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一百七十四章 擂台之约

第一百七十四章 擂台之约

  (谢谢大家的支持,今天两更,还是求票,还请大家顺手投一票!还有就是订阅满一千起点币的好像会送一张免费的评价票,大家可以看看自己的个人中心,然后投给我这本书,投评价票的时候还请记得选择五星好评哦,亲!)

  袁成清的这一巴掌扇向王程,黄德林急忙上前就要挡下来。可是,袁成清的八卦拳最擅长的就是步法的变幻,此时他是铁了心的要给王程一个教训,杀鸡儆猴。所以精妙的步法变化绕过了黄德林,手掌瞬间来到了王程的面前。

  这时,还有霍有文!

  霍有文和他师傅黄德林一起动的,来到王程身前,双手抓向袁成清的手掌。

  啪!

  袁成清的这一巴掌速度极快地扇在了霍有文的肩膀上,将霍有文打的一个趔趄让开了位置,随后袁成清另一只手再次一巴掌甩向王程。

  “小子,今天给你个教训,以后大人说话,不要自以为是插嘴!”

  袁成清对王程冷声喝道。

  哼!

  王程冷哼了一声,面对袁成清没有丝毫惧意。松开小姑娘王媛媛地手,王程轻轻地推了她一下,让她后退。

  拳头毫不示弱地迎了上去,王程心中一片冷静。

  啪!

  袁成清的手掌和王程的拳头瞬间碰撞,一声脆响,两者都是动也没动,一股气流从两人交手的中心激荡出来。

  所有人都是眼睛一亮,纷纷震惊地看着王程。只有霍有文对此有所了解,王程的实力可是不弱的。

  袁成清面色难看。他一个前辈对一个少年出手本身就不好看了。如果还没拿下。那就不仅仅是不好看了。而是有些丢人了。

  “找死!”

  袁成清闷哼一声,手掌再次翻转,横劲毫不保留的爆发出来,手掌拍向王程的胸口。

  王程此时心中也是心中有数了,这袁成清的实力乃是化劲巅峰的实力。只差一步就步入更高层次的抱丹境界,成为宗师级高手。

  可惜!

  虽然只是差一步,可也终究是化劲高手。不是抱丹境界的宗师高手,与那马家义的实力在伯仲之间。

  上次王程没有练成猛虎九式。的确不是马家义的对手。因为马家义手下留情,所以两人互换一招看起来似乎是平手,实际上都知道王程是输了。

  而现在,王程自信面对马家义不会毫无还手之力!

  袁成清以八卦拳为核心,以八极拳辅助,在实力上是不如修炼形意拳和洪拳的马家义的。

  所以,王程对袁成清此时心中一点都不害怕,反而是兴奋,能与高手交手的兴奋。

  面对袁成清这一掌,王程也是脚下踩着步伐。拳法变化,拳头猛然力道大增。全身力道都汇聚到了这一拳,没有任何防御抵挡,而是一拳打向袁成清的胸口。

  周围几人看了都是面色惊异,这是以伤换伤的打法。

  “好激进的拳法,果然是年轻人。”

  几个中年人都是摇头,对王程与袁成清以伤换伤的打法不认同,因为他们认为两者实力不在一个等级上。

  袁成清也是眼中闪过一丝狠历,心道既然你想挨打,那我就不客气了,胳膊一震,劲道再次加重!

  可是,下一刻。

  王程的拳头却是比袁成清的手掌速度更快,后发先至,瞬间击中了袁成清的右边胸口,砰的一声闷响,巨大的力道爆发。

  咔嚓~

  袁成清的右边胳膊被巨大的力量打的脱臼,手掌只差一点点就接触到王程的胸口了,可惜却是被巨大的力量打的整个人都飞出去!

  好大的力量!

  好重的力道!

  这是袁成清此时的想法,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地看着王程,那一刻他感觉好像一辆汽车撞到他一样。

  因为轻敌,所以脚下也比较虚浮,袁成清微胖的身体都飞出两米远才落下来,再次踉跄的退后两步,才稳住身形,眼神依旧盯着王程,面色潮红,胳膊耷拉下来,沉声道:“小子,你是谁?”

  两个中年人急忙从椅子上起来去扶着袁成清,纷纷低声问道:“师傅你没事吧。”

  袁成清对两个弟子摇摇头,目光依旧盯着王程。

  王程也对此时自己的力量感觉到一丝吃惊,他最近有一段时间没有全力出拳了。刚才将袁成清当做是和马家义一个档次的高手,所以毫无保留的就是一拳,没想到将对方的胳膊打的脱臼,身体都飞出去。

  不过,王程的面色还是比较平静地,和袁成清的目光对视,平静地道:“我说过了,我叫王程,江州人士。”

  “你师傅是谁?”

  袁成清面色一黑,继续问道,左手在右胳膊上一拍再一扭,咔嚓一声脆响,脱臼的胳膊就被接上了。

  王程微微一笑,道:“我为什么要回答你?”

  “小子,刚才是我轻敌大意了,你力道很大。可惜不凝劲道,终究是无用,要是我全力出手,你在我手下走不过十招。别以为自己沾了点便宜就自以为是,今日我和老黄的事情,你最好不要参与。”

  袁成清对王程威胁地说道:“说说你师傅是谁,说不定我还认识,免得产生误会。”

  黄德林上前来站在王程的身前,对着袁成清沉声道:“袁成清,你走吧,你说再多也是无用,我是不会让出武馆的名额的。你要挑战踢馆,那我们明日擂台上见。”

  袁成清转头看向黄德林,其实他心中也已经有了退意。被王程一拳打的胳膊脱臼了,此事说出去他的面子威信都会大打折扣,当下也不理会王程了。对黄德林笑了笑。眼神阴狠地道:“好。那我们明日擂台上见,老黄,你心脉受损,到时候如果被我打的擂台上气绝身亡,可别怪我。为了免除警方的误会,我们还是签个生死状为好。”

  “你!”

  霍有文上前来就气愤地喝道:“你胡说。”

  袁成清在王程手上吃了亏,对王程和霍有文都不理会,只是看着黄德林。

  黄德林眼神凝实。身上的气息在逐渐凝重起来,语气沉稳地道:“好!生死状就生死状!袁成清,我忍你这么久,别以为我老了就好欺负。既然要签生死状,那就立个字据,你要我们武馆的名额,我输了就给你。如果你输了,那你的双合武馆的房产都归我。”

  霍有文和两个师兄弟都震惊地看向黄德林,可是看到黄德林严肃的表情,都不敢说话。

  袁成清听到这话。顿时哈哈大笑起来,这个房间内。他不怕任何一个人。就算在王程手上吃了点亏,可是他也知道王程的实力,动真格的交手,王程绝对不是他的对手,受伤的黄德林他更不怕,笑道:“好,老黄,我就答应你这个赌注。我那房子也是祖产,比你这破武馆要大一倍,用这个来赌你的比武名额,其实是我亏了,不过无所谓,我就和你赌了。”

  “好,明日擂台见!”

  黄德林沉声道。

  “哼,好,擂台见,告辞!”

  袁成清抱拳冷哼一声,已经达到了目的,所以转身就走。

  几个袁成清的弟子也都急忙跟上一起走了出去。

  客厅里就剩下了黄德林和他儿子黄佑兴,和另外一个弟子,以及霍有文,可见黄家武馆也是有些冷清没落。

  黄德林的两个孙子都无心学武,去国外留学了。这也是黄德林重点栽培霍有文的原因。

  王程,王媛媛,还有站在那里发呆的霍有鑫都算是外人。

  袁成清等人一走,黄佑兴就急忙上前对父亲黄德林说道:“爸,你怎么能答应生死状?”

  “师傅……”

  “师傅……”

  霍有文两人也是满脸焦虑地上来喊道。

  签订生死状,那袁成清就能将黄德林打死在擂台上也不用背负法律责任。虽然在现代,明面上的法律是不会承认这种东西的。可是在武术界却是一个潜规则,到时候死亡的一方都没有理由去追究,不然就会被整个武术界唾弃。

  黄德林摇摇头,眼神也是闪烁着杀意,沉声道:“终究是要打过一场的,二十年前我能把袁成清腿打断,现在我就也能要了他的命。”

  “爸,您的身体!”

  黄佑兴担忧地说道。

  黄德林笑了笑,目光看向黄佑兴几人,道:“我的身体我知道,以后武馆就靠你们了。有文,年底的比武你要好好表现。”

  “爸!”

  “师傅……”

  “师傅…………”

  几人都知道黄德林要做什么了,纷纷表情悲愤。

  这是要最后一次爆发最强大的力量去战斗,只要能击杀袁成清就行。到时候黄德林轻则心脉再次损伤,以后再也不能动武,甚至力气大一些都不能出;重则心脉断绝,当场死亡。

  但是,只要比袁成清活的长一些,那就赢了。黄氏武馆的名额和尊严也抱住了,还能得到双合武馆的房产。

  王程叹了口气,上前来说道:“黄前辈,我有办法帮你的。”

  霍有文急忙说道:“对对对,师傅,王程是神医。他能治好我大爷爷的疯癫,也能治好何老的糖尿病,肯定有办法帮你治好伤势。”

  黄佑兴几人也是惊异地看向王程,他们是第一次听说王程的本事。霍有文口风一向都比较紧,之前只给黄德林一人说过王程的事,其他人都不知道这些。

  黄德林对王程微笑道:“小友,你能来帮我,我很高兴。不过我的身体,我自己心里有数,恐怕你也没有办法,谁来了也很难有办法。”

  王程看着黄德林,目光自信地道:“黄前辈,我曾经帮助我一位前辈激发气血,保存实力。战胜过一位日本武者。前辈心脉上的伤势我不敢肯定能治好。不过让前辈在明天的擂台上爆发一次全部实力。并且护住心脉的能力还是有的。”

  “哦?你是江州人士,可认识李牧山?我听说过江州李牧山的医术不错。”

  听了王程的话,黄德林看着王程惊讶地问道。他认为王程可能是李牧山的弟子,在江州除了李牧山就没有其他比较出名的中医了。

  王程笑着点头道:“我认识李牧山李老,我还曾经在他的仁和堂药店抓过药。”

  “呵呵,那好,你给我把把脉看看。”

  黄德林笑呵呵地将手腕伸出来递给王程,眼神带着试探的意思。

  王程胸有成竹。伸出手淡定地给黄德林把脉。仅仅是摸上脉搏,王程就感觉到了强劲的跳动,如果不是之前就知道他心脉上有问题的话,他还以为这是健康人的脉象,因为脉象沉稳有力。

  可是,沉稳之中却有一些间歇,这就表现出了心脉上的问题。

  作为普通人生活,黄德林肯定也能长寿,到现在六十七岁了还身体健康,就能看出那心脉上的伤势对他的生活没有影响。可是却影响了他作为武者的实力爆发。尤其是阻碍了他更进一步。二十年前黄德林就是化劲巅峰的武者,这二十年来因为心脉受损迟迟不能进入下一个境界。实现气血凝丹。

  气血要凝丹,心脉是关键。别说是有伤,就是一般体质不好,心脉不够强大的武者都难以进入这个境界。

  如果没有心脉上的伤势,王程肯定黄德林此时也绝对是抱丹境界的宗师高手,面对那袁成清只需要一拳就能将其解决。

  武者到了后期,每相差一个境界,那实力的差距是无法计算的。

  “前辈心脉上的伤势的确有,不过也不严重。看来前辈这些年也在用心调理,有一些效果,并没有继续恶化。”

  王程平静地道:“如此的话,那前辈放心。我自有办法帮助前辈恢复心脉上的伤势,只要是心脉没有断,我就有办法。只不过,要想全部恢复,也是需要时间,少则一两个月,多则半年。我现在先给前辈行针一次,帮助前辈明日在擂台上对上那袁成清获得胜利。”

  黄德林目光凝视着王程,心中还是疑惑,能摸出他脉象上的问题,他知道这就不是一般的中医能做到的了。

  可是,要治疗心脉上的伤势,可不简单。

  “小友你真有办法?”

  黄德林严肃地问道。

  霍有文和黄佑兴等人也都期待地看着王程。

  王程肯定地点头,道:“前辈放心,我不会骗你。那袁成清我也看不惯,更不会看着前辈你去以死换取胜利。”

  黄德林眼中精光大盛,看着王程道:“好,如果小友你能帮我度过这一次难关,不管以后你能不能治好我的心脉伤势,你都是我黄德林,黄家的恩人,明日赢了袁成清的武馆房产也就算做是小友你的报酬。”

  王程心道果然是老奸巨猾,赢了才有报酬,输了就没有。

  不过,那房产太贵重了,绝对不止千万,看了霍有文一眼,随后王程笑道:“好,前辈这话我也记住了。”

  “呵呵,记下好。”

  对王程的直率,黄德林也是呵呵一笑,不以为意。

  “那好,我这就给前辈治疗。”

  王程严肃地说道。

  黄德林起身道:“好,跟我来。”

  几人穿过客厅,来到后面的一间厢房内,黄德林直接就脱了上衣,躺在了床上,露出匀称精壮的肌肉,道:“小友可以放手施为。”

  然后,黄德林闭上了眼睛。

  今日王程的表现已经得到了黄德林的信任,而且他也相信徒弟霍有文。

  王程点点头,对霍有文几人道:“各位都保持安静就好。”

  霍有文和黄佑兴几人都急忙点头。

  王程这才开始了治疗,拿出了装着玉针的布包,再次摸着黄德林的脉象,然后在其胸口的几处大穴上一一按了一下,以此来判断脉象上的变化,可以看出心脉的问题出在那里。

  黄德林是二十年前和周氏太极拳的高手交手而留下的伤势,太极拳很是刚猛,并且修炼到缠丝劲刚柔并济的地步,可以如形意拳的震劲一般伤及对方的内部脏腑,留下暗伤。

  看来,当时那周氏高手是一拳击中了黄德林的心脉,以缠丝劲造成的心脉上的暗伤。

  也幸好是缠丝劲,要是刚猛的鞭劲以及冲劲的话,只怕黄德林当时就已经被打断心脉而死了。

  王程缓缓地抽出一根玉针,让在场几人都比较惊异地是,他并没有刺入胸腹之中的穴位,而是轻轻地刺入了似乎不相干的头部百汇穴。

  这是王程的治疗核心,每次治疗,他都必定是以百汇穴为核心催动的。

  随后,再次一根玉针刺入胸口中丹田颤中穴,两根玉针互相呼应地颤动了几下。王程接着一挥手,这下加快了速度,十几根玉针眨眼间就没入胸腹之中的十几处穴位上。

  黄德林感觉到一股清凉气息在百汇穴酝酿,胸腹之间也是清凉气息流转,这些清凉气息滋润着气血,使其强盛。

  这是感悟了抱丹境界的气血搬运之法的拳法高手才能感应到的气息。

  王程之前治疗的病人只有刘武中有这种感觉,其他人都感觉不到玉针刺入血脉之中的变化。

  不过,当初的刘武中和现在的黄德林都没有多想,只是认为这是王程行针刺穴的特殊手法造成的效果。

  一根根玉针在王程的手中变幻着姿态,王程面色凝重起来。涉及到心脉的伤势,不管大小,都是能危及生命的,所以他必须小心翼翼。(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