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一百八十一章 武馆之争

第一百八十一章 武馆之争

  霍有鑫和陈高杨的两辆车先后抵达黄氏武馆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

  今天的黄氏武馆没有开门,不过门口却守着黄氏武馆的弟子,也就是霍有文的师兄弟,以黄佑兴领头。同时还有双合武馆的弟子,袁彪虎和赵顺等人自然是没有机会来了,他们此时都在医院。

  不过,却是来了双合武馆的大弟子成大。同样也因为如此,门口守着的四个双合武馆的弟子和成大对来的看不顺眼的人都非常不客气。

  袁成清和黄德林都在港岛武术界广发英雄帖,邀请自己相熟的高手前来观看他们的比武,同时也是来给他们做个见证。此时也是展示两人在武术界人脉的时候,谁请来的人多一些,影响力大一些,能壮大自己的声势,也能在气势上获得一些优势。

  气势这东西看不见摸不着,可是却对实力相当的武者比武显得很重要。

  “请帖。”

  “走走走,一张请帖只能三个人进去,你们多了两个人,这两个人不能进去。”

  双合武馆的弟子拦着一行人不耐烦地说道,因为这张请帖是黄德林发出去的。他们自然就是要阻拦一下。

  而且,这请来的人身份实力也都是一般,他们根本不怕得罪。

  另外一边的黄佑兴急忙说道:“等等。这位是我父亲的朋友,多带两个人也无所谓。”

  “这次比武可不止有你父亲。还有我师傅,你说可以就可以?我说不行!”

  袁成清的大弟子成大盛气凌人地呵斥道。

  “这里是我们武馆的地盘,我们说谁可以进,谁就可以、成大,你有意见,那我们来比划比划。”

  黄佑兴沉声说道。

  “好,来就来,谁怕谁?”

  成大撩起袖子喝道。

  “哼。这里是黄师傅的地方,你们双合武馆只是来参加比武的,有什么资格阻拦黄师傅邀请的客人?当真是不知所谓,弄不清楚自己的身份。”

  被邀请来的客人孙立军沉声说道。他在武术界也是一个小有名气的高手,现在自立门户,正是最在乎面子的时候。现在被袁成清的弟子就阻拦了,他面子何在?当下一挥手,推开成大,对黄佑兴微笑着一抱拳,带着四个徒弟就要走进去。理也没理会成大。

  成大气急,喝道:“我师傅是参赛者之一,自然有决定权。你一个小培训班的家伙也敢在这里撒野?信不信我师傅封杀你,让你不敢在港岛武术界出现?”

  说着,成大上前一步,八卦拳的步伐的确精妙,直接追上了对方,一招擒拿手抓向对方的肩膀。

  黄佑兴身为主人,不可能看着自己家邀请的客人被对方欺负。而且这个被邀请来的孙立军,的确是实力一般,只是化劲初期的国术境界。是从内地来的,在这里开设了一个国术培训班。因为经常来向他父亲黄德林请教形意拳上的东西。所以一来二去就熟悉了,算是黄德林的半个弟子。这次才会被邀请来观看比武。

  而成大的实力却是化劲中期的实力,和黄佑兴相当,都比这个孙立军要高出一线。

  砰!

  成大的擒拿手被黄佑兴的挡了下来,两人都是身形一顿,实力的确是在伯仲之间。

  “成大,你确定要如此咄咄逼人?”

  黄佑兴盯着成大不满地说道。

  成大嘿嘿一笑,很自信地道:“黄佑兴,你爹这次签订了生死状。如果这老家伙死了,你们黄氏武馆还有存在的必要吗?在港岛武术界,还有你的立足之地吗?”

  这话说的很明白了,就是要欺负你们黄氏武馆。因为在成大看来,黄德林必死无疑了,损伤心脉,无法爆发实力,这对武者来说是致命的伤势,寻常的生活或许不影响,可是在高手的比斗之间是绝对能决定生死的。

  “找死!”

  黄佑兴厉喝一声,拳法变化,一招招崩拳就施展出来。成大也不甘示弱,八卦拳也是如行云流水,两人过了几招都是奈何不得对方。

  孙立军看了看,很仗义地大喝一声:“黄兄,我来帮你。”

  随着孙立军的加入,黄氏武馆的另外两个弟子,以及成大的几个师弟也都纷纷冲上来,混乱不已。

  一时间,黄氏武馆的门口战作一团。

  王程和霍有文下车的时候,看到这情况,都是微微皱眉。他们都以为今天是黄德林和袁成清生死决斗的日子,应该很严肃才对,怎么在门口打起来了?让别人看到了成何体统?

  “住手!”

  霍有文急忙上前呵斥一声,随后一把抓住成大的一个师弟,将其随手就丢在地上。

  王程没有上去帮忙,袁成清的这几个弟子就只有成大是化劲中期的实力,其他的弟子都是很普通的入门弟子,明显是随便找来装门面的。他上去动手的话,可能一个不小心就打死人了。

  “哼,这些年轻人都没有一点规矩了。”

  韩时非从车上走下来,冷哼一声说道,上去照着成大的后背就是一招形意擒拿手。

  成大在应付黄佑兴,感觉到了后背的攻击,急忙向一边退去,可是他如何能躲开韩时非的擒拿手?

  韩时非的实力比之袁成清。还要强出一线,与当年的黄德林也不差多少。

  啪!

  韩时非一把抓住了成大的手臂,随手就是一招太极的鞭手。将成大当做了鞭子一甩,噼里啪啦的几声骨骼随想。成大的胳膊立即就被扯的脱臼了。随后韩时非一松手,爆发的鞭劲劲道将成大摔在了门口的墙壁上,撞击的狼狈不已。

  “你!”

  成大被偷袭了,浑身气血震荡,面色通红,转身就想骂人,可是看到是韩时非,立即闭嘴。没有骂出口。咔嚓一声将自己脱臼的胳膊接上后,成大看着韩时非沉声道:“韩队长,你就算要管事,也要公平一点吧?为何不先抓他们?”

  “我如何行事还要你来教?”

  韩时非转头看向成大,目光就不善起来。他今天在总署和王程打的狼狈不已,可谓是丢了大人,心情本来就不好,现在一个成大还想教训他,要是成大再敢反驳他一句,他就要再次让成大知道如何做人。

  成大几人都楞了。顿时都沉默下来不说话了,他们都不想和韩时非起冲突。毕竟对方是警署官方的人,而且是专管他们武术界的。

  最重要的是韩时非在港岛武术界的名声可不好。几乎十个有九个都和韩时非有过节。这家伙是看谁不顺眼,做的不对了,就不会客气。要么当场收拾一顿,要么就是带回警署收拾一顿。

  不过,当成大看到王程又是面色一变,他知道王程此时应该在警署才对。袁彪虎和周伟浩昨天晚上擅自去找王程被打成重伤,虽然这事说出去绝对是袁彪虎等人不对在先,挨打也是白打了。

  可是他们也绝对不会善罢甘休,报警抓人只是第一步。他们还有不少的后续报复招式。没想到此时看到王程安然无恙的站在这里,成大立即就知道了警署那边不想参与这件事。虽然明面上看似是不参与。可实际上就是等于帮了王程和黄德林。

  同时,成大还看到了被陈高杨带下车的周庆川三人。这时候三人还都带着手铐。每个人脸上都是一副很不爽的样子。

  “韩队长,这是怎么回事?这个人叫做王程,是内地来的,仗着自己实力高强经常胡作非为,将我小师侄和一个泥印的朋友打成重伤。我们已经报警了,为什么他不被抓起来,却还在这里?这三位是我们的朋友,更是受害者家属,你们反而将他们抓起来,韩队长,希望你能给我一个解释?不然,我有理由怀疑你们和王程勾结起来谋害我们受害者的家属。”

  成大面色难看地说道,此时他必须站出来。周家是来支持他们双合武馆对付黄德林的,他身为袁成清的大弟子对其中的许多内幕都知道的一清二楚。更知道周家昨天晚上还有几位高手已经离开了泥印,此时已经来了港岛,前来给他师傅袁成清助阵。

  周家对黄德林的仇恨,是武术界都知道的事情。

  周庆川看到成大帮自己说话了,立即沉声说道:“我们只是想找打伤我侄子的犯人理论一下,就被抓起来了,我对港岛警方有很大的意见,我们保留追究责任的权力。”

  王程动了,没有说一句话,也没有任何的征兆,就是一个转身,对着站在身后的周庆川的脸上就是一巴掌。

  啪!

  这一巴掌王程自然不可能出全力,不然周庆川不被打傻也差不多了。不过,力道也绝对不轻,一声脆响,周庆川的两颗牙齿就飞了出去,一口鲜血也喷在地上,整个身体都转了半个圈才站稳。

  “你,你敢动手打人?”

  成大和周庆川都是震惊地看着王程,周庆川一时间被打的迷糊了,成大指着王程呵斥道。

  王程笑了笑,对陈高杨和韩时非的不满眼神都视而不见,对着成大笑道:“这就是周先生刚才说的理论,我也不过是想用他的方式和他理论一下。”然后转过头看着瞪大眼睛狠狠瞪着自己的周庆川,道:“周先生,你不会忘记了你是如何找我理论的吧?”

  周庆川面色漆黑,他想抵赖,可是有陈高杨这个当时在场的警察在这里,他是不可能胡说八道抵赖的。而且嘴角的鲜血溢出。想要擦拭一下也没办法,因为他带的手铐,只能任由鲜血滴落在胸前。状态很是狼狈难看,看着王程沉声道:“小子。你如此嚣张,不怕给你招惹下祸端?”

  身形一闪,王程再次一步跨出来到周庆川的身前,这次周庆川有了防备,急忙后退了一步,手不能动,可是却一脚踢向王程。而王程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他的脚踝。巨大的力量如铁钳一样让他瞬间无法动作,只能单脚站立着维持身体平衡,随后王程再次一巴掌扇在这家伙的另一边脸颊上。

  啪的一声脆响,又是两颗牙齿飞出,献血再次挥洒在地上,周庆川的两边脸颊都是高高肿起。

  王程抓着周庆川的脚踝一甩,将其推的站立不稳撞在车上,然后看着对方淡淡地道:“我最讨厌别人动不动就威胁我,周庆川,你们周家的名号在南洋和港岛可能能吓到不少人。但是在我这里没有任何作用。你一再的想要以势压人,只能让我更想抽你。”

  “师叔!”

  “师叔你没事吧。”

  两个和周庆川一起的年轻人急忙去扶着他,可是两人也是带着手铐。所以不是很利索。

  成大看到王程如此嚣张的当着他和韩时非的面就将带着手铐的周庆川给扇了两巴掌,面色一变,急忙反应过来,上前两步站在王程的面前,将周庆川三人挡在身后,沉声道:“王程,你不要得寸进尺,你从内地小地方来,别以为有点功夫就了不起。南方的武术界水深的很,还是不要过多竖立敌人为好。”

  陈高杨本来想挡一下王程。保护周庆川,终究对方是自己抓的人。他有责任保护。可是在警署见识了王程拳头的威力,他可不敢随便去挡,要是被王程一拳打出个三长两短,可就是倒霉了。

  不过,韩时非对陈高杨打了个眼色,让其过来,别去管周庆川的死活,陈高杨惊讶不已,也是乐得轻松,顺势就拉开了距离,来到了韩时非的身边,心中奇怪今天韩队长怎么会如此作为。以前的韩时非可是很讲究原则的,他抓的人,其他人不可能随便欺负的。

  这是因为周家当年在港岛惹下了不少的敌人,韩时非就是其中之一。这也是因为周家当年失败之后再也没有入侵港岛的原因之一,阻力过大。如果不是因为想要比武的名额,袁成清也不会和周家拉上关系。

  面对袁成清徒弟的威胁,王程也是没有多余的废话,上来就是一拳。所谓上梁不正下梁必定歪,袁彪虎和赵顺,成大都是如此嚣张跋扈的做派,可以想象双合武馆的馆主袁成清定然也是这样的为人,动辄就是以身份压人,以势压人,欺负弱者。

  所以,面对双合武馆的人,王程不会客气。

  轰!

  猛然一拳,即使成大有防备,八卦拳法乃又是和太极拳最像的内家拳,攻守平衡,掌法拳法合一。他以为自己能挡住王程,并且有机会反攻对方,毕竟对方如此年轻,可是等他接到王程这一拳的时候,才发现他的想法太简单太天真了。

  八卦拳的卸力技巧根本无法将王程这一拳的力道卸去,力量太猛,成大直接被这一拳打的飞出去,撞在后面的周庆川的身上,两人都是狼狈不已。

  咳咳……

  成大被打的咳嗽不已,一丝丝献血从嘴角溢出,可以看出这一拳的力道已经伤及他的脏腑了。

  “你……你敢……”

  成大还想说话,可是看到王程那眼神,就是语气不利索起来。后面威胁的话没敢说出来,他已经被王程两次不客气的出手吓到了。

  王程看着成大和周庆川,淡淡地道:“袁彪虎一再的针对我,然后你们还报警抓我,是非对错你们心里有数,如此还一再威胁我。我对你们可不会客气,所以你还是闭嘴的好,不然再被打了,就是活该。”

  成大气的浑身颤抖,他没想到王程的实力会是如此的强大,昨天袁彪虎说的可没这么厉害,他以为自己能收拾王程。此时却是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当下不敢再刺激王程,成大转头对韩时非喝道:“韩队长,难道你就看着这内地的小子在这里胡作非为?”

  韩时非对成大似笑非笑地道:“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我刚才可什么都没看到。高杨,你呢?”

  陈高杨也是好像突然醒悟的样子。左右看了看,装模作样地道:“你们说什么?队长,我什么都没看到。”

  两人浮夸的演技让王媛媛都微微翘起嘴角,低声笑了起来。

  成大和周庆川几人却都是面色漆黑,就算他们再傻也知道韩时非对他们很不满,乐得看他们被打,所以几人都是冷哼一声。

  “韩队长,我记住你了。”

  周庆川沉声说道。

  “你威胁我没用。我现在就记住你了,你最好少说话,不然我现在健忘,打了你我可能都不记得,走吧。”

  韩时非一挥手,示意陈高杨去将周庆川三人带进去,自己当先走了进去,比武还有五分钟就要开始了。

  周庆川被气的浑身颤抖,还是不敢再说威胁的话,老老实实的跟了上去。

  王程拉着王媛媛也走了过去。看也没看周庆川和成大一眼,低声对霍有文说道:“留在这里帮你师兄看着,别让他们占到便宜。里面有我在,你放心。等下比武开始了,就锁上大门。”

  霍有文点点头,他也正有此意,只是担里面的师傅黄德林,有王程这句话他就放心了,感激地道:“好,谢谢你,王程。”

  “呵呵。记在心里就好。”

  王程笑了笑,拍了拍霍有文的肩膀。随后对黄佑兴抱拳微笑致意,才走了进去。

  成大看着周庆川被带走。还带着手铐。本想也进去看看,可是他想到袁彪虎和赵顺以及周伟浩都在医院里,现在双合武馆能镇得住场面的就只有他和师傅袁成清了。而袁成清在里面,他自然要守在外面,只能继续留在门口。看到霍有文和黄佑兴都在门口看着,他知道自己是占不到便宜了,当下冷哼一声,不再说话。

  韩时非对黄氏武馆似乎也比较熟悉,在前面带路,身后跟着陈高杨,陈高杨带着周庆川三人。

  王程带着王媛媛和韩时非并排走着,低声道:“韩队长认识我师傅?”

  “不认识!”

  韩时非看也没看王程,就是冷冷地说道。显然刚才帮王程不是因为王程的关系,而是因为周庆川几人也是他的敌人。

  “在警署你可不是这么说的。”

  王程直接质疑道。

  “我如何说是我的事,你师傅我的确不认识。”

  韩时非的语气一转,随后道:“不过,我师傅认识你师傅。”

  王程惊讶,好奇地道:“哦?韩队长的师傅名讳是?”

  “告诉你也无妨,你回江州的时候问问你师傅长鹤老道士,问他可还记得洪云非!”

  韩时非沉声说道。他叫韩时非,是拜师之后改的名字,带着师傅洪云非的名字当中的一个字,以示尊重和传承之意,因为他师傅没有后辈子嗣。如果不是他在家里也是独子,估计他就要改姓洪了。

  王程点点头,将洪云非这个名字记了下来,回去上山去问问老道士。知道韩时非不乐意和自己说话,王程也不说话,拉着王媛媛安静地走着。

  转过几个厅堂,韩时非带着几人来到后面的一个比较大的练武场地,此时这里已经聚集了不少人,大多数都是气息沉稳的中年人,一看就都是练武的好手。

  黄德林和袁成清各自给自己邀请来的朋友打招呼,几个弟子在人群之中来回走动倒茶送水。熟人之间也在聊天,显得很热闹,没有王程想象中的生死决斗的那种肃静。

  不过,看到韩时非的出现的时候,本来热闹的场面瞬间就安静下来。一双双眼睛都看向韩时非,几乎所有人都不说话了。

  王程心中惊讶,他没想到这个韩时非在港岛武术界会有如此的威势。(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