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六百一十六章 道生佛,大日纯阳

第六百一十六章 道生佛,大日纯阳

  深夜,天池。

  天池的夜晚很是清冷,可是并不黑暗,因为周围的山上都是白雪,只要有一丝光亮,白雪就会映射,随之就能让这里变得亮堂起来。

  而今天晚上天上恰好有一轮弯月,月光照射下来,让天池的冰面上都看的很是清楚,不过也同时让这周围变得更加的清冷起来,一般人估计会有不寒而栗的感觉。

  二十几个西北马家的武者围着长鹤道士,领头的中年人被长鹤道士一拳打的几乎受伤,其他人都敢怒不敢言,非常忌惮长鹤道士的实力。

  “前辈,你这是为何?”

  中年人捂着有一丝气闷的胸口,看着长鹤道士沉声问道。

  长鹤道士冷冷地说道:“你问我为何?你们无缘无故来围着我,说我们抢了你们的东西,我没杀了你们,已经是心情不错了。现在你们马上都消失,不然我不会再留手了。要来,就叫你们家的马继北来这里和我说话。:”

  中年人不敢发火,更不敢动手,盯着长鹤道士抱拳沉声道:“未请教前辈?”

  长鹤道士淡淡地道:“武圣山长鹤。”

  蹬蹬蹬……

  瞬间,周围二十几个人都同时后退了两步,拉开了和长鹤道士的距离,而且神色都从敢怒不敢言的样子变成了敬畏。

  武圣山的大名,谁人不知?

  尤其是经过这次的比武大会宣传,武圣山几乎成为了普通人当中最具有知名度的武学门派。

  周围每个人都小心翼翼的屏住了呼吸,大气都不敢出一声,双手双脚也规规矩矩的起来,不敢做出任何动作引起误会。

  中年人也是神色变化,刚才他听到长鹤的名字就有些耳熟。只不过一时间没想起来,此刻才知道,这竟然是武圣山的掌门人,当即就恭敬地说道:“原来是武圣山的前辈,晚辈刚才失礼了。只不过,我家中晚辈的确是在这里丢失了重要的东西。所以才会……”

  “那和我们无关,我说了,叫马继北来和我说话,不然谁都别来烦我。”

  长鹤道士语气掷地有声地说道。

  一股股声浪冲击过去,周围二十几个人都同时感觉到耳膜震荡的刺痛难当,一道气息扑面而来,声音好像化作实质一般,将他们都推的后退了好几步才站稳。

  所有人都神色惊骇。

  这种气息爆发,他们简直是不敢想象。

  中年人面色一红。不敢再放肆,更不敢再质疑,急忙说道:“好,晚辈告退,我会将前辈的话如实转告我家老爷子。”

  长鹤道士挥挥手,没有说话,任由对方二十几个人离开。他的眼神看向那冰窟窿当中冰冷宁静的水面,心中担忧徒弟王程在里面会不会有事。虽然他希望王程能在里面有所突破。可是也害怕王程出事,终究这是武圣山唯一的希望。

  当年金刚宗在那洞窟里面冻死的弟子就是不计其数。只有活下来的才能成为顶尖高手,明德和尚就是其中之一。

  王程此刻在冰窟内的确面临着有生以来巨大的考验。

  洞窟内也有一丝亮光从深处不知道什么地方映射进来,因为到处都是冰晶,所以也显得很明亮,可是这种映射下来的月光散发着惨白的光晕,让人心中会感觉到更加冰冷。增加了心中的冷意。

  二龙二象纠缠融合,在王程的心中已经彻底再次滋生出大量的气血,维持了他的体温消耗,勉强对抗周围的冰冷。

  可是,随着他一步步继续朝着里面走去。周遭的寒意越发的重,他体内的二龙二象之力也无法抵挡,气血消耗极大。

  每时每刻,他的气血都是最极限速度在搬运,一张脸和浑身皮肤都通红无比,可是如果触摸体表的话,依旧能感觉到一丝冰凉,几乎没有一丝热的温度。

  呼呼呼呼呼……

  每一次呼吸,都是一步迈出。

  王程的心中将寒冷都放在了一边,几乎没有去在意,只是在意自己的气血和心中的武学意境,很是专注。

  龙象!

  金刚!

  佛门金刚乃是最刚猛的存在,同时也是最强势的存在,金象征着不可摧毁的金子,表示不可摧毁;刚,象征着最刚猛,最强硬的存在。

  龙象拳法乃是金刚宗基础,龙象融合起来,其中就有金刚真意。

  王程此刻领悟二龙二象境界之后,再次从其中领悟出了一丝金刚真意,所以自然而然地让心中的金刚佛陀再次浮现。

  金刚佛陀一出现,他浑身气血的温度再次提升,总算是让他感觉到了一丝丝温暖!

  这表示气血修为再次进步了一丝丝!

  可他自然不满足如此细微的进步。

  所以,他再次前进。

  呼呼呼…………

  一步步……不断的前进……

  他在不断的逼迫自己的极限。

  龙象拳法终究转换成为了金刚佛陀桩法,王程心中稍微犹豫了一瞬间,就没有再计较。他要尽可能在这里修炼出成果,就要不惜代价。

  就算高深的佛门武学,也无所谓了,只要能让他领悟出佛门纯阳,就是值得的。

  最主要的是,王程的心中对佛门武学并不排斥,因为他自认为只是武者,而不是宗教信徒,只要能提高自己的实力,修炼佛门道门武学都一样。

  他甚至觉得自己以后是可以掌控两大教派高深武学的。只是目前为止他还做不到,所以才不能同时深入修炼两大教派的武学。

  但是,领悟两种纯阳根基在体内同时存在,对他现在来说并不是很难掌控的事情。

  呼……

  吐出的气息已经在他脸上和胸前一次次凝聚出了冰层,可是立即又被他的动作震碎。

  如此……

  一直持续了很久!

  王程都忘记了自己修炼了多久,只记得自己再次将金刚佛陀桩法的一百零八步走了两遍,也就是走了两百一十六步,浑身皮肤都已经失去了知觉。一些肌肉骨骼都开始僵硬起来,动作变得缓慢而凝滞。

  可是,他心中的金刚佛陀却是越来越凝聚庄重,甚至其身上出现了一层光晕,好像太阳一样……

  他的眼睛看向里面,看到自己似乎走到了洞窟的尽头。前面是一个很广阔的大厅,也是到处都是折射着光晕的冰晶,还有一座座立在周围的冰雕金刚,充满了冰冷的金刚意境。

  那一座座金刚冰雕都显得很是真实而传神,好像是被封印的真人一样。

  王程深呼吸一口冰冷的气息,脏腑都好像要被冰冻起来一般,再次缓缓地迈出一步,开始第三次修炼金刚佛陀桩法!

  可是,他迈出这一步的时候。腿部膝盖关节有些僵硬,好像要被冻住了一样。

  他强忍着一丝刺痛,强行踩了下来,他立即感觉到了关节骨骼摩擦的干涩声音,好像随时都要断裂一般。

  呼……

  他又呼吸了一口能将人冻僵的冰冷气息,然后又是一步……

  一步……

  一步……

  还是一步……

  每一步都如世界毁灭一样的感觉。

  王程感觉到体内的温度迅速地在流逝,心中的金刚佛陀好像都要消失一样。

  可是……

  当他踏出第九步的时候,心中佛金刚佛陀突然光芒闪耀。他感觉浑身一暖,体内一股温度滋生出来。浑身气血好像都提升了一丝丝温度……

  他心中古井无比,好像连思绪都被冻僵了一般,只是一步一步又一步地走着,双拳也保持着略微僵硬的动作。

  唯一标准的,就是他的呼吸。

  呼吸的冰冷气息早就穿透了他的五脏六腑以及所有毛孔!

  然而,他的心中却是逐渐如火一样燃烧起来。冰冷的双眼出现了一丝丝金色光晕,好像两团火焰一样。

  呼……

  终于,他的这一次呼吸,在空中化作了一层白色雾气,没有立即被凝聚成为冰晶。

  又过了九步!

  他浑身皮肤发红。好像要燃烧起来了一般。

  又过了九步!

  他头顶开始蒸腾出一层热气。

  又过了九步!

  他的步伐开始稳重而顺畅起来,双拳也没有了任何的迟滞。

  又过了九步……

  终于,当第九次走完第九步的时候。

  王程只感觉到体内一声轰鸣,好像打破了什么枷锁一样,浑身上下都瞬间变得轻松无比,似乎所有的寒冷都远离自己而去了!

  一股股炙热的暖意从他四肢百骸,五脏六腑之中升腾起来,顺着气血传遍全身,周围出现了一层层雾气!

  王程的眼中终于出现了一丝喜悦,静静地感受着心中的那一轮凝聚出来的耀眼圆日,照耀着体内一切气血。

  这就是佛门纯阳!

  借助这极致寒冷的环境,王程终究是逼迫自己领悟出了佛门纯阳。

  呼呼呼呼呼呼………………

  他再次长长的呼吸了一次,好像将体内所有的气息都更换了一遍。

  脚下步伐并没有停下,还有十八步才能结束这第三次修炼。

  一步一步,又一步,当他最后一步落下的时候,心中大日已经是炙热无比,好像盛夏的烈日一般照射体内一切,身体所有的地方都变得温暖无比。

  王程终于停下脚步,这最后三次九步走来,每一次体内气血都大量滋生而出,气息更为悠长,此刻只感觉体内气血澎湃的好像要从所有毛孔喷射出来一样。

  他在道门纯阳的基础上,领悟出了佛门纯阳,就象征着道生佛。虽然此刻体内佛门纯阳强势无比,让他内家修为再次前进了一大步,浑身上下也经过这次锤炼了一遍,效果好的出奇,可同时也让他的道门纯阳前进了一步!

  从此,他在基础上就将道门和佛门武学联系在了一起,为以后同时修炼两大教派武学打下基础。

  站在寒冰大厅的中央,他环视着周围的一座座金刚,以及中间的那根寒冰柱子,眼中闪烁着两**日,淡淡地说道:“道门纯阳,佛门纯阳都已经领悟,这里对我已经没有作用了。两大纯阳搬运气血,这里的寒冰我已经感觉不到了,那就不需要存在了。”

  说着,他一拳就打碎了一座冰雕金刚。

  砰的一声……

  这座两米高的坚硬冰雕直接被他打的粉碎,其中一股刺骨地寒意顺着他的拳头入侵体内,立即就被纯阳气血消弭的干干净净,没有丝毫伤害。

  他转身再次一拳,再次打碎了一座金刚冰雕!

  一拳……

  一拳……

  又一拳……

  一座座金刚冰雕都被他一拳一拳摧毁。

  每摧毁一座金刚冰雕,他心中的佛门金刚真意就减少一分,就如他雕刻翡翠猛虎之时,散去心中猛虎真意一样。

  他现在也用这种方式减少心中金刚真意。

  但是,没有彻底消除,一个是他还要用,另一个就是到目前为止他也无法短时间内直接消除这种刚猛到几乎不可摧毁的拳法真意。

  金刚之意,本就是象征着坚不可摧!

  砰……

  砰……

  砰…………

  大厅内一共十八座金刚冰雕,眨眼间就被他都一一打碎了,只剩下了地上的一些冰块。

  一转身,他再次一拳冲向大厅中央的那根巨大冰柱。

  砰……

  一拳,没断,甚至一丝裂痕都没有留下。

  王程微微一愣,感觉到拳头上的一股刺痛,稍微揉了揉,气血滋润之下,眨眼间就恢复如常。

  他再次一拳。

  还是没断!

  好坚硬的冰,比金属一般都更加坚硬了。

  现在以他的气血,如果以煞劲出手的话,一般的金属在手中也会被打碎。

  砰砰砰砰砰砰…………

  他没有停下来,面无表情的一连出了九九八十一拳,拳头上都凝聚出了一层冰晶,终于将这根冰柱子打的出现了一丝丝裂缝!

  然后,他再次冲击出二十一拳,前后一共一百零八拳,将金刚佛陀桩法的一百零八招施展了一遍,刚好将这根冰柱子打碎!

  不得不说,有些武学之中的招式就是蕴含着诸多不可思议的奥妙。

  轰………………

  一股巨大的力量爆发出来,冰柱子轰然倒下。

  整个巨大的大厅都好像摇晃了一下,几块巨大的冰晶从顶部掉落下来,一丝丝裂缝从柱子所在的中央朝着四周散去,而且裂缝越来越大,这里就要坍塌。

  王程面无表情地转身就准备原路返回,可是眼神突然看到那柱子碎裂的冰晶里面有一块红色的东西,当即脚下就是一顿,目光仔细地看了过去。

  那是一块红色的晶体,好像翡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