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六百一十一章 两条命的境界

第六百一十一章 两条命的境界

  印度摩罗和尚三人见到这一幕都瞪大了眼睛,不动如山的神色也出现了情绪波动,显然心中是无比震惊。

  他们没想到王程竟然练成了金刚护体气息,这护体气息当中的确有专门针对佛门音攻罡气的呼吸秘法。

  一旦王程施展成功,他们的密宗真言面对王程的时候,威力就下降了几个档次。

  呼……

  王程接连冲破道道声波罡气,骑着红雪一跃而起,融合了红雪的一部分气血之力之后,发力之下,拳头上赫然凝聚出了一层淡金色的罡气。

  这是这门金刚宗掌门绝学所凝聚出的独门罡气。

  威力极大。

  罡气凝聚而出的瞬间,王程面前那冲击过来的一道道密集的声波罡气都被这拳头上的罡气全部击碎。

  所有的声音好像都变成了实质的东西一般,被王程这一拳打的四处飞射。

  所以,摩罗和尚三人念出的这道六字大明咒第一字的声音在整个山谷内都在回荡,不能凝聚成为一股声音的情况下,顿时三人声音的杀伤力再次下降数个档次,对王程几乎没有任何作用了。

  摩罗和尚三人都是瞬间呼吸一变,眼看着王程的拳头距离自己只剩下了几步之遥了,他们立即变化了内家呼吸。

  三大和尚同时双手手印也发生了变化,呼吸也随之变得更为沉重,三人位置都移动了一丝丝,如此可以让三人的声音更为直接迅速的凝聚成为一股。而且更直接的面对王程。

  轰……

  当王程的拳头带着一丝金色罡气轰击到三大和尚面前的时候。三个大和尚的神色没有丝毫慌乱,很淡定地看着面前的淡金色拳头,在他们完成了内家呼吸和手印变化之后,同时再次念出了一道咒法。

  “嘛…………”

  一道更为高亢凝聚的咒法,六字大明咒的第二字咒法,被三个大和尚在这关键时刻施展了出来。

  三个大和尚的面色都变得涨红无比,身体有一丝摇晃。明显是施展这门咒法的时候有一些勉强,他们终究只是修炼音攻秘法的和尚,不算是真正的内外兼修的武僧,在身体和气血方面弱比之同境界的武僧了许多。

  可是!

  这三个大和尚勉强施展出来的六字大明咒第二咒的瞬间,三道声音在他们的身前刹那间就凝聚成为实质罡气。

  空气呼啸着凝聚起来,好像能从其中看到由罡气凝聚成的一个咒法嘛字,可是终究没能凝聚成型,火候和内家气息都差了一些。

  呼啸地声波罡气好像狂风一样地冲向王程。

  骑着红雪的王程这时候也落在了屋顶上,拳头距离最前面的摩罗和尚只差一寸的距离。好像下一刻就能一拳打在摩罗和尚的脖子上。可就是这一寸的距离让他难以跨越,呼啸而来的声波罡气将他拳头上的金色罡气砸的碰碰作响,两边不断的抵消。

  王程和红雪的身体也都停了下来,任由红雪和王程两者如何配合发力,也无法在前进一步,红雪桩法也没能修炼到完美无瑕的境界。无法全部借用红雪的气血之力来发力凝聚罡气。

  王程知道自己的情况。知道自己无以为继了,当自己拳头上的金色罡气消失的时候,就会被这六字大明咒的第二咒法冲击的重伤,但是神色依旧平静淡定,不后退一步。

  下面看着的长鹤道士神色焦虑的看着王程那艰难却挺拔的身影。

  睁开眼睛的明灯和尚则是依旧神色异样地盯着王程的身形,似乎还没有回过神来,还在纠结为什么王程能如此轻易地就将金刚宗高深武学就练会了?

  龙象拳法如是,掌门绝学也如是?

  难道金刚宗的武学在他的手上都会变得简单?他天生就是为金刚宗而生的?

  可是,他为什么不是金刚宗传人?

  明灯和尚不服,也不解。甚至是出现了一丝颓废,一切都不如他愿。

  嘛……………………

  金刚宗山门所在的山谷内,依旧回荡着这一声凝如实质的声音罡气,不断地冲击着王程。

  王程的面色也已经变得涨红,和红雪配合的红雪桩法也出现了一丝丝滞碍,同时金刚宗掌门绝学的呼吸也开始不顺畅起来,整个人身心都感觉到了巨大的压迫力,好像精气神都要崩溃一般。

  这就是印度密宗真言的威力,直接击垮敌人的内外一切,让其没有再战之心,自己就无敌了。

  噗!

  突然。

  王程吐出一口鲜血,拳头上的罡气终究是消失的一干二净,随后就被冲击而来的声波罡气撞击的吐血不止,整个人和胯下汗血宝马都被狂风一般的声波罡气席卷的倒飞出去,最后他终究都没能跨过那一寸的距离,没能击中摩罗和尚。

  三个大和尚在此刻都明显地松了口气,也是有一丝后怕和兴奋。

  后怕王程的悟性,幸好他是刚刚练成这门金刚宗护体绝学,不然等王程将这门护体绝学彻底练成的时候,他们施展完整的六字大明咒也不一定能拿王程如何。

  这是佛门武学互相克制的作用!

  兴奋的就是如果能将王程彻底收入让其皈依佛门,精心调教之后,他一定能成为新一代的佛祖。

  摩罗和尚带着另外两大和尚调整了气息,放低了声音,然后声波罡气对着落在地上的王程再次冲去。

  律律律……

  地上的红雪心思敏锐,反应迅速,急忙爬起来挡在了王程的身前,以自己的身体保护王程,顿时就被声波冲击的再次摔倒在地上,嘴里吐出一大口鲜血。身上也出现了伤口。炙热鲜红的血液流淌了出来,明亮地大眼睛依旧看着王程。

  长鹤道士神色一变,急忙站起来就想去救王程。

  王程被红雪的反应感动了,所以反应慢了一拍,也被席卷地在地上打了一个滚,狼狈不已,体内内伤再次爆发。嘴角溢出一缕鲜血,眼神死死地盯着那房屋上的三个大和尚,放声大喝道:“装死的家伙,还不出手……”

  他的这一道声音比起三个大和尚的六字大明咒显然是不值一提,周围的普通人可能都没有听到他说了什么。

  可是,在场的都是绝对的高手,都对他的话听的清清楚楚。

  长鹤道士身形一愣,随后就是神色惊异无比。

  坐在那里的明灯和尚回过神来之后,也是变得神色惊骇。随后两大高手一起看向后面被丢在地上的那个袋子。

  那里面,有一具尸体!

  王程说的装死的家伙,在这里,只有可能是他了。

  因为,其他人都活着,不需要装死。

  难道。他真的没有死?

  心脉被彻底打碎。脏腑之间几乎都受创,如此的绝命伤势,都不足以杀了他?

  明灯和尚震惊地站了起来,他没有怀疑王程的话,因为王程展现出的实力以及智慧,让他很信任其真实性,所以瞪大了眼睛地看着那地上的袋子,浑身都高度戒备。

  咳咳咳………………

  一阵清脆的咳嗽声从那麻袋之中传了出来,然后麻袋缓缓地抖动着,接着整个袋子都撕拉地一声被巨大的力量撕碎。当中原本所有人都以为已经死亡的纳烨和尚从地上站了起来,身上的伤势已经停止了流血,结成了疤痕,左边的心脉所在位置,依旧是一片血肉模糊,但是能清晰地看到血液从其中流过。

  而且,他还在呼吸。

  他还在呼吸,血液还在流!

  长鹤道士和明灯和尚都是震惊不已地看着站起来的纳烨。

  纳烨的右边胸口剧烈的起伏着,显然不是在用心脉在搬运气血,而是在用肺脏作为身体的生命动力。

  他修炼金刚宗武学已经一只脚触摸先天秘境,自然是早就修炼到了印度佛宗武学的高深秘法,所以肺脏早就经过了许久的修炼,尤其地强势,或许比长鹤道士和明灯和尚两人的心脉都更加的强势。

  所以,即便是打碎了他的心脉,他也能以肺脏的强大功能来强行搬运气血。就如港岛的于君一样,在心脉受损的情况下,以肺脏带动心脉来继续维持生命。只不过,纳烨的印度秘法明显是比于君强了不知道多少倍,已经完全可以依靠肺脏来生活,而不只是依靠心脉。

  “咳咳咳……”

  又是一阵咳嗽,理顺了气血。

  纳烨面色苍白地站起来,高大的身体没有丝毫摇晃,异常的沉稳而具有压迫力。

  他再次咳嗽了两声之后,吐出一口黑色的鲜血,眼神淡淡地扫了长鹤道士以及明灯和尚一眼,闪过仇恨和不屑,然后目光落在了那里被压在地上打的王程,冷漠地说道:“小子,我不知道你为何会印度佛宗秘法,还刻意地让我清醒的时间延后了许多。”

  在大雪山,他知道自己必定跳不过,所以就想想装死来逃过一劫,并且用秘法进行疗伤,还有一个目的就是以尸体的身份进入金刚宗的武学密藏,来谋夺他一直想得到的金刚宗掌门绝学,期望达到真正的先天佛陀秘境。

  只是,他没想到,自己提前设置好的清醒时间竟然没有让他清醒过来,而是延后了。

  明灯和尚盯着纳烨,声音颤抖地喝斥道:“明烨你这个欺师灭祖的叛徒,你竟然还没有死?”

  他在印度佛宗修炼几十年,知道金刚宗武学和印度佛宗武学的关联,也知道修炼到后期肺脏的强势,可是他没想到纳烨的肺脏能强势到这种地步。

  这几乎就相当于是有两条命。

  纳烨只是扫了明灯和尚一眼,看着明灯和尚腰间的布袋,其中有几本书的形状,知道那八成就是武学密藏的武学,当即沉声道:“明灯。我当然不会这么容易死。等下再和你算账。我先救了这个小道士再说。”

  言罢,他神呼吸一口气息,右边胸口猛烈的起伏几下,双脚猛然发力,冲向了屋顶上的摩罗和尚三人。

  摩罗和尚三人都瞪大了眼睛,都是震惊无比地看着纳烨,脸上第一次出现了剧烈的情绪变化。

  他们根本没想到这里还有另外一个人。而且是如此境界的超级高手。

  肺脏修炼到如此强势境界的高手,在他们佛宗内部以及婆罗门内部也是一只手都数的过来,其中无一都是一方绝顶高手,再进一步就是成佛的境界。

  三个大和尚急忙放弃了地面上似乎已经奄奄一息地王程,脚下移动了半步,面向纳烨,然后三人再次变化手中印法,呼吸之后,身体都颤抖了一下。强行催动气血,消耗自己的气血根基,同时对着冲过来的纳烨念出了六字大明咒的第三字咒法。

  “呢……………………”

  三人的声音乍起,如降魔之音,直入人心心底,让人心中升腾不起反抗之心。同时一道道罡气凭空凝聚。朝着纳烨冲击而去。

  纳烨冷哼一声,大喝道:“佛宗密宗真言,如果是密宗宗主阿难什在我面前施展,我还会忌惮。你们三个,不值一提……”

  他的声音厉喝之下,也是风起云涌,声音化作一道道声波罡气,同时拳头呼啸之下,那一道道声波罡气在身周凝聚出了一层层淡金色的护体罡气。

  这是真正的金刚护体罡气,专门对抗这种音攻秘法的超级护体绝学。不是王程刚刚借用红雪桩法为基础施展的金刚护体气息可以比拟的。

  轰轰轰……轰轰轰……

  一道道声波罡气撞击在纳烨的金刚护体罡气上面,竟然两相抵消,也是一起消失不见。

  只不过,三个大和尚的声波罡气看似无穷无尽,同时纳烨的护体罡气也似乎是无穷无尽,对其不能有丝毫的阻挡,纳烨眨眼间就冲到了三个大和尚的面前。

  “摩罗,受死吧!”

  纳烨厉喝一声,拳头毫不留情地就轰击下来,这六字大明咒真言对他似乎没有什么作用,连一丝阻碍都不能。

  他的拳头呼啸而下,层层金色罡气在纳烨的拳头上凝聚,好像一层金子一样的晃眼。

  摩罗三个大和尚终于顶不住了,不可能以身体去对抗拳头,三人急忙松开了自己手中的印法,然后一起朝着四周逃了开去。

  另外两个和尚逃过了这一拳,可是被纳烨盯上的摩罗和尚根本逃不过这一拳,当场被纳烨一拳击中了胸口。摩罗和尚看似强壮的身体好像破麻袋一样,直接被打的飞了出去,一直飞出几十米远,一边肩膀当场被打的撕裂掉落,大片大片的鲜血挥洒在空中,身体撞在一根柱子上才停下来,浑身骨骼筋脉已经尽碎,五脏六腑没有一处是完好。

  他瞪大了眼睛,盯着纳烨,吐着鲜血喃喃道:“明烨,你是,我,佛宗,叛徒,你,不得好死……”

  说完,他就彻底没有了气息。

  刚刚压着王程三人打的密宗高手,被纳烨一拳击毙,这就是他们被近身的下场。

  看似强势无比,攻击手段也凌厉无比,好像没有破绽,可是一旦被武术高手近身,就是必死无疑的下场。

  纳烨站在屋顶上,居高临下地盯着摩罗好像一滩烂泥的尸体,沉声道:“我怎么死,不用你关心,你已经被我击毙。”

  说完,他看向另外两个和尚,脚下一跺,踩碎了屋顶石板,就追了上去。

  下面,长鹤道士将王程扶了起来。

  王程咳咳咳剧烈的咳嗽着,将体内郁结的淤血吐了出来,眼神也很是震惊地看着纳烨的身影。

  这家伙,真的没有死。

  他之前在路上,就仔细地检查了纳烨的尸体,只是有一丝猜测他没有死,此刻才真的确定,他真的没有死。

  只是触摸先天秘境的超级武者,就如此强势了么?心脉尽碎都不会死?

  那么,真正的先天武者呢?

  王程的心中对更高武学境界升腾起无限的向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