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六百一十二章 谁掌控了一切?

第六百一十二章 谁掌控了一切?

  纳烨浑身杀气几乎要凝如实质,身周道道金刚罡气旋转不休,如神话中佛门金刚护法,很是震撼人心。

  那两个印度和尚再也没有了丝毫淡定,每个和尚都是神色惊恐,因为他们知道自己下一刻都要死。

  “明烨……”

  一个老和尚对着纳烨大喝一声,面色惊恐地想说什么。

  可是,纳烨凝聚出金色罡气的拳头已经来到了他的面前。

  轰……

  一声爆响。

  老和尚还身在空中,声音戛然而止,大光头脑袋被纳烨一拳打爆,鲜血脑浆飞S的四处都是。

  纳烨冷哼一声,没有丝毫迟疑,一脚踩在柱子上,直接将一根一人粗细的石柱子踩断,然后身体如离弦之箭一般的弹S而出,朝着最后山往谷出口逃去的老和尚飞去。

  呼呼呼呼……

  纳烨身体腾飞在空中,腰身不断扭曲弹S发力,身体在空中直直地飞出几乎上百米,犹如游龙一样在空中飞行,眨眼间就追上了那个老和尚,大喝道:“印度秃驴,受死……”

  轰…………

  纳烨手段很是残忍,一脚踩在了印度老和尚的脑袋上,老和尚的脑袋如一颗大西瓜一样的被踩碎,身体如一根木桩一样摔倒在地上,没有发出任何一丝声音。

  “土J瓦狗!”

  纳烨的身体没有落在地上,一脚踢死印度老和尚之后,身体借力再次在空中弹S,腰身不断扭动,落在了王程和长鹤道士的身前。

  呼…………

  一道刚猛的气息扑面而来。

  长鹤道士急忙是浑身戒备,看着纳烨沉声说道:“纳烨,你领悟先天秘境了?”

  明灯和尚也坐在旁边,眼神冷冷地看着纳烨,恨不得将纳烨吃掉,可是他终究是没有办法再对付这个欺师灭祖的叛徒了,他此刻已经在过着倒计时了。

  王程的视线直盯盯地看着纳烨。淡淡地说道:“明烨大师一只脚已经踏入先天秘境,这次经历生死之间大恐怖,肺脉大成,只要他再完美地修复心脉。重新让身体恢复巅峰状态,就能彻底踏入先天,大师这次是因祸得福了?“

  明烨仰头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声音激荡,没有化作罡气,因为明烨这就是纯粹张狂的笑。一道道声音依旧在整个上古内回荡,他指着长鹤道士呵斥道:“长鹤,你徒弟比你更明白,比你对武学更了解,你白活了百年光Y。你简直是暴殄天物,你徒弟乃是超过我的练武奇才,只要他能活着,他日成就必定在我之上。”

  “只可惜,他拜错了师傅,如果他能拜入我门下。必定比跟着你强一百倍!”

  说着,他看向王程,面色变得柔和了一点点,居高临下地说道:“王程,你可愿意入我们下?继承我的衣钵绝学?我必定让你成为世界第一高手。”

  长鹤道士面色微红,喝道:“明烨,你欺师灭祖,也有资格教我徒弟?你不配!”

  明灯和尚也双手合十,冷冷地说道:“明烨,你注定不会有好下场。”

  明烨没有理会两人。直接看向王程,很是压迫地沉声道:“王程,你自己说,你做不做我徒弟?如果你做我的徒弟。我保证可以让长鹤老道士活着离开,如果你拒绝……那你们都要死在这里……”

  王程依旧坐在地上,目光和明烨的视线对视着,没有一丝退让,嘴角溢出一丝微笑,没有任何畏惧。反问道:“明烨大师,你是不是以为一切都在你的掌控之中?”

  明烨微微一愣,然后又是扬天哈哈大笑:“哈哈哈哈,难道这里不是都在我的掌控之中吗?你们三个人全盛时期都不是我的对手,现在还是我的对手?”

  王程又问道:“那你也不是全盛时期。”

  “错,我现在比全盛时期更强。”

  明烨自信无比地喝道。

  王程依旧看着明烨,微笑问道:“那你为何会比你预定的时间晚一些醒过来?”

  明烨神色一震,脸上的笑容和掌控收敛了起来,盯着王程,沉声道:“是你?你做了什么?”

  王程手掌一番,手心之中出现了一排透明的玉针,自信地看着明烨说道:“明烨大师如果了解我的事,那应该知道我对医术也有一番造诣。”

  明烨神色冷静下来,对王程的医术早就有所耳闻。他急忙急促地呼吸几口气息调整体内气血,同时感受自己是不是还有内伤。当气他体内血搬运到受损心脉的时候,当即就是一股鲜血从心脉的伤口流了出来,然后他张嘴吐出一口粘稠的鲜血。

  “你!”

  明烨神色惊骇,感觉体内心脉彻底断裂,体内气血无法供给脏腑以及上半身大部分区域,心脉是在身体的中央核心,诸多血Y都需要流经这里才能去供给身体消耗。

  明烨刚才经过一番潜伏,用强大的金刚宗内家秘法将心脉修复了一部分血脉,如此能维持身体血Y的流通和供给,然后以肺脏提供动力,搬运气血,如此所以才活了过来。

  可是此刻,他的心脉再次彻底断裂。

  他浑身瞬间就失去了大部分的力量,身体都有一丝摇晃,双脚之间变得虚浮,受损心脉上的伤口在血脉的巨大压力下,变得越来越大,转眼就飙S出一股粘稠的鲜血。

  王程看着刚刚威风凛凛,好像如金刚在世一般的纳烨一下子突然变成了没有力量的废人,心中对武学感悟更为深刻了一些。

  他清楚地知道,不论是修炼印度武学,还是修炼中华武学,心脉都是不可缺少的核心。

  金刚宗武学进入中华区域之后,就慢慢地吸收了中华武学的精华,创造了全新的武学体系,发展处不是以肺脏为主,而是依旧以心脉为修炼核心,然后修炼到极高境界之后,才会开始修炼肺脏。进而强大整个五脏六腑,成就内外金刚不坏之躯。

  所以,心脉终究是身体核心当中的核心。

  就算是纳烨将肺脏修炼的强大无比,可以为全身提供强大的爆发力。可以搬运气血,可一旦失去心脉连接体内的重要血脉,血Y也无法传输出去,他终究会倒下。

  王程将手中的玉针丢在地上,其中的翡翠气息都消失的一干二净。只剩下了纯白。

  他淡淡地看着明烨,说道:“不错,明烨大师,就是我。你以为你掌控了一切,实际上一切都在我的掌控之中。”

  呼呼呼呼……

  明烨大口大口的呼吸空气,想延续自己的生命,可是胸口的鲜血依旧在不断的挥洒。他看着王程,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终究还是死在了王程的手中。

  难道这就是命中注定?

  明烨看着王程,喃喃道:“你救我。我把我的武学都传给你。”

  明灯和尚面色一变,急忙喝道:“王程,不要再听信他的话。”

  长鹤道士神色平静地看着这一幕,他对王程有绝对的自信,所以没有说话。

  王程对明烨摇摇头,不屑地道:“明烨,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的目的?想让我拜入你门下,然后利用我的医术来给你恢复心脉,等你恢复心脉踏入先天秘境,重塑身体内外。成就金刚不坏。这才是你的目的,只怕我真的拜入你门下的话,等你真正突破之时,就是我的死亡之期吧。”

  明烨身体微微一震。摇晃了一下,脸色苍白,显然是被王程说中了心中所想。

  “你,为何知道我的想法?”

  明烨的神色和声音都有些不可思议。

  在他眼中,王程就是一个十**岁的少年而已。

  就算学武天赋顶级,可以说是天生的。可是D察人心的智慧是需要颇多生活阅历来锻炼的,小小年纪,如何能掌握的如此全面?将一切都计算在内?

  联想到刚才所发生的一切。

  明烨的心中更为震动,感觉自己在大雪山山谷出现的时候,就在被王程牵着鼻子走,然后自己装死,自以为瞒天过海,没想到最后还是被王程发现了,并且被王程利用。

  进入天池的时候,王程一直带着他的尸体没有丢掉,只怕就是早就有所准备!

  王程害怕遇到强大的敌人无法对付,所以才会留着他明烨不杀,以备不时之需的时候唤醒他。

  而他的身体终究是因为重伤,就算是恢复复活了,也只能维持一段时间的爆发。就算他刚才心脉不断裂,再过最多两小时之后,他的气血也会虚弱下去,必须要再次恢复心脉才行,肺脏终究只是存储气息的,不是血脉的中心。

  在路上,王程给他的心脉动了手脚,让他一旦爆发全力,就会心脉再次彻底断裂,无法修复!

  让他只有一次出手的机会。

  而王程也看准了,他要恢复心脉,必定会将自己带走,需要自己的医术,所以就必定会救自己。

  一切……

  似乎……

  真的都在这个少年的掌控之中。

  明烨和尚的面色出现了一丝苍白。他一生作恶多端,几乎是罪大恶极。可他也自认为心智高人一等,所以才能一次次在厮杀劫难之中活下来,并且经营了一个势力崛起在北方,自己的实力也突破到了触摸先天秘境的境界。

  他的野心是以后成为世界第一高手,将自己的势力经营成为世界第一地下势力!

  可是,现在他站在王程面前,有一些无力,感觉自己的智慧和算计就如一个婴儿一般的弱小而无知。

  一切,都显得那么苍白可笑。

  一切,都在别人的掌控当中。

  自己就好像一个小丑一样,被王程掌控利用。

  最后,还因为保护王程而导致自己杀了自己!

  如果他不爆发气血去击杀三个印度和尚保护王程的话,他知道自己不会死,心脉不会被爆发的气血压断。

  他只需要转身就走,不管王程等人的死活,就不会有任何事情。不需要王程医治,他去北方隐居十年,也能慢慢恢复自己的心脉,然后彻底进入先天秘境。

  现在,一切都如一个梦……

  噗……

  想到诸多种种。

  明烨心中的不甘和怒火,以及不服统统爆发出来,一大口鲜血就吐了出来。

  同时,他心脉的所有血脉都同时断裂,一大股鲜血直接从心脉位置喷S出来,整个人直挺挺地朝着后面倒了下去,彻底地失去了所有力量。

  砰…………

  明烨高大的身体,倒在地上,发出一声闷响,双眼凝视着天空,他这次是真的死不瞑目,被一个年轻人算计而死,如何能服?如何能瞑目?

  坐在地上的王程气息恢复了平静,才缓缓地站了起来。

  他居高临下地看着地上明烨的尸体,低声说道:“如果你早早离开,或许就不会死,以后真的有机会踏足先天秘境,只可惜,你终究是命该如此……”

  说着,王程走上前去,摸了摸明烨的有胸,发现还有一丝动力。

  当即,他毫不犹豫地就是猛然一拳砸了下去,彻底断绝其生机,不给他任何一丝一毫的机会。

  咔嚓……

  明烨的胸骨被王程一拳砸碎,肺脏被骨骼刺破,鲜血从胸口再次飙S而出。

  他的身体抖动了一下,然后眼睛瞪的大大的,彻底地没有了气息,瞳孔之中的光晕涣散,生命消失。

  明灯和尚坐在旁边,看到明烨最后终究是死了,低声喃喃道:“阿弥陀佛……恶有恶报……”

  长鹤道士松了口气,站在王程身边,第一次感觉自己在徒弟面前矮了半截,发现自己差了自己的徒弟很多。

  他看着明灯和尚,神色极为不善,沉声道:“明灯秃驴,你还记得你刚才做过什么吧?”

  明灯和尚坐在那里不说话,微微闭上眼睛,一副任由你们处置的样子,他被三个印度和尚重伤,加上之前燃烧气血修炼龙象拳法,现在已经是油尽灯枯的处境,随时都会气血耗尽而死。

  每过几个呼吸的时间,明灯和尚的面色就会苍老一分,皱纹越来越多。

  王程翻开了明烨的衣服,从其腰间一个藏在衣服里面的布袋当中拿出了一本兽皮秘籍,和金刚宗武学密藏的几本秘籍是同样的材质,上面写着九转金刚的字样。

  这就是金刚宗的绝学,也是明烨修炼到现在这种境界的依仗。

  王程将这本沾满鲜血的兽皮秘籍很淡然地收起来,转身明灯和尚说道:“明灯大师,我武圣山和你金刚宗之间从此再也没有任何相欠。他日如果大师的传人还敢来我武圣山索要或者挑衅什么,就是我的敌人,我必杀之。”

  “今日之事,就此结束了,以后就是路人,之前的一切承诺都作废。”

  说完,王程对师傅点点头,示意可以走了。

  长鹤道士冷冷地看了明灯和尚一眼,听从徒弟王程的话,没有继续为难将死的明灯和尚,转身就走了出去。

  王程也跟着师傅的脚步,一起朝着山谷出口走去,那边是一片雪白。

  师徒两对明灯和尚腰间布袋里装着的几本金刚宗武学密藏之中的绝学没有丝毫兴趣,武圣山武学,不比金刚宗的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