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一百七十七章 又被抓了?

第一百七十七章 又被抓了?

  (今天还是一更,最近休息一段时间,每天一更,年后会恢复,昨天说过的。【】谢谢大家今天给力的票票支持,哈哈,还有没,还有没?记得每天投推荐票,保持好习惯哦,拜谢……)

  身体有元气,藏匿于百穴。

  王程此时感觉浑身都暖洋洋的,百汇穴之中的元气通过血脉流转全身,然后融入全身每一个部位,整个身体素质都上升了一个台阶。

  元气是人体之中的精华,有病治病,无病强身!

  王程脊椎骨骼之处的伤势也是在几个呼吸的时间内,就被恢复了九成。

  这几个呼吸贯穿全身,元气也是被消耗一空。

  王程眼神开合之间精光四射,刚刚还感觉疲惫的身体,此时却是感觉到有些精力过剩的冲动。

  “好强势的元气,武者的元气果然比普通人更为强盛。我的身体发育和实力还不曾达到巅峰,所以此时体内穴位之中积蓄的元气还不到圆满,不宜过多的开启穴位,引导元气。”

  王程心中淡淡地想到。

  这次因为脊椎上的伤势,他不得不尽快将伤势治好。因为这里是港岛,在这里他的安全感不足。只有时刻保持自己的最佳状态,王程才能有足够的安全感。

  为了彻底将元气融入身体,让气血不再躁动,王程足足练了两个小时的拳法,才彻底的将过剩的精力完全发泄,再次出了一身汗,汗渍之中有一些黑色的污渍。经过这次开启元气。却是再次将身体洗筋伐髓了一遍。

  而那边王媛媛都已经疲惫地快睡着了。坐在沙发上,双手支着下巴,脑袋一点一点的。

  呼呼呼……

  王程长长地吐出一口气息,整个身体都是轻松无比,好像通透了许多,不过他更想现在去洗个澡。转头看到小姑娘还没去睡觉,坐在那里都瞌睡的要睡着了也没有回房间,王程不由地摇头。走过去拍了一下,将其惊醒,低声道:“还不快去睡觉。”

  小姑娘睁开眼睛,左右看了看,还有些迷糊,站起身来,揉着眼睛,嘟囔地道:“我早就想睡觉了。”

  “去你自己房间睡觉去。”

  王程看到这丫头在这里赖着不想走,哪里还不知道她想的什么,当下就是板着脸说道。

  小姑娘王媛媛嘟着嘴哦了一声。然后转身回自己房间睡觉去了。

  王程无奈地叹了口气,他知道这丫头对自己的依赖多半应该是一种恋父情结。从小她就没父亲。跟着自己一起长大,这种依恋已经超过了兄妹的感情。

  至于这丫头老说的长大了要嫁给他,王程听了也就是笑一笑,很多女孩子小时候都想着长大了嫁给父亲。

  “希望年底他们回来了和她在一起,能好点吧。”

  王程心中说了一句,就去洗手间再次冲了个澡。将身上的汗渍都洗干净,顿时浑身轻松,真正的感觉到每一个毛孔似乎都在呼吸,一股透彻的感觉从头顶传递到脚底。

  当下,王程也没睡觉,就是再次练起了拳法,将诸多拳法再次连贯施展了一遍,修炼到龙象拳法的时候感觉最好,因为皮肤更为通透,对龙象拳法锤炼皮肉有不小的帮助。

  最后在气息最顶点的时候,王程以睡虎式趴在了床上。

  第二天,太阳升的很高了。

  王媛媛已经洗漱完毕,叫来了早餐,将餐车推到王程的房间,一边吃一边看着王程睡觉的姿态。那样子就好像一只老虎趴在那里一样,随着呼吸的变化,身体也微微地是一起一伏的,她感觉哥哥即使睡觉都很有气势。

  这是因为王媛媛从小就是王程最亲近的人,所以看着只是有气势而已。

  如果是其他人,即使看到此时睡觉的王程,也会感觉到一阵心悸,不敢靠近,似乎靠近了就会有危险。

  瞬间,王程突然睁开了眼睛,因为他饿了。

  “嘻嘻,哥,饿了吧?”

  小姑娘王媛媛看到哥哥王程的目光落在餐车的食物上面,就知道发生了什么,当下笑嘻嘻地说道。

  王程从床上站起来,浑身骨骼都是噼里啪啦的一阵的脆响,脊椎的伤势也是已经彻底的好了。他自己心中都微微震惊自己气血运转的强大,睡觉的时候比之他练拳的时候都是丝毫不弱,以睡虎式睡了一晚上就将脊椎经过元气洗礼残留的些微伤势彻底恢复了。

  猛虎九式对骨骼的锤炼当真是强大无比,王程担心以后自己可能真的要变成如老虎一样,骨骼都成为了虎骨,那样会不会有人把自己的骨头拿去泡酒?

  “就知道吃,有人打我电话没?”

  王程穿上衣服,拍了小姑娘的脑门儿一下。

  “没人打你电话,不过他们都在外面等着呢。”

  王媛媛淡定地说道。

  果然,王程走出来就看到了外面客厅里坐着的霍有文和霍有鑫,王程脸上也是微微发热,笑道:“你们这么早?”

  霍有鑫指了指后面窗户上可以看到的太阳,取笑地道:“王程,不是我们早,是你太能睡了,怎么样?睡够了吧?”

  王程心中汗颜了一下,若无其事地笑道:“最近的睡眠时间是有些长,你们吃过了吧?”

  霍有文比较淡定,笑道:“我们吃过了,王程你的伤势怎么样?我给师傅说了,他说还有一斤虎骨酒,到时候你去了可以全部给你。”

  王程扬了扬眉毛,点头道:“伤势已经没事了,你们等我一会儿。”

  两人点点头,坐在客厅里看起电视来,都没有将王程说的没事了当真。毕竟是伤了脊椎,即使是霍有鑫这个外行。都知道伤筋动骨一百天的话。更何况是最重要的脊椎骨骼被高手打伤了?

  王程此时能正常的行动。就足以让霍有文这个行家吃惊了。那周伟浩的实力,他可是看的一清二楚,绝对比他高出一线。

  如此高手偷袭之下击中脊椎,王程竟然现在像没事儿人一样行动。

  霍有文只能对王程的身体佩服不已,好奇王程的师门究竟是哪一个流派,如此强势的气血修为,他还从没见过。

  就算是他师傅黄德林,和他见过的其他许多老一辈高手。霍有文知道在气血控制和修为上,都比不上眼前的王程。

  洗漱,吃饭。

  只用了十分钟。

  随后,王程就带着王媛媛坐上霍有鑫和霍有文的车开向黄氏武馆,今天是黄德林和袁成清公开比武的日子。

  “黄前辈准备的怎么样?”

  王程对霍有文问道。

  霍有文自信地笑道:“你帮我师傅治疗了一次,他现在可以爆发全部气血实力,已经初步凝聚丹劲。那袁成清绝对不是我师傅全盛时期的对手。”

  气血凝丹,劲道就会再次升华一个档次,威力和化劲时期相比不可同日而语,所以称作是丹劲。

  “飞机准备的怎么样?看完黄前辈的比武。我就准备回去了。”

  王程对霍有鑫问道。

  霍有鑫点点头:“这架飞机现在已经变成你的专机了,你随时都可以去机场。”

  王程笑了笑。这种待遇,也是让他心中微微感叹,果然是要有本事才能得到足够的尊重和最好的待遇。

  霍有鑫开车刚刚走出半岛酒店,前面突然两辆警车突然开了过来,从霍有鑫的车旁边擦肩而过,随后两辆警车突然在路中间刹车了,然后掉头过来,拉响了警报。

  “前面的车停下来!”

  警车内一个警察拿着喇叭对着开车的霍有鑫大声喊道。

  霍有鑫和霍有文都是一愣,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这些警察找他们做什么?看样子,好像是来势汹汹。

  王程眼中精光闪烁,瞬间就想到了昨天晚上的事情,拉了拉王媛媛,没说话。

  霍有鑫在港岛的确是嚣张,可是也不敢和警察硬来,只能听话地将车停在了路边,两辆警车一前一后地将车子围了起来。

  七八个警察全副武装地跑了下来,其中一个身材魁梧的中年警察对走下车来的霍有鑫说道:“霍先生,我们接到报警,怀疑你和车内的霍有文先生,以及王程先生与一起故意伤人致残案件有关。”

  霍有鑫严肃地道:“警官我们什么都没做呀?我们刚从酒店出来,你们可以去看半岛酒店的录像。”

  中年警察按照规矩将自己的证件拿出来,对霍有鑫以及霍有文展示了一下,随后拉开后面的车门,对坐在车内的王程说道:“王先生,请下车配合我们调查。我说的是昨天晚上发生在xx街道的事情。”

  霍有鑫和霍有文都第一时间想到了昨天晚上和袁彪虎以及周伟浩的遭遇事件,害怕说漏嘴,所以两人都沉默了一下。随后霍有鑫对霍有文点头,看着警察说道:“警官,我要叫我的律师。”

  “当然可以,你们有权找律师,不过我们也有足够的证据。”

  中年警官严肃地说道。

  王程拉着王媛媛走了下来,看着中年警官道:“你们副署长黄尚白先生知道你抓我吗?”

  中年警官一愣,随后摇头,道:“案情还在调查,我们并没有上报,王先生和我们副署长是朋友?”

  “朋友?呵呵,算是吧,你可以和他说一声,还有,你们真的确定有足够的证据?”

  王程笑了笑,反问道。

  中年警察眼中闪过一丝凝重,挥手道:“我们自然掌握了证据,受害者已经向我们提供了证据,现在你们和我们到警局协助调查。”

  “警官,受害者是谁?”

  王程继续问道。

  “你们自己做的事情应该很清楚才对吧?我们接到受害者袁彪虎和周伟浩的报警,都说是王程先生还有霍有文先生你们打伤了他们。”

  中年警官沉声说道。

  王程笑道:“抱歉,这个周伟浩我不认识。袁彪虎我见过。昨天下午在黄氏武馆见过。当时他们围着武馆的门不让开,我的确是给了他一拳,不过他当时应该没事吧?”

  中年警察摇头道:“我说的不是那件事,他们报警昨天夜里你们袭击了他们。”

  后面一个年轻警察低声道:“队长,没必要这么客气吧?”

  其他几个年轻警察也都是如此的想法,几个嫌疑人而已,这么客气做什么?直接强行带走就可以了,就算是霍家的人又如何?

  中年警察名叫陈高杨。他可不是这么想的。郑康成的事情他是知道的,所以他知道王程这个名字的时候,自然也就看到了王程的案卷,也就是之前郑康成的事件。那件事可是让副署长黄尚白以港岛警署的名义在报纸上刊登了道歉声明的。

  所以,刚才陈高杨说谎了,其实他是在两小时前接到周伟浩和袁彪虎的报警的,可是到现在才来。就是因为他和黄尚白联系过了,得到了黄尚白的指示才带人来抓人的。

  之所以请示黄尚白,王程的身份是一个原因,霍家在其中也是一个原因。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就是陈高杨和黄尚白都知道这不是一起简单的打架斗殴事件。而是武术界的一次战斗,如果可能的话。他们真的不太想参与到武术界的战斗事件当中去。

  因为武术界动辄就是死人或者是致残,其中的高手太多,警察也不太想轻易招惹。

  以前,警察接到一些武术界的报警,如果是恶意攻击,他们会惩罚主动攻击一方。如果是双方比武受伤,输的一方因为不服而报警找事,警察也会私下调解,不会真的把伤人者依法抓起来。

  可是,周伟浩是归国华侨的身份,护照是泥印的。他来报警,港岛警署可不能不理会,因为周家在南洋的势力不简单,他们要照顾国际舆论。

  霍有鑫一个电话,打给父亲霍明福。霍明福得知警察又将霍有鑫和霍有文,以及王程抓走了,急忙就打电话叫了霍家的律师,同时他自己也会马上赶过来。

  “几位,电话也让你们打了,律师也叫了。现在请上车吧,别让我们为难。”

  陈高杨对王程几人说道,伸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让几人上警车。

  王程看了看王媛媛,心中不想让王媛媛跟过去。可是这里也没有能让他放心的将王媛媛托付的人,只能带在身边才会放心。

  “等会儿别说话,知道吗?”

  王程对小姑娘王媛媛低声说道。

  小姑娘点点头,表示知道了,双手紧紧地抓着着哥哥王程的胳膊,不敢有丝毫的松开,双眼警惕地看着陈高杨几人。

  两个年轻警察上来要给王程几人上手铐,陈高杨看到王程和霍有文都是面色厌恶,当下挥手挡住了两个队员,摇头道:“不需要给他们戴手铐了。”

  “队长,这不合规矩吧?”

  其中一个年轻警察低声问道。

  王程没有理会,拉着王媛媛自顾自的上了一辆面包车,随后霍有鑫和霍有文也跟着坐了上去。

  陈高杨对两个年轻人低声说道:“对他们客气点,不需要戴手铐,手铐对他们没用。”

  几个听到的年轻警察都是楞了一下,还想再问,可是见陈高杨不会说的样子,只能闭嘴。

  王程的武力值陈高杨不知道,但是知道肯定不弱,冯棠山都在其手中吃了亏,被打的重伤,这件事在不少圈子里都传开了,只是很少有人知道王程的身份,港岛警署高层恰好是知道这件事起因的人之一。

  而对于霍有文,陈高杨是认识的,他处理过几个武者之间的纠纷案件,对武术界的事情知道一些,所以见过霍有文。他还得到消息,今天是霍有文的师傅黄德林和双合武馆的馆主袁成清比武的日子,甚至,他还听说签订了生死协议,还有不小的赌注。

  这起生死比武决斗,也是陈高杨负责的,等中午快开始的时候他还要去现场,保持尽量不要死人,必要的时候要制止。

  而报警的人,除了周伟浩,还有袁彪虎,两人是一起的。陈高杨知道袁彪虎是袁成清的亲孙子。

  这其中的关系就有些复杂了。

  所以,陈高杨轻易不敢对霍有文和王程做什么,害怕一个不慎就牵涉进去了。当下就只是按照流程带到警局去坐坐,询问一下情况再说。

  至于他说的证据,其实没什么证据,就是那条街道上的监控录像拍到了当时只有霍有鑫的那辆车在那里停一会儿,当时袁彪虎的车也停在那里。只是那个角落是个死角,所以没有拍摄到现场的具体情况。

  只是这个停车录像的话,是无法定罪的。

  陈高杨亲自坐在车后面,和王程几人坐在一起,面色保持着严肃。他经常和武术界的高手打交道,深深的知道这些人的杀伤力有多强大,平时看起来就和普通人没两样,可是动起手来,随手就会要人命。

  “律师马上到警署!”

  霍有鑫对王程说了一句。

  王程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霍有文面色平静,双手抱胸,看着窗外。可是却是时刻戒备着,要是这些警察敢动手,他随时都能全力出手。

  警车穿过几条街,来到港岛警署总部大厦门口。车子刚刚停下,一辆银色商务车也停在了旁边,一个身穿唐装的中年人和两个年轻人从车上走了下来,三人都是面色严肃,气息沉稳。

  刚刚下车,那中年人看到王程等人,眼中精光闪烁,脚下加快速度,来到陈高杨的前面挡住了去路,目光停留在霍有文和王程身上,随后对陈高杨道:“你就是陈警官吧?”

  陈高杨点点头,右手放在腰间,这是随时把枪的动作,其他的警察也都警惕不已地看着眼前这个拦路的中年人。

  陈高杨道:“不错,我是陈高杨,阁下是?”

  “我叫周庆川,周伟浩是我的侄子。”

  中年人自我介绍地说道,随后目光停留在王程和霍有文身上,语气凝重地道:“他们就是打伤我侄子的犯人?”

  陈高杨眉头皱了起来,没想到对方是受害者家属,当下挪了一下脚步,挡在王程身前,道:“他们的确是嫌疑人,不过目前具体的案情还在调查,周先生……你……”

  他话还没说完。

  周庆川就动手了,没有丝毫的废话和前奏。周庆川就是身体一转,踩着八卦拳的步伐,绕过了陈高杨,直接就是一拳来到了王程的面前,拳头直取王程的面门,毫不留情。

  他见过王程的照片,周伟浩电话里说过,就是这个少年废掉了周伟浩的一只手。

  周庆川是连夜带人从泥印赶到港岛来处理这件事的,刚刚下飞机就来到了警署总部。见到王程就是心中怒气爆发出来,周伟浩可是周家年轻一辈的顶尖高手,重点培养的对象,就这么被废了一只手,家族内部都是震怒不已。(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