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六百零九章 金刚入佛

第六百零九章 金刚入佛

  西北,天池。

  金刚宗武学密藏内。

  王程站在通道口开始第二遍尝试,他一步一拳以神秘桩法朝着通道的另一头走去。

  他开始的时候,迈出的每一步,都稳重无比,极具侵略性;挥出的每一拳,都杀气十足,以杀敌为目标!

  随后,他慢慢地开始生了变化。

  一直持续到三十六步开始,杀气就开始内敛了,开始以锤炼气血身体为主,气息配合也变得更加的复杂起来!

  噗!

  突然,他刚迈出第三十七步的时候,气息就出了差错,顿时前功尽弃,他也忍不住吐出一口鲜血,还感觉到体内五脏六腑都出一丝丝刺痛,这是受了不轻的内伤!

  这门桩法,当真是复杂无比,可是效果也是不可思议。

  只是这走了三十六步,王程就感觉到自己全身气血几乎都要带动起来,每一处呼吸都几乎能锤炼一遍全身的血脉和筋肉骨骼,浑身气血有一股完美掌控的感觉,锤炼身体的效果也是异常的好,只是第三十六步就已经和趋近于大成境界的地煞拳法不相上下。

  只可惜,他还是只走到了这第三十六步!

  长鹤道士急忙走上前来,一把扶住了王程的肩膀,稍微探查了一下脉象,就皱眉道:“你脏腑受损了,休息一下。这门拳法是金刚宗最强武学之一,练成了,威力还在天罡拳法之上,和周天秘法差不多了。肯定不是那么好练的,不要操之过急,心急,就容易出错。”

  如果可以,长鹤道士绝对不会让王程直接就修炼如此复杂强大的武学,而且还是佛门武学。只是眼下的情况,他只能任由王程自己去尝试,寻找出去的方法。

  王程对师傅点点头。气息有些微弱地低声说道:“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多谢师傅提点。”

  师徒两再次回到通道入口处。

  王程没有再练拳,直接坐在了地上,闭上眼睛不断地在思绪之中感悟那一尊金刚佛陀。

  长鹤道士也就坐在旁边以地煞拳法的呼吸开始搬运气血。恢复自己体内刚刚被那三个印度和尚留下的一丝内伤,同时他也将大部分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徒弟王程身上,害怕王程会出意外。

  历史上,长鹤道士所知道的佛道同修的顶尖高手也是存在的,只是那也只是名义上的佛道同修。因为依旧是以单一流派武学为主,兼修另一派的某种辅助性武学,就如王程修炼的龙象拳法来辅助地煞拳法一样的效果。

  要兼修两大武学派系从基础到顶尖的成体系武学,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除了两派基础武学就不一样也导致后期顶尖武学差距更大的原因之外,还因为两大流派顶尖武学在心境和拳法真意上的差别太大,这是来自两大教派基础经义上的根本区别。

  虽说佛本是道,可是终究佛是佛,道是道。

  王程的道门武学已经登堂入室,体内纯阳高照。此刻他要弃道入佛。领悟金刚宗的掌门绝学,是难上又难。

  即便只是其中的一门基础桩法,也是困难无比。

  所以,王程此刻坐在地上,将自己彻底地放空。

  他心中变得一片空白,道,佛,都弃之一边,只留下自己最开始的纯净。

  他的呼吸也不再遵循任何一门武学的状态,就是普通人所拥有的呼吸方式。一呼一吸之间毫无章法,也毫无轨迹可查。

  王程保持着如此的状态,一直足足过了将近一小时的时间之后,他才再次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他好像刚睡醒一样。有些睡眼朦胧的感觉,也像是婴儿第一次看见世界一样的情形。

  似乎,他自己所修炼的所有道门武学都忘记的一干二净了。

  长鹤道士的眼神有一丝震惊地凝视着徒弟王程,因为他此刻完全感觉不到王程身上的道门拳法真意,好像连纯阳真意都消失不见了。

  就好像半年前,他第一次见到王程的感觉一样。这就是一个普通的少年,只是气血异常的雄厚而已。

  这种悟性,这种对心意的控制,长鹤道士就算是活了近百年,也没有听说过,更是无法想象。所以他心中觉得很不可思议,也有一丝后怕,幸好王程的心思坚定,只承认自己是武圣山弟子。

  不然的话,以王程这种逆天的悟性,哪怕带着道门顶尖武学修为,再入佛门也绝对能成就佛门巅峰。

  呼…………

  突然。

  王程长吐了一口气息,看起来没有任何异样。

  然后,他将明灯和尚给自己的那本龙象拳法拳谱摆在自己的面前,接着站了起来,站在原地开始缓缓地修炼起了这门正宗龙象拳法。

  这门拳法,乃是金刚宗的最强武学之一,也是印度佛门的基础武学之一,其中有佛门龙象真意。

  龙,象,都是佛门护法之一。

  此刻的王程心中一片空白纯净,有二象境界的基础,感悟起来,对这门拳法立即就有了新的领悟。

  只是修炼了一遍,就有一声龙吟,在他身上缓缓升腾。

  竟然在这时候,让他踏入了二龙境界。

  当真是不可思议,这才踏入二象境界不过几天的时间,二象气血刚刚沉淀,他就又领悟了二龙境界。

  长鹤道士都忘记了自己正在疗伤,只是瞪着眼睛看着自己的徒弟。

  只见王程身上升腾起一声龙吟,然后身周旋转起来了两条龙形气息,象征着二龙气息。可王程却并没有仔细感悟心中二龙境界,也没有去搬运气血稳固境界,更没有将二龙和二象融合为一,真正的进入龙象拳法的第二境界二龙二象。

  他就是在不断的从头到尾的修炼这门佛门象形拳法。

  龙,象,在他的手中演绎的越来越真实,也越来越有意境。

  一直持续了足足九遍之后,他身上已经是出现了龙象和鸣的声音,两条龙形气息和两头大象的气息在身周不断旋转,只要他再稍进一步。或许就真正的踏入二龙二象了。

  可惜,他并没有如此做。

  他这时候不搬运气血,不专注体内,只专注于心。专注于龙象拳法真意,领悟佛门真意。

  在心中,两条龙,和两头大象变得清晰无比,在互相纠缠。纠缠,再纠缠……

  一遍一遍又一遍……

  当他又修炼了九遍龙象拳法的时候,他心中的龙形真意和神象真意彻底融合为一,终于化作一座怒目金刚!

  佛门基础真意,就此形成。

  也就在这一刻,王程停了下来,没有继续修炼。

  他的龙象拳法只是在第二境界,以九次为一轮回,他只能修炼两个轮回,再多就无法承受了。也不能用来凝聚怒目金刚了。

  佛门金刚,才是他的目标。

  嗡嗡嗡……

  在这一瞬间,他的身周出现了一道道神秘的声音,如佛鸣,也如魔哀!

  他站在通道入口,没有任何前奏和迟疑,就是一步踏出,浑身煞气几乎凝聚到了极致,面目狰狞,仿佛要杀尽世间一切魔头。

  而且。他也以这门佛门桩法感悟到了地下的煞气,是和地煞拳法截然不同的感悟,很是奇妙。

  煞气入体,浑身一个激灵。他没有停,继续踏出第二步……

  轰……

  第二步落下,周围一震气息激荡,他身上的煞气依旧,面部狰狞依旧。

  第三步……

  第四步……

  这一次,王程的心中没有想其他任何的事情。

  忘记了自己身为道门正宗传人。忘记了自己身陷险境,忘记了自己道门的师傅就在旁边……

  他的心中只有金刚意境,只有那一个个不断变化的金刚佛陀!

  气息的变化越来越复杂,脚步却越来越轻盈,身上的杀意越来越淡,脸上的情绪也越来越祥和……

  长鹤道士没有跟过来,神色严肃无比地站在入口处紧紧地看着王程的身影和气息,心中情绪也是复杂无比。他不知道王程就此以龙象金刚入佛是好是坏,同时也担心王程会再出差错,因为王程此刻已经走到了中间,足足走了五十四步,没有间隔,没有停歇。

  其浑身气血几乎凝聚到了巅峰,每一步都凝实无比,也艰难无比,所以一旦再出差错,那就是重伤,不是短时间内能恢复的。

  还好!

  王程一步步地继续走了下去,身上的气息越来越平和宁静,几乎就要成佛了一般,气息也越来越飘渺无踪,无法捉摸。

  似乎真的要成功了!

  长鹤道士心中也忍不住赞叹。

  难道,以后武圣山传人还要另外创建一个佛门传承吗?

  长鹤道士不知道,也懒得想,任由王程以后自己去展折腾吧,只要他在武圣山就足够了。

  呼呼呼呼……

  突然,王程这时候出拳有声,脚下也沉重如山,刚刚体内留下的内伤早就彻底恢复完好,并且进一步增强。

  每一步,每一拳都变得堂堂皇皇,他的气息也呼吸如牛,整个通道内的空气都被他带动的流动了起来,从里面那顶部通道流入大量的清冷气息被他吸入体内,浑身也因此变得更为清晰。

  七十步……

  八十步……

  九十步……

  王程的步伐依旧沉稳,情绪没有任何变化,心中那怒目金刚已然变化成为一尊佛陀,他的动作也如佛陀一般怜悯而不伤。

  一百步……

  一百零一,一百零二……

  一百零三……

  一百零五……

  一百零七……

  到这时,他已经站在了出口石壁处,也就是被明灯和尚封锁的石门。

  他仿佛没有看到这道石门一样,再次一步迈出。

  第一百零八步!

  最后一步。

  他的呼吸经过了复杂无比的变化,心中的佛陀彻底成型,如金刚不坏之体,又是佛陀圆满之意,浑身气息也圆润如意,好像达到了完美无瑕的境界一般。

  他脚下一步落下,地面出现一丝震荡嗡鸣!

  他的拳头落在石壁上,出一股轰鸣,双眼之中炙热的光芒大盛,拳头再次力。

  轰………………

  突然,整个金刚宗武学密藏之地都震动起来,里面的大厅开始真正的塌陷,顶部一大块一大块的石头掉落下来,通道内的一座座金刚石像也开始碎裂,被上面掉落下来的石头砸碎,那一座座金刚即将消失不见!

  长鹤道士面色一变,知道这里要被毁了,也知道王程做到了这几乎不可能的事情,当下急忙一把拉着红雪,一起冲向出口。

  只见那出口的石壁开始缓缓碎裂,从王程的拳头之处,出现了一道道裂缝,朝着整个石壁上蔓延出去,不出一个呼吸的时间,就已经密布整个石壁。

  轰……

  然后,石壁彻底破碎倒下来,王程和长鹤道士也终于看到了外面的景象。

  王程深呼吸一口气息站,这最后一步迈出之后,他刚好站在出口外面的位置,然后转身看向师傅和红雪。

  一块块石头砸落下来,长鹤道士和红雪都急促地躲开,度极快地冲过了通道,站在了王程的身边。

  这个过程,王程就安安静静地站在这里看着,好像一切都与自己无关一般,看向看透了世间的一切。

  这就是佛的意境,佛渡世人,却不染尘世!

  长鹤道士站在王程的身边,看到另一边还有一个通道,急忙说道:“我们快离开这里。”

  王程没有动,眼神依旧淡淡地看着不断塌陷的通道,平静地说道:“无妨,这里没有危险。”

  长鹤道士一愣,深深地看着王程,只见通道塌陷下来,落下的石块全部都在王程的脚边,没有越过那一条线,没有碰到王程的一丝一毫。

  似乎,一切都在王程的掌控之中,哪怕是一块石头,一丝灰尘都不例外。

  一时间,长鹤道士有些看不透王程,好像如当年年轻的时候面对师傅玄鼎道士一样的高深莫测,不可捉摸。

  过了几十个呼吸的时间,王程一直都没有说话,只是当这里尘埃落定之后,才收回眼神,感慨地说道:“师傅,我们离开这里吧。”

  长鹤道士点点头,当先转身走入另一个通道,朝着外面走去。

  王程也带着红雪,慢慢地跟了上来。

  师徒两带着一匹马都很安静,一直走了几分钟,才从快走出通道,能看到前面传进来的光芒。

  唵……

  突然!

  一声凝实无比地密宗真言再次从那光芒照射的出口地方激荡进来。

  整个洞穴内的气息都是一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