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一百六十二章 心有一只小老虎

第一百六十二章 心有一只小老虎

  (第二更来晚了点,今天有些事,所以下午耽误了。不过两更还是没少,还请大家继续多多支持,票票多一些呀……)

  好强的劲道。

  王程心中震撼,本来还在用力后退,可是被眼前的这个牛姓老者扣住手腕的一瞬间,浑身的力道似乎都消失了一般,只能站在原地不动了。

  这是一种强大的劲道控制效果。

  王程曾经听说过,将现代国术修炼到巅峰,强大的武者能以劲道瞬间控制对方的身体,握个手就能将对方的身体直接拿起来。

  听起来好像很玄奇,有些不可思议。

  可是,现在王程亲身感受了这种强大。

  “不错,你是老道士的弟子?”

  牛老抓住王程的手腕,按在脉搏上,然后看着王程,好奇地问道。

  王程点点头,眼前的这{}.s.个老者是他见过的仅次于师傅的强者,严肃地道:“不错,我师傅是长鹤道长。”

  “呵呵,老道士晚年收了个好徒弟,他也可以安心的去死了。”

  牛老呵呵笑着,很自然地说道,好像说的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王程皱着眉头,沉声道:“前辈,我师傅身体还很好。”

  “放开我哥哥!”

  王媛媛对牛老脆生生地喝道。

  牛老松开了王程的手腕,道:“我没有恶意,就是想看看你的反应和你的身体情况,你练武多久?”

  王程没有回答他的话,看向唐老。道:“唐老。我们开始治疗吧。我今天还有些事。”

  唐老知道王程生气了,无奈地看了无所谓的牛老一眼,对王程说道:“王程,你别和老牛生气。他和你师傅当年有些过节,说话是冲了一些,不过他不是针对你,你别放心上。”

  王程却是轻笑道:“唐老此话差矣,他和我师傅有冲突。那就可以说是我师傅的敌人了,那也就是我的敌人。而且,他刚才还如此说我师傅,如果我的实力再强一些,我可能已经出手了。”

  此话一出,房间都安静了一下,唐强民急忙说道:“王程,你先给我父亲治疗吧。”

  不过,牛老却是看着王程,开口道:“王程。你可以出手,我牛大海这辈子谁都没怕过。老道士我都没怕过。你是他的徒弟,我不欺负晚辈。我让你三拳,我就坐在这里,你三拳能让我离开这个位置,就算你赢。”“你赢了,那我亲自上山给老道士道歉谢罪。”

  说着,牛大海紧紧地盯着王程。

  王程感觉到了很大的压力,好像一柄剑已经刺到了自己的咽喉一般,咽寒处的穴位有些发痒,不断的跳动着。王程心中震惊,这个牛大海好大的气势,好重的杀气。

  “此言当真?”

  王程看向牛大海,没有被其气势震慑,丝毫不让地和牛大海对视。两人视线相撞,王程感觉到心中一阵阵的悸动,好像一根根大锤打在自己的心中一样。

  可是,他还是不会退,眼皮直跳,依旧看着对方的眼神,呼吸已经调整,心中一只猛虎开始凝聚起来!

  双眼瞬间变化,王程的整个人的气势都发生了变化,如一只猛虎站立在那里,看着食物,冰冷而无情。

  老道士的眼神也是微微一凝,道:“小子,你不错,我说过的话自然算数,从现在开始,你出手吧。三拳,让我看看你在老道士那里都学了什么,老道士当年依仗皮肉厚实自称不败,你学了几分挨打的本事?”…

  唐强民和唐强山都想说话劝阻,可是唐老却是摇摇头,示意两人都不要说话,不要插手。唐老是知道牛大海和老道士之间的恩怨的,更知道王程的脾气,所以不插手,让他们自己解决是最好的。

  王程松开王媛媛,让她站在一边。王媛媛担忧地看了看哥哥王程,随后狠狠地瞪了牛大海一眼,然后退后了两步。

  王程没有废话,让王媛媛让开之后,脚下一跺,整个人就冲了出去。王程整个人化作一柄长枪一般,拳头如枪尖,刺向牛大海。

  牛大海坐在椅子上,稳如泰山,手掌猛然伸出,一把抓住王程的拳头,施展出四两拨千斤的技巧卸去了王程的大部分力道。牛大海随后手臂震荡,猛然一抖,王程的胳膊一声脆响,顿时脱臼,整个人也被一股强烈的劲道震的后退出去,退了三步才站稳。

  咔咔……

  王程手臂一抖,脱臼的胳膊顿时就接上了,看的唐强山等人都是目瞪口呆,这种场面,似乎是电影里才会有的吧?不少字

  “一拳!”

  牛大海看着王程,淡淡地说道。

  王程接上自己的手臂,脚下丝毫没停,双脚再次骤然发力,以跃马桩起步,一声低吼,猛然就是一声虎啸,猛虎下山式施展而出,整个人都化作一只猛虎,双眼冰冷至极。

  呼呼呼……

  王程听着耳边的空气呼啸,这一刻,他真的好像感觉到自己变成了一只猛虎,心中的那只猛虎也更为的凝聚,只差一步就会凝聚成为真实,不再是虚幻。

  微微激动!

  王程知道自己的猛虎九式似乎要有重要突破了。

  而下一刻!

  他的拳头也到了牛大海的身前。

  牛大海对这一拳有些慎重,王程的力道毕竟是摆在那里的,纯粹的力量上他也不是对手,因为他老了。

  不过,牛大海还是只出了一只手,手掌微微旋转,乃是以太极拳的缠丝劲来抓住了王程的拳头,手掌在王程的拳头上纠缠了一拳,缠丝劲施展,就将王程拳头上的力道几乎消磨一空,随后再次一拍。

  咔嚓一声脆响。

  王程的胳膊再次脱臼。身体也再次后退了两步。不过。王程依旧胳膊一抖。一声脆响之后,脱臼的胳膊也再次接好了。

  牛大海摇摇头,笑道:“看来你也就学了这些本事,武圣山武学说的很厉害,两千多年的历史。可是老道士一辈子也就是学了一身皮糙肉厚挨打的本事,你跟着他也是浪费资质,不如现在拜入我门下,十年内我必定让你成为年轻一辈第一高手。”

  王程盯着牛大海。沉声道:“不可能,武圣山武学博大精深,你根本不理解。你让我成为年轻一辈第一高手,可是武圣山武学能让我以后成为天下第一。”

  “执迷不悟,看来老道士嘴上功夫长进了,把你忽悠的不错。你还有一拳,如果你输了,我可就不客气了。”

  牛大海笑容消失,平静地说道,眼神闪烁着一些锋锐。

  如果王程输了。他会让王程吃些苦头。以牛大海如此强势的作风,怎么可能只挨打不还手?

  唐老咳嗽了一声。牛大海没有看唐老,依旧锋锐地看着王程。

  王程也没有看唐老一眼,只是盯着牛大海,和其视线对视,如此才能感受到最大的压力,体内气血沸腾起来,心中猛虎越发的凝实。气血运转,运行到头部,速度会放缓,王程的心中那猛虎也越发的清晰起来。

  吼………………

  瞬间!

  王程张嘴就是一声大吼。

  这一声虎吼比之前那一声低吼更为的震慑人心,声浪滚滚,别墅的所有玻璃都嗡嗡作响。王程绍一股腥风凭空升腾,席卷出去,将唐老的轮椅都吹动的后退了一段距离,唐乐乐急忙上前去扶住了轮椅。

  其他唐家的人也都是后退好几步,明显都被这一生虎吼震慑住了。

  牛大海也是深色凝重了一些,看着王程,淡淡地道:“武圣山武学没有以虎形为主的拳法。”

  王程沉声道:“你不知道的很多,看拳!”

  说完,王程冲了上去,浑身气势凝聚到了顶点,心中的那猛虎瞬间化作现实,虚拟的猛虎在王程的心中成为了一只活着的猛虎一般,精气神俱在,巨大的猛虎跳跃起来,融入王程的身体内。

  轰……

  王程气势瞬间暴涨,双眼之中都出现了一丝淡黄,体内气血几乎沸腾起来,一股热气在周围升腾。

  牛大海感应到了一股危险的气息,他不知道自己有多久没有感应到这种气息了,心中凝重警惕,差点本能的就要移动位置,可是瞬间想到和王程的赌约,离开位置就是输了,所以又强行坐了下来。

  好强的气势。

  牛大海心中震惊,他没见过如此强势的年轻一辈。这次他不敢只出一只手了,不然真的输了可就糗大了,让他亲自去给老道士道歉,比杀了他更难受。

  呼……

  双手旋转,依旧是缠丝劲,牛大海浑身锋锐,可是却是将一门太极拳修炼的出神入化。可惜还是没能凝聚出大缠丝劲,否则要消弭王程这纯粹的力道,根本不需要出两只手。

  砰!

  可是,他接触王程的拳头的一瞬间,还是被一股巨大的力量冲击的差点身体后退,因为他是坐在椅子上的,急忙双脚紧紧地踩在地面。可是他毕竟不是双脚站在地面,力量无法完全发挥,身下的椅子被他这一下压的考察一声直接碎裂,他整个人也悬空在了空中,双脚扎着马步。

  还是没动位置。

  托大了!

  牛大海心中恨不得臭骂自己一顿,对老道士的徒弟竟然托大,还是太自大了!

  双手纠缠住王程的拳头,牛大海缠丝劲施展,几乎一个呼吸的时间就将王程手上的力道消弭一空,可是他已经输了。

  因为,王程拳头上的力量最后一次冲击,不是牛大海仓促之间的马步能抵挡的,脚下后退了一步!

  输了。

  随后,咔嚓一声脆响!

  即使是输了,牛大海也不吃亏,再次一拍王程的拳头,王程后退回去,一声脆响,胳膊再次脱臼。

  三次。每次王程都打的会胳膊脱臼。可是所有人都知道牛大海手下留情了。因为他不能欺负晚辈。否则一拳废了王程的胳膊也是轻松。

  周围其他人都是看的心中发酸,担心王程的胳膊会不会有事,王媛媛都差点哭出来。

  王程却是不以为意,还对王媛媛笑了笑,让她放心。随后王程胳膊再次一抖,又接上了,好像这胳膊就是个机器一样,随时可以卸下来。随时又能接上,看的其他人都想拆开看看王程的身体到底是怎么构造的。

  不过,此时他们都看向了牛大海。

  因为,按照牛大海刚才自己说的规矩,他输了,他移动了一步。

  自己挖了个坑,然后把自己埋了进去。

  这就是牛大海此时的行为和处境,让他非常的尴尬。

  王程看向牛大海,牛大海也看着王程,再也没有了轻松和轻视。只是面色漆黑,盯着王程。一字一顿地道:“小子,你好本事。”

  王程轻轻地抱拳,平静地道:“一般般,没有前辈本事大,多谢前辈指点,也恭喜前辈幡然悔悟,明白了错误,希望前辈到时候给我师傅道歉的时候,我能在场做个见证。”

  此时,王程的心中一片空明,一只幼虎在心中沉睡,这是他自己的猛虎,同时,这也是他自己。

  心有猛虎,心化猛虎!

  终于成了!

  牛大海浑身气息再次提升,沉声道:“小子你找死?”

  “不敢!”

  王程丝毫不让地道,声音掷地有声,说不敢,可是气势丝毫不弱。

  一时间有些剑拔弩张,牛大海不敢对王程出手,不然就是恼羞成怒欺负晚辈,传出去他以后就没脸见人了。

  唐老此时说话了,让唐乐乐将他推了过来,笑道:“好了,牛队,这是你自己输了。如果再迁怒于人,就有**份了。不过,我也好奇,你会向长鹤道长如何道歉。”

  牛大海深呼吸一口气,想起自己将自己坑了,要去给长鹤道长道歉,就是心中气愤难平,急忙以气息来压制心中的心情,淡淡地道:“那是我的事,我只说了我会亲自想老道士道歉,却没说过什么时候。”

  说着,牛大海看着王程,不屑一笑,双手背后,道:“等老道士死了,我会亲自去上坟,到时候我自会道歉。”

  唐老摇头,遗憾地道:“老牛,你们本没死仇,为何要如此?”

  经此一话,这仇就有些大了。

  王程也是面色再次严肃下来,沉声道:“我还道你是前辈,看来也不过如此,与街头市井无赖没有区别。而且,你确定你能比我师傅活的更久?”

  “那又如何?小子,这次老牛我大意了,让你占了便宜,随你怎么鄙视。反正老道士活着的时候,我不可能去给他道歉。至于我和你师傅谁活的更长,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如果我要死了,他还活着,我自会去道了歉才会断气。”

  牛大海一脸无赖地说道,随后转身就朝着外面走去,声音传来:“小唐,等你站起来了,到京城来找我,我去会会老道士。”

  王程顿时心中一动,就想追上去,可是想到还要给唐老治病,只能停下脚步。心中有些焦急,这个牛大海的实力之强,让王程都看不见底,好像深渊,只是在太极拳上的造诣就不比杨祐德老爷子差了。

  至少就是抱丹初期境界的国术高手了。

  可是看其形态和气息,绝对不止练了太极拳。其形如枪如剑,至少还修炼了形意拳。

  老道士要不是这家伙的对手怎么办?

  老道士要是受伤了怎么办?

  王程担心,转身对唐老急切地说道:“唐老,我们快开始治疗吧,我还有急事。”

  唐老知道王程所说的是什么急事,叹了口气,他也不好说什么,他能做的不多。老一辈的恩恩怨怨,很难说清,也很难搀和。在这里面,其实唐老都算是一个晚辈,他比老道士小了二三十岁,比牛大海也小了二十岁。

  站在这两人任何一个面前,他都毫无话语权。

  “好,那我们开始治疗吧。”

  唐老无奈地说道。

  唐乐乐和王媛媛都关切地看向王程。

  “王程,你没事吧?不少字”

  “哥……”

  王程对两人笑了笑,摸了摸媛媛小姑娘的脑袋,道:“没事,你放心吧。”说着,动了动胳膊,表示自己根本没事。

  其实,只有王程自己知道,他的胳膊筋脉骨骼已经受到了损伤,并且伤的不轻。而且,几次强行运转心有猛虎,对心脉也有些损伤。

  那牛大海实力如此之强,三次打的王程胳膊脱臼,怎么可能不留下伤势?

  还好的是这家伙行事还算光明磊落,没有故意以劲道给王程制造暗伤。

  可是吉斯如此,以王程的足够强大的气血,而且以地煞拳法和龙象拳法的气血搬运,修复能起来也要耗费一段时间。不过,只要能修复,王程就不放在心上,他也对自己的身体抗击打能力有了更多的信心。

  王媛媛和唐乐乐都松了口气,她们都很相信王程的话。

  给唐老这是第三次治疗了,加上最开始的一次的话,就是第四次治疗了。王程已经是驾轻就熟了,而且对唐老的病情和身体都可以说的上是了如指掌了。再加上他最近经过一次次治疗,对自己的行医之道也越加的清楚纯熟,治疗起来就会很轻松。

  治疗开始。

  一根根玉针在唐老的胸腹之间密布,王程手指如精灵一般在一根根玉针上或弹,或捻,或转,或震!

  看的唐家几人都是眼花缭乱。

  唐老却是感觉到异常的舒适,眯着眼睛,不一会儿就睡着了。当王程治疗完成的时候,唐老已经睡的很熟了,满脸都是舒服和安详的神色。

  “王程的医术果然还是神奇,佩服。”

  唐强民上来说道。

  唐强山也笑道:“王程可以说的上是神医了。”

  王程淡淡地笑了笑,将一根根玉针收了起来,对两人笑道:“两位唐叔叔,我还有事,所以就不和你们多聊了。唐老的病情,还是以前一样,多注意我说的那些。我就先走了,下次治疗我再来。”

  唐强民点点头,走到王程的跟前,低声道:“王程,这个牛大海身份不一般,你注意点。”

  王程也是点头,表示知道了:“我知道了,不过,不管他什么身份,如此侮辱我师傅,并且还到我师门去捣乱,我不会和他客气。”

  唐强民叹了口气,没说话,只是亲自将王程送出门口。

  唐乐乐在车上道:“我送你们去山上吧,我也想去见见道长。”

  王程看着窗外,搂着王媛媛的肩膀,小姑娘靠在自己的身上,心不在焉地道:“好。”心中,一只小老虎在打哈欠,在王程的控制下,站了起来,有了一丝威势,可是依旧是小老虎。

  心中还没有猛虎,只有一只小虎!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