过去。”

  “呵呵,我就知道你会答应。我已经派车过去了,应该在你们家楼下了,路上小心点。”

  孙清传出一声笑声,随后严肃地说道。

  王程无奈,看来自己的脾气有些简单了,只要有点智慧的人,都能把自己看透。

  挂了电话,王程对王媛媛说道:“媛媛,你在家好好呆着,别出门。把门窗都从里面反锁好,除了我,谁来了都别开门,知道吗?”

  王媛媛正在洗碗,听到王程的话,点点头,疑惑地道:“好的,哥,你去哪儿?是不是有事?”

  王程如平时一样轻松地笑道:“嗯,有点事,去仁和堂一趟,等会儿就回来了。”

  王媛媛一双明亮的大眼睛仔细地在哥哥王程的脸上看了两秒钟,才点头道:“嗯,我在家不出去,等你回来。”

  王程亲自再次将所有窗户都反锁好,然后出了门,听到王媛媛从里面将房门反锁,才离开家里。来到楼下,果然一辆警车就停在门口了,开车的是一位便衣,等王程上了车,立即就启动朝着江边开去。(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