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一百七十八章 警署总部

第一百七十八章 警署总部

  (今天一更送上,谢谢打赏和投票的童鞋们……继续求支持,求票票,祝贺大家情人节过的快乐……可怜的咱在情人节前一天单身了……哎……求安慰……)

  王程自从看到周庆川下车的时候,心中就有了一种警惕。【】因为周庆川的目光几乎一直就是停留在他身上的,而且眼神之中是毫不掩饰的杀意。

  呼呼……

  拳头到了王程的面前,一股劲风吹拂在王程的脸上。周庆川这一拳几乎是全力,以他化劲中期的实力,如此全力出手攻击对方面门,几乎就是心存杀念了。

  那么,王程会是这么好欺负的?

  当然不是!

  哼!

  只见王程一声冷哼,随后没有躲闪,也没有去挡周庆川的这一拳。而是瞬间猛然挥出一拳,并且速度极快,后发先至,一拳打中周庆川的右边胸口,砰的一声闷响,周庆川整个人都倒飞出去,拳头都没有碰到王程。

  陈高杨和其他几个警察都是愣住了,他们想拦住周庆川,可是都反应不过来。尤其是陈高杨,他还有先见之明的挡在了王程的前面,可是周庆川依旧是眨眼间就绕过了他来到了王程的面前。

  好大的胆子!

  几个警察都是心中大怒,当着他们的面就打人?

  陈高杨当时心中是瞬间一沉,知道此人是高手,一动手就会有麻烦了。要是就在他面前出现死伤,而且还是在港岛警署的门前,那他的责任就大了。

  可是。结果出于他的预料。

  陈高杨急忙转身。可是还没转过身。就被一个飞过来的人影撞上来,一起飞了出去,两人一起摔在地上。

  其他几个没反应过来的警察都看的清清楚楚。

  刚刚绕过陈高杨冲过去的周庆川,拳头都没碰到王程,就被王程猛然一拳给打的倒飞过来,将陈高杨撞的一起翻滚在地上。

  几个年轻警察都是看的目瞪口呆,这不是拍电影吧?一拳打飞两个人?这还是人吗?

  王程这一晚上看起来没什么变化,可是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此时的实力比之前强了一倍不止。百汇穴的元气融入身体气血皮肉骨骼,看不见摸不着,只要一出手就能知道。

  “周家的人很了不起?可以想打谁就打谁?”

  王程双手背后,居高临下地看着躺在地上,面色煞白胸口剧烈起伏的周庆川。

  与周庆川一起的两个年轻人都围了上来,警惕地看着王程。他们想冲上去,可是看到周庆川都被一拳打的飞回来,两人都不敢轻举妄动,就是守在周庆川身前。其中一人大声呵斥道:“小子,别以为有些实力就能嚣张。周师傅刚才只是大意……”

  “都别动!”

  陈高杨怒了,从地上爬起来。感觉胸腹之中还有些阵痛,心中震惊这一拳的力量,将腰间的配枪拔了出来,喝道:“谁再敢动手,我就开枪了。”

  其他的几个年轻警察也都醒悟过来,急忙上来挡在中间,举着防爆盾小心翼翼地看着王程,几人都是暗暗的吞口水。

  刚才的事情发生的太快,他们谁都没看清楚,就已经结束了。

  可是,他们都看到了结果。

  这个看起来似乎弱不禁风的少年,竟然后发先至一拳将突然袭击的周庆川打飞出去,还将他们的队长都撞倒在地上。看队长陈高杨那表情痛苦揉着胸口的表情,就知道这一下撞击的力道有多重。

  所以,虽然王程是被偷袭的受害者,这几个警察还是警惕地防备着王程,看起来好像在保护周庆川他们一样。

  王程看着陈高杨等等人,笑道:“陈警官,你们这样对我们是什么意思?所有人都看到了,是他偷袭我,你们竟然不抓他们,还保护他们?我能理解你们警察和周庆川是一伙的,是你们让他故意袭击我们的吗?”

  陈高杨此时体会到了当初副署长黄尚白的难受,看着王程那带着微笑的表情,他心中有些发冷。他此时也知道了为什么当初副署长会向眼前这个少年妥协,因为这个少年太难缠了,实力强大,心志坚定,并且太自信,得理不饶人!

  “当然不是!”

  陈高杨急忙摇头否定,然后一挥手,指向身后被两个年轻人扶起来的周庆川,对几个下属喝道:“把他们都抓起来。”

  两个年轻警察跑过去给周庆川戴手铐,周庆川三人自然是要反抗的。可是看到陈高杨拿着枪黑着脸的表情,以及那边表情冷下来的王程,周庆川也是面色漆黑的任由两个警察给自己戴上了手铐。

  不过,周庆川看着王程沉声道:“年轻人,有些实力不要太嚣张,免得惹下祸端。”

  “我的确年轻,不过也很不喜欢平白被人欺负了还不还手,如果你认为还手反击就是嚣张的话,那我只会更嚣张。”

  王程毫不示弱地看着周庆川淡淡地说道:“而且,下次就不只是一拳这么简单了。”

  周庆川面色再次沉下来,冷哼一声不说话了。他知道刚才的事情传出去,在哪里他都说不过去,毕竟他出手偷袭在先,吃了亏也只能自己吞下去。

  陈高杨急忙说道:“好了,都先去警署再说。”

  这里是港岛警署总部门口,说不定哪里就躲着狗仔队在抓拍他们警署的丑闻,所以绝对不能多待。

  王程拉着王媛媛,随着陈高杨进入警署总部,身后跟着霍有文和霍有鑫,两边各有两个警察举着防爆盾小心翼翼地走着。

  来到审讯室。

  霍家叫来的张律师已经到了,看到霍有文几人都完好无损,并且手铐都没带。严肃的表情好看了一些。

  陈高杨将王程和王媛媛单独带到一个审讯室。霍有文和霍有鑫被带到另一个审讯室。并且。陈高杨亲自来到王程的审讯室对王程进行询问。

  “姓名。”

  “王程!”

  “家庭地址。”

  “……江州……”

  陈高杨将王程的信息登记下来,随后严肃地看着王程,道:“被害人周伟浩和袁彪虎昨天晚上十二点被送入医院,都受到了很严重的伤害。他们指认是你和霍有文一起打伤了他们,王先生有什么要说的?”

  “他们是诬告。”

  王程很肯定地说道。

  这事儿,他是绝对不会承认的。刚才他也给霍有文两人说了,都会死不承认,反正对方没有肯定的证据。

  陈高杨依旧面无表情。目光盯着王程,想从王程的脸上找出破绽,道:“我们从那一段路上的监控录像上看到你们的车在十点半的时间停留在事发地点,两名受害者当时就在那里,离开后他们就受伤了,这个你怎么解释?”

  王程好笑地看着陈高杨,道:“陈先生,他们在哪里受伤的,请问有确定的证明吗?确定是在那里受伤的?监控录像上有拍到我们当时在那里打架斗殴?我们只是路过而已。”

  “根据录像显示,当时你们双方都在那里停留了五分钟。这五分钟内你们都在干什么,当时发生了什么?”

  陈高杨继续问道。

  王程耸耸肩。随意地道:“我们什么都没干,在看风景,不可以?”

  陈高杨无奈,在手中的口供记录上随手记录了一些信息,道:“昨天晚上你们都在哪儿?”

  “当然是在酒店休息,半岛酒店的监控录像可以证明,我一晚上都没出酒店。”

  王程淡淡地说道。

  “那王先生你来港岛是做什么的?是霍家帮你办的出入证明,你为霍氏集团做事?”

  陈高杨眼中精光闪烁。

  王程摇头道:“这个,我无可奉告。”

  “好,我知道了。”

  陈高杨点点头,再次记录下来,随后起身离开,留下一句稍等。他正准备去另一边的审讯室看看霍家兄弟的情况,霍家律师也在那边,比较难应付。

  王程没有在陈高杨等人身上费心思,心中惦记着那周庆川,拍了拍小姑娘王媛媛的手背,示意她安心,小姑娘笑了笑表示没事。王程眼中精光闪烁,回想刚才那一拳,其实他对自己的力量也有点出乎意料,所以没收住手,一拳出手有些用力过猛了。

  这是突然实力猛涨了一截的后果,王程无法控制突然出现的强势力量。他心中已经打定主意这段时间尽量不要与人动手,在江州好好练练拳,熟练自己的力道。他最在意的就是控制,想要控制自己的一切,如果连自己的力量都无法控制,他会心中不安。

  可惜,很多事情是计划赶不上变化。

  陈高杨刚刚走出审讯室,门口就有一个中年大汉走了过来,他们这个组的办公室都瞬间安静下来,刚才还比较活跃的几个队员都立马埋头好像很努力工作的样子。

  “队长,你怎么来了?”

  陈高杨面色苦涩地对中年大汉说道。

  这个中年大汉名叫韩时非,是他们这个经常与武术界打交道的队伍的队长,同时也是出身武术界的高手,早年师从港岛武术界一名前辈,那位前辈在十年前已经去世,而韩时非也加入警察队伍有十五年了。

  韩时非是港岛警署的一个异类,被称作是港岛警界的三大高手之一,做事一直都是我行我素,性格嫉恶如仇,眼里容不得沙子,经常得罪人。

  有人说如果他性格好一些,再自修一些文化课程,估计早就是警署高层了。

  “我接到消息黄德林和袁成清要进行生死决斗,我来看看,等会儿你带人和我一起去。”

  韩时非对陈高杨语气沉稳地说道。

  “这事儿我会安排的,队长你安心休假就好了。”

  陈高杨苦笑着说道。

  上个月,韩时非一拳用力过猛,劲道爆发将一个反抗拘捕的犯罪分子打断了心脉。死于当场。所以被休假了。警署上面让他去度假三个月。过了这阵子风头再回来就职。这种高手,警署也是不敢随意开除,开除一个就少一个,现在那些武术界的高手根本不会来当警察。

  陈高杨没想到,这还没过一个月呢,韩时非就又回来了。

  韩时非一挥手,笑道:“你知道我闲不住,来帮帮忙。那帮人你去估计镇不住。这帮人我最清楚,弱者去了,他们理都不会理。”

  “好吧,那等会儿我把这几个人都审讯完了就带人和队长一起去。”

  陈高杨无奈,他接管这个队还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以前是个小副队长,跟着走就可以了,现在他有些力不从心的感觉。

  上面说要专门成立一个监管武术界和处理一些特殊案件的部门组织,是不是真的?

  陈高杨很想不去管那些武术界的事情了,他就想当个普通的警察去管理普通的犯人,安心混个十年八年就可以退休养老了。

  和那些高手打交道。谁知道哪天会死于非命?

  就比如刚才周庆川和王程交手那一拳,陈高杨就知道的很清楚。当时两人如果是冲着他来的,不管是谁对他出手,他都必死无疑。

  “什么案子要现在就处理?我来看看。”

  韩时非拿过陈高杨的卷宗就看了起来,看到上面赫然写着南洋泥印周家周伟浩,双合武馆袁彪虎,黄氏武馆霍有文。

  江州……王程?

  江州王程和黄氏武馆霍有文是被告?

  周伟浩,袁彪虎是受害者。周伟浩一只手五根手指骨骼和手骨都被捏碎,袁彪虎一只胳膊和一条腿被打断?

  “内地来的?江州王程?”

  韩时非看着陈高杨面色凝重地问道。

  陈高杨点点头,他知道韩时非不只是以前师从一位高手这么简单,也不只是本身的实力强悍,最重要的是韩时非知道许多武术界的消息,诸多武学流派的人物信息都能说个一二三出来,这样办起案子来不至于两眼一摸瞎,连对方的身份信息都不知道。

  “不错,这个王程年纪还小,只有十八岁,可是实力很强。黄署长上次就是在他手上吃了亏。”

  陈高杨面色凝重地说道,转头透过单向玻璃看了看那审讯室内平静地坐着的王程,以及旁边的王媛媛。

  韩时非也顺着陈高杨的目光看过去,将卷宗递给陈高杨,面色严肃下来,道:“江州来的,我去看看。”

  陈高杨急忙跟了上去,低声道:“队长,黄署长说了,这个王程要小心应付,千万别让他抓到我们的把柄,这小子一点亏都不吃。”

  韩时非嘿嘿笑道:“在咱们的地盘,他还能怎么?”

  陈高杨一想,心道也是,这里是警署,是我们的地盘,发生什么外面也不知道,也不会留下证据,怕什么?

  他刚才是被王程的名声给弄怕了,心里惦记着黄尚城的嘱咐,所以面对王程才会一直小心翼翼的,生害怕自己会步上郑康成的后尘。

  有韩时非的话,陈高杨也立马放宽了心态,随着韩时非走了进去,并且将房间门反锁上了。他不知道韩时非要做什么,想了想,再次将单向玻璃的窗帘也拉上了,外面的人看不到里面发生了什么。

  然后,陈高杨按下遥控器,将审讯室的监控也关掉了。

  如此,这件审讯室就成为了禁闭空间,不管发生什么,都不会留下信息证据。

  王程看着韩时非坐下来,并且也安静地看着陈高杨做完一切。

  “王程,十八岁,来自江州。”

  韩时非看着王程严肃地问道:“你师傅是谁?他知道你在港岛打伤人的事吗?”

  陈高杨上前在韩时非耳边低声道:“韩队,他是霍家请来的。”

  韩时非点点头表示知道了,随后看着王程笑了笑,道:“不错嘛,有霍家这个靠山,是可以在港岛横着走了,你也这么认为的?”

  王程看着韩时非,知道来者不善,道:“我要见我的律师。”

  韩时非摇摇头,手指敲着桌子,道:“律师你当然可以见,不过我们先聊聊,江州刘武中你认识吗?”

  王程眼中精光一闪,点点头。

  “哦?你是他弟子?”

  韩时非惊讶地问道。

  王程摇摇头,直说道:“不是,只是认识而已。刘武中前辈传过我独门拳法,可惜我资质不足没学会。”

  “刘氏炮拳的确是独门拳法,有些门道,不是那么好学的。不过你不是刘武中的弟子,却能得到他传授拳法,那你是杨祐德的弟子?听说他们关系不错,看你身体形态也不像是练太极的样子。”

  韩时非猜测地问道。

  王程惊讶地道:“你去过江州?”

  韩时非嘿嘿笑了笑,摇头道:“我没去过,以前听我师傅说起过,你不是杨祐德的弟子?听闻杨家杨无忌离家出走,杨祐德在寻找入赘的传人,杨无忌的妹妹杨青语也是个练武天才,而且姿色上乘,你有没有心动?看你也不像是会入赘的样子。”

  “你对江州的信息倒是很了解,我的确不是杨祐德前辈的弟子,也不是杨家入赘的女婿。”

  王程平静下来,脑海里闪过杨青语的形象,淡淡地说道。

  “那倒是,其他地方的信息我了解的不是很多,但是江州我一直都很注意。你不是杨祐德的弟子,嘿嘿,那么只有一个可能了,你是那个老道士的弟子?”

  韩时非面色似笑非笑地看着王程问道,眼神冷了下来。

  在一边地陈高杨有些紧张,他不知道韩时非想干什么,害怕出了事把他牵扯进去会倒霉,心中祈祷最好没事。

  可是,下一刻,王程点点头。

  瞬间!

  韩时非身形暴起。

  只见韩时非眨眼间就是一拳来到王程的面前,拳风呼啸,劲道爆炸,乃是实打实的形意炮拳,炮劲极为凝练。

  王程也是瞬间反应过来,松开王媛媛的手,顺势一把将其连人带椅子推的滑到墙角。然后一只手抓住韩时非的拳头,顿时一股强大的炮劲爆发出来,将王程整个人都冲击的身体向后飞出去。

  “老道士的徒弟,试试我这一拳如何?”

  韩时非一拳将王程打飞,面色严肃地说道。

  砰,一声闷响!

  王程的身体撞在墙壁上,虽然一只手迅速的撑在墙上卸去了一部分冲击力,可是因为墙壁太硬,所以整个身体的气血都是不停的震荡沸腾,那炮劲震动的他耳边还有些轰鸣。

  “你认识我师傅?”

  王程调整呼吸,体内沸腾震荡的气血瞬间就平复下来,在体内随着王程的呼吸变化而变化,展示出了高超的气血控制能力。双眼凝视着韩时非,他没想到,在港岛能碰到一个认识自己师傅的人。

  而且,这还是个来者不善的老警察!

  心中的猛虎已经跳跃起来。(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