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一百七十六章 心中杀意

第一百七十六章 心中杀意

  (谢谢投票和打赏的童鞋,现在年关了,是不是很多童鞋都开始休息了?可惜咱还得努力敲键盘……求支持,求安慰……求票票……)

  周伟浩踩的是八极拳的步法,直来直去,眨眼间就冲到了王程的身前,拳头依旧如枪,刺穿空气,划出一声呼啸,直取王程的咽喉。【】

  王程并没有被周伟浩的气势影响,心中猛虎常驻。周伟浩很快,可是王程却是更快,先行一步,不过却是先发后制!

  他在等,故意等周伟浩的拳头冲击过来,瞅准了时机,一把抓住了周伟浩的拳头!

  啪!

  一声脆响。

  王程这一下力量极大,几乎凝聚了全身大部分的力量,因为对方的实力很强,比之霍有文要高出一个档次。

  同时,王程也想快点结束这次战斗。

  ≡万≠书≡吧≠小≠说.nsb.m周伟浩拳头上的劲道顿时被王程的力量捏散了,而且,还被王程巨大的力量捏的拳头骨骼刺痛。周伟浩急忙后撤,手臂震荡,拳头上一股劲道爆发,撑开了王程的手掌。

  可是,王程怎么可能让他安然后退?得理不饶人。

  王程没有丝毫的停顿和调息,冲上来拳头就是再次一锤。周伟浩瞬间就是面色巨变,他此时是力竭之时。刚才被王程那一下冲击的气血凝滞了一瞬间,在内家修为上他明显不如王程,所以气血调息和变化不如王程那么迅速和如意。

  轰……

  一拳!

  周伟浩躲开了胸口,同时双手勉强挡在胸前,被王程一拳打中了肩膀。

  一声闷响。周伟浩被王程一拳打的倒飞出去。然后再次一声轰鸣。撞在了商务车的车门上,将副驾驶的车门撞的凹陷进去,整辆车都晃动了一下。

  噗!

  周伟浩被打的一口鲜血就吐了出来。

  王程的全力一拳可是袁成清都不敢硬接的,更何况刚刚化劲初级巅峰的周伟浩。

  “你说的?你刚才说了什么?”

  王程踩着步伐,两步来到周伟浩的身前,面色很疑惑地问道。

  力道打不过劲道?

  周伟浩面色很难看,他被这一拳打的气血几乎溃散,心中震撼于王程那强大的力量。如此强大的力量。即使他在南洋碰到的几个专修气血力道的印度年轻武者都比不上。“你究竟是谁?我是泥印周家的。”

  周伟浩盯着王程,沉声说道。

  王程猛然再次一拳,打在了周伟浩脑袋边上的车门上,将车门直接打出一个清晰的拳印。那巨大的力量,冲击出来的气流吹拂的周伟浩头发都扬起了一下,吓的周伟浩面色煞白。

  这一拳要是实打实的打中了周伟浩的脑袋,估计不死都是重度脑震荡,以后变成一个白痴都是可能。

  “周家怎么了?”

  王程再次反问。

  周伟浩不敢说话了,只是用眼神盯着王程,急忙调整呼吸和气血。继续力量,面色微微发红。

  王程对着周伟浩冷哼一声。没有理会他,转身看向已经目瞪口呆的袁彪虎,一把捏住这家伙的完好的胳膊,咔嚓一声,就将其这条胳膊卸掉了。

  “啊……”

  袁彪虎顿时一声惨叫,因为王程这一下不只是卸掉了关节让其胳膊脱臼,还让骨头都裂开了,伤及了筋骨。

  “你,你,你敢……”

  袁彪虎瞪着王程,还想威胁,可是看到现场的场面和王程那冰冷的眼神,威胁的话一时间说不出口。

  周伟浩都失败了,被两拳打的不敢说话了,他哪里还敢威胁王程?袁彪虎只是沉声说道:“王程,有本事你杀了我。”

  王程笑道:“我当然不可能杀了你,我不过是按照你的话来做。”

  袁彪虎疑惑,我的话?

  王程用行动回答了他,当下一脚猛然踢在了袁彪虎的一条腿上,咔嚓一声,小腿直接被踢的骨骼断裂。

  “啊…………你,你,你,我要我爷爷杀了你……”

  袁彪虎一声惨叫,跌倒在车内,面色凄厉地对着王程喝道。

  王程看着袁彪虎,沉声道:“不是你说的,要打断我们的手脚吗?”

  袁彪虎强行止住自己的惨叫,死死地盯着王程不再说话,只是将这件事记在心中。他知道现在喊再多都是平白丢人,弄不好还会激怒对方继续伤害他,安静才是最好的自自保方式。

  赵顺和另外两个人都爬了起来,只有那被王程小腿的反震之力震断了小腿的年轻人还在地上。三人看到袁彪虎被打断了手脚,都是面色一变,急忙再次冲了过来,三人都是一起练过的,配合的还是很有章法的。

  赵顺和另外一个中年人都是化劲初期的小高手,依旧是直取王程的上身!

  那年轻人冲在最前面就是个炮灰。

  王程对这三人没有丝毫惧意,依旧无视了那年轻人,明劲的国术境界不过是依靠些微的力量来打人,对王程此时的身体几乎没有伤害,和普通人无异。王程只是抓住了赵顺的拳头,并且硬抗了另外一个中年人的拳头。

  砰~!

  王程被化劲初期的中年人一拳打中了肩膀,只是身形微微顿了一下,脚下一步都没有动,抓着赵顺的拳头顺势就再次甩了出去,又是咔嚓一声脆响,赵顺的一条胳膊被卸了下来,并且被甩出去撞在旁边的中年人身上,两人闷哼一声,一起扑在了地上。

  “王程小心!”

  霍有文突然喊了一声,并且冲了过来。

  因为,周伟浩突然再次发难,调息了几下,气血再次恢复。瞅准机会。从王程的背后冲了过来。一拳打在王程的背心。王程顿时被打的一个趔趄,脊椎骨骼有些刺痛,脚下前冲了两步才稳下来,急忙转身,双手旋转,乃是地煞拳法之中的防御招式!

  啪!

  王程丝毫不顾背后脊椎的伤势,一转身就抓住了周伟浩再次追击的拳头,这一拳是朝着王程的后颈上去的。

  周伟浩没想到自己一拳打中王程脊椎都没能重伤对方。所以第二拳急忙打向颈椎玉枕穴,心中杀意盎然,想要废了王程!

  “你自己找死!”

  王程冷喝一声,抓住周伟浩的拳头丝毫不留余地的猛然发力一捏。

  咯吱几声微微鸣响,周伟浩顿时发出一声惊天的惨叫,他感觉自己的手指几乎被捏碎了。可是这还没完,王程再次欺身上前,冲了上来,抓着周伟浩的胳膊,手肘猛然撞在他的腹部。

  砰。一声闷响,周伟浩再次倒飞出去。撞在了刚才同一个位置,将那车门直接撞的碎裂,而周伟浩也是面色发青,一只手微微颤抖,五个手指头都是不规则的弯曲形状,不断的颤抖,另外一只手捂着肚子,看着王程,沉声道:“你,你,你死定了……我要杀了你……”

  霍有文走过来,看了周伟浩一眼,转身对王程低声道:“你下手是不是太重了?”…

  周伟浩的手掌被捏成那样了,如果没有名医加上珍贵药材的治疗,基本上是很难恢复如初的。普通医生以寻常手段治好了也会影响以后的爆发劲道,可以说这只拳头就被废了一半。

  而周伟浩看起来比霍有文大不了几岁,应该三十岁左右,就已经是化劲初期巅峰,马上就进入化劲中期的境界,绝对是周家年青一代的俊杰,是被重点培养的对象。

  废掉了周伟浩的一只手,那几乎就是断了周伟浩的武者前程,和周家结下了不可解开的仇怨,和当年黄德林杀掉了周家高手也是差不多了。

  王程看了霍有文一眼,不再理会放狠话的周伟浩,转身就走,淡淡地道:“幸好我不是港岛的,不然,我会先杀了他。”

  这一句话的语气很平静,可是却说的霍有文和周伟浩都是身体一震,都感觉到了王程那平静语气之下的深沉冰冷。

  言下之意就说了,王程是内地的,所以不在乎南洋的敌人,你们再强大也不敢去内地报复。如果他是港岛的人,南洋的威胁就会大许多,那么他就会先下手,消灭一个是一个。

  周伟浩和袁彪虎都被这冰冷的杀意震慑的不敢说话了,害怕会激起王程的杀意,真的狠起心来将他们都灭杀当场。

  这里是他们专门挑选的一个隐蔽地地方,他们死在这里可能都没人看到。

  保命要紧,一时间现场是一片安静,袁彪虎等人惨叫都不敢发出一声,安静地看着王程和霍有文离开。

  武者之间的仇恨,几乎没有讲和的可能,只有一方彻底的死亡了才会被消除。

  黄德林和周家高手一战已经过去了二十年年,可是周家依旧惦记着这个仇恨。过了二十年找到机会联系上了袁成清,支持袁成清来给黄德林致命一击,以此来报仇。

  霍有文跟上王程的步伐,上了车,心中有些震撼。他知道自己有些妇人之仁了,作为一个武者,他一直都尽量不参与纷争,认为练拳是一个追求,是一种爱好,而不是杀戮。

  可是,此时的霍有文知道,自己过去太天真了。还没有一个十八岁的少年看的透彻。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是在江湖之中流传了数百年的话,是绝对的至理名言。只要在这个圈子里,就没有人能置身事外!

  霍有文双眼闪烁着一些冰冷,下定决心,以后再加倍努力练拳,遇到敌人也绝对不留情。

  王程心中的猛虎不断的跳跃,每次当他战斗的时候,心中猛虎都会异常的活跃。如此能让他爆发更大的威力,可是却也不好控制,刚才他差点就压抑不住杀意,将那周伟浩一拳击杀了,这就是这心中猛虎作祟。

  坐上车,王程绑上安全带,急忙闭上眼睛。深深地呼吸。压制心中激动的情绪。

  前面的霍有鑫和霍有文都转头看向王程。面色担忧。因为刚才王程硬挨了了周伟浩的一拳,那一拳可是实打实的当中了背心脊椎。如果是寻常人,被周伟浩如此劲道打中一拳,只怕会被当场打断脊椎骨骼,不死也会终生残废。

  王媛媛抓着哥哥王恒的胳膊,关切地问道:“哥,你没事吧?”

  王程点点头,没有睁开眼睛。只是说道:“我没事,有鑫开车,回酒店。”

  霍有鑫急忙点头发动车子转了一个弯,绕过袁彪虎的车,朝着半岛酒店开去。

  目送王程等人开车离开,赵顺几人才爬起来手忙脚乱的上车,也是朝着另一个方向离开。

  “王程,我师傅那有一些虎骨酒,对治疗筋骨伤势很有效。”

  霍有文担心地说道。

  王程眼中精光闪烁,虎骨酒?这可是好东西。上次老道士给他的药酒已经就被他喝光了,最近他拳法进境迅速的一部分原因也是因为这个。本来是能喝一两个月的。可是自从练了龙象拳法和猛虎九式,他就每天喝的多了一些,如此效果会更好,所以很快就喝光了。

  老道士的药酒里面也有虎骨,可是却不多。那药酒不是专门补益筋骨的,而是针对整个人体都有好处的陈酿药酒。

  专门酿制的虎骨药酒,对筋骨气血都有极大的好处。

  “好,明天去向黄前辈讨要一点。”

  王程点点头说道。

  “行,你去要的话,我师傅肯定给的。”

  霍有文肯定地说道。

  当下,车内安静下来。

  王程闭着眼睛,心中猛虎依旧常驻,呼吸变幻,已经不是猛虎九式的呼吸法门,而是地煞拳法的呼吸,以这门拳法的呼吸能搬运全身气血,这对修复脊椎的伤势有巨大的好处。

  脊椎是人体最重要的骨骼,甚至没有之一。这里不仅仅是血液发源之地,还是每个人能直立行走的根本。

  如果一个武者脊椎重伤,那么就绝对废了,不仅仅是伤及气血,还会无法凝聚力量……

  武者发力,以双脚发力凝聚到拳头上,就是从脊椎传导的。如果脊椎骨骼受到严重的损伤,就不敢传递力道,因为受损的脊椎无法承受,强行传到就会让脊椎受损更严重,断裂都是可能。

  还好,王程此时的伤势不是很重,就是脊椎骨骼中部有一些微微受创。

  这也是他修炼了三门锤炼身体的拳法的原因。地煞拳法,龙象拳法,还有猛虎九式,都对身体有极大的锤炼作用。尤其是地煞拳法此时还是在锤炼筋骨的阶段,和猛虎九式配合,王程的骨骼已经比寻常人更为密致许多。

  而王程的龙象拳法还没有达到锤炼筋骨的地步。

  如果是半个月前的王程,被周伟浩全力一拳击中脊椎,估计是要重伤。轻则一年半载不能动武,重则十年后将地煞拳法和龙象拳法练到极高境界真正的配合起来,才有恢复的可能。

  车子来到半岛酒店的时候,已经是很晚了,酒店都没有几个人了。

  霍有文和霍有鑫亲自将王程和王媛媛送到房间才回去。这个被霍家和何家定下了半年的总统套间重新装修了一下,按照王程和王媛媛的一些需求修改了几个房间,将一个会议室改成了健身室,另外一个书房改成了一个卧室。

  如此就有了两个卧室,足够王程和王媛媛休息了,王程也不需要睡沙发了。而健身房也可以作为两人练拳的地方,也不需要在客厅练拳了。

  送走了霍有文和霍有鑫,王程匆忙洗了个澡,就去健身室开始练拳了。

  有俗话说,医不自医,这一点上在王程身上是不能成立的。大多数武者都能给自己治伤,因为武者练武对身体的熟悉程度远远地超过一般的中医,最熟悉的自然是自己的身体。

  王程修炼道门武学,对身体的熟悉更是超过诸多修炼现代国术的武者许多。地煞拳法的气血搬运之法乃是气血搬运的巅峰呼吸法门,能几乎无死角的搬运全身气血,能通过复杂的呼吸变化来将气血搬运到身体内的任何一个位置。

  不过,王程现在还没有修炼到那个呼吸气血贯穿全身的地步。但是滋润脊椎还是可以的,因为这里是血液发源之地。

  王媛媛站在角落安静地扎马步,双眼在哥哥王程的身上停留,眼神很是担心。看到哥哥王程拿出了一根很长的翡翠制作的玉针,缓缓地插入了自己头顶的百汇穴。

  “哥……”

  王媛媛急忙担忧地低声喊道。

  王程看了王媛媛一眼,微笑道:“放心吧,我没事。”

  王媛媛点点头,继续扎马步,保持安静地看着,可是心中还是很担心,她还没见过王程对自己扎针,还是头顶上。

  只见王程在自己的百汇穴上保持着一根玉针,随后就开始了练拳。

  自从王程得到了元气秘录,并且开始以此为自己的核心中医理论之后,给许多病人治过病,效果都很不错,脑部的疾病都能治,糖尿病的治疗也有奇效。

  可是,元气秘录的核心奥秘不是治病。而是开发穴位之中的元气为人体所用,增强人体的体质。

  王程一直不曾激活自己的穴位,从而激活其中的元气来增强自己的体质。因为他一直都在验证元气秘录上的东西,想彻底地验证上面的东西之后再来以身试法。

  而现在,他脊椎受损,他决定在自己的身上开始刺激穴位,激活元气。以此能迅速的修复脊椎的伤势,也能让他真正的掌握自己的身体!

  站在健身室中央,手中施展的是地煞拳法,王程的呼吸变化极其的复杂,呼吸搬运气血,气血运转变化与百汇穴上的玉针遥相呼应。

  王程感觉到了有一股什么东西在百汇穴内一起一伏的,似乎要破开束缚冲出来,可是终究是没能冲破束缚。

  王程没有着急,忍着脊椎上的细微刺痛,将地煞拳法和龙象拳法都逐一施展,然后再次施展了猛虎九式,随后再次以道家三大基础拳法来引导气血。

  如此循环了九次之后!

  王程感觉浑身气血都凝练起来,脊椎的伤势已经不痛了,相反有些隐隐的发痒,这是气血在修复受损的部位的表现。他知道,就算不以元气来增强体质修复伤势,以本身的气血搬运能力也能在几天内修复脊椎的伤势。

  不过,王程的注意力集中在百汇穴上,已经踏出这一步,他就不能回头了!

  就在这时,百汇穴上的玉针不断的颤抖,一点点的从穴位之中被逼迫了出来,当王程最后以猛虎九式收拳站立的时候。

  嗤的一声微鸣,王程头顶百汇穴的玉针化作一道虚影激射而出,半截刺入了天花板上!

  王程霎时间身体微微一震,顿时感觉到一股磅礴的暖流从百汇穴流出,进入血脉,流转全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