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一百九十三章 不寻常的比武大会

第一百九十三章 不寻常的比武大会

  (今天好多票呀,谢谢大家的支持,每天都能有这么多就好了,那就让我怎么爆发都行,哈哈……好了,过年也差不多过完了,明天送走最后一波亲戚。【】明天也是三月份了,开始恢复两更,还请大家多多支持,记得投票呀,过了十二点就是新的一月,就有月票了,大家别忘记了投给我呀……票票多,就会有爆发哦……)

  治疗结束,谢醒瑜急忙抓着秦风的脉搏就查看了起来。终究是年轻人,她也没什么避讳,就当着王程的面如此。如果是那些小气爱面子的老中医,估计已经怀恨在心了,因为这是当面质疑。

  还好,王程对此并不在乎。因为他有绝对的自信,不怕任何的质疑。

  而谢醒瑜也不是什么专业的中医,不过只要是修炼内家拳的武者,对气血和脉象多少都有一些认识。起码,脉象强不强,气血是否虚弱,都能看出来。更何况,她家里也算是半个中医世家,她也从小就背过汤歌什么的。

  摸着秦风的脉象,谢醒瑜眼睛瞪的很大,看着王程,语气有些艰涩地道:“你,你,你是,怎么,怎么做到的?”

  秦风此时的脉象和之前虚弱的好像就剩下一口气截然不同。如果不是他们几人将秦风送来的,都是亲眼所见这家伙快挂了。她还以为这家伙没受伤呢,脉象很强劲,气血也不弱。只是脉象还是隐晦的显示秦风的脏腑之中多少还是有些内伤存在。

  这样的手段,谢醒瑜从小接触过的不少国手级别的中医都做不到,她家里的老家伙也做不到。

  悟信和尚此时也是松了口气,脸上的严肃少了许多,恢复了一副忠厚老实的模样,摸了摸光秃秃的脑袋。笑道:“我就说了王程是神医,治疗内家伤势最在行,上次就是他救了我。以后有王程在。我就不怕受伤了。”

  王程摇头笑道:“和尚,别老惦记着我。我可不是你的专职护士。这次看在你们以前帮了我的面子上不收钱,下次你们的面子可就没了,就得按照我的规矩来交诊费了。我的规矩,你和杨无忌应该都知道吧?”

  悟信和尚本来轻松的面色顿时就是一变,想起王程那天价诊费,就是心中微微苦涩,点点头,道:“好吧。我知道了。”

  杨无忌也是面色凝重起来,他之前想的太简单了,认为找王程帮忙就可以了。

  现在看来,王程不是他可以随便招呼就来的阿猫阿狗。想到刚才见面的那一拳,杨无忌心中甚至有些不敢和王程交手了,那巨大的力道让他此时还有点心悸,撞在墙壁上的后背还有些刺痛。

  王程没有回答谢醒瑜的话,看了几人一眼,就开始下逐客令了:“好了,秦风的伤。我也治了,你们都哪里来就到哪里去吧。”

  被王程忽视了,谢醒瑜有些不高兴。不过此时她是不敢对王程放肆了,只是面色不虞地站起身来就朝着外面走去。张云山也对王程笑了笑,也跟着走了出去。

  秦风再次对王程抱歉道:“多谢阁下的救治。”

  “好了,都是练武之人,别婆婆妈妈的,你都说了多少次了。我是看在和尚的面子上才给你治伤的,记住了。”

  王程对秦风挥挥手,对这家伙的客气有些无奈。

  秦风笑了笑,再次抱拳。对王程说的话和态度都不以为意,然后才转身跟着张云山和谢醒瑜朝着外面走去。

  悟信和尚上来和王程轻轻地拥抱了一下。低声道:“王程,年底的全国比武。你要争取拿到好名次。如果拿到全国第一,会有不小的好处。”

  对这个比武,王程是很好奇的,似乎有不少人知道幕后的消息,可是他就不知道。这些家伙老在他面前神神叨叨地说这说那,但就是不告诉他具体的情况,让他好奇又不能知道,很是难受。当下一把就将悟信和尚拉过来,王程低声道:“说,这次比武到底要干什么?有什么好处?”

  悟信和尚也感受到了王程那巨大的力道,顿时苦笑不已,摇头道:“我也不知道,我就是个小兵。我们少林也会有人参加,就是不知道能不能拿到中原地区的冠军。但是越好的名词,肯定会有更好的奖励就是了,不可能让你去送死不是?”

  这个谁知道?王程心中说道。

  杨无忌走过来低声说道:“王程,到时候你在擂台上可别欺负青语,她现在肯定不是你的对手了。要是让我知道你欺负她了,我就算现在不是你的对手,也饶不了你。江州的冠军你肯定是内定了,以后我们说不定还能互相帮忙。”

  “你知道什么?”

  王程急忙问道。

  杨无忌双手摊开,也是面色苦笑,道:“我哪里知道,我听我们局长说过,这次是大动作。可能是上面要收编武术界,把武术界的高手**出来管理为国家服务。”

  王程和悟信和尚听了这家伙的话都是心中一震。

  “真的?”

  王程沉声问道:“想把武术界的高手都收编到政府部门?”

  “我听说好像是这样的,也不是所有人,那些老一辈的高手很难请得动了。所以,主要对象还是我们这些年轻一代的。”

  杨无忌解释了一下。

  如此,对王程来说也是大消息。

  王程和悟信和尚对视一眼,都知道这个消息很重要。

  武术界历来和政府都是有不和的因素。俗话说侠以武犯禁,儒以文乱法。不管是文还是武,都容易和当权者产生冲突,只有老老实实听话的老百姓才不会和当权者冲突。

  而现在是太平盛世,政府自然是想要在自己的治下有绝对的统治力,所以武术界这一群高手就成为了一个不稳定因素。

  专门建立一个部门将武术界**出来统领,也算是一个不错的应对办法。

  王程心中迅速将这个消息过滤了一遍,心中就有些郁闷了。如果是这样的话,他对比武大会倒不是那么期待了。去加入所谓的国家部门。接受约束,不是他想要的。他还以为会有什么名声和物质上的奖励。

  可是,有老道士看着。他身为此时老道士唯一的传人,他还必须得参加。

  想到这个。王程就头疼起来。

  “咦,那你们是什么部门的?”

  王程语气一转,好奇地看着两人问道:“杨无忌,你现在还是队长了?上次还只是你们两个人,现在又多了三个?”

  杨无忌嘿嘿一笑,面色少有的露出一丝得意,笑道:“我们部门肯定不能告诉你,等你以后拿到拿到冠军了。你就能知道了。我和和尚可是黄金搭档,最近几次任务的完成度都很好,上面就让我当了头头,允许我自己招收队员。”

  “这样,那其他人是你自己招收的?什么人都可以?”

  王程皱眉问道,想起上次这两个家伙去港岛似乎真的是去执行什么任务了。

  “那肯定不行,必须是我们内部承认的人才能招,都是高手。”

  杨无忌摇头说道。

  “好吧,我知道了,你说了半天等于什么都没说。既然什么都不想说。那就赶紧走吧,我还要给媛媛做饭呢。”

  王程当下推了杨无忌一把,有些不耐烦地说道。

  杨无忌顺势就出了房门。此时彻底的将王程当做了和自己平起平坐的年轻高手,笑道:“好,那我们先走了,这次还是要多谢你帮忙。还有一个多月就是比武大会了,到时候我招你做我的队员。”

  “滚,你做我的队员我都不乐意要。”

  王程当即不屑地呵斥道。

  悟信和尚忠厚地笑了笑,道:“那我们告辞了。”

  王程摆摆手,示意他们可以自己走了。

  两人这才出门带着三个队员离开了,王程也关上门。松了口气,对里面喊道:“媛媛。出来做饭吧。”

  小姑娘王媛媛从房间里轻轻地走了出来,眼睛宁静如水。面色也很安静,好像对刚才发生的事情一点都不关心,对哥哥王程点点头答应一声,就去厨房开始做饭了。

  王程知道这丫头心中还是有些不舒服,当下也就去厨房和她一起做饭,多陪陪她。

  另一边,杨无忌和悟信和尚带着三个队员下楼就上了一辆越野车,离开小区就朝着郊区机场开去。

  车内,气氛有些凝重,没有了刚才在王程家里治好伤势的那种轻松喜悦。

  杨无忌坐在副驾驶的位置,眼睛直盯盯地看着前面的道路。张云山开着车,神情小心翼翼的。

  后面谢醒瑜又在给秦风把脉,她想知道王程究竟是怎么治好秦风的。她是懂中医的,觉得王程这样治疗根本毫无道理,没有吃药,没有打针,就这么好了?那是靠什么好的?仅仅只是依靠针灸?

  中医几千年来有一个定律,只是依靠针灸是无法治好任何疾病的。身体有病,尤其是气血亏虚这种病,是必须要进补的,不然要补充气血,用什么来补?

  一般情况下,针灸只是通过刺激穴位来调理气血,而不能治病。但是,王程给秦风治伤,就是用纯粹的针灸治好了,而且还补充了气血。谢醒瑜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王程是如何做到的。

  王程不说,谢醒瑜仅仅依靠把脉,从脉象来推理,她绝对一辈子也不能理解丝毫。

  秦风任由谢醒瑜继续给自己把脉,语气有些低沉地说道:“这次行动我不能参与了,你们小心点,别受伤了。”

  谢醒瑜张口就说道:“你这么重的伤,那个神医王程都直接治了个七七八八。我看只要我们不死,他都能治好。”

  她是真的看出了王程的本事。

  前面的杨无忌沉声道:“别再想让他治伤的事了,下次估计请不动了。”

  悟信和尚也是叹了口气,摇摇头,低声道:“不错,以后我们行动切记要小心注意,不要受伤。尤其是内伤,一定要以最小的代价来完成任务。秦风这次受伤本来可以避免的,就是因为太冲动了。我们不是去找人单挑打架的。”

  秦风恢复血色的面色再次变红了一点,咳嗽了一声。低声道:“我记住了,下次我一定会注意,不会拖后腿。”

  谢醒瑜面色奇怪地道:“为什么不能找王程治了?他这么厉害的医术,我看国内能比得上他的只有一两个,这一两个还在紫禁城,我爷爷都比不上他。”

  悟信和尚和秦风都诧异地看了谢醒瑜一眼,他们知道这位功夫少女的爷爷可是国内有名的杏林高手。本来开始要带秦风去找她爷爷的,可是她爷爷听说了秦风伤势。就坦言她难以治好。此时让谢醒瑜自己都承认王程比她爷爷厉害,可见王程的医术是真的让她佩服了。

  “他的诊费太高,我们和他的交情也真的很一般,无忌以前还仗着实力欺负过人家。所以,今天王程才对无忌出手报复。如果不是上次我们在港岛帮了他一个小忙,可能这次还请不动他。”

  杨无忌不好意思说,悟信和尚平静地说道,讲述了缘由。

  “诊费高?多高?我爷爷出诊一次,最多也就上百万的样子,他比我爷爷收费还高?”

  谢醒瑜惊奇地问道。中医这一行是最讲究资历的。就算你医术再厉害,可是没名气,没资历。年纪还那么小,谁会请你?别说是请了,让人家相信你能治病都不容易。

  悟信和尚和杨无忌都露出苦笑,心道你爷爷那点诊费连人家的零头都比不上。

  “他去港岛给病人治病,都有专机接送。每周一次治疗,诊费加治疗费,我听说一共是将近两亿!”

  杨无忌沉声说道。他说的是霍家的费用,如果他知道了何家的治疗费用,不知道会是什么表情。

  悟信和尚也是低声道:“他平常给人出诊。最低收费一千三百万。就算只是把个脉,也是这么多钱。如果要治疗,治疗费用就视情况而定。”

  车内瞬间安静下来。

  开车的张云山都是手臂颤抖了一下。差点撞在路边上,急忙慌张的减速行驶,目光惊异地回头看了悟信一眼。

  秦风瞪大了眼睛,摸了摸自己被王程扎针的胸腹诸多穴位,也是心中咋舌,心道还好有两个队长的面子,如果是他自己来求医,岂不是要倾家荡产?

  “草,这么黑?”

  谢醒瑜直截了当地呵斥道,甚至还爆了一句粗口。

  悟信和尚苦笑,他以前也觉得王程黑。可是过后他回头仔细想想,觉得王程如此做才是最正常的。

  “他志不在此,所以故意设置门槛。要是你们想靠他治伤,那就准备好钱。没有的话,执行任务的时候都小心点,下次就没有秦风这么好的机会了。”

  悟信和尚摇头说道。

  谢醒瑜不服,她小时候想过当一个中医,很出名的那种,可是后来没成,因为她记性不是那么好,经常忘记药方。可是,现在一个比她至少小了五六岁的少年,竟然医术比她爷爷还厉害。最重要的是,这家伙竟然不是专业学医的,还志不在此?

  人比人,气死人。

  谢醒瑜冷哼一声,随后气呼呼地将秦风的手腕狠狠的捏了一下,让秦风一震刺痛,急忙抽了出来。

  “你干嘛?”

  秦风疑惑地问道。

  “不干嘛,要你管?”

  谢醒瑜反口就语气更为理直气壮的喝道。

  秦风一下子就上来火气了,大小姐,你那么大力气捏了我的手腕,你说不要我管?那你捏你自己的手腕去呀?可是想到这丫头年纪也不大,还有些大小姐脾气,当下也压下火气,转过头去不理会。

  张云山将车开到了机场的专用通道,急忙道:“到地方了,下车。”

  几人都下车,上了一辆飞机,飞机立即起飞,朝着北方飞去。

  王程在家里陪着王媛媛一起做饭,吃饭。小姑娘终于露出了笑容,时不时地和哥哥说两句话,时而还发出一两声笑声,她很享受这种气氛。她忘记有多久没有和哥哥王程一起在厨房了,这样才真正有家的感觉。

  前面因为杨无忌他们闯入,让兄妹两的安全感都有些降低,此时心中也放下了。

  “哥,明天你去学校吗?”

  王媛媛期待地问道。

  王程看着小姑娘期待的眼神,点点头,笑道:“嗯,是要去一趟,这周都没去过学校。”

  “嘻嘻,好。”

  小姑娘立即露出了笑容。

  吃过饭,王程带着王媛媛开始练拳。小姑娘此时正是打基础的时候,王程没有教她更多的拳法,只是让她练好现在手中的拳法。

  还有大半年的时间王程才会去外地上大学,这段时间足够他教会小姑娘不少拳法了。他决定将武圣山武学都教给她,龙象拳法因为是来自西域神秘的明德大师,也是约定好了只能王程一个人练,即使是老道士都没学,所以不能传授给王媛媛。

  而王程经过武圣山上和老道士的交手,以及老道士说的话,此时心中对地煞拳法有了更清晰深刻的理解。他是一个崇尚进攻的人,不喜欢被动防守,可能这也是所有年轻人的通性。所以练这门拳法的时候,王程更加注重进攻方面,却是忽略了这门拳法的整体本质上就是一门横练功夫,攻击手段只是附带的而已。

  王程以前专注大地锤法,实际上就有些丢了西瓜捡芝麻的嫌疑。

  所以,现在王程再次练这门拳法,就改变了方向。大地锤法只是顺带而过,开始专注修炼坤元三十六式。

  坤元三十六式和龙象拳法有些类似,都是一些纯粹的桩法招式。用现代国术的说法来说,这一段拳法就是纯粹的练法,几乎没有任何一点点的实战威力。

  王程心神沉入,变化繁复的呼吸法门配合拳法,心中猛虎也是蠢蠢欲动,体内气血瞬间就感觉到了巨大的变化。(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