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一百八十五章 我是猛虎!

第一百八十五章 我是猛虎!

  别说是周家几人,就是周围其他人都是面色震惊不已,擂台上的袁成清和黄德林都看的有些发愣。

  陈高杨身为韩时非的老搭档,很想上去将韩时非拉下来制止此时发生的事情,因为他们的身份是警察。陈高杨跟随韩时非不少年头了,也是第一次见到韩时非使用如此过激的手段。

  站在陈高杨身边的另外两个戴着手铐的周家年轻人急忙拔腿就要跑,害怕落得和周庆川一样的下场!

  可是,两人刚刚起步,就被早有注意的韩时非一拳一个,两拳将两人都打倒在地上。

  砰砰两声闷响,两人被韩时非直接绊倒在地上,一头撞在地上,一个被打断了胳膊,另外一人被韩时非狠狠地踩在地上动弹不得。

  “周节均,怎么样,来试试江湖手段?”

  韩时非一把抓着周庆川,脚下踩着一个周家年轻人,脸上却是还保持着微笑,看着周节均三很轻松地说道。

  这一幕,让周围不少人都心中微微升腾起了一股寒意。

  好狠的手段。

  周节均面色漆黑,嘴唇都微微颤抖,显然是被气的不轻。看着韩时非和王程,他眼神闪烁着凌厉的寒光,沉声道:“韩时非,你是港岛的警察。”

  韩时非点点头,承认地道:“不错,我是警察,然后呢?”

  “你是警察,你这么做是违法的。”

  周节均沉声道:“我们去港岛法院起诉你。”

  “去呀。”

  韩时非很大方地道:“现在就去呀,来。把我的电话拿去,我电话本上有法院副院长的电话,你打给他。”

  韩时非将自己的电话递给周节均。一副你拿去用的样子。

  王程看的眼中光晕闪烁,对韩时非的那一些的反感也逐渐的消弭。这家伙是真的敢作敢当。光明磊落,虽然手段的确是欠考虑,因为他毕竟是警察。可是,如此情况,他能不顾忌自己的身份作出最能起作用的选择,真的是很难得。

  至少,他不是一个迂腐的人,不会被自己的身份约束!

  王程没说话。只是一把捏着周庆川的肩膀,目光看着霍有文,对霍有文点点头,让其放心。如果周庆山再敢对霍有文动手,他真的会将周庆川的这条胳膊的骨头捏的粉碎,再也没有恢复的可能。而霍有文的伤势,他有信心恢复,这才是他的底气。

  场面上安静下来,几十上百人都没有说话。

  周围港岛的武术界人士都知道韩时非是个脾气火爆,绝对不吃亏。不被动的人。可是他们现在才知道,他们以前还是低估了这家伙手段的狠辣程度。一个个都是有些惊异地看着韩时非和周家的人,心中打定主意以后不要招惹韩时非这家伙。

  “怎么。不打了?”

  看到周节均三人都沉默下来,也没有打电话,韩时非看着周节均冷冷地说道:“打呀?”

  周家三人都有些心中发寒。

  许多反面人物都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坏事只能他们做。正派的人,或者是主角都只能任由他们摆布,只有出现一些意外的情况,他们才会输。

  可是,韩时非和王程绝对都不是那些或者是电视上的迂腐之人,只要对方抓着人质就只能任由其摆布了。

  这不可能!

  王程和韩时非都绝对不是任由别人摆布的人。他们都是寻求主动的人。

  “放开我朋友。”

  王程对周庆山沉声说道,手中发力。周庆川再次发出一声惨叫。

  周庆山冷冷地瞪了王程一眼,然后又看了韩时非一眼。看到韩时非也是一脸冷漠,接着才看向周节均,在这里周节均是做主的人。

  周节均面色阴沉,慢慢地点点头,沉声道:“放人。”

  周庆山心中一震,知道这是在变相认输了,点点头,松开了抓住霍有文肩膀的手,使劲将霍有文推了过来,撞向王程。

  王程也松开了周庆川的肩膀,然后一把接住霍有文。接到霍有文的时候,他就是浑身一震,因为霍有文的身上有一股很强悍的冲劲,将他推的都退后了三步才站稳,他知道这肯定是周庆山故意为之,为了照顾霍有文不被损伤,他只能硬挨下来。

  “你没事吧?”

  王程扶住霍有文,对周庆山的暗中手段不以为意,这点冲劲对他几乎没有伤害。一把捏住霍有文其肩膀,检查了一下关节骨骼,王程心中松了口气,损伤不是很大,手掌稍微发力,就将两边脱臼的肩膀接上了。

  霍有文眼神感激地看着王程,道:“谢谢你,王程,我没事了。”活动了一下肩膀,骨骼还有些刺痛,这需要不短的恢复时间,双眼狠狠地看向周庆山。

  而此时,周庆山和周节均都动手了,在放了霍有文,王程和韩时非的注意力被霍有文吸引的一瞬间,两人同时出手了。

  周节均脚下踩出一个半圆,一下就来到了韩时非的身前,一把抓住周庆川的胳膊,手臂一甩,鞭劲爆发,就将周庆川从韩时非的手中挣脱了出来,同时还接上了周庆川脱臼的两条胳膊,然后强烈的鞭劲还将韩时非推的后退一步。

  抱丹级别的宗师高手,可见一斑。

  而周庆山则是冲向了王程,手掌伸出,就是带出了一声呼啸,乃是形意拳的虎形拳,手掌指节鼓起,每根手指都是劲道凝聚,含蓄待发。

  “找死!”

  王程将霍有文推到一边,对着以虎形拳冲过来的周庆山就是一声虎啸,心中猛虎凝聚,双眼闪烁着冰冷的嗜血光晕。

  在他面前耍虎形拳,王程心中本能的就是一阵不屑和厌恶,心中那小老虎也狂躁的跳动起来。

  吼………………

  虎啸震荡而出。距离最近的霍有文都被这一声虎啸震慑的楞了一瞬间。

  首当其冲的周庆山更是被王程这一声虎啸弄的心中巨震,因为他就是主修形意拳的,并且是专注于十二形拳法。对虎形拳更是有很深的火候。所以没他此时深深的感触到了王程这一声虎啸之中蕴含的心境和威严!

  王程在周庆山的眼中好像真的化作了一只猛虎!

  呼呼呼……

  王程呼吸变化,猛虎下山瞬间施展而出。结合跃马桩,身体一个眨眼间就消失在原地,冲到了周庆山的面前,双掌化作虎爪,融合全身力道,猛然拍在了周庆山的胸口。

  变化太快,王程的冲刺速度也太快,气势太猛。让周庆山根本没有丝毫反应的余地,只来得及将手掌挡在胸口,随后就被打的倒飞出去,被王程这一掌打的飞出两米多高,七八米远,狠狠地撞在墙壁上,发出一声脆响,然后跌落在地上,面色惨白。

  噗嗤!

  周庆山吐出一大口鲜血,双眼还惊骇地看向王程。艰难地说道:“你,你,你练的什么虎拳?”

  他主修形意十二形。最开始是以五禽戏为基础,对以动物为形体的拳法知之甚详,他从来不知道哪一门象形拳当中会有威力如此巨大的虎形拳。

  那一刻,他甚至将王程当做了真的老虎,感觉自己要被吃了,差一点都不敢动。

  王程没有理会周庆山,因为那边韩时非被周节均打的节节败退,就要抵挡不住了。周节均毕竟是气血凝丹,劲道凝聚丹劲的大宗师级别的高手。如此强者在哪里都是绝对顶尖的存在。

  虽然王程所在的江州有三大顶级高手,不论是老道士长鹤。还是刘武中,亦或者是杨祐德。都是在武术界说话响当当的存在,这让王程的眼界很高。

  可事实上,并不是每个地方都会有如此多的顶级高手的!

  江州有三大顶尖高手,只能说是武学底蕴深厚,历史悠久。

  港岛能聚集诸多的武学流派的高手,也是因为当年在一个个动乱年代当中,许多武者逃难下来,来到港岛定居,然后形成了如今的局面。

  如果是在其他的武者贫乏,或者是武学风气一般的地方,如周节均这样步入丹劲的强者,都是能统领一方武术界的大宗师级别的存在了。

  可是在港岛和南洋,周节均这样刚步入抱丹境界的宗师高手,也只不过是顶尖高手,与他同样或者比他更强的有许多,在港岛或许就有一个巴掌的数目。

  所以周节均代表周家也只敢扶持袁成清对付黄德林,不敢亲自出面明目张胆的与整个港岛武术界为敌。

  韩时非虽然嚣张,实力也达到化劲巅峰,在港岛也属于一流高手。可终究是不如周节均,尤其是化劲到抱丹这个境界的跨度,两个境界的实力差距之大几乎无法计算。

  此时周节均气血搬运未稳,丹劲还不够凝聚,所以韩时非还能抵挡一二。等周节均彻底稳定了抱丹境界,韩时非绝对挡不住其三招。而现在韩时非在周节均手中已经走了五招,虽然狼狈不已,可也是让周围其他人看的赞叹不已,肯定了韩时非的实力。

  王程一招将周庆山击飞,然后就冲向周节均。周节均刚刚一记太极推手将韩时非击退,感应到身后的王程,转身就是一招搬拦锤,劲道凝聚至极,其双手之间都好像抓住了一团空气一般。

  许多第一次见识丹劲武者爆发的年轻武者看的都是心中惊骇不已,换位思考,他们都自认为绝对接不下这一招,他们在这一招之下,不死都要骨骼尽断,终生残废。

  这个少年能接住吗?

  韩时非都对王程喊道:“快让开!”

  前面周节均和王程仓促之间过了一招,看似平分秋色,可那只是随意一招,根本不足周节均实力的十分之一。

  周节均也为刚才大意之下在王程手上吃了点小亏而耿耿于怀,所以这一招搬拦锤绝对是含怒全力出手,威势很盛。身周带起了一声风声的呼啸!

  可是。

  王程却是丝毫不退,仿佛周围所有人都消失了一般,眼中之看到了周节均。心中是一片宁静,小老虎作势欲扑。双眼冰冷至极,体内气血瞬间就是以饿虎扑食的呼吸法门变化,身体气血骤然一紧,然后一股比之前王程任何一次出手都要强大的力量从筋骨之中迸发出来。

  轰……

  王程双拳如两柄大锤轰然落下,与周节均的搬拦锤结结实实的硬拼上了!

  一声轰鸣。

  两道人影都是倒飞出去。

  王程感觉浑身骨骼都被搬拦锤劲道爆发的反冲之力冲击的咯吱作响,气血几乎凝固,心中知道对方终究是抱丹的高手。向后飞出三米多远,王程双脚落地之后再次后退了三步。才稳住了身形,双手微微颤抖,呼吸稍微急促调整气血,双眼依旧冰冷地看过去。

  只见周节均也是飞出三米多远,消瘦的身体颤抖不已,双手背在身后,也是瞪着一双大眼睛看着王程,满脸都是不敢相信的神色。

  “好强!”

  “这个少年是谁?”

  “太强大了,竟然与周家抱丹境界的超级高手硬拼一招而不落下风,叶家的叶群生也做不到。”

  “你们难道没看出来?这个少年没有凝劲。只是纯粹的力道,不然周家的那老家伙现在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擂台上的袁成清和黄德林都是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王程。都已经忘记了他们两人才应该是这里的主角。

  “小子,你师傅是谁?”

  周节均深呼吸了两口气,才缓过劲来,心中对王程再也不敢有丝毫的小视。身为一个顶尖高手,绝对不会小看自己任何一个对手,尤其是还能和自己硬拼一拳而不落下风的高手,即使对方只有十几岁的样子,他也不敢。

  王程也是双手背后,不断的紧握又松开来增加活动和血液循环来疏通其中的损伤部位。逐渐重新感应到了双手的存在,确定没有伤及筋骨。才放下心来,看着周节均淡淡地道:“我师傅是谁。你还没有资格知道。”

  韩时非欣赏地看了王程一眼,知道自己也小看了这小子,要是在警署这小子对自己来这么一拳,估计自己要躺了,上来喝道:“周节均,这小子的师傅你的确没资格知道,你们家老家伙倒是认识,你回去问问他武圣山的老道,他就知道了。”

  周节均看也没看韩时非一眼,他知道在场所有人当中,眼前的王程才是对自己威胁最大的,不过听到韩时非的话,还是惊讶地道:“哦?武圣山?我似乎听过,不过不知道上面有什么厉害的人物,那我回去倒要好好的问问。”

  周家在清末就迁徙到南洋去了,所以一直不曾参加过内地百年来的变迁,对这百年内出现的诸多人物都不是很熟悉,尤其是老道士还隐居了几十年。

  王程心头对韩时非的大嘴巴有些无奈,他不想过多的暴露自己的身份信息,如此他以后行事才能无所顾忌,当下沉声道:“哼,还是多关心一下今天的比武吧。”

  韩时非也是急忙说道:“不错,周节均,你们一直想插手今天的比武,想谋害老黄,今日的事情我记下了。我宣布,现在比武继续,我继续当公证人,袁成清,黄德林,你们可以继续了。”

  周节均和周庆川几人都是面色难看不已,知道他们这次是要白跑一趟了。有王程这个能对抗周节均的少年高手的存在,他们在这里是讨不了好的。韩时非还是港岛警署官方的人,今日得罪了他,他们周家以后免得也会有一些麻烦。

  而且,袁成清看起来也不是黄德林的对手,没有了外部因素影响,黄德利肯定会胜出。

  总结起来,就是他们周家这次来港岛是得不偿失,白白的被羞辱了一顿,周伟浩,周庆川,周庆山都被伤的不轻。

  想到这里,周节均就是面色更加的难看,深深地看了王程一眼,双眼之中的神色逐渐的化作一个太极,这乃是太极拳修炼到精深之处,步入抱丹境界,精气神进一步的凝聚而具有的效果,气势几乎可以实质。

  以势压人!

  可惜,太极拳的势终究不是压倒人的强势。不过,周节均也只是想给王程一个教训,在精气神上给王程留下一点心理阴影,在其心中留下破绽,影响王程的练武之路。

  可是,当王程转过头与周节均对视的时候,周节均瞬间似乎看到了一只猛虎扑了过来,只是一个呼吸的时间,就将他的太极扑的粉碎。

  噗!

  这一次,周节均在精气神上瞬间被击败,比刚才与王程对拼一拳受损更为严重,一口鲜血就吐了出来,整个人的精神都变得萎靡不振,双眼有些惊恐地看着王程,可是看到王程的眼神,看到一只长啸的猛虎,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只是以周庆川几人能听到的声音低声喃喃道:“白虎,白虎……”

  “叔叔,您怎么了?”

  周庆山几人急忙扶住突然萎靡下来的周节均,关切地问道。

  周节均急忙收回眼神,不敢再看王程一眼,只是低声道:“走,走,快走!”

  周庆山几人都是一愣,他们还想找回场子呢,而且袁成清和黄德林的比武还没结束,不论结果如何,他们也要看到了才能走吧。

  周节均勉强迈动脚步,继续低声催促道:“快走,去机场,回家。”

  几人再次一愣,看到周节均那严肃略带惊恐的神色,都知道可能发生了大事,左右看了看,目光落在王程身上。

  可是,王程没有动,没有出手呀?

  “快走!”

  周节均害怕几人再去找王程交手,急忙一把抓住周庆山再次呵斥道。

  王程的精气神的修为,超出了他的想象,比之他这个初步凝聚丹劲的太极高手更为强势,这让他短时间内根本不敢面对王程,因为那猛虎的阴影会在他心中存留许久。

  周家几人心中震惊,没想到他们的长辈周节均被王程一拳吓成这样了,他们不知道刚才那一瞬间的精气神的交锋。看到周节均都如此了,几人急忙扶着他转身就出了比武现场,丝毫不管擂台上即将交手的袁成清和黄德林。

  “周前辈,你们这就走了?”

  袁成清的大弟子成大急忙挡在了门口,他没想到事情的变化会这么快,知道如果让周家的人走了,那他和师傅袁成清都会吃不了兜着走,可能瞬间就会一无所有。

  “走开!”

  周节均不想在这里继续待下去,只想立即离开,面对拦路的成大,随手就是一记鞭手挥出,将成大打的飞出去,一条胳膊骨骼直接被打碎。

  啊!

  成大一声惨叫。

  可是,王程和韩时非等人都没有管他们,只是看向擂台上即将重新开始的比武。(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