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一百九十章 再次交手杨青语

第一百九十章 再次交手杨青语

  清晨。

  因为没有以睡虎式的姿态入睡,所以王程的作息时间回到了以前,醒的稍微早了一些。修炼了一段时间的猛虎九式,王程感觉出了这门拳法不只是一门桩法,甚至可以说不是一门拳法,而是一种将自己变成一只猛虎的方式。

  从睡觉,呼吸,发力,心态,身体内部等等,各方面来改变,最后会变成一个人形猛虎。

  王程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不过就心态上来说,他很不喜欢。最近发现自己对一些人和事情的忍耐能力越来越低了,遇到不平的事情,心中的猛虎就会暴躁起来,影响他自己的行为和判断。

  这是王程很不喜欢的,如果连自己都无法绝对控制,如何能成事?

  “以后要注意控制情绪,不要被猛虎控制了自己的性格。”

  王程心中定下主意,以后要多多注意,坚守本心。最近,小姑娘跟着王程一直跑动跑西也是累坏了。经过昨天晚上事情的刺激,一下子心中的疲惫都暴露了出来。

  这一觉就睡的很沉。

  王程决定下周去港岛就不带媛媛了,让她留在江州好好上课,给唐乐乐打声招呼照看一下也可以。

  又过了一个小时左右,王程也一直眯着眼睛,在通过呼吸来调息自己体内的血液循环。锻炼自己对气血搬运的控制力度。

  一个练内家拳的武者,劲道和力道是外在的衡量标准,这是能看到的。而看不到的内在。就是对气血搬运的控制和纯熟程度,对气血控制越强。也说明这个武者的实力越是强大。

  其实内外也是联系在一起的,内在气血搬运强大了,才有外在表现出的劲道和力道的强势。

  王程自从修炼内家拳的时候,就已经将其看的透彻。知道所谓内家拳,内家拳,其实内在是最重要的,气血才是根本。所以,他才选中武圣山的武学。主修的道家几门拳法,都是以内家气血搬运为主,即使缺乏进攻手段,他也不着急。因为他知道,只要练好了内家功夫,就不会弱。所谓一力降十会。就是如此。

  不像是韩时非和昨天遇到的吴志新,都是精通几门国术内家拳,对劲道的爆发和攻击技巧纯熟无比。变化繁多。

  如果。

  王程在想,如果等他凝聚出劲道了,将现代国术融入自己的拳法,是不是会更加厉害一些?劲道的爆发和运用,是不是会更精妙?

  这是不错的想法,可惜,王程现在还没有凝练出劲道来,老道士活了七八十年才凝练出劲道。

  但是,王程知道。一旦他凝练出劲道,就将是他无敌于天下的时候。老道士现在练成天罡。不敢说是世界第一,至少也是世界前十的高手!而王程是在老道士的精心规划之中走上修炼道路的。在内家气血方面,几乎毫无弱点,比之老道士自己,强了许多。

  所以,现在的长鹤道士,就是将来弱化版的王程。

  那一天,可能会有些远,但是也是可以预期的。

  一边想着拳法的脉络,王程一边在心中积蓄凝练猛虎。他知道这是猛虎九式的核心,没有心中的猛虎,就没有外在猛虎。

  说到底,这猛虎九式其实也是一门内家拳。只不过内的更加彻底,不仅仅搬运内部气血,还要在心中凝练积蓄独有的气势。

  “咕咕……”

  这时,眯着眼睛的小姑娘肚子轻轻地叫了一声,然后睁开了眼睛,仰头看着王程,小蛮腰在哥哥王程的怀里扭了扭,低声道:“哥,我饿了。”

  王程动了动胳膊,这丫头总算是醒了,拍了拍小姑娘的脑袋,微笑道:“饿了就自己做饭去,我也饿了,昨天晚上都没吃饭。”

  “哦,好吧。”

  小姑娘答应一声,从王程的怀里爬了起来,没有像以前一样过多的调皮耍赖,好像一夜之间就从小孩子变成了大人一般。

  看这丫头这样子,王程心中微微一紧,他想起了小时候的自己,母亲去世,父亲离开,自己也身患绝症,搬着指头过日子。他当时也是一夜之间从孩子变成了大人,只不过,当时他更小,只有九岁。

  不过他也没有对小姑娘多说,有些事经历了是无法改变的,时光不可能倒流。只能让其自己度过去,让她自己明白过来,对她来说也是一个成长。

  王媛媛做饭,王程起来就在客厅扎起了马步,开始练拳。将跃马桩,猿啸九式这两门基础桩法也练了一遍,这两门桩法也是武圣山传承了上千年的独门桩法,虽然看起来简单,可是越练越感觉博大精深。

  随后才是三大道家拳法,以及地煞拳法,龙象拳法,最后才修炼虎啸九式。

  所有拳法修炼一遍下来,就过了足足两小时,王程感觉体内气血顺畅,最近所受的伤几乎彻底的好了,手上的伤也已经结疤。

  这时,王媛媛已经做好饭了。

  小姑娘今天话很少,做好饭,就安静地坐在饭桌旁边看着哥哥王程练拳,眼神平静如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呼呼呼……

  王程收拳站起,已经有了一点点吐气如箭的雏形。一口气息吐出去,持续了不短的时间,看着王媛媛。道:“媛媛,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说着。王程坐下来抓起小姑娘的手腕把了把脉,确认这丫头脉象很沉稳有力,比一般的小姑娘绝对强了不少。

  “没有,我没事。”

  王媛媛摇摇头,起身去给哥哥盛饭。

  一顿饭吃下来,兄妹两也都没有说话,这让王程直皱眉头,忍不住说道:“媛媛。有些事你看开一点,已经过去了,你别总惦记在心里,知道吗?”

  王媛媛慢慢地吃着饭,点点头,大眼睛看着王程,道:“我知道。哥,你今天去学校吗?”

  王程微微摇头,道:“我不去了,你自己去学校转转。放松一下。我去山上看看,下午回来我去学校接你。”

  王媛媛看着王程呆了一下,随后才点头道:“哦。好。”

  王程心头再次无奈,他自然知道这丫头是希望和自己一起去学校,可是他也想去山上看看老道士。自从上次见识过了老道士和牛大海的交手,王程就知道了老道士身体的真实情况,所以心中也是一直放不下。

  有时间,他就想去山上看看,毕竟自己是老道士的衣钵传人。老道士也膝下无后人,自己就如其子女后人一般,自己不照看关心他。就没人做这些了。

  在王程心中,除了自己的生命。老道士给自己的,比自己的父亲还要多。

  吃完饭。王程将王媛媛送去学校,随后就朝着武圣山走去。是的,是走过去,而不是去坐车,他还记得上次牛大海所说的话,这家伙几十年前就坚持脚踏实地,五十年没有改变过。王程也想试试这种脚踏实地感觉,当然,他是不可能以后都学着牛大海以双脚来走路的。

  江州市区到武圣山得有三十多公里路,以王程此时展开的脚下速度,走了一个小时才到。因为是走的近道直线,所以实际上花费的时间和坐公交车差不多。

  耗费一个半小时的时间,当王程来到武圣山下的时候,看到了一辆熟悉的车。他上次见过杨家的老爷子杨祐德坐过这辆车,此时停在这里,难道杨老也过来了?

  王程加快了脚步,十分钟的时间就来到了山上,穿过道观,来到老道士居住的后院,果然远远地就听到了杨祐德的声音。

  “哈哈哈,说曹操曹操就到,王程果然来了,看来和我们家青语真的是有缘。”

  杨祐德看到王程走了进来,也是哈哈笑着说道。他身边就站着一身青衣的杨青语,看到王程,听到爷爷杨祐德的话,杨青语也有些不好意思,眼神躲闪,不敢看王程,只是安静地站在爷爷的身后。

  长鹤道士对王程点点头,道:“杨老头,这事情你跟我说没用。年轻人自然有年轻人的缘分,你说让青语和王程过过招,这个提议我同意。”

  早上杨祐德就带杨青语上山来了,想让杨青语和王程比试一下,看看王程的进展。老道士当时没同意,毕竟王程才跟他练了一两个月的拳法,地煞拳法都还没有练到骨子里,害怕王程吃亏。

  可是,现在老道士看着王程的步伐和呼吸,就是心中大定,当下就答应了下来。

  王程走到跟前,抱拳道:“师傅早上好,见过杨前辈,青语姐好。”

  杨祐德眼中精光闪烁,对王程笑道:“王程,听说你在港岛弄的动静不小?昨天吴志新那小子都在你手上吃了大亏?”

  王程心中一震,他早就知道杨祐德和刘武中这两个老家伙都身份不简单,没想杨祐德的消息这么灵通。港岛的事情也就罢了,已经发生了一天多了,武术界有熟人的都能打听到。可是吴志新的事情,是昨天晚上才发生的,而且在公安系统也属于机密,没想到杨祐德就已经知道了。

  “呵呵,动静不敢当,杨老说笑了,我不过是自保而已。”

  王程笑了笑,对杨祐德说道。

  “好一个自保,那个韩时非是洪云非的关门弟子,得到洪云非的真传,在港岛的名头可不小,你在他手上没吃亏吧?”

  杨祐德好像很关心地在问王程。可是目光却是看着老道士的。他是从那个年代过来的,他知道长鹤道士当年和洪云非等逃往南边的许多高手都有间隙,可以说是老道士赶着他们下去的。

  他杨祐德也参与过。不过不是主事者,只是参与行动的小兵。所以不会被人记恨。

  当初杨祐德听说王程去港岛给人治病,其实心中就有些替王程担心。在港岛,老道士可不只有洪云非一个敌人。

  老道士在南边,不说举世皆敌,也可以说,南下的诸多武者当中,差不多有一半都对长鹤道士抱有仇恨。有些人或许在这些年想通了这不怪长鹤道士,这只不过是天下大势。可有些人可能会将这仇恨记一辈子。

  比如洪云非。临死还将长鹤道士的事情传了下来。韩时非十几二十年来也一直关注着江州的信息,估计洪云非是死不瞑目。

  王程摇摇头,笑道:“没吃亏。”

  长鹤道士放下茶杯,平静地道:“洪云非很固执,怀恨在心也不奇怪,他的徒弟韩时非,我听说倒是个人物。”

  杨祐德也点头同意这个说法。

  韩时非在港岛武术界有不小的威势,可不仅仅是仗着官方警署的身份。其本人实力强悍,手段过硬,刚正不阿的行事风格也是重要的原因之一。

  公家的人。就是要行事不偏不倚,才能让别人信服,让心虚的人惧怕。如此才能竖立起威严。

  老道士继续说道:“吴志新那小子,悟性不错,可惜都长在拍马屁上面去了。整天想着如何讨好牛大海,此子也不足为虑,打了也就打了,王程,这件事你做的很好,我老道士的徒弟,不能吃亏。吴志新如果再敢为难你。你可以继续打,牛大海敢对你亲自出手。我就去京城掀了他们的老巢。”

  长鹤道士这一番话说的很霸气,王程也是笑着点头。有师傅这番话,他就心中安定下来。

  杨祐德心中凝重,他认识吴志新,自然也知道吴志新的实力,此人两年前进入化劲巅峰。这样的一个宗师级高手,在王程手上吃亏了。而且,据说还是吃了大亏,连夜离开了江州,去了北方求医。

  这也是他一早来武圣山的原因之一,就是想试试王程的实力,年底的大比武可就剩下一个月左右的时间了。他杨祐德还想让杨青语拿下江州冠军,光宗耀祖呢。

  现在看来,有些难了。

  王程这一两个月的成长就大大的超出了他的预料,即使他给杨青语特训了一段时间,实力有所增长,看起来也远远不如王程的进步速度。

  杨祐德语气沉重起来,道:“好了,老道士,让两个小辈比划比划。青语,你去向王程讨教一两招,记得点到为止。”

  杨青语面色一直清冷平静,听到爷爷的话,走上来,抱拳对长鹤道士恭敬地行了一个礼,然后才向王程道:“王程,请赐教!”

  杨青语不是一般的普通女子,她心中有自己在执着和专注。而且,她性格很冷,眼神看着王程,不带丝毫的情绪。

  这一点上,她和王程有些像,行事果断坚定,不拖泥带水。

  王程看了师傅长鹤一眼,得到师傅的点头许可,才走出来对杨青语抱拳道:“好,青语姐,还请手下留情。”

  杨青语收拳站立,对王程的话不置可否,此时王程在她心中是敌人,以击败敌人为目标,所谓手下留情,其实都是客套话。

  王程也严肃下来,目光凝视着杨青语,没有先出手。

  呼!

  杨青语先出手了,脚下步伐踩着半圆,手背就朝着王程的胸口拍过来,劲道凝聚好,划过一声呼啸,五指不断的变幻,随时都能变招。

  鞭手!

  比上次和王程交手的时候更为强悍,鞭手几乎信手拈来,已经彻底的进入化劲境界,比之当初的杨无忌也不弱了。

  不过,王程也比上次强多了。他以前认为自己要一两年的时间才能赶得上杨青语的实力。没想到现在就已经超过了,他自己也没想到会进步这么快。

  面对这一记鞭手,王程没有退,也没有去挡。只见他踩着直线步伐,直接冲了上去,拳头呼啸而起,大地锤法毫不迟疑的施展开来,双拳如流星锤一样的连环砸过去,带着呼呼风声。

  杨祐德和杨青语这爷孙两都是面色微微一变。

  好强势的锤法,好强的力道。

  杨青语不敢去硬拼,她对自己的实力有分寸,只能急忙后退,刚刚施展出的鞭手也是变化开来,赫然施展出了缠丝劲,想以四两拨千斤的技巧来抵消王程的力道。

  力道不是劲道,没有那么凝聚,爆发也没有那么强悍。所以缠丝劲对一般纯粹的力道来说,无往不利,能迅速的将其消弭。

  可是,缠丝劲对此时的王程来说,却是没有什么效果,因为力道太大。

  杨青语接触到王程的拳头的时候,顿时清冷的面色就是一变,平静的眼神之中闪过不可思议的情绪,脚下急忙后退,因为巨大的力量冲击过来,直接将她刚刚练成的缠丝劲击溃,略微消瘦的身形被打的双脚离地而起,飞出两米远,才落下来,又后退一步,才稳住身形。

  王程并没有乘胜追击,毕竟只是切磋,不是生死决斗。

  “承让!”

  王程抱拳对有些发愣地杨青语说道。

  点到即止。

  杨祐德面色有些不好看起来,刘家莫名其妙的出现了一个十几年前去北方学艺而归的刘超英,实力强悍自不必说。老道士刚收了一个弟子,才过了一两个月,也是如此的强势?

  杨祐德心中闪过一丝不甘,我杨家难道就如此没落了?

  杨青语也是面色不好,知道自己让爷爷失望了。她对王程点点头,没有说话,安静地回到爷爷杨祐德的身后站着。

  “老道,王程和你不是一个路子。”

  杨祐德沉声说道。

  老道士在练成天罡拳法之前,攻击手段很一般,专注的是防御横练功夫,大地锤法都没有多少威力。练成了天罡拳法,凝练罡劲之后,老道士才攻击刚猛强悍到不可阻挡,将杨祐德和刘武中都轻易击败。

  而王程的锤法强悍,显然是很有心得,融入了自己的精气神,一拳下来,让人不敢抵挡,可以看出他是专注于此。

  师徒两,专注的方向不一样。

  长鹤道士嘴角溢出一丝笑意,赞赏地看了王程一眼,对杨祐德说道:“不错,王程有自己的路,我并没有给他制定套路,我只是传承我武圣山的武学拳法,至于如何练,要练什么,都看他自己的意愿。老杨,你太注重所谓的家族传承了。”

  言外之意,就是杨祐德对后辈弟子管的太多太严了,杨无忌就是被他逼迫的离家出走了,现在在哪里都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