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六百一十七章 超级翡翠,马家来人!

第六百一十七章 超级翡翠,马家来人!

  在这清冷的环境之中,那一抹红色的出现就好像是突然的闯入者一样,异常的刺眼,也散发着火热的气息,只是看一眼,就让王程感觉到了一股炙热,好像一股火焰扑面而来。,

  可事实上,这块红色的晶体只有巴掌大小。

  王程看了看顶部不断发出咔咔咔冰层碎裂的声音,知道此地不宜久留,当即他快步上去,一把抓起这块红色的晶体,然后转身就朝着外面走去。

  入手之间,那红色晶体之中立即就是一股炙热无比的暖流进入了王程的体内,好像一股火焰一般,比他体内的大日纯阳气血更为炙热,好像气血都要被点燃了一般。让他全身都有些燥热。

  呼……

  他急忙吐出一口气息,气血迅速搬运,从手心流过。

  那一股股烧人的炙热火焰不断地从其中流入自己体内,王程可以肯定,这块晶体的确是翡翠。

  所以,他才能从其中吸收一些东西。

  而且这块翡翠的品级超出了他的想象,比他上次得到的那两块超级极限翡翠和羊脂玉都还要珍贵,并且也是阴极生阳的超级翡翠,只不过比上次那块更加纯粹。

  其中的那让他气血似乎要燃烧起来的暖流,就是证明。

  或许也是因为这里的环境原因,所以这块翡翠当中的阳气炙热的吓人,如果不是他身负道门和佛门两大纯阳根基,估计还无法承受。

  当下,他用一块布将翡翠包裹了起来。才感觉好受了许多。

  呼……

  再次深呼吸一口气息。冰冷的气息让他体内燥热的气血平复了一些。

  王程脚下加速。迅速地离开了这里。

  因为,那洞顶已经开始大块大块的掉落冰晶了,整个洞穴都开始颤抖起来。

  轰轰轰轰……

  如同山峰坍塌一样,这冰窟坍塌也是如此,地动山摇的感觉,到处都在破碎,到处都在晃动。

  王程的步伐加速,从洞穴内急速地朝着外面跑去。后面一块块冰晶从洞顶不断的砸落下来,好像紧随着他的步伐在追杀一般。

  周围的冰窟洞壁上也开始碎裂,一块块冰晶开始四处飞射。

  王程的眼睛看到前面那水面的时候,知道终于跑到头了,当即他双脚一跺,纯阳气血爆发,身体直接飞跃而起,朝着那水中冲去。

  后面的冰窟整个都已经塌陷下来,他的身体在一块块冰晶之中灵动地穿梭,然后噗通一声就扎入了那水面。整个人都进入了水中,随后大块大块的冰晶如石头一样的砸落下来。将整个洞穴都封住了,一股气浪冲击出去。

  王程进入水中,还听到了身后有十几块冰晶落在了水中,一股股水浪袭来,巨大的波浪袭来,将他加速推了出去。

  整个天池冰面上都因此感觉到了一丝丝震动,靠近冰面的一座山峰都摇晃了一下,中间塌陷下去了一个大洞,一股雪花被气流冲击的冲天而起,然后四处飞散,那座冰窟就在这座山峰的下面。

  长鹤道士坐在冰面上立即被惊动了,冰面上一丝丝裂痕从边缘延伸了过来,让红雪都有些躁动不安地看着那冰窟晃动的水花。

  长鹤道士迅速两步来到冰面打开的口子上看下去,看到一股股水花从其中跳跃上来,因为担心王程出事,所以当即一头就扎了下去。

  噗通一声!

  长鹤道士进入水中,在漆黑的水中听到了洞穴方向有不小的动静,运气在水中喊了一声:“王程……”

  他体内庞大的气息爆发,一股股声浪在水中推进,传递到深处而去。

  在天池深处的王程听到了水波传递的声音,担心师傅会过来,那样对师傅的气血消耗不少,当即等师傅的声浪消失之后,也是急忙运气喝道:“我没事……”

  声浪滚滚……比长鹤道士的声浪更为有力!

  师徒两人在水中以强大的气息进行说话,也是极其罕见。

  长鹤道士听到了王程的声音,心中松了口气,当下也不再水里多呆,双脚不断用力,从洞口冲了出去,带起一股水花。

  红雪的眼睛当中也有一些喜悦,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一双前蹄在洞穴边缘轻轻地踩着,望眼欲穿地看着水面。

  不过一个呼吸的时间。

  水面就再次哗啦一声出现了一道巨大的水花。

  然后,一道身影从其中冲了起来,比刚才长鹤道士冲起来的时候动静更大,一片水花将红雪的身体都打湿了,可是红雪并没有闪开,反而亲热的凑了上去。

  砰……

  王程稳稳地站在了冰面上,浑身湿漉漉的,可是精气神极其旺盛,身体的温度极高,身上的水汽在迅速地蒸发,一股股热气朝着周围扩散出去化作水雾,然后又凝聚成为冰晶掉落下来。

  长鹤道士身周也蒸腾出一丝丝热气,可是和王程那烟雾缭绕的样子比起来,就是小巫见大巫了。他神色震惊地看着徒弟王程,有一丝激动地问道:“你又有突破了?看你的气血修为,再进一步都要追上我了。”

  王程如此强势的气血修为,长鹤道士当年修炼了六七十年才有这份修为。

  可是,转念一想,老道士的面色又有些尴尬难看,因为他知道王程现在修炼的是金刚宗佛门武学。

  王程突破了,不就是佛门武学有所突破?

  他眼神定定地看着王程,神色变化挣扎。

  王程微微一笑,道:“的确有所突破,不过距离师傅的境界还差很远。有些遗憾地是,那个洞穴塌陷了。”

  长鹤道士摇摇头,没有追究洞穴塌陷的事情。毕竟那不是自己的东西。是金刚宗的练武之地。如果是在之前的话。他可能会因为明德和尚而有些愧疚遗憾,可是被明灯暗算了一次之后,他现在心中只有一丝爽快,将一些郁闷发泄了出来。

  “王程,记住,你是武圣山道门弟子!”

  长鹤道士看着王程,再次严肃地说了一句。

  王程当下抱拳,对着师傅也是极其严肃地说道:“师傅放心。我一定不会放下师门道门武学。事实上,我是在道门纯阳的基础上领悟出的佛门纯阳,乃是道生佛的境界,道在上,佛在下!”

  “你自己有计较就好,我不曾领悟出纯阳气血,也不懂。但是,不管佛门还是道门,纯阳都是根基,越到后期。越发重要。如果我有纯阳气血,我的天罡拳法威力至少可以提升一倍以上……”

  长鹤道士有些郁闷地说道。

  他以前光修炼地煞拳法。感觉还不明显。

  可是,当他强行修炼了天罡拳法之后,才知道当年为何他师傅会说纯阳是根基!气血本身就是阳刚属性,所以几乎所有以气血为根基的拳法都是阳刚属性。

  而天罡拳法更是至阳至刚的存在,没有纯阳根基,威力能有一半就已经不错了。

  有了根基,才有上层建筑。

  根基不稳,上层建筑就是虚无。

  长鹤道士此刻对此感觉是尤其的深刻,所以是语重心长地给王程讲解。

  王程微微一笑,心中对此也甚是明白,可还是很受教地说道:“弟子明白,多谢师傅教导。”

  “好了,你领悟出佛门纯阳,就在这里好好巩固一下吧,这里是最合适的地方。刚刚来了一群马家的人找我们,正好你我都是衣衫不整,就等他们来给我们送一些衣物吧。”

  长鹤道士摇摇头,平静地说道,将一切都看开了。

  王程眉毛一挑,知道刚才肯定发生了什么。不过有自己和师傅在这里,他也没有任何惧意,金刚宗已经算是彻底灭绝,明烨和明灯都已经死了,在这西北之地,没有能威胁他们师徒两的人了。

  马家,虽然得到了一些金刚宗的传承,可是也终究是国术家族,不足为惧!

  所以,他当下就在原地开始继续修炼金刚佛陀的一百零八桩法!

  佛门之中有坐桩修炼的方式,就是坐着不动,谓之禅,也即是以少林为代表的禅宗,而那也只是少数,少林武学还是以动桩为主的。

  可是,金刚宗当中的修炼秘法,全部都是动桩。

  有了佛门纯阳根基,王程再修炼这门金刚佛陀秘法的时候,感觉又是有一番不一样。他感觉体内的气血有一股翻江倒海的感觉一般,每一次修炼起来对气血的搬运,和对身体的锤炼都是异常的强势,超过想象,可是也让他异常的难受。

  因为,这需要对全身全面的掌控。

  一旦有丝毫差错,就会出事,轻则内伤,重则脏腑筋骨受创。王程一直都是靠着自己出色的天赋以及心智在掌控这门武学,而不是靠着武学修为水到渠成,所以压力也更大,每一个步骤都是心神紧绷。

  这也是高深武学的特点之一,全面而强大,要求也是高的离谱。

  王程毕竟是道门弟子,所以修炼了一遍下来,虽然身体异常的舒爽,气血也异常的浑厚炙热,可是心神却有些疲惫。

  呼呼呼……

  一遍下来,他长吐一口气息,不再修炼这门金刚佛陀,还是继续修炼龙象拳法更为稳妥和轻松一些。

  二龙二象彻底融合下来,他体内气血几乎有些膨胀的难受,再加上佛门纯阳的加成,和二龙二象完美融合,威力更甚。

  如此,对他身体的锤炼效果,和对气血的提升效果都是更加的强大。

  有了佛门纯阳为根基,他才真正的感觉到自己掌握了龙象拳法的基础,以后有可能进入关键的第三境界,两者再也没有任何隔阂和间隙!

  王程在练武,长鹤道士也在练武。

  师徒两没有睡觉,在这冰面上开始了彻夜练武,如此一直持续了半夜,到了东方出现了鱼肚白的时候,才又来了一群人。

  这次这群人没有如上次一样急匆匆的样子,而是稳步走了过来。

  而且,一群人的气息很是沉稳,领头的乃是一位鹤发童颜的老爷子,身材高大,面容粗犷,正是长鹤道士所说的西北马家的老爷子马继北,他身后跟着马家的一群精英。

  十一个中年人,每一个都是国术抱丹境界的超级高手,最弱的是马木提和另一个年轻人,可是也绝对是精英高手,也触摸抱丹的边缘。

  马家的如此底蕴,说出去当真是有些骇人,放在中原绝对是第一国术世家,那些陈家,李家等等国术大家族绝对都没有这份实力和底蕴。

  中原诸多门派和国术世家,向来都习惯性的都没有将边陲之地的马家放在心上,当年马家离开中原的时候也不过是一个中小家族,只有两三个高手。可是谁能想到,几十年过去了,马家在西北卧薪尝胆,经营出了如此一群高手?

  或许,其中也有金刚宗的缘故!

  长鹤道士和王程都停下了练武,神色平静地看着这一群来人。

  “老道你来我西北境内,也不打一声招呼,如此可是有些不厚道!”

  马继北走过来,对着长鹤道士抱拳拱手,然后看着王程就爽朗地说道:“这位就是你徒弟,名震世界的第一年轻高手王程吧?”

  长鹤道士收敛了气息,双手背后,目光威严地看着马继北,淡淡地道:“第一不敢当,很多没有参加的人都很不服。至于我们来西北,我想西北不算是你马家的地方吧?所以不需要给你们打招呼,当年我在西北的时候,你们马家还在中原。”

  马家的一群人都有些敌意地看着长鹤道士和王程。

  马继北身材高大,比南方出生的长鹤道士更高一些,对长鹤道士的态度有些不悦,眼中也闪烁着光晕,盯着长鹤道士,淡淡地道:“老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只不过是想尽地主之谊,招待一下你们而已。”

  长鹤道士平静地道:“那先给我徒弟拿件衣服过来。”

  马继北稍微一愣,这才注意到王程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的,几乎是衣不蔽体,刚才他只看王程本人和其气息,心中很是震惊,所以没有注意其他的东西,当下转身对马木提喝道:“木提,把你的外套大衣脱下来。”

  马木提神色难看,很想拒绝,可是也不敢,他只能咬牙切齿地将自己身上的外套大衣脱了下来,然后猛然丢向了王程。

  王程随手接过然后披在身上,对马木提淡淡地说了一句:“多谢马兄。”

  马木提冷冷地道:“不敢。”

  说话的火药味十足,和昨天在天池刚刚见王程的时候截然不同,他看着王程眼中的仇恨几乎和杀父之仇一样!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