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一百七十三章 名额之争

第一百七十三章 名额之争

  如果是拳头,王程还想试试以自己现在的身体去硬抗一下,试试自己身体的抗击打能力。因为相对于手刀来说,拳头就是钝器,也就是伤个表皮。

  在袁彪虎的手掌切到王程身前的时候,王程突然出手了,脚下稍稍地后退了一步,然后猛然一把抓向袁彪虎的手腕,乃是武圣山的擒拿手。

  每一门拳法都有自己独特的擒拿之法,武圣山拳法的擒拿手在诸多拳法的擒拿之中都是属于顶尖上乘。

  行家一出手,就知道有没有。

  袁彪虎一看,瞬间就是面色一变,急忙收回手刀,躲开了王程这一擒拿,随后身体微微一转,手肘猛然冲向王程的腹部。

  王程眼神凝视,一拳就朝着袁彪虎的手肘打过去。

  袁彪虎看到了顿时心中闪过嘲笑,眼神不屑。拳头和手肘碰撞,那肯定是拳头吃亏,袁彪虎当下再次凝聚劲道,八极拳冲劲凝练其中!

  可是。当袁彪虎的手肘和王程的拳头碰撞的时候。才知道自己错了。

  同样的力量的情况下。的确是拳头吃亏,因为拳头没有手肘硬。

  而王程的拳头力量有多大?

  直接打散了他凝练的劲道。

  咔嚓一声脆响!

  袁彪虎的胳膊直接被一拳打的骨骼脱臼了,一股钻心的刺痛刺入他心底,他知道自己手肘骨骼开裂了,不仅仅胳膊脱臼了,还伤及了筋骨。

  当下急忙后退,袁彪虎面色震惊,忍着刺痛。沉声喝道:“你是谁?”

  王程没说话,追上去就又是一拳,也是现在他能施展的威力最大的地煞拳法之中的大地锤法,拳头如大锤一样砸下来。

  袁彪虎看到这一拳,就知道力量又是大的惊人。可是他躲不掉,只能挡,抬起还能动的胳膊,就要去挡下来。

  轰……

  一拳砸下来。

  袁彪虎知道了自己的想法有多天真,明显高估了自己的力量。王程一拳将他打的飞出去,身在空中。一口鲜血就吐了出来。

  刚刚摆脱了几个年轻大汉纠缠的霍有文转身正要去帮王程,就看到袁彪虎被打的飞过来。急忙躲了开去,后面的几个袁彪虎的师弟急忙上去接住,几人顿时被袁彪虎身上那巨大的力量冲击的后退了好几步,才止住脚步,一个个都面色惊骇地看向王程。

  这个少年是谁?

  好强的力量!

  港岛似乎没有那个少年有如此厉害!

  那传说中的港岛年轻第一高手叶群生也打不出如此大威力的一拳,叶群生是胜在寸拳和形意拳劲道配合的瞬间爆发力,那杀伤力足以秒杀任何同辈高手。

  如王程这样大的力量,却没有凝练劲道,他们谁都没见过。

  霍有文急忙来到王程的身边,低声问道:“王程,媛媛,你们没事吧?”

  王程摇摇头,随意地道:“没事,这些人是干什么的?”

  “他们是双合武馆的弟子,一直不服我们拳馆的地位。这次官方的比武大会,只有五个武馆被选中,我们有一个名额,双合武馆就让我师傅退出,把名额让给他们参加这次的比武大会。我师傅一直不同意,没想到,这次他们来踢馆了,要逼迫我师傅同意。他们知道我师傅因为二十年前的伤势,实力不能全部发挥,所以才敢来放肆,不然……哼……”

  霍有文说着,语气悲愤起来,为师傅黄德林感觉到悲哀。

  真的是虎落平阳被犬欺。

  以黄德林当年在武术界的实力和地位,延续到今还被官方承认,直接被政府给予了比武大会的名额。如果黄德林的实力一直都在,身体健康,怎么可能会现在被这个双合武馆欺负?

  袁彪虎被几个人扶着,感觉到胸口火辣辣的疼,震惊地看着王程,喝道:“霍有文,你们武馆加上你师傅和伙计也就只有十个人,你觉得你们有资格获得比武的名额?港岛满大街哪个武馆不比你们大?”

  “那又如何?比我们大的的确很多,可是有几个人能胜过我的?除了叶群生,其他的人我都不惧。”

  霍有文也是盯着袁彪虎,沉声道:“你们呢?你们谁来胜过我了,我帮你们说服我说服把名额让个你们。”

  袁彪虎几人都沉默了下来,他们的确谁都不是霍有文的对手。袁彪虎之前还有信心胜过霍有文,交过手之后才知道自己还差一些。

  不只是霍有文,袁彪虎知道自己甚至都不如王程。

  “有文,我们还是去看看你师傅把。”

  王程急忙提醒地说道。在这里和这些家伙说一万年也是没办法解决的。

  霍有文醒悟过来,抬脚就朝着里面走去,周围七八个年轻人也是急忙围上来,还是不让进。

  “让开!”

  霍有文喝道。

  “休想,这里是街道,不是你们武馆里面的地方,谁允许这里不能站了?霍有文你太霸道了吧。”

  一个年轻人痞气十足地不屑说道,站在门口的街道上就是不走。

  霍有文心中担心师傅在里面会出事,所以没有废话,上来就是一拳。崩拳的威力展现了出来。那年轻人被一拳就打的退开。摔在地上。

  崩拳,当年郭云深一手半步崩拳打遍天下无敌手,靠的就是出拳的速度和崩劲的特性。谁靠近了就是一拳打飞,配合只需要半步就出拳的速度,的确是几乎立于不败之地了。

  此时的霍有文只是将崩劲初步练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如果真的能练到出神入化的顶级境界,劲道贯通全身,身体任何部位随时爆发劲道的话。那几十个人都近不得身,谁靠近就要被崩飞。

  砰砰砰砰砰!

  这门口的弟子只有袁彪虎是个真正的高手。其他的都是初步入门的新手,只会几招套路,根本没有实战。被霍有文一拳一个,几个呼吸的时间就放倒了五六个。

  其他还有几个人都不敢靠近了。

  袁彪虎站在那里也是不敢上去动手,他被王程卸掉了一条胳膊,同时也被一拳打的五脏六腑都受了伤,根本不能动手,只能站的远一点,眼睁睁地看着霍有文放倒了他五六个师弟。随后带着王程三人走了进去。

  “等等,你是谁?”

  袁彪虎拦下王程。还是不死心地道:“你不是港岛的人,最好不要管港岛的事,免得招惹麻烦。”

  “什么麻烦?”

  王程平静地反问道,眼神精光暴射。

  袁彪虎一震,看到王程的目光,那冰冷的气息让他浑身血液都几乎僵硬了一瞬间,气血都几乎凝固,脚下不自觉的被震慑的后退了两步,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直到王程拉着王媛媛,带着霍有鑫随着霍有文进入了武馆里面,袁彪虎此时才从那冰冷的眼神之中回过神来。急忙大口的呼吸几口气息,才将心中的紧张压抑缓解了大部分,可是王程那眼神依旧留在他的心中,袁彪虎只要一闭眼,就会忍不住去想,已经留下了心理阴影。如果不去除这个心理阴影,他这辈子拳法也就止步于此了。

  “师兄,没事吧?”

  “师兄,我打电话叫救护车,你没事吧?”

  几个双合武馆的新弟子急忙上来扶着看起来摇摇欲坠的袁彪虎问道。

  袁彪虎强撑着身体,自己站着,以八卦拳的呼吸法门持续了好一会儿,才真正的缓过劲来,心中深深的震撼。

  一个眼神,就让他几乎无法抵挡。

  对方在精气神上的修为造诣超出他的想象。

  进入黄氏武馆一看就有些年头了,里面的装饰摆设都比较老旧,地面还是青石地板,已经被踩的深深的嵌入地下。

  霍有文轻车熟路,因为心中焦急,所以快步穿过两个厅堂,然后来到后面的一个客厅,此时这里已经坐了五个人。

  其中,上首一个头发花白,面色泛黄的唐装老者就是霍有文的师傅黄德林。

  下面,左右两边坐着五六个人。

  霍有文推门走了进来,几人都看了过去。

  “师傅!”

  霍有文看到师傅黄德林没事,急忙上前抱拳恭敬地喊道。

  黄德林点点头,道:“有文你来了,这是你朋友?”

  黄德林的目光看向王程和王媛媛。他认识霍有鑫,在霍家见过,只有这兄妹两不认识。

  王程上前略微恭敬地抱拳道:“晚辈王程,见过黄前辈,我是有文的朋友。听有文说你身体不好,我懂些医术,所以来看看能不能帮上忙。”

  黄德林了然地点点头,知道王程就是霍有文给他找来的医生,那个给霍白城和何家盛治疗治的来自内地的神医。

  虽然听霍有文说了王程年纪比较小,可是看到这孩子模样的样子,还是忍不住心中惊讶,这真的还是个孩子,真的能给霍白星和何家盛治疗吗?

  癫痫和糖尿病可都是没办法治的。

  “多谢小友来看我这个老头子,可惜今天这里有些事情,让你见笑了。”

  出于尊重,黄德林起身对王程歉意地说道。

  坐在左边的一个微微发胖,头发留着偏分的老者拍了椅子一下,沉声道:“老黄,你别拖延时间了,今天必须给我个答案。如果不答应。那我明天就按照江湖规矩来踢馆了。到时候和你擂台上见。别说我不顾当年和你的情义。”

  霍有文看着微胖老者,就是抱拳沉声道:“袁前辈,你今日来我们武馆,将大门都堵住,难道不是踢馆?”

  这位老者就是双合武馆的馆主袁成清,也是港岛武术界有名的老一辈高手,不过排名不算高。

  袁成清凝视着霍有文,加重了语气。道:“我和你师傅说话,什么时候你有资格插嘴了?我让小虎他们在门口不过是帮你们看门而已,我要是踢馆的话,就直接向老黄挑战了,你一个毛头话?”

  霍有文不服气地要再说话,被黄德林呵斥了一句:“有文,不得无礼。”

  霍有文顿时无语地闭嘴不说话了,他觉得自己的师傅什么都好,就是太过迂腐,让他郁闷不已。

  王程皱着眉头。站出来,道:“黄前辈。有文说的对,有些事,不能妥协。”

  “小子,你是谁?有资格在这里说话?”

  袁成清当即就转身盯着王程,沉声喝道:“还想给老黄治病?小小年纪就招摇撞骗到这里了。”

  王程笑了,眼神丝毫不让的和袁成清对视,平静地道:“我叫王程,江州人士,我想说话,就是说了。谁有资格,没资格,难道是你规定的?至于我是不是骗子,也不是你一句话就能确定的!”

  “牙尖嘴利,我就代你家长教训你一顿,让你知道如何尊重前辈。”

  袁成清面色一黑,手掌在椅子扶手上一拍,身体直接站了起来,一巴掌就扇向了王程,带着呼呼的声响。

  王程眼中精光闪烁,右脚已经在蓄力,他不确定这个袁成清的实力境界,所以不敢硬接,做好了躲闪的准备。

  不过,黄德林先一步站起来跨步来到王程的身前,伸手拦住了袁成清的手掌,两人对了一招,看似半斤八两,都微微后退了一小步。

  可是黄德林是仓促出手的。

  “成清,与一个孩子计较,可不是前辈的风度。”

  黄德林语气硬下来,沉声说道。

  “老黄,痛快点,一句话,答不答应。我们几个人懒得在这里和你浪费时间,这小子我就给你个面子,不教训他了。”

  袁成清收回手,退后两步,不耐烦地说道。

  黄德林严肃地道:“我从没说过要答应,上面给我们一个比武大会的名额,是对我黄家的尊重,是对有文的实力认可。你们要强行夺过去,这是不可能的,我死也不会答应。”

  黄德林双手背后,腰板挺的笔直。

  两边坐着的几个人都站了起来,气氛有些凝重。

  霍有文和另外一个中年人以及年轻人也走过来站在黄德林的身后,和对方对峙。

  “老黄,这么说,我们还是免不得要打一场?”

  袁成清不屑地说道。

  “打一场又如何?即使我在擂台上输给你了,我黄氏拳馆也不会认输,有文依旧会代表我们武馆去参加比武大会。”

  黄德林肯定地说道。

  “你找死!”

  袁成清身后一个中年人低声厉喝。

  “你们才找死!”

  “来,看谁找死!”

  两边几个人摩拳擦掌的对视着,都没有先动手。

  这时候,王程开口道:“其实,黄前辈,在擂台上证个生死也是可以的,既然他们要黄氏拳馆的名额,前辈可以考虑一下,和他们下个赌注。”

  “王程!”

  霍有文急忙看向王程。

  “又有你说话的份儿?”

  袁成清不管王程说了什么,反正就是要发泄刚才积蓄的怒火郁闷。所以直接就出手了,这次出手就是雷霆之势,一定要教训王程,树立威严。

  脚下踩着八卦步伐,袁成清手掌一甩,手背呼啸地扇向王程的面部,这一下蕴含着不弱的劲道。

  “小心!”

  黄德林急忙提醒王程,然后也是脚下冲了上去,要救王程。(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