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一百八十二章 比武开始

第一百八十二章 比武开始

  (过年了,过年了,过年了,过年了……大家可有吃好喝好,喝好吃好?抢了多少红包?呵呵,咱还要码字更新呀,求支持,求安慰,求分几个红包……哈哈哈……祝贺大家在新的一年心想事成,羊羊羊,扬帆起航,一帆风顺……)

  所有人都看着韩时非,韩时非没有一点不好意思的表现,很自然的面对所有人微微抱拳,大声道:“我就是来随便看看,各位自便,不用在意我。【】”

  黄德林和袁成清身为当事人双方,都放下自己的熟人走了过来。

  “韩队长。”

  “韩队长……”

  两人都对韩时非抱拳客气地打招呼。同时两人也都看到了王程和周庆川等人,黄德林对王程也抱拳笑了笑,随后看到周庆川就是面色微微一变。他猜测袁成清背后估计是有周家的人在支持,一直没有确定的证据能证明,现在~无~错~..看到周庆川,认了出来,当年见过,顿时心中肯定了。

  周庆川看到黄德林也是眼神露出仇恨,当年死在黄德林手下的周家高手就是周庆川的亲大哥。袁成清对王程则是另外一种态度,面色不屑,冷哼了一声。如果不是韩时非在这里,他估计要直接对王程出手了。他昨日回去,越想自己在黄德林面前吃了一个小辈的亏,就越是心中不舒服,如鲠在喉,如果不消除,会一直在他的心中卡着。

  “小子,你还敢来?”

  袁成清对王程呵斥道。

  王程扬了扬眉毛,也不客气地道:“我怎么不能来?这里是你的地盘?你也不过是在黄师傅的武馆而已。”

  “小小年纪。牙尖嘴利。还是记不住教训!找打!”

  袁成清眼中戾气闪烁。看到自己对王程呵斥韩时非不管不顾,当下心中一定,知道韩时非估计不会插手。所以顿时身就是躯一震,又是一巴掌扇向王程而去。

  有了昨天的教训,袁成清这一下可谓是全力出手。吸取了昨天的教训,他知道王程的实力非同小可,尤其是力气不小,气血雄厚。即使自己全力一巴掌打中了也不会危机生命。

  这一下来的很快,黄德林来不及阻挡,韩时非似笑非笑地看着。王程看到袁成清的时候就时刻防备着,他知道袁成清这类人不能以常理去束缚。没想到,这老家伙真的瞬间就对自己出手了。

  哼!

  一声冷哼,王程这次也是毫不留手了。出手如电,松开王媛媛的手,一步跨出,主动出击了,拳头如大锤一样的砸向袁成清的肩膀。对袁成清扇向自己的巴掌不闪不顾。

  轰!

  王程这一拳后发先至,袁成清想躲。可是已经来不及,只来得及撤退一步,收回了扇向王程的手掌,双手护在胸前。

  巨大的力道,超出了袁成清想象的力道,比昨天更大的至少一倍的力道打在了袁成清的身上。

  一声闷响,袁成清的直接被打的飞了出去,咔嚓一声脆响,袁成清的胳膊也再次被打的脱臼。

  蹬蹬蹬!

  飞出三米多远,袁成清落在地上的时候,再次踉跄地后退了散步,才勉强的稳住了身形,已经是面色潮红,眼神惊骇不已地看向王程。感受到肩膀的刺痛,微微用力,将脱臼的关节接上,可骨骼筋脉也还有些刺痛,他知道已经伤及筋骨了。

  王程这是刻意全力出手,帮黄德林制造一些有利的因素。

  其他所有人也都是震惊地看向这个没见过的年轻人。

  “这个少年是谁?”

  “好大的力道,可惜,没凝劲道,不然这一拳袁成清不死也要残废!”

  “听说以前古人传承下来的武学就是不凝劲道,以力道和气血为主要!这个少年可能就是那些人的弟子。”

  “就算不凝劲道,将力道练到如此境界,袁成清也绝对不是对手。”

  “不知道这少年是谁的弟子,好强。”

  周围被邀请来的人都是武术界的人,即使不是名家高手,也是小有名气的国术高手,眼力都是有的。一眼就看出王程的根底和强大的实力,纷纷都是震惊不已。

  “小子,你师傅究竟是谁?”

  袁成清双眼狠狠地瞪着王程,语气凝重地说道。他看得出,即使他全力和王程交手也是讨不了好。

  如此强大的少年,在港岛和内地的武术圈子里,他都没有听说过。

  袁成清知道,自己可能招惹了一个强大的敌人,他想知道王程的师承是谁,也要心里有准备。

  王程呵呵一笑,不屑地道:“袁成清,我以为你是个前辈,会要点脸皮,没想到港岛的武术界前辈就是如此的,昨天偷袭与我,今日又偷袭与我,你当真我是好欺负的?就你这做派,没有资格知道我师傅的名讳。”

  “你,是你出言不逊在先!”

  袁成清面色一变,狡辩地说道。

  “我如何出言不逊了?”

  王程不屑地问道。

  袁成清一时语塞,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能强行说道:“反正就是你出言不逊,不尊重前辈。”

  “我看是你倚老卖老,故意打压后辈吧?就你也算是前辈?顶多算是个多吃了几十年粮食的老东西。”

  王程沉声呵斥道:“勾结南洋周家来谋害黄师傅,不知道你这算是什么行径?”

  周围许多港岛武术界的人听到这话都是一愣,随后大部分人都是面色微微一变。华人在哪里都是讲究一个圈子的,武术界的人虽然都是练武之人,可是也有地域之分,互相之间是有利益冲突的。尤其是港岛这个在当年几乎是一个自成小国的区域,将这里当做了自己最后的乐园。所以尤其的排外。

  不然当年周家想进入港岛也不会有如此大的阻力了。不只是黄德林当年阻拦周家。而是大半个港岛武术界都不希望南洋的武术势力进入港岛。黄德林只是一个代表罢了。

  此时听王程说袁成清引狼入室,和泥印周家勾结。几乎在场大部分的港岛武术界高手看向袁成清的目光都不善起来,即使是几个和袁成清关系最好的,也是目光清冷起来,心中打定主意以后和袁成清保持距离。

  “小子,你不要胡说八道!”

  袁成清急忙大声喝道,面色难看无比。

  王程再次步伐跨出,这次是他主动出击。身体微微一侧,随后猛然一拳甩出去,如大锤呼啸而起。

  袁成清急忙后退,不敢和王程硬碰硬,刚才那一拳差点让他的胳膊断掉。王程这一拳顿时落空,可是却带着一声呼啸的风声,吹拂的袁成清的头发都微微扬起。

  所有人都看出了这一拳那巨大的力道,都是面色微微一变。

  即使是在警署和王程大战一场的韩时非都是面色凝重了一下,他看出王程这一拳所施展的锤法比之前更加强大了一些,力道更大。

  黄德林也是被王程此时展示出的实力震动的惊讶了一下。随后急忙反应过来,上来拉住了王程的胳膊。这次毕竟是一次公开的比武,还是要注意形象和影响的,低声对王程说道:“好了,王程。大家都看着呢,别太过分,袁成清反正是讨不了好的。”

  王程点点头,他刚才故意展示了一下自己的实力,一个是因为他答应了霍有文要帮忙,所以以自己的实力打压一下袁成清,同时震慑一下其他的有想法的人。还有一个就是因为他以后会经常来港岛了,所以现在抓住机会在聚集了许多港岛武术界人士的聚会上亮一下自己的实力,以后少一些人来招惹自己,减少麻烦。

  “好了,小子,你让开,今天这里我才是主角。”

  韩时非语气微微不满地对王程说道。然后拉着被拷着双手的周庆川,对其他人都说道:“这个人叫做周庆川,今天在我们警署门口,当着我们的面就敢袭击别人,所以被我抓起来了。”

  袁成清面色一变,顾不得许多,急忙说道:“韩队长,这事应该是有误会吧?”

  “哦?什么误会,我们在场亲眼所见,难道还没有你清楚?”

  韩时非立即反问道。

  袁成清顿时无语,只能沉声说道:“那好,韩队长,我要保释他们,要多少钱。”

  韩时非将周庆川推到前面,笑道:“保释?可以呀,三个人三千万,给钱,现在就可以都领走。”

  袁成清顿时面色抽搐,三个人三千万,你怎么不去抢?

  “韩队长,别开玩笑了。”

  袁成清有些祈求地说道。

  韩时非面色一正,将周庆川再次一甩,扔在身后去给陈高杨看着,淡淡地道:“谁给你开玩笑了?三千万保释金一分不能少,不然我明天就会以故意伤害罪起诉。因为他们都是国术高手,所以当时我看到是全力出手,这是要杀人的样子,我会以蓄意谋杀未遂的罪名起诉,至于结果如何,就看法院的审判了。”

  此言一出,这里所有人都安静下来,都对韩时非的手段感觉到心寒。这是要整死人的节奏,可是他们都丝毫不奇怪,因为韩时非对自己看不顺眼的人就会这样。

  陈高杨眼角直跳,他很想提醒一下韩时非:韩队,当时你没在场!

  “韩时非,当时你就不在场,你这是故意陷害我。我会请最好的律师告你,你不会得逞。”

  周庆川忍不住低声喝道。

  啪!

  韩时非转身就是一个响亮的巴掌,扇在周庆川已经被王程打的肿起的脸颊上,又是一颗大牙被打掉。

  “我说话的时候,有你说话的份儿?”

  韩时非转过头,看都不看周庆川地说道:“搞清楚你的身份,你是嫌疑犯,我是抓你的警察。我没让你说话的时候,你就闭嘴。”

  咳咳!

  周庆川使劲地咳嗽了两声。当着这么多港岛武术界人士的面前。他被韩时非如此羞辱。让他想咬舌自尽。可是,他知道只有活下去才能报仇,周家的势力在南洋泥印,以后不管王程还是韩时非,只要去了南洋泥印,周庆川在心中发誓,绝对会让这两人都死无葬身之地。

  周庆川狠毒地看着韩时非和王程。

  王程和韩师傅都是心思敏感的人,虽然达不到传说中的至诚之道可以前知的绝顶心灵境界。可是对一般的狠辣眼神还是能有所感应的。所以两人都是同时回头看向周庆川,吓的周庆川急忙低下头,不敢看两人之中的任何一个。

  “哼,不服的话,随时可以来找我。”

  韩时非冷哼一声扔下一句话,不再理会周庆川,就朝着一边地空座位走去,一边走一边说道:“老黄,你们要比武就开始吧。我这次来也算是做个见证人,把你们的生死决斗协议和赌注全部都放我这里来。谁最后赢了就来拿,输了要么死。要么就滚。”

  这家伙说的话很难听,也很不客气。

  可是王程听着却是很舒服,因为明眼人都听得出来这家伙是在帮着黄德林的。

  “黄师傅准备的如何?”

  王程低声对黄德林问道。

  黄德林微微一笑,眼神之中精光闪烁,与昨天已经是截然不同了。看着那边已经是面色阴沉,乱了情绪的袁成清,黄德林点头自信地道:“放心吧,有韩队长帮忙,这次几乎是万无一失了,就算周家的人来了,我也丝毫无惧。”

  王程笑道:“还有我,黄师傅你就放心全力施为,受了伤我可以帮你。就算把袁成清永远留在这里,有韩队长在,也有人给你善后。”

  黄德林听了王程的话,面色严肃地微微点头。

  韩时非看着黄德林和袁成清签订的生死协议,眉头微微皱起。说实话,他是不想看到出人命的,就算是袁成清勾结南洋周家的人,他也不希望这家伙死在这里。死了人就不是小事了,而且这在武术界更是复杂的事情,会让两家成为生死仇敌,以后会酝酿更多的事情。

  这会增加韩时非的工作量。

  可是,这是袁成清想要的,他想要黄氏武馆的名额。那么他就必须为自己的贪婪和选择复出该有的代价。

  韩时非面色严肃地在生死协议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亲自当了这次的证明人。旁边还有两份文件,一份是黄德林自己亲笔书写的自愿放弃武馆参加这次政府比武的名额,并且推荐双合武馆顶替的书信。如果黄德林输给袁成清了,这份书信就会被袁成清得到,去给主办方,获得比武大会的名额。

  另一份是袁成清的武馆所在的房产转让证明等等的,一切手续都已经办妥,只需要有一个人在上面签字画押就会立即生效,也就能马上得到袁成清祖传下来的一处占地面积一千多平方的三层楼的产权。如果他输了,这份转让产权也会给黄德林,谁签字就会得到这处至少价值数千万的房产。

  可见,双方都准备的很周全,就是为这一战。

  周围被双方邀请来的港岛武术界人士都安静下来,这次黄德林和袁成清邀请到场的人都算不上港岛武术界的顶尖高手。他们对那些顶尖高手也都发去了邀请函,只是对方没来,随便派了一个后辈弟子来代表了。

  如叶家的馆主,陈家馆主等等,都没有出现。

  来的几乎都是二流高手,少数几个一流高手。所以韩时非的出现,才能镇住全场,他也才敢这么嚣张。

  “开始吧!”

  韩时非确认了双方的赌注都在,点点头,对两人说道。

  黄德林和袁成清互相一抱拳,然后再次对着韩时非抱拳,接着再次对着周围所有客人抱拳,才算结束前奏,比武正式开始。

  王程拉着王媛媛,和霍有鑫坐在黄氏武馆几个弟子所在的区域,安静地看着黄德林和袁成清一步步走向中间的擂台。

  所谓擂台其实就是在中间的空地上摆上了几张桌子和椅子,两人要在桌椅上战斗,谁掉落在地就是输了。

  或者,谁认输也算输。

  还有一个结果就是其中一方死了,也算输。

  如果双方都死了,那么谁先死就算输。

  港岛作为曾经北方逃难下来的诸多武者和三教九流的集中地,有许多年的擂台历史,相关的诸多规矩也很健全。所以在场的许多年纪稍微大一些的中年人看着这场比武都很平静,他们年轻的时候都见过不少这样的场面。

  只有少数跟着前辈来看热闹的后辈弟子看的兴奋不已。

  “哥,你说谁会赢?”

  小姑娘王媛媛稍微有些紧张,紧紧地抓着王程的手,低声问道。

  “不出意外肯定是黄师傅会赢。”

  王程肯定地说道,黄德林的实力本就高出袁成清一线。多年来因为心脉受损,气血无法更进一步,但是在武学和气血搬运的领悟上,黄德林已经开始步入抱丹境界了。

  有王程给他的治疗,激活元气,只要黄德林全力施展,就能胜出。

  霍有鑫和周围其他几个黄氏武馆的弟子听了都纷纷笑起来。

  擂台上。

  黄德林和袁成清齐齐出手了。

  黄德林主修的是形意拳,同时还有洪拳和谭腿,内外兼修。虽然平时看起来平和,可是一旦战斗起来,黄德林绝对就会将形意拳的精髓发挥的淋漓尽致。

  以快打快,敌退我进,敌进我也进!

  所以,黄德林绝对会主动出击。

  而袁成清以八卦为主,同时兼修八级,也是攻击性极强。而且其性格就很有侵略性,不然也不会想要抢夺黄氏武馆的名额。所以,他也会主动出击。

  两人就同时冲向对方,脚下发力,桌子咯吱作响!

  轰!

  黄德林如霍有文一样,也是以崩拳为主,崩劲爆发,袁成清顿时就吃了个小亏,被打的后退一步。

  不过,袁成清更为吃惊黄德林的实力。

  不只是袁成清,韩时非和周围其他所有人都微微震惊地看着黄德林。

  因为,刚才那一拳崩拳,黄德林几乎展示出了化劲巅峰,初步步入抱丹境界的爆发力。即使是韩时非全力出手,也就是这种水平了。

  可是,黄德林之前心脉受损,还有暗伤,按理说,是不可能发挥出如此实力的。

  这是为何?

  所有人都疑惑不已,低声议论起来。

  只有韩时非目光看向王程,看到王程面色平静,没有丝毫惊讶,而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顿时心中震惊,难道和这小子有关系?

  这时,门口走进来几个人!

  袁成清的大弟子成大还有两个弟子在前面,后面跟着一个老者,一个中年人和一个年轻人。那中年人一把抓着霍有文的胳膊,霍有文身体微微侧着,面色有些难受,明显是受制于人了。

  王程面色微微一变,低声对王媛媛说道:“你在这里安静地坐好,不要离开,知道吗?”。

  王媛媛乖巧地点点头。

  王程再次对霍有鑫打了声招呼,让他看好王媛媛。然后立即起身,朝着门口几人走了过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