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一百八十六章 韩时非的请求和承诺

第一百八十六章 韩时非的请求和承诺

  一场本来很严肃,决定两人生死的比武。可是到最后的发展却是超出了在场所有人的预料。比武的最终胜负结果没有由参加比武的两人来决定,而是由场外的王程,韩时非,以及周节均等人来决定的。

  在场的人看到这曲折的过程,和高手的对决,一个个都是心潮起伏,都认为不虚此行。

  最后的结果也让港岛诸多高手很高兴,王程和韩时非胜出,周家几人狼狈而走。

  周节均等人如果再不走,等比武结束后,以韩时非不吃亏的性格,肯定会利用职权把他们都抓起来,不说依法判刑,关押个十天半个月是很轻松的。

  王程最后和周节均交手的那一招,震动了在场所有人的心神。一个个看着王程的眼神都有些不可思议,因为王程太年轻了,说是年幼都不为过。

  不过,有人欢喜自然就有人愁。大部分港岛武术界的人自然是乐于看到南洋周家的人被打跑了。可是袁成清和其弟子,以及和他们关系最好的少数几个人肯定是不愿意看到这样的结局的,周家的人可以说是他们的靠山。

  尤其是在袁成清发现自己不是黄德林的对手的时候,周节均也被打跑了,他一下子感觉到了绝望!

  擂台上,袁成清站在一张桌子上。双腿有些颤抖,马步虚浮,看着黄德林。眼神有些空洞,他刚才没有将周节均留下来。因为他知道说再多的都是徒劳,局势已经成定局。心中不断的浮现出那个少年的身影,袁成清沉声道:“没想到竟然是这个小子坏了我的事,黄德林,是不是他治好了你心脉的伤势?”

  袁成清记得王程昨天说过要给黄德林治伤,他当时是根本不相信的,此时想想自己才是最可笑无知的。

  黄德林面色已经平静下来,霍有文已经获救。周节均都被打跑了,结果超出了他的预料,让他很惊喜。看着袁成清,他淡淡地说道:“这个你不需要知道,袁成清,我觉得你现在要想的是明天去哪里安家,今天过后,你的祖产就不是你的了。”

  袁成清浑身颤抖了一下,指着黄德林大声呵斥道:“我不服,为什么。为什么?”

  “你不服又如何?”

  黄德林冷哼一声,不屑地道:“自始至终,都是你一再的来欺辱我。想乘人之危夺取我武馆的比武名额。你可知道,这比武名额并不只是官方认可我,而是整个港岛武术界大部分人都同意认可,才给我黄氏一脉的,你袁家何德何能能得到?”

  “勾结周家想谋害我,袁成清,你我今日已经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你出手吧,我不会再手下留情。”

  黄德林的神色第一次出现如此的冷厉。看这袁成清的目光看像是在看杀父仇人一样。他知道今天如果不是王程,他必死无疑。霍有文也会重伤,黄氏一脉的武学会断了传承。这比杀父之仇还要大。

  袁成清的神色有些疯狂。他知道自己已经输了,可还是想做最后一搏,只要他能赢下今天的比武,他就有机会东山再起。

  “啊…………”

  袁成清大喊一声,疯狂的冲了上去,脚下踩出一个个脚印,两把椅子都被踩的粉碎。最关键的时刻,他对气血搬运的把握更上了一层楼,爆发出了比全盛时期更强的实力!

  呼呼……

  劲道凝聚,拳风呼啸,袁成清对八卦拳和八极拳的理解已经达到了一种巅峰瓶颈,如果再进一步,甚至就可能进入抱丹的层次。

  可惜,此时场合不对。

  而黄德林本身就已经领悟了抱丹的境界,只是因为心脉受损一直不曾真正的突破,此时已经能初步爆发丹劲。只见他丝毫不退,形意拳毫不退让的气势展现的淋漓尽致,气势比之袁成清更为凝重强悍,崩拳瞬间就与袁成清的拳头碰撞!

  砰砰砰!

  接连三声闷响。

  袁成清的身体顿时被黄德林几乎达到登峰造极的崩拳打的飞出去,黄德林将崩劲蕴藏在拳头,然后没有一次性爆发,袁成清身在空中的时候,两股隐藏的崩劲再次爆发,让袁成清的身体直接飞出了七八米远,狠狠地摔落在地上,一口鲜血挥洒在地上,已经没有了再爬起来的力气。

  “黄德林胜!”

  韩时非一本正经地举起自己手中的两份文件,宣布了结果,然后一挥手,将两份文件都扔给了黄德林,接着来到袁成清的身边,蹲下来低声道:“袁成清,记不记得十年前我对你说的话?”

  几个袁成清的弟子急忙上来将袁成清扶起来,听到韩时非的话,袁成清一愣,随后就是面色剧变,一片死灰,因为他还记得十年前的事情。

  十年前,韩时非刚刚管事不久,与袁成清发生冲突,韩时非吃了亏,当时对袁成清说过这么一句话:“袁成清,最多十五年,你必定不得好死,如果不应验,你来找我。”

  袁成清嫉妒成性,睚眦必报的性格在港岛武术界内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今天来现场观看的武术界人士,只有五六个人是袁成清邀请来的,而且几乎是他能邀请来的所有人了。其他几十个人都是黄德林邀请来的,而这只是黄德林能邀请的一部分。

  两相对比,高下立判。

  想到这个,袁成清又是一口鲜血吐了出来,已经是心死,知道自己再也没有东山再起的可能了。艰难地说道:“我,我,我。我……我输了……”

  黄德林被霍有文从擂台上扶下来,来到袁成清的身前。也是冷冷地说道:“多行不义必自毙,袁成清,如果你以后老老实实的生活,再也不要做一些对不起良心的事,也能做个长寿翁。”

  “你,你,你,你。你,到……底是……谁?”

  袁成清被两个弟子搀扶着站立起来,没有理会黄德林,双眼透过黄德林和霍有文以及韩时非,直盯盯地看着后面拉着小姑娘的王程。

  王程慢慢地来到袁成清的跟前,微笑道:“我叫王程,昨天我就和你说过。”

  黄德林直接当着几人的面,将自己赢的那份产权转让书递给了王程,道:“王程,这是你的。你不要推辞。”

  王程点点头,没有推辞,递给霍有文。道:“有文帮我去办一下手续,就放在我妹妹媛媛的名下。”

  小姑娘王媛媛仰头看了哥哥王程一眼,摇头道:“哥,我不要。”

  “我知道了。”

  霍有文对王媛媛笑了笑,没有多说,转手递给了霍有鑫。

  霍有鑫也是无奈地笑了笑,他知道这类事情肯定会转到他的手上,对王媛媛道:“小美女,你哥给你的。你拿着就是了。”

  王媛媛撅了撅嘴,摇了摇哥哥王程的胳膊。没有多说了。

  袁成清看到自己被忽视了,心中许多的怒火和怨恨都爆发出来。对王程大声喊道:“是不是你治好了黄德林的伤,是不是你坏了我的大事,是不是你害我?你究竟是谁?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行坏事之人失败之后,大多都会觉得所有人都在针对他。

  王程对此没有丝毫的意外,所以没有多看袁成清一眼,拉着王媛媛转身就走了出去,清冷的声音飘入袁成清的耳朵里:“我没有针对你,是你在针对我,想想是不是你先向我出手的,做人要低调,作为一个武者,更要低调,现在不是五十年前。”

  袁成清愣住了,随后白眼一翻,就晕了过去。他几个弟子都是急忙围上来,那被周家人打断了胳膊的大弟子成大也是忍着疼痛上来。他们都知道袁成清是双合武馆的顶梁柱,如果他倒下了,其他人挂着袁成清的师承,都难以在港岛武术界生存。

  “王程,这次真的是多谢你,老黄我和有文都欠你一条命,大恩不言谢。以后你有什么需要我们师徒两出力的,就直说,赴汤蹈火,我们绝对不皱眉头。”

  黄德林拉着王程,满脸感激地说道。

  他和其他人都很清楚,今天要不是王程挡住了周节均,他黄德林必死无疑,周家更不会放过霍有文。周家根本不会顾忌霍有文是霍家弟子的身份,他们更想断了黄氏一脉的传承,让黄德林死不瞑目。

  如此手段,周家不可谓不毒。

  即使有韩时非在场,当时也是镇不住场面,不是周节均的对手。所以韩时非在一边面色有些尴尬,可是却没有走,只是眼神在王程身上时不时地停留一下。

  王程对黄德林笑道:“黄师傅,你别这么说,我和有文都是朋友,绝对不会看着他受伤,今天也是悬了,我昨天练拳有意外收获,所以才有这份实力,不然我绝对不是那周节均的对手。”

  王程这话是实话实说的,听在黄德林和韩时非的耳朵里就是谦虚了。

  “呵呵,反正你的大恩我们是记下了,晚上留下来喝一杯。有文说你脊椎受损,需要虎骨酒补补,我这里正要有一坛,是十五年前我亲手埋的。现在挖出来正好,韩队长也在,今天你们都帮了我老黄的大忙,我们一起喝两杯,剩下的王程你带回去调理身体。”

  黄德林拉着王程不放手,笑呵呵地说道。

  王程无奈地道:“黄师傅,喝酒的事儿,下周我来了再说。今天有文他们都给我订好飞机了,要不是你的事儿,我可能都在飞机上回家了,下周再来,下周一定来,我脊椎筋骨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这酒现在你正需要。别给我留着了。”

  黄德林的目光看向霍有文和霍有鑫,眼神带着询问,他想知道王程的话是不是真的。霍有文两兄弟都点点头。表示确有此事,王程是在赶飞机。

  “哎。好吧!”

  黄德林只能遗憾地叹了口气,目光凝视着王程,随后严肃地道:“行,你要急着回家我也不能拦着你。不过这酒我就肯定给你留着,我老黄也没受伤,不需要,喝两杯就足够了。下周你和韩队长一起来了,我再挖出来。”

  韩时非终于开口说道:“呵呵。那我还沾了这小子的光了?”

  王程笑了笑,看着韩时非道:“那肯定是你沾了我的光,你不愿意也可以不来。”

  “你想过两招?”

  韩时非看着王程就是不客气地喝道。

  “来就来,看我不打趴你。”

  王程对韩时非丝毫不让地说道,浑身气息凝聚,他现在丝毫不惧韩时非。

  “哼,算你狠,小子,你力道这么大,气血这么浑厚。是怎么练出来的?我听我师傅说,你师傅老道士年轻的时候没这么厉害。”

  韩时非冷哼一声,知道自己现在真的不一定是王程的对手。周节均在王程手上都占不到便宜。

  “练拳练出来的。”

  王程淡淡地说道,对老道士的事,只字不提。

  黄德林见两人一说话就有浓郁的火药味,急忙说道:“好了好了,王程,韩队长,给我老黄一个面子,别吵了,下周我请客。十五年的虎骨酒,谁不来可就损失大咯。”

  “哼。我肯定来。”

  韩时非冷哼一声,语气依旧是一贯的嚣张。随后却是突然道:“老黄,你的伤真的是这小子治好的?”

  王程面色平静,没说话,只是拉着王媛媛跟着霍有鑫朝着外面走着。

  黄德林看王程没有表示,就点头道:“不错,王程的医术很厉害。帮我暂时压制了心脉的损伤,所以我才能击败袁成清,不过还没好。”

  王程淡淡地道:“黄师傅放心,下周我还来给你治疗,最多三四次你的伤势就差不多了,到时候你就可以放心的搬运气血凝丹,更进一步,成为抱丹高手了!”

  心脉受损,心脏对血液的压力就不够,爆发力就不足,也无法搬运气血凝聚成丹。

  韩时非懂这个道理,他自己就是化劲巅峰,在领悟丹劲的宗师高手,对其中的诸多奥秘知道的更为详细,所以更清楚王程给黄德林的治疗在武术界是有多么的重要。

  “小子,那你能不能帮我个忙?”

  韩时非语气软了一点点,对王程喝道。

  王程嘴角露出一丝笑意,韩时非一直没走,并且时不时地看看自己,他就知道这家伙肯定是有事要求自己,当下笑道:“韩队长,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我可是仇人,你一见面就对我全力出手,可对?”

  韩时非对王程的态度没有丝毫的意外,点点头,沉声道:“不错,你我算起来是仇人,仇恨是从上一辈就延续下来的,我没得选择。不过,这个人对我很重要,如果你能出手帮忙,我韩时非无限制答应你一个条件,只要你治好了,你可以让我帮你办任意一件事。”

  “杀人?”

  王程立即问道。

  韩时非楞了一下,面色挣扎了一下,眼神变幻,没有像那些所谓的电影电视里面的人物一样摇头说一些什么正义的话,而是狠狠地一点头,道:“可以,只要你做到了,你让我杀谁,我都去!”

  “确定?”

  王程双眼精光凝聚,盯着韩时非沉声问道。

  “我确定!”

  韩时非再次点头确认:“老黄在这里,给我做个证明,我韩时非要是食言了,必须不得好死。”

  “韩队长,你……”

  黄德林面色犹豫地似乎要劝说一下,可是没说出口,只能遗憾地摇头叹气。

  王程心头微微震动,平静地道:“好,我答应了。不过不保证能治好,我要看了病人的情况再说,你的条件我记下了。”

  韩时非点点头,肯定地道:“好,到时候我来接你。”

  “可以。”

  王程答应下来。

  韩时非随后招呼陈高杨一声,两人就离开了这里。回警署去了。

  王程也坐上了霍有鑫地车,此时都偏下午了,去机场坐飞机回江州。到时候估计都晚上了。

  黄德林再次挽留了一下王程,建议他明天回去。王程还是坚持今天回去。他不想自己在港岛多逗留,以后每次来这里,最多只能过一夜。

  对黄德林以及霍有文挥挥手,他们要善后,招待那些被邀请来观看的客人,霍有文身为黄氏一脉传人也必须留下来。王程对开车的霍有鑫道:“开车吧,有鑫。”

  霍有鑫此时对王程是发自内心的尊重,不只是因为王程的医术和惊世骇俗的赌石运气。更因为王程的实力和为人。听到王程的话,霍有鑫答应一声,当下就发动车子开往机场。

  港岛机场。

  周节均和周庆川,周庆山,以及周伟光几个周家人坐在贵宾室内等待飞机。因为是仓促离开的,所以没有专机。

  “叔,伟浩还在医院。”

  周庆川打破了安静的气氛,他来港岛就是处理周伟浩的事情的,此时忍不住对着从黄氏武馆离开之后就一直闭着眼睛的周节均低声说道。

  听到周庆川的话,周节均依旧没有睁开眼睛。闭着眼睛,他就能看到那只在自己脑海里肆虐的猛虎。他在不断的和这只猛虎搏斗,他知道。自己如果不战胜这只猛虎,那么就会一直在自己心里留下阴影,影响他练拳的心境,他的精气神也会止步不前,对周庆川淡淡地道:“让他治好了伤再自己回来,韩时非不会为难他。”

  “可是,叔,我们这么走了,是不是……”

  旁边地周庆山有些不甘心地说道。他们主要是来报仇的,花费了好几年的时间才布置成功了。

  到了最后一步。却是输了。

  “还能如何?那个叫王程的小子很不简单,我不知道他的来路。又身处港岛,所以还是迅速离开为妙,不然就会有危险,要是被韩时非把我们都抓到警署去了,就有麻烦了。身为武者,怎么能当断不断?那袁家就放弃吧。等我回去查查武圣山的资料,以后有机会再会会那个小子。”

  周节均闭着眼睛说道,那只猛虎已经有些虚弱了。

  “叔,那个小子真的那么厉害?”

  周庆川有些惊异不定地说道。他只是在警署门口和王程硬碰了一拳,当时还是他突然偷袭,虽然被王程一拳打飞了,可也只是感觉到王程的力道很大,没有其他多余的印象,他觉得王程的拳法就是一般,就是力气很大,所以无法抵挡。到了后面他就一直打酱油了,还当了一回人质,让他觉得很屈辱。

  周节均猛然睁开了眼睛,眼神很浑浊,语气也冷了下来,看着周家几个弟子,沉声道:“此子不只是力道强大,精气神更为凝聚,已经超过了我,所以我才叫你们几个离开,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几人听了都是心中一震,精气神上的修为超过了周节均?

  几人瞪大了眼眼睛,不敢相信,可是看到周节均那到此时都萎靡不振的精神状态,他们知道这应该是真的。

  武者只有到了抱丹境界,气血凝为实质化丹,精气神才能逐渐的被武者应用起来,形成自己的气和势,专门锻炼自己的精气神,面对低境界的武者,仅仅以势压人就能不战而胜。

  可是,那个王程才几岁?还没有凝练劲道,就可以修炼精气神了?

  周家几人心中都震惊不已,也想不通其中的关节。

  “看,那个小子来了!”

  周伟光眼神一亮,看到门口出现了王程和王媛媛,随着霍有鑫走了过来,还有机场的工作人员恭敬地带路,忍不住低声喝道。

  “哦?真的是他?”

  周庆川也是眼神凝实。

  周节均和周庆山甚至直接站了起来。周节均被王程的猛虎压制了精气神,所以对王程的气血以及精气神的感应尤为敏锐,眼神直盯盯地看着王程,浑浊的眼神逐渐清明起来,他已经战胜了心中的猛虎。

  王程也瞬间发现了他们,停下了脚步,眼神直视,看向周节均。(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