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六百零二章 天池遇故人

第六百零二章 天池遇故人

  王程三人在雪原上出现的很突兀,好像突然冒出来的一样,让这打猎的两人都有一些粗手不及的感觉。

  两匹马哒哒哒地跑了过来,两人手中拿着猎枪,都神色惊异地看着王程三人,他们本能的感觉很危险,不敢靠近,可是为了那匹诱人的汗血宝马,两人还是跑了过来。

  “喂,你们的马卖不卖?”

  那开枪的黑脸大汉对着王程用蹩脚的汉语喝道。

  “不卖。”

  王程当然是摇头拒绝了。

  “我用一块玉石和你换。”

  黑脸大汉没有放弃,继续说道,从腰间拿出一块玉牌,看样子似乎是西北和田羊脂玉,成色还算不错,市面上至少价值十万以上。

  “不用浪费时间了,我们不卖,你们走吧。”

  王程神色有些不耐地说道。

  黑脸大汉冷哼一声,然后紧握着手中的猎枪,神色严肃地上下打量着王程三人,看到确定只是一个少年和两个老头子,眼中的贪婪之色更加的浓郁了。

  只是,这时候另一个大汉急忙拉了他一下,示意看地上的脚印,以及三人诡异的行走速度。

  一转眼,三人就步行走出了十几米的距离,让他们一下子都没反应过来,不骑马的话,他跑步都不一定能追上这三人。

  “走!”

  两人神色一变,知道遇到高人了,低喝一声,没有继续纠缠王程,调转马头就跑了。

  明灯和尚走在最前面,脚下开始缓缓地提速,低声说道:“他们还会带人来,我们快点离开边境。”

  长鹤道士和王程都点点头,没有说话,师徒两只是也跟着一起加快了速度朝着西南方向走,尽快进入中国境内然后再向西北进发。

  果然。

  过了不到一小时。就有一大队人马从东边雪原上追了上来,足足有二十多个人,每个人都拿着一杆猎枪。二十多人骑着骏马追寻着三人的脚印一直追了上来,每个人都是极力地催促着胯下骏马才能缓缓地拉近和王程三人的距离。

  带头的黑脸大汉就是刚才开枪猎杀动物的蒙族大汉。此刻一张脸漆黑无比。

  因为,他感觉本来已经看到人影的那三个人速度更快了,自己好像追不上了,再南下十几公里就到边境线了,到了那里他们就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了。

  那匹马。就是他想得到的东西。

  作为蒙族骑士,他一眼就能看出马的好坏。那匹汗血宝马,绝对是他至今为止见过的最完美的骏马,可以说浑身上下没有任何缺点,是任何一个骑士都不能错过的宝马。

  “快,追上他们!”

  黑脸大汉用蒙族语言对自己带来的十几个部落勇士大声喊道。

  一声声吆喝声中,二十多人再次催动自己胯下的骏马加速。

  只可惜,他们胯下的骏马几乎已经是发挥到最快的速度了,在雪地上疯狂的奔跑。

  而那三道人影在他们的视线内却是变得越来越远,好像比他们的骏马速度更快。可是。他用望远镜能清晰地看到,那三人都是用步行,那匹让他梦寐以求的宝马也驮着一个袋子没有带人……

  他们怎么可能比自己骑马全力奔跑还要快?

  二十几个人一直追出了足足十公里,还是没能拉近和王程三人的距离,反而被对方拉远了一公里多。

  黑脸大汉无奈,终于是放弃了,因为再南下几公里就会碰到边防队了!

  王程回头看了一眼那些人已经走了,低沉地说道:“这北边果然混乱,有杆枪就敢抢劫。”

  “所以,阿古拉死了也是好事。这些年他什么都没经营出来。我看牧仁能做到哪一步。”

  长鹤道士淡淡地说道,眼神闪过思索。

  “我倒是觉得,巴叶如果能做决定,是最合适的人选。”

  王程想了想。建议地说道。他还记得巴叶那天早上和他说的话,他觉得巴叶是个有想法,又有能力的人。

  “那你以后可以手滑了,就支持巴叶吧。”

  长鹤道士似笑非笑地说道。

  王程顿时沉默不语,专注于双脚走路,眼神看向正南方向。那边有自己的未婚妻。

  明灯和尚没有参与师徒两的对话,看到那些人走了之后,他也开始放慢了脚步,沿着一条比较偏僻的山路一直走向西北方向,穿过了插着国界石碑的边境线,也没有遇到任何人,很顺利地进入了中国境内,再次塌在了中华大地上。

  或许是心理作用,进入中华大地的那一刻,王程感觉自己的双脚都踏实了一些,心中的紧绷感瞬间就消失了,只剩下一丝暖意。

  一步一步,没有停下休息,也没吃东西。

  如此三人一直朝着西北走了四天四夜的时间,终于跨过了两千公里的距离,来到了西北省境内腹地,天山山脉的一座高山脚下。

  天山山脉的走向连通了中亚几个国家,是世界最大的几条山脉之一,更是将西北省分割成了南北两半。

  此刻,三人就进入了西北北边那一半更冷的区域。

  明灯和尚一边走,一边说道:“我看过有典籍记载,一千多年前,我们金刚宗祖师爷从印度佛宗出走的时候,离开了印度就是沿着天山山脉一路来到了西北省境内,那时候这里还混乱无比,最后落脚在了天池脚下……”

  “金刚宗的山门就在天池里面?”

  王程微微惊讶地说道。

  明灯和尚点头道:“不错,金刚宗山门就在天池里面的一座山脚下。”

  长鹤道士开口说道:“我当年听明德和尚说过,金刚宗存在于世俗之外!只可惜我一直没能来西北一趟,所以没见过金刚宗的山门是什么样子。”

  冬天的天池也是西北省内的一个旅游圣地,在这里可以看到许多怡人的景色。三人一马走过来的时候,是下午时分,能碰到许多从山上走下来的游客,以及附近的住户。

  大多数人都很是好奇地打量着三人,因为这三人一看就是风尘仆仆的样子,应该是长途跋涉走过来的。可是三人没有戴帽子,谁的身上都没有结冰。好像刚刚从屋子里走出来一样,眉毛和脸上都很干净。

  西北的冬天,平时可都是零下三十多度的,最冷的时候零下四十多度也很正常。

  王程将脸蒙了起来。害怕有人认出自己。毕竟比武大会的曝光度可谓恐怖,全世界的观看人数超过了二十亿,如果他在这里被有心人认出了自己,就会麻烦不断。

  一步步爬到山上的时候,王程的视野突然开阔起来。看着那不远处雪白山峰当中围绕着的那一片平静的湖面,有些迷人。

  这就是天池,古称瑶池,传说中是西王母的洗脚之地。

  “跟我来。”

  明灯和尚低声说了一句,带着三人沿着一条不起眼的小路,从天池边上走过,一股暖意从湖面上升腾起来:“我记得小时候曾见过不少师兄师叔在天池里面练武,冬天也不惧严寒,正是锤炼气血和身体的好时机。”

  正说着,三人突然感觉到了什么。脚下重了起来,目光同时看向湖面。

  呼啦啦一声响动突然在湖面上升腾起来,一道水花冲天而起,然后一个光着上半身的大汉从水中钻了出来,接着在水上来回翻滚了几下,再次钻近了水里。

  “大哥好厉害……”

  不远处的一块石头上,还站着另一个年轻人,对着湖面大声叫好。

  让人侧目的是,站在石头上的年轻人还扎着马步,双脚稳稳地站在石头上。双手缓慢地一拳一拳地一进一出。

  最重要的是,这站在石头上的年轻人,在这严酷的寒冷之中,也是光着上半身。只穿着一条单裤子,每一次出拳收拳,都会长长的吐出一口白色雾气,脸上似乎已经凝结出了一层寒霜。

  这年轻人明显是在练武,而且内家气息不弱,刻意在冬天的严寒之中锤炼自己的内家气息。

  王程目光微微凝视着湖面。心中计算着湖中那人的闭气时间,一直走出了上百米,足足好几个呼吸的时间之后,那湖中的人影才再次钻了出来,带起一道水花,直接从水中跃起,身体在空中翻滚了几圈,一片水花挥洒出去,双脚稳稳地站在那块石头上,和另一个年轻人并排而立。

  “这应该是西北武术世家的人,看样子,有可能是马家的人,那年轻人的桩法有形意拳的影子。”

  长鹤道士看着之前就在那里修炼桩法的年轻人淡淡地说道。

  不过,当另一个从水中跃起的年轻人在石头上扎下马步的时候,明灯和尚突然就停下了脚步,双眼凝视着那个年轻人。

  长鹤道士开口低声说道:“那是金刚宗的桩法吧。”

  明灯和尚点点头,严肃地说道:“不错,那是金刚拳法的桩法,看其气息和桩法配合,应该是真传。”

  王程眼中精光闪烁,道:“那是马家参加比武大会的马木提。”

  马木提在擂台上和王程交过手,给他的印象深刻。这家伙的确是修炼了金刚宗的拳法,而且马木提在擂台上给他说过,似乎是马家当年救了明德和尚,所以从其手中得到了金刚宗的拳法传承。

  当时王程不相信,因为他认为明德和尚没死。

  现在看来,马木提说的应该是真的。

  “他说,他是明德大师的传承。”

  王程想了想,还是告诉了明灯和尚。

  明灯和尚点点头,不置可否,低声宣了一声佛号,随后就就继续朝着山里走去,似乎不想理会此事。

  王程和长鹤道士师徒两也没有多说,只想尽快进入金刚宗山门,了结此事。

  可是,那石头上的两个年轻人都看向了王程三人。

  尤其是刚刚从水里冲上来的马木提,目光凝视之下,看着王程行走之间的气息和步伐,神色严肃无比,高声喝道:“来人可是王程?”

  王程没有回话,也没有停下,只是继续走,他不想和马木提在这里叙旧。

  “王程,来西北,也不和老朋友打声招呼,不厚道吧?”

  声音袭来,马木提已经从石头上直接冲了下来,光着脚丫子踩着雪地,一步步冲向王程,每一步都如铁锤锤击大地一样,将地面的冰晶踩的粉碎,留下一个个清晰的教养,然后一拳冲向王程的背影而来。

  虽然王程没有承认,可是马木提和王程交手,被王程几乎碾压性的击败,他怎么可能认错王程的气息和身形步伐?

  就算王程这段时间又经过了一次次突破和奇遇,可是依旧不能改变一些内在核心的气息和气势。

  呼……

  马木提一拳袭来,空气之中有一丝金铁破空的尖锐呼啸。

  这是金刚拳法,和巴图所修炼的金刚掌法乃是配套的武学,合在一起就是一门完整的武学,不是少林那们单纯的攻击掌法大力金刚掌能比的!

  王程嘴角露出一丝无奈地苦笑,本想隐藏行迹,没想到还是被发现了。当下他也不客气,转身就对着马木提的拳头轰出一拳,硬碰硬地来回答对方:“马兄言重了,实在是我也有要事在身,本想事情了结了再去马家拜访。”

  轰……

  王程这一拳也没客气,用了八分力,拳头上也只是凝聚了一丝煞劲,没有出全力。

  因为,他知道马木提几乎是全力出手了,想突然袭击在他这里一些便宜,他自然不可能让马木提得逞。

  看情况,马木提最近的实力也是提升迅速,或许是有重大突破,拳头上有一丝劲的气息,只可惜还没有彻底凝聚成功。

  一旦成功,也是金刚劲!

  轰……

  两人拳头碰撞之下,周围一道道气息席卷出去。

  马木提顿时感觉到拳头和整个胳膊都有一丝僵硬,然后一瞬之间无法继续发力,被巨大的力道冲击的倒飞出去三米多远才落地,光脚踩碎了两块石头才站稳,脚底传出一丝刺痛,惊异地道:“王程不愧是王程,我本以为我最近有所突破,可以强过你一线,没想到你的进步更大,竟然已经凝劲,佩服。”

  王程微笑道:“马兄的实力也不弱,金刚气息凝聚,金刚劲看来是不远了。”

  马木提脸色一红,目光从明灯和尚和长鹤道士身上略过,心中瞬间震惊无比。

  不是因为两大高手身上骇人的气血气息,而是明灯和尚那张脸,和他们家供奉的那个和尚的照片一模一样。

  他当即浑身巨震,然后直接就跪了下来,恭敬道:“晚辈马木提,见过明德大师。”

  明灯和尚长叹一口气,本想躲开,却是终究没能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