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一百七十章 那些震惊的人

第一百七十章 那些震惊的人

  (哎,天公不作美呀……本来想三更的,可惜中间接了个电话出去了一趟,所以又耽误了……不过,明天我没事,一天都会在家,让我晚上好好睡一觉,明天给大家爆发一下……嗯,就是这样,继续求点票,求支持……)

  第二天一早。【】

  小姑娘王媛媛比王程先醒过来,因为王程练成了猛虎九式,睡觉的时候以睡虎式的呼吸方式来呼吸。所以他睡觉的时间比较长,一晚上要睡将近十个小时才能自然醒过来。

  看到哥哥酣睡的样子,王媛媛想了想,又想去亲一下,可是感觉到屁股到现在还有些疼,就忍住了没动。怕把哥哥王程惊醒了,又少不得挨巴掌,所以小姑娘就这么安静地动也不动地看着。

  一直过了半个多小时,王程醒过来的时候,看到一双大眼睛定定地看着自己,顿时伸出手就在这丫头的脑门儿上敲了一下。

  “哎哟,又欺负我。”

  小姑娘不服,刚才她可是一直动也没动,很乖的。

  王程爬起来,沉声道:“不打你打谁,小小年纪就这么流、氓。”

  “呸,我是女孩子,我才不是流、氓。”

  王媛媛低声说道,可是面色微微发红。

  “你还知道你是女孩子呀?”

  王程反问道。

  王媛媛嘻嘻一笑,不以为意,反而很是得意,跳下床去,直接挂在王程的背上,笑道:“我就是。有本事你亲我一下。”

  “下去!”

  “不下!”

  王程无奈地背着这又闹腾起来的小姑娘去了洗手间。一起洗脸刷牙。洗漱完毕就直接离开了房间。

  霍有鑫和霍有文已经在餐厅等着了,早餐都也凉了,已经换了两份儿了,现在才看到王程和王媛媛兄妹两姗姗来迟。

  “最近改了作息时间,所以早上起的比较晚。”

  王程对两人微微歉意地说道。

  “反正我们没事,等等你也没什么。”

  霍有鑫笑着说道。

  霍有文说道:“我早上和我师傅说了一声,他说下周可以带你去看看。”

  王程点点头,看着霍有文。问道:“有文你崩劲达到化劲了?”

  霍有文面色露出了一丝自信,点头道:“嗯,暂时只能专注崩拳,不过已经在练炮拳了。能和崩拳完美配合的,就是炮拳了。”

  崩拳和炮拳都属于爆发拳法,两者结合,劲道融合,会有奇效。

  “那你能不能接我一拳?”

  王程笑着说道,眼神闪烁出一丝光晕。

  一股威势压在霍有文的身上,让他心中微微一沉。看向王程,皱眉道:“我到现在还不知道你的师承。我师傅也说看过才能知道,你让我接你一拳,为何?”

  “就是想试试。”

  王程无所谓地笑着说道。

  练成了猛虎九式几天了,他还没和人交过手。他想试试现在的拳法威力,霍有文明显是个不错的选择,虽然不知道这家伙的具体实力境界,可是绝对不会弱于杨无忌多少。

  那天和牛大海交过手,可是那家伙的实力比之老道士也不差多少,在现代国术上的修炼造诣几乎达到了巅峰境界,比之民国时期的那些大宗师都不弱了。所以,王程和牛大海交手根本不知道自己的拳法到底如何。

  霍有鑫愣愣地看着两人,不知道怎么说着说着,刚才还笑呢,转眼就要打上了?

  霍有文脚下一跺,椅子微微后退,拉开了和桌子的距离,他其实也想试试王程的奇特拳法,笑道:“好,你来打我一拳试试。”

  王程没有起身,心中猛虎低声呼啸,面色却是平静如常,右手手臂微微一震,地煞拳法的大地锤法就施展出来了。

  轰!

  霍有文知道王程是有心要试验,只是不知道他是不是要试验自己的实力,上次见识了王程和马家义以及冯棠山的交手之后,他就一直好奇王程的实力。所以就如此让王程打了一拳,双手交叉在胸前挡了下来,屁股下的椅子被打的吱吱作响,滑出去五六米远,霍有文的双脚也紧紧地踩在地面,这才稳定下来。

  “好大的力气!”

  霍有文惊异地看着王程,脚下再次发力,椅子又滑了回去,看着王程,严肃地道:“你的拳法只练力道,不凝劲道,很是少见,力道这么大的,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只怕真格的交手,我不一定是你的对手。”

  王程笑了笑,不再说话,心中却是有自信,霍有文只怕真的不是自己的对手。他刚才也只是用了七分力,要是全力一拳的话,只怕以霍有文刚才那状态要被打的吐血。

  这一下,王程的心中更为地自信了。年底的比武大会,他有信心夺冠,帮老道士完成一个愿望。

  吃早饭的时候,王媛媛的心情很好,时不时地还会笑起来,笑眯眯的可爱漂亮样子让霍有鑫这家伙都时不时地偷偷地看一眼。

  吃过饭,霍有鑫和霍有文就一起送王程和王媛媛朝着机场开去,专机已经在那里等候了。

  在王程他们离开的时候,在港岛另一边的何家别墅内。

  何家盛也是刚刚吃过早餐,并且早上起来在花园里好好的运动了一下。这是他最近几年都不曾有过的,现在他感觉身体特别的有力道,精神也很好。

  “老爷,林先生和邢先生来了。”

  一位佣人上来对何家盛禀报道。

  何家盛点点头,穿上白色唐装,就走了出去。

  客厅里,林双兴和林欣父女两,以及邢习同坐在那里喝茶,看到何家盛下来了。都起身问好。

  “何老……”

  “何老……”

  “何爷爷……”

  三人礼貌性的问好。可随后看清楚何家盛的时候。三人都是瞪大了眼睛,面色都微微僵硬下来,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

  这真的是何家盛?

  花白的头发根根直立,面色饱满红润,呼吸平稳,身体矫健,龙行虎步地走了过来。

  与之前那个病怏怏,精神萎靡。有时还会拄着拐棍的何家盛简直就是两个人。

  何家盛看到三人的样子,笑了笑,自顾自地坐下来,道:“都坐吧,在我这里不需要客气。”

  “何老,您这是?”

  林双兴最先反应过来,看着何家盛震惊地问道:“您的病,好了?”

  林双兴和林欣,还有邢习同都是上周参加过霍家的那场宴会的人。都目睹了当时王程给何家盛治疗了一次,并且收费一千三百万的事情。最近几天他们还将此事当做笑话给一些见面的人说呢。

  今天他们是要离开港岛了,所以来何家盛这里告辞一下。

  没想到。看到何家盛就发生了如此大的变化。三人都是第一时间想到了王程,想到了那个说可以治何家盛糖尿病的少年。

  何家盛挥挥手,再次示意发愣的三人坐下来,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爽朗地笑道:“我最近是老来鸿运,遇到了一位高人,给我治疗了一下,效果还不错,不过还没彻底治好,以后再看吧。”

  何家盛也学了王程的说话方式,没将话说满,随后笑道:“你们来找我,这是?”

  邢习同也清醒过来,急忙问道:“何老,我们是想要离开港岛了,特意前来告辞的。没想到就看到何老您遇到如此幸事,那何老您能不能告知,给您治病的那位高人是不是上次那位少年?”

  邢习同想到昨天参加一个粤门的豪门宴会,还在那里将王程给何家盛治疗糖尿病却连糖尿病都诊断不出的事情当做笑话说,此时心中就是一阵懊悔。

  林双兴也是苦笑不已,他虽然没有故意地将这件事当笑话说出去,可是心中也是将王程看做了一个笑话。

  没想到,到头来,自己才是个笑话。

  只有林欣微微兴奋,眼中喜悦之色浓郁,直接问道:“何爷爷,是不是王程?是不是他治好了你的病?”

  如果真的是,林欣知道,王程的本事就大了。

  全世界都没人能治好糖尿病。

  何家盛看着三人想知道的期盼目光,想到王程说过不要声张,当下笑着摇头,道:“我不好说是谁,高人都有不一样的处世原则。你们也别多问,不然得罪了人家,你我都是损失。”

  虽然何家盛没说,可是三人心中都是和明镜一样,已经是九成九的确定是王程了。

  “好了,今天你们就在这里吃顿饭,然后中午就走吧,回去了,代我给你们家的老家伙问个好。”

  何家盛不再自己的病上面多说,直接笑着说道。

  邢习同心中已经忐忑起来,想起了上次王程和他说的,他的身体有毛病。他最近忙着在港岛各个家族之间应酬都忘记了去检查,心中已经下定决心回美国就立即去最好的医院做个彻底的检查。

  而且,再也不敢将王程当做骗子和笑话。邢习同还担心,如果王程知道了自己最近说了不少他的坏话,到时候会不会和自己秋后算账。

  林双兴和林欣都答应下来,中午就在何家吃顿饭。

  三人都不再提何家盛的病的事情,可是都将王程记在了心里。

  同一时间,在京华,文城桦和文城琳带着文欣来到林德双提前说好的京华大学的附属医院,给文欣做一次全面检查。

  林德双是这所医院的荣誉副院长,这次亲自主持对文欣的检查。

  其实检查的项目也比较简单,就是检查脸部肌肉组织的情况,和验个血。

  几个跟林德双读研的中医硕士生,还有别的系的几个西医临床学的硕士生,以及国外来这里的交换博士生,七八个人跟着林德双一起。

  此时,他们正在看结果报告。

  “林教授,脸部肌肉组织的确在二次生长。”

  一个学生面色凝重地看着报告说道。

  “文欣的面部血压明显比其他地方的血压高很多。心脏和血管都很正常。不知道原因。”

  另一个学生也是满脸严肃地说道。

  按理说。人体血压是统一的。因为血压是指心脏对血液的压力,也代表血液的动力。可是头部的血压明显是比脖子以下的血压要高许多,文欣颈部大动脉都能看到跳动,面色微红,就是因为充血的原因。

  他们根本无法理解这是如何做到的。尤其是几个西医,包括从美国来这里做交换生的临床医学博士珍妮。几个学中医的,还听说过一些什么截脉的手法,只是也没这么神奇。

  同时。如此脸部充血,却没有其他的副作用。

  经过检查,文欣的身体指数正常,脑部正常,并没有因为脸部充血而对脑部有副作用,只是显示脑电波比普通人的更为活跃一些。

  来自华盛顿大学的医学博士生珍妮也在看着这份报告,并且是来回看了两遍,最后才交给林德双,用标准的普通话说道:“林教授,这是怎么做到的?这就是神奇的中医?可是。这,这怎么可能?”

  将身体局部的血压改变。让这一个部位的血液更为的充盈。这样的手段在西医之中也是可以做到的,那需要手术,而且是需要外部设备,还要躺在床上才可以。

  如文欣这样,局部血压升高之后,没有经过手术,也没有用仪器,甚至每天还如常的生活。

  这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任何西医理论上都不可能说的通。

  林德双也是面色凝重地看着报告单,虽然他也是如其他的学生一样的惊讶。可是他是教授,不能表现出来,而且他之前也是大致猜测到了可能真的是这样的结果。

  如此的话。

  那个中医对文欣的治疗就真的是有神奇的效果,最后真的可能把文欣的脸部烧伤治好,以自然的方式,而不需要动刀。

  这样的方式,将会震惊世界。

  文城桦和文城琳都急忙向林德双问结果。

  “林教授,小欣检查的结果如何?”

  “林教授,小欣没事吧?”

  两人都很关心结果,有科学的证明,他们会更加的放行,也会更加信任王程。

  文欣这个当事人却是最平静的,因为她脑海里一直记得王程那平静而自信的眼神,她相信王程。

  林德双让身后跟着自己的学生都安静下来,然后将报告单的复印件递给两人,神色复杂地道:“检查结果很好,小欣的情况很好。脸部的肌肉组织真的在重新生长,以前的老死疤痕都在慢慢的脱离,以后真的可能实现蜕皮,重新长出皮肤的效果。这种情况,我们目前还不知道为什么,验血结果也很正常,就是头部的血压偏高,我觉得这可能是那位医生的治疗效果。”

  “那林教授你说那位中医对小欣的治疗是真的有再生的效果?真的可以治好?”

  文城琳兴奋地问道,她是去年才大学毕业的。所以她比哥哥文城桦更了解现在的科学知识,更加知道这种事情是多么的不可能。

  珍妮双眼放光地看着文欣,此时文欣的脸上已经带着围巾。

  “小妹妹,能给我看看你的脸吗?我是医生。”

  珍妮对文欣低声说道。她来自美国排名前几的医学大学,知道最前沿的科技,所以最为震惊文欣现在的情况。

  文欣摇摇头,退后了一步,站在了文城桦地身后。

  文城桦笑道:“抱歉,小欣刚才检查完了,有些累了。”

  珍妮点点头表示理解,随后急忙兴奋地问道:“文先生,文小姐,我能见见给文欣治病的医生吗?他真的是太了不起了,这样的能力简直就是奇迹,如果写成论文发表出去,肯定能获得诺贝尔奖。”

  林德双也是心中微微激动起来,自从西医进入国内之后,中医就一直被西医压着了。很多普通民众都不相信中医了,更加的相信科学,相信数据。

  “城桦,下个月我也去,见见这位前辈,可以吗?”

  林德双也是激动地低声说道。

  “林教授,把我们也带上吧。”

  “就是,林教授这位前辈肯定是隐士高人,我们要说服他出山为我们中医正名。”

  “文先生,带我们一起去吧,拜见一下这位前辈。”

  几个学生也都对文城桦激动地说道。

  文城桦急忙说道:“林教授,这个,我要先问过才能回答你们。”

  本来,前面文城桦还觉得带上林德双可能无所谓,到时候能更好地确定文欣的情况。可是现在看这情况,要是再带上林德双和他的学生,肯定要出事。

  西医的科学已经证明了他女儿文欣在康复,如果这时候得罪了王程,那文城桦估计会后悔的要死。

  所以,任何事情,文城桦觉得要先问过王程的意见再说,以王程的意见为准。

  倒是文城琳比较了解王程的脾气,笑着摇头,道:“林教授,你们还是别想了。以我对那位中医的了解,他是不可能让你们去围观他的治疗,更不可能让他自己曝光在全世界。”

  “那就这样任由我们国家的中医瑰宝埋没?”

  一位中医硕士激动地说道。

  “这个,和我们没关系!”

  文城琳只能淡淡地如是说道,她只不过是患者家属,没责任去担负什么复兴中医的事情。

  珍妮急忙说道:“你们告诉他,如果把他给文欣治疗的案例写成论文,就能拿到诺贝尔医学奖,他就会成为第一个获得诺贝尔奖的华人。”

  “呵呵……”

  想到王程那脾气和处事风格,文城琳只能又是淡淡地笑了笑。(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