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六百零七章 外金刚内佛陀

第六百零七章 外金刚内佛陀

  王程现在可以说就是一个可以移动的活着的传承秘籍!

  明灯和尚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在生前将金刚宗的传承留下来,寻找一个合适的传人,而王程现在成为了他唯一的选择。

  可是王程又是长鹤道士的传人!

  那么,他只有抢,将王程抢走。

  他知道自己不可能击败长鹤道士,可是他同时也清楚的知道长鹤道士拿自己也是毫无办法。

  两人之间,明灯和尚因为修炼龙象拳法,所以气血更胜一筹;可长鹤道士的武圣山天罡雷劲更霸道,所以整体实力就在伯仲之间。

  长鹤道士面色冰冷,充满了杀气,对着明灯和尚的一拳就是毫不留情,也不管自己当年和明德有什么关系。

  只要是有人对他徒弟不利,就是他的绝对敌人。

  轰……

  明灯和尚不敢不管长鹤道士这一拳,只能回身一掌和长鹤道士的一拳对拼了一招,罡气劲道四处爆发,整个大厅内都在不断震荡,发出一声声呼啸。

  嗡嗡嗡……

  王程作为当事人,站在两大高手交手漩涡的中心,却是纹丝不动。他耳边依旧回荡着神秘的声音,脚下已经恢复了移动能力。

  可是,他没有立即有所行动,因为那一道道光影依旧在脑海中不断的闪烁回荡,其中那一行行文字也在不断浮现……

  轰……

  又是一声轰鸣。

  就在他身边爆响,长鹤道士和明灯和尚再次对拼了一招,两人都没有去波及到王程丝毫。

  明灯和尚为了师门传承,现在自然是不敢伤害王程这个活着的传承武学秘籍,反而要好好保护他。

  长鹤道士更加不可能伤害王程,所以保护着王程。

  于是,两大高手就围绕着王程的身边不断的出手,一拳一拳,一掌一掌来回交错,不断的碰撞,一股股罡气和劲道爆炸,几乎都是不留手,只是都克制着没有对王程有任何一丝影响。

  任由王程站在中央安静地回忆着什么。

  突然!

  不知道过了多久。

  王程的心中不知为何出现了一尊金刚佛陀。他的双眼也睁了开来,眼中闪烁着一缕缕金色光晕,开口道:“师傅,大师,好了,住手吧。”

  呼呼……

  呼呼…………

  听到王程的话,两人都同时停手了。

  长鹤道士看着明灯和尚,气息有些喘,冷冷地道:“明灯秃驴,我知道你打什么主意。但是你记住一点,王程是我徒弟,是武圣山唯一传人。”

  明灯和尚双手合十,也是满脸通红,不过气息均匀,的确内家气息比长鹤道士强出一线,语气强硬地说道:“长鹤老道,我看在你当年和明德有交情,所以我承让于你。你不要一再欺辱我金刚宗无人,王程已经得到我金刚宗掌门绝学,他理应就是我金刚宗掌门,这是无法改变的。”

  “强词夺理,你想让别人当掌门,别人就要给你当掌门?那老道士来当你的掌门,你听不听话?”

  长鹤道士气呼呼地喝道。

  明灯和尚也是被气的不轻,又要有动手的迹象。

  王程突然移动一步,站在两人中间,看着明灯和尚开口道:“师傅,大师,不要争执了。我得到这门武学也是意外,不是我的本意,我想大师亲眼看到一切过程,应该能理解的。”

  明灯和尚身体一震,面色难看无比,看了看神色得意的长鹤道士一眼,声音带着一丝凄苦地说道:“王程,你得到我师门掌门绝学……”

  “大师。”

  王程当即打断了明灯和尚的话,肯定地说道:“我是武圣山弟子,这一点不能改变。所以我不可能来金刚宗做掌门。”

  “可是你已经得到我宗门绝学,武学密藏的传承也已经被毁,只有你一人得道传承!”

  明灯和尚声音低沉地说道。

  “我可以在这里给大师立誓,我师傅在这里,金刚宗的诸位祖师爷也在这里,他们都可以作证。我可以答应大师,在我有生之年一定会将这门武学传给金刚宗弟子,只要这位弟子是大师你承认的,我就可以履行承诺,让他来武圣山找我,我如果有所私藏,生生世世不得好死!”

  王程看着明灯和尚,朝着那石壁上的金刚宗祖师爷画像单膝跪下,严肃无比地立下了这个誓言。

  这一下。

  明灯和尚神色黯然,知道自己没可能将王程纳入金刚宗了,说实话他是真的很看好王程,所以刚才有些想用既成事实来强行绑定王程加入金刚宗门下。

  现在看来是失败了,王程的心思很是坚定。

  他语气失落地说道:“龙象拳法不说,我已经答应你了。但是这门掌门绝学,只能你一个人修炼,你若是再传给武圣山其他人,我化作厉鬼也不会饶过你!”

  明灯和尚双眼充满杀意地盯着王程和长鹤道士两人,显示出自己不死不休的决心。

  可长鹤道士丝毫不惧地和他对视。

  王程站起身来,也和明灯和尚的视线对视,语气肯定地说道:“大师放心,我绝对不会将这门金刚宗绝学传给我门下,若是我有违誓言,同样生生世世不得好死。”

  “哼,记住你今天说的话。”

  明灯和尚冷哼一声,转身就朝着里面走去。

  王程答应道:“我王程一生都会记得此誓言。”

  长鹤道士凝视着徒弟王程,嘴角露出了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随后摇摇头。他也没有多说,跟着明灯和尚的步伐走了进去,想尽快离开这里。

  刚才王程所说的誓言里面,只是说不会传给门下弟子,可是门外之人呢?

  这也是王程故意留下的一个语言漏洞。

  显然,明灯和尚没有发现,也没有注意到。

  长出一口气息,王程深沉地看了看这个大厅内的诸多壁画,低声喃喃道:“谁又能知道,金刚也想要成佛呢?”

  说完,他转身去带上红雪,然后也跟着师傅和明灯和尚继续朝着里面走去。

  一边走着,他的双脚就如大象一样踏踏实实地踩着地面,心中那一道道光影还在闪烁不休,给他传递着一些神秘的信息,每一个人影都在不断的动作。

  这门武学,他不知道名字,但是却知道是一门极其复杂的佛门武学,是一门由外而内追求内外平衡的极致武学。

  用佛门的说法来说,就是以金刚之身成就佛陀真意的绝学,用中华武学的说法来说,就是内外兼修,都一起修炼到巅峰大成境界的武学。

  以外门功法锤炼出无上金刚之身,然后心中领悟佛陀真意搬运气血,内外一体,成就大圆满金刚佛陀之境!

  身体如金刚不坏,气血如圆满如意,心境如无边无际!

  到那时候,就真的是成佛成祖,或者是超越佛祖的境界,乃是佛门诸多修行者至高无上的追求,外如金刚,内如佛陀!

  以王程现在的武学境界,根本无法理解其中的诸多内外奥妙,其中甚至有需要声音配合的修炼秘法。

  所以,他只能暂时搁浅,遗留在心中,等以后有机会了再修炼。

  不过,这门武学因为是印记在他心里的,所以以后等他开始修炼的时候,就会尽可能快的修炼入门,因为可以尽快的领悟其中的武学奥妙!

  王程这是第一次领略四大武学密藏的极致奥秘,可谓心神震动,心中到现在还感觉到诸多的不可思议。

  那一道道光影凝聚成为奇妙的信息传递给他,这种传承方式很是神奇。

  可以说,古人的智慧高深的有些不能理解。

  金刚宗的武学密藏是如此神秘奇妙,那么被称作是中华大地武学之源的五禽宗武学密藏呢?

  还有自己的师门,被称作是道门正宗的武圣山武学密藏呢?

  还有那少室山当中佛门禅宗之祖的武学密藏呢?

  可以想象,另外三大武学密藏,绝对都是无法想象的奇妙。

  王程心中对老祖宗的智慧再次感觉到深不可测。

  呼呼呼……

  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息,王程浑身都感觉轻松了起来。

  不知道为何,他接受那神秘传承之后,就感觉自己整个身心都由内而外的轻松了一些,体内气血也更为凝聚,不再那么膨胀,血脉心脉的压力都小了许多。

  二象之境彻底的稳固下来,心中神象驯服不已,控制自如,他隐约之间好像还感觉到了龙鸣,或许领悟二龙之境也不远了!

  他可以肯定,这门神秘金刚宗顶尖武学,对龙象拳法定然有相辅相成的效果!

  这是好事。

  王程步伐轻松地走在师傅后面,只见前面的明灯和尚身形变得更为萧索。

  三人一步步沿着走廊一直走到尽头,足足走了上百米的路程,宽敞的走廊两边立着一尊尊摆放有序的金刚石像,每一座金刚都不一样,金刚的神色从最开始的狰狞煞气逐渐发生变化,到尽头的时候,已经变成了佛陀意境的金刚,显得威严而宁静,但是却充满危险。

  这就是王程心中的金刚佛陀意境。

  看了这一百零八座佛陀循序渐进的变化,他心中的金刚佛陀意境更为凝聚,心中的那座金刚佛陀好像更加凝聚高大了起来!

  王程微微一惊,知道自己差点入佛了,当即急忙清醒过来,提醒一句自己乃是道门弟子。

  这或许也就是金刚宗祖师爷从印度佛门叛逃入西域之后,领悟出的独属于自己的成佛成祖之道。

  “到了,你们小心点!”

  明灯和尚站在尽头,转身对长鹤道士和王程两人说了一句,看着王程的时候,眼神有些复杂。

  长鹤道士时刻都站在王程的身前,挡住了明灯和尚的视线和进攻路线,淡淡地说道:“明灯,出去之后,我们就分道扬镳,你走你的路,我过我的桥。我徒弟答应你的事情永远有效,以后让你的弟子来武圣山就好。”

  王程也答应道:“不错,大师放心,我一定会履行诺言。”

  明灯和尚神色变幻了一下,没有说话,然后拿出口袋里的一件如钥匙一样的东西在石壁上的一个凹槽里转动了一下,那石壁上顿时震动打开了一道石门!

  石门刚刚开了一个一尺宽的缝,明灯突然拔掉了拿凹槽上的钥匙,身体迅速的从那缝隙之中钻了出去,石门立即就开始合上。

  长鹤道士本就一直戒备着,见到这情形急忙上前去一把拉住在移动的石门。

  可是,石门里面的推动力道极其厚重浩大,以老道士的实力也根本拉不住,一张脸憋的通红,也只能随着石门一点点的闭合,不能阻止。

  一转眼那一尺宽的缝隙就只剩下了一半,他也失去了出去的机会!

  明灯和尚站在门外,双手合十地说道:

  “长鹤,王程,即便没有我宗门的掌门绝学,我也有密宗绝学,为了不让掌门绝学外传,我宁愿让其失传……阿弥陀佛……罪过……”

  王程也跑上来帮助师傅一起拉开石门,可是依旧拉不开!

  砰……

  石门最后一丝缝隙也合上了,发出一声闷响,再次恢复成为了一面石壁,没有一丝缝隙。

  长鹤道士愤怒地一拳轰击在石壁上,将石壁砸的轰轰作响,一些灰尘和碎石从上面掉落下来,可是并不能将其打碎,这石壁绝对是极其特殊的石头,不是普通的石头,坚硬无比,沉重无比。

  如果是普通的石头,只有不到半尺厚的话,长鹤道士绝对能一拳打碎。

  就算是王程全力施展之下,也能一拳打的粉碎。

  但是这石头只能打的闷声作响,没有一丝一毫的损坏。

  “明灯秃驴,快打开,不然我必杀你!”

  长鹤道士愤怒无比的大声喝道。

  王程也急忙喊道:“大师,我可以现在就将我知道的信息全部写给你,快打开门!”

  没有任何回音。

  呼哧呼哧……

  只有身后的红雪发出一声声呼吸声。

  王程回身看了红雪一眼,神色凝重无比,心中迅速地思索着对策。

  突然,他的眼神落在两边这一百零八个金刚佛陀身上,危机之间,心中的那许多光影瞬间变的清晰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