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六百零八章 佛道同修

第六百零八章 佛道同修

  轰轰轰轰…………

  一声声轰鸣声从石壁上震荡出来,其中还蕴含着从里面传递出来的劲道,将周围的气息震荡的如波浪一般的席卷而出。

  明灯和尚站在门口,看着石壁上的剧烈动静,神色还闪过一丝愧疚,随后就恢复平静坦然,双手合十,低头淡淡地道:“阿弥陀佛……要怪就怪我吧,如果不是我当初将龙象拳法传于王程,也不会有今天的事情,造化弄人,我也是迫不得已才会如此选择,阿弥陀佛……”

  说完,老和尚就不在留恋,转身就朝着另一条走道走去,穿过这个走道就真正到了金刚宗的山门所在地了。

  山洞内。

  长鹤道士气的满脸通红,呼吸急促不已,呼哧呼哧地不断喘息着。他一拳一拳又一拳地不断地冲击着那石壁,天罡雷劲爆发,每一拳都将石壁打的灰尘激荡,上面也掉落下来一些碎石。

  可是石壁始终那么坚硬,两边也没有什么动静,难以破开。

  “秃驴果然没有一个可信的!”

  长鹤道士对着石壁低沉地喝道,眼中闪过一丝后悔。

  他当年被少林和尚骗过,还被印度和尚骗过,现在又被明灯骗了,此刻心中对所有的和尚都嫉恨到了极点。

  “师傅,现在生气没有用,不如静下心来好好想想。”

  王程背对着长鹤道士,目光看着那一座座金刚石像,神色有些异样,声音平静地说道:“明灯大师自然是有他的苦衷。可是此事之后。对我们来说也是一个解脱。自此。我们和金刚宗就两不相欠,不管是龙象拳法,还是八部天龙咒,亦或者是那神秘的金刚宗掌门绝学,我们都可以光明正大的纳入武圣山门下,我以后定然会传给我门下每一个弟子。”

  “到时候就算金刚宗传人来我武圣山找麻烦,我们也可以将其打出去。”

  将金刚宗几门强势绝学引入武圣山,绝对能将武圣山武学再次壮大一个档次以上。因为基础和顶尖武学都有,不会断层。

  可那是以后的事情。

  长鹤道士听到王程的话,也转身看向这洞穴内的情形,看着那两边一个个严肃煞气的金刚石像,沉声道:“那是以后的事情,这里是金刚宗武学密藏,我们怎么出去?”

  “师傅,那我武圣山的武学密藏,都有哪些出路?”

  王程一步步走向里面,严肃地问道。

  长鹤道士也跟着王程一步步走向里面。回忆地说道:“这金刚宗的武学密藏算是最简陋的。当年金刚宗祖师爷是从印度佛宗叛逃而来,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独自创立金刚门派,所以建设的比较简陋。但是我武圣山在搬迁到武圣山上建立藏鼎观的时候,就已经有诸多顶尖高手,身负道门正宗传承。”

  “所以,武圣山祖师爷们建立的武学密藏复杂程度,远远超过这里。根据我当年听师傅述说的信息,武圣山武学密藏没有任何其他的钥匙,只有一个途径可以进去出来,那就是要我武圣山的独门武学。”

  师徒两说着话,又回到了里面那大厅内,此刻大厅内被一道道光芒照射的很亮堂,和外面联通之后,空气也很清爽。

  王程和长鹤道士都看向那射下一道道光芒的细长通道,都有些无奈。

  这里是山脚下,距离山上面起码是几十上百米的距离,这通气口最大的也只有一个拳头大小,他们根本不可能从这里出去。

  进来的入口那里估计也没有任何可以出去的机会。

  王程神色严肃地站在入口位置,缓缓地稳住体内气血,气息变化成为龙象拳法,一步迈出,以神象步伐踩在地上。

  轰……

  一声轰鸣,地面震动了一下之后,然后就没有了其他任何动静。

  石壁依旧是石壁。

  王程没有放弃,换了一口气之后,再次踏出一步。

  轰……

  一声轰鸣之后,周围掉落下来一些灰尘,依旧没有其他的动静,那石壁还是稳稳地立在那里。

  呼……

  王程面色微红,深呼吸一口气息之后,又是踏出一步。

  轰……

  地面震动之后,还是没有动静。

  王程体内气血蒸腾无比,接连再次踏出两步,目光紧紧地盯着那石壁。

  可还是没有任何反应。

  长鹤道士看着王程浑身炙热,气血沸腾的样子,摇头说道:“按照惯例,入口不会设置出去的机关。还有,入口外面已经被掩埋了,我们就算打开了这里,也难以从这里出去。”

  王程点点头表示了解,没有说话。他憋着一口气息,再次落下了一步,显得很自如,气血也没有要爆炸的感觉,没有之前那种艰难的好像要失控的感觉。

  他对神象步伐的领悟,又精深了。

  更主要的是,他体内的气血在那神秘功法的帮助下,又更加的凝练了许多,提高了整体的内家修为,所以能承受更大气血的爆发。

  他最后一脚落下,周围轰鸣阵阵,一片灰尘扬起。

  王程的脚步停了下来,摇头道:“这里应该没有机关,下面我没有感觉到其他的东西,也没有任何空隙,是一片凝实的大地。”

  在神象步伐和地煞拳法真意的加持下,王程的双脚对大地的感应尤其的敏锐。特别是专注发力之下,他能感应到大地回荡的力道变化,以此来判断下面大地之中的一些情况。

  就好像雷达波探测地形一样的原理,不一样的地形所发回的雷达波段是不一样的,以此能清晰的根据雷达波的变化来计算出地形变化。

  只不过王程发出的不是雷达波,而是力量。

  根据他的感应。这一片地面下面都是比普通大地更为坚实地道土地。

  长鹤道士心中来了气。转身就对着石壁上一幅幅壁画不断的出拳。每一拳都是罡气凝聚。

  轰轰轰轰……

  石壁上的一幅幅壁画都被他的天罡雷劲摧毁了。

  如果这里被外界考古人员发现了,应该也是不逊色于莫高窟的震惊世界的发现,可惜这里注定是不能见光的,不管是金刚宗的人,还是长鹤道士,都不会允许这里被外人见到。

  那之前装着一本本金刚宗秘籍的石壁都被长鹤道士的拳头破坏一空,壁画没有一个完整的。

  王程眼神四处扫视,急忙上前一把拦住了师傅继续发泄破坏的行为。一把抓住了师傅的胳膊,严肃地说道:“师傅,我想到办法了。”

  长鹤道士站在一副壁画前,看着这个比自己更冷静的徒弟,心情复杂,好像自己这个师傅成为了徒弟的拖累,沉声问道:“什么办法?”

  王程的脑海中不断地回忆着刚刚从那一道道光影之中看到的人影和画面,还有那一道道神秘的声音,严肃地说道:“师傅,武圣山的武学密藏只能依靠武圣山的独门武学来打开。金刚宗武学密藏,我想也不例外。肯定也有同样的机关。”

  “你是说,龙象拳法?”

  长鹤道士来到那通道口,看着那出口所在的石壁,皱眉问道。

  王程跨步来到通道口,看着两边那一座座金刚石像,心中那座金刚佛陀也已经彻底的清晰可见了,能看到那佛陀脸上的每一个表情,甚至还有呼吸变化,好像那不是自己心中的意念,而是一个真人。

  一个个人影闪过,他看到了那个人影做出了一百零八个连续的动作,这是一套特殊的基础桩法。

  每一个桩法的气血运行都很是复杂,最重要的是,他看到那人影脸上的表情,和这两边的一百零八座金刚石像一模一样!

  第一个桩法,表情狰狞而充满杀气,好像要屠杀世间一切生灵!

  第二个桩法,表情就开始缓和下来,可是依旧杀气四溢。

  第三个……

  第四个……

  每一个桩法在锤炼气血的同时,都同时在锤炼心境。

  慢慢地从杀天杀地杀一切的意境变成了杀气内敛,然后杀气逐渐消失,最后成普度世人的佛陀!

  这是一门桩法,也是一个魔头成佛的故事。

  金刚乃是佛门护法,本就主宰杀伐降魔之事,天生杀气凝聚而不散,所以也就注定了不能成佛。

  可是,金刚宗祖师爷对此不服,所以硬是创造了一门武学,以金刚成就佛陀。

  也就是这门金刚宗的掌门绝学。

  长鹤道士看着王程身上的气息逐渐发生了变化,变得异常沉重而充满压迫性,随后整个人身上都是杀气凝聚,好像战场上杀伐果断的大将军,又像是从地狱走出来的大魔头!

  轰……

  接着,王程浑身杀气四溢地就迈出一步桩法,一脚踩着大地,好像要将大地都踩死一样,拳头挥出一拳,带着炙热的气息。

  长鹤道士站在王程的身后,他没有看到王程此刻脸上的表情几乎和右边第一座金刚石像的表情一模一样。

  然后,王程没有停下来,一步落下之后,体内气血沉凝,连续不断地就迈出第二步!

  轰……

  第二步落下,依旧带着凝聚无比的杀意。

  第三步……

  第四步……

  第五步……

  第六步……

  突然,王程的步伐在这里停了下来。

  因为走到第六步的时候,他失败了。

  他心中的情绪没有跟上节奏,踏出这一步的时候,他突然感悟到了地底的地煞气息,所以杀气没有缓缓消散,反而更为凝聚,顿时就和那金刚佛陀的桩法不一样,体内血也立即溃散开来。

  噗!

  气血冲击之下,他顿时忍不住吐出一口鲜血,受了一丝丝内伤。

  也就是他体内气血强大,内家修为远超同辈之人,五脏六腑也很坚韧,所以才只是受了一丝内伤,如果是其他年轻之人修炼这门桩法而出错的话,必定就是重伤,如果是修炼到几十步之后才出差错,因为一步出错而毙命都是可能。

  这一百零八步,越修炼到后期,所牵引的气血就越多越复杂,修炼到最后,几乎牵引着全身每一处,每一丝,每一毫的气血,不放过全身的任何细微地方。

  一百零八这个数字,不管是在佛宗,还是在道门,都有极致圆满无暇的含义。

  长鹤道士见此情景,急忙上前抓着王程的手腕看了看,根据脉象发现没有大碍,就是有一点气血差错,皱眉道:“你在修炼金刚宗武学?”

  “不错,我想这应该是打开这道门的钥匙。”

  王程语气肯定地说道。

  长鹤道士却是沉声说道:“你记住,你是道门弟子。并且你领悟道门纯阳,地煞拳法已经凝劲,算是彻底进入道门,登堂入室,和佛门拳法真意有冲突,强行修炼佛门武学,只会受伤,重则走火入魔,气血紊乱。”

  王程眉头紧皱,知道师傅说的是实话。

  他刚才走到第六步就出错,就是因为道门地煞拳法真意的影响,地煞气息时刻都在影响自己,在这西北极寒之地,地煞之气更为凝聚深沉。

  “师傅放心,我有分寸,我也会时刻谨记我是道门弟子。只不过现在为了离开这里,我不得不如此做。”

  王程语气之中有一丝无奈地说道。

  长鹤道士点点头,不再说话,表示理解。

  王程对师傅抱了抱拳,然后再次回到入口地方,闭上眼睛,变化着呼吸,一呼一吸之间都在来回变化,体内气血随着心中的拳法真意在发生变化。

  呼吸秘法一会儿是地煞拳法,一会儿是龙象拳法,他心中的拳法真意也从煞气凝聚逐渐变化成为龙象。

  足足过了几十个呼吸的时间之后。

  王程的呼吸彻底从地煞拳法过渡到了龙象拳法,然后又过渡到了这门神秘的金刚佛陀桩法,心中地煞气息和龙象也都消失不见,只留下了一座浑身煞气缭绕的怒目金刚!

  然后,他在这一刻睁开了眼睛。

  一瞬间,他眼中闪过一丝凝聚到实质的杀念,脸上表情也很是狰狞,和第一座金刚石像一模一样,也和心中凝聚出的那一座怒目金刚一模一样。

  他似乎把握到了这门金刚宗绝学桩法的奥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