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一百五十九章 启程回家

第一百五十九章 启程回家

  谢谢打赏和投票的童鞋,还有没,还有没,还有没?

  “何老得的是糖尿病?”

  王程讶异地看向林双兴,问道。

  林双兴看出王程的惊讶不是装的,心中无语,肯定地点点头,道:“不错,何老的病,我们都知道。全世界都没办法,只能压制疗养来稳定病情,你现在还有信心治疗?”

  王程笑了,肯定地道:“我为什么没信心?的确,我不知道那是什么病,因为我不知道这种病叫什么,并不是不知道身体有什么毛病,你以为我信口胡说?何老体内的情况我都很清楚,所以我才这么说的。”

  “也是看在诊费的份上,不然我还不太想理会。这种病治疗起来太麻烦,至少大半年一年的时间,我还要来回跑,非常的麻烦,他不让我治更好。”

  林奕双眼放光地看着王程,很少有少年敢和她父亲这么对话,一般人见到他父亲就话都不太敢说了,道:“所以你故意说每次治疗要一千万,是想把何爷爷吓跑?”

  王媛媛吃着东西,瞪了林奕和林双兴父母两一眼,道:“我哥根本就不想给别人治病,你们以为我哥想治病赚钱?都是别人非要求我哥哥治病。”

  王程对林奕的话也是笑了笑,不置可否,这话可不好回答。说不是,那他的收费就真的有点高了,别人会说他见钱眼开;说是的话,那他身为一个医生故意拒诊,也是有违医德。

  林双兴双眼凝视着王程,严肃地道:“你真能治何老的糖尿病?”

  “糖尿病是世界性难题,这的确不假。但是何老的病,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的确能治,刚才我治疗了一次,你去问问何老有没有效果。”

  王程肯定地说道。

  林双兴沉默下来。刚才看何老的状态,好像的确不错的样子。难道这小子的治疗真的有效果了?

  就是扎了几针就有效果?甚至都没吃药?

  林双兴还是不太敢相信,这就好像那些江湖骗子卖一碗水,说喝了水就能包治百病一样的情况。可是他也听林奕说了,下午王程在老坑坊卖翡翠就赚了至少两亿,根本没必要来骗钱。

  “不说这个了,我只是希望你小小年纪不要走上邪路。我听小奕说你下午在老坑坊那里救了她,这次要多谢你了。要不是你,我还不知道那两个保镖有这么大的问题。竟然敢抢雇主的钱。”

  林双兴转移话题,对王程诚恳地说道:“幸好他们没想过要伤害小奕,不然我要他们生不如此。”

  林双兴对自己的女儿还是很宠**的,如果谁让她吃亏了,他必定会找回来。

  说起这个,林奕就崛起了嘴,气呼呼地道:“爸,不要谢他,他就是个坏蛋,把我一个人丢在那里。”

  “你不是没事吗?”

  林双兴笑着说道。当时他去现场看到陈朝峰两人都被抬在担架上了,伤的不轻。知道王程已经都处理了,如果林奕有危险的话。可能就不会将她一个人留在那里了。

  林奕哼了一声,她的确没事,可是就是不高兴。

  “下次不管你,活该被人抢劫。”

  王媛媛放下一个鸡腿,毫不客气地说道,她看不惯林奕,打心底的讨厌。

  林奕顿时瞪向王媛媛,可是看到王媛媛比自己还小,就不好说什么。不然还以为她欺负小孩子,只能不说话。

  王程没有理会两个小姑娘的争执。对林双兴说道:“林先生,这个倒不用谢了。我只不过是刚好碰到了。看到林奕比较可怜,就出手了,这个我想谁看到了都不会不管。我也没做付出什么,举手之劳而已。”

  “你才可怜。”

  林奕白了王程一眼低声说道。

  王程还是没理她,倒是让林奕更觉得很郁闷委屈。

  “那也要感谢你,那两个保镖我已经起诉他们了。这样的人出来做保镖,真的是太危险了,我听小奕说你身手不错?那陈朝峰可不是一般的保镖,是陈氏拳馆的传人,手上的功夫很厉害的,小奕说你把陈朝峰打倒了?”

  林双兴好奇地问道:“你跟谁学的功夫?练的是什么拳法?”

  王程摇摇头,道:“没有多厉害,当时有霍有文在场,主要是他出的力,我就练了一点点拳脚功夫。”

  林双兴知道王程不太想说这个,对霍家的霍有文他也听说过。所以他也不追问,拿出一张名片来递给王程,笑道:“那我们就不打扰你们吃饭了,这是我的名片,以后有什么需要,我可以帮你一个忙。”

  王程无所谓的接过来,放在餐桌上,道:“好。”

  林双兴和林奕都是眼角抽搐了一下,有多少人想要林双兴的名片?你拿了竟然不好好的收起来,就这么随便的放在桌子上?弄丢了怎么办?

  父女两都不高兴,也不多说,他们觉得这是王程的损失,起身就走了。

  林奕还对王程狠狠地哼了一声。

  “臭屁。”

  王媛媛低声不屑地说道:“哥,我再也不想参加这种什么party了,一个个都那么臭屁。”

  王程笑道:“人家是有钱人。”

  “那又怎么样?”

  王媛媛还是很不屑:“有钱有多了不起,我们也很有钱。”

  王程拿起桌子上的林双兴的名片看了看上面只有一个电话和名字,随手就放在了桌布下面盖了起来,他对这个名片没兴趣。

  兄妹两吃了十几分钟,将这餐桌上能吃的东西都尝了一遍,东西方的食物都有,总算是吃了八分饱。

  “走吧,我们回房间去休息了。”

  王程看着狼藉的餐桌,拉着王媛媛就准备回房间去休息了,明天一早坐飞机回江州。

  兄妹两刚刚起身离开这里,就看到霍有鑫和霍有文走了过来。霍有鑫对王程说道:“王程。你去哪儿了?找你半天都没找到,我爷爷他们都下来了,怎么没见到你?”

  王程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刚才来的时候没吃东西,我和媛媛都饿了。所以先找了点吃的。”

  “呵呵,吃好了吧?我带你们去见几个朋友。这外面是给这些人玩儿的,贵客都在里面。”

  霍有鑫笑呵呵地说道,一来到party上,他就来了精神,这里就好像是他的主场一样,应付起来显得游刃有余。

  反倒是霍有文精神有些萎靡,显然是不太适应这种与各类人士应酬的事情。尤其是刚才他被老爸拉着去认识所谓的几个老朋友的女儿。这让他很头疼,没想都真的让王程说中了,竟然真的让他来这里相亲来了。

  王程摇摇头,笑道:“算了吧,我不去了。我和媛媛回去休息一会儿就要早点睡了,准备明天就回去了,你们把飞机安排好了没有?”

  “安排好了,你放心吧,明天一早就在机场等你们,你们到了就起飞。”

  霍有鑫肯定地说道。随后拉着王程就走,笑道:“别回去睡觉了,现在时间还早。你刚吃了饭不消化一下?来来来。”

  王程无奈,只能带着也满脸不情愿的王媛媛跟着霍有鑫一起朝着里面走去。这外面大厅有许多人,一个个都是穿着的很得体,不管男女都是弄的油光满面的,香气四溢。

  “呵呵,刚才那个小神医还说呀,何老的糖尿病他也能治,治疗一次要一千万,一共要五十次。还说以后去找他。他也不一定有时间。”

  里面一个声音以讲笑话的语气大声地说出了这句话。

  然后,那边的一个房间内顿时传出了大笑的声音。以及一些附和嘲讽的声音。

  王程顿时停下了脚步,因为霍有鑫就是准备拉着他和王媛媛进入这个房间。摇摇头,道:“我们就不去了,你们去吧。”

  说完,王程就拉着王媛媛转身头也不回地走了。他可没心情去听那些人的冷嘲热讽,他也没必要去给别人证明什么。

  霍有鑫和霍有文都楞了一下,随后反应过来王程是被里面的人气走了。这时发现王程已经没入人群,朝着大门口走去,两人也没有去强行将王程拉回来,知道王程可能是生气了。

  “草,这些人真的是不知好歹,以后这些家伙死了我也不会让王程给他们治病。”

  霍有鑫郁闷地说道。

  霍有文好奇地道:“他们说的是王程?王程能治何老的糖尿病?”

  霍有鑫虽然也不太相信,可还是支持王程的,这时候他一定要立场坚定,语气肯定地道:“王程的医术这么厉害,还会看古董,还会武术,赌石的运气这么好,就算真的能治糖尿病,我也不奇怪,这群人没见过世面。王程今天就赚了三亿,还需要去骗钱?”

  霍有文比较理智,听霍有鑫说了这么多,其实也没有什么能证明王程真的能治糖尿病。

  他们刚才也听说了发生在楼上的事情,楼上下来的几个年轻人在里面的小圈子里将这件事当笑话讲了,显然他们都不会相信王程真的能治糖尿病。可是王程还是霍家的贵客,这几个年轻人将王程的事故意说出来,就有些打霍家的脸了。

  毕竟王程是内地的,可以一走了之,可是霍家的根在港岛。

  这里面是一个小一些的客厅,是霍家的贵客聚会的地方,和外面的大厅是两个世界。

  霍有文摇摇头,对那些人更为不喜,淡淡地道:“我也回去休息了。”

  说完,霍有文也转身走了。他不太想去和他父亲一起见什么叔叔伯伯的女儿,更不想坐在那里看着那些同龄人胡说八道。

  只有霍有鑫了,他还是没回去休息,去了里面小厅。

  王程和王媛媛回到房间就老老实实地在房间内休息了一会儿,兄妹两坐在沙发上看了会儿内地的电视,然后就洗洗睡了。

  这几天的事情都比较多,王程也难得的没有练拳就直接睡了,也好好的休息一下。

  霍家的party上发生了什么,王程也懒得去管了。

  第二天一早。睁开眼睛的一刻,王程就从沙发上跳了下来。昨天和马家义交手产生的一些细微的体内创伤已经彻底的恢复了,气血已经完全的圆润如意。运转之间没有丝毫的滞碍。

  那马家义的震劲还是很强大的,留下的伤势一下子不是很重。可是对身体会有持续的伤害。幸好王程的拳法专修气血,气血搬运堪称巅峰,脏腑也很强大,可以说专门克制震劲这类创造暗伤的劲道。

  无法留下暗伤,震劲这类劲道的无力也就下降了大半了。

  “起来,练拳了……”

  王程来到小姑娘王媛媛睡觉的房间,毫不客气的就将小姑娘拉了起来。

  王媛媛睡眼惺忪,无奈地被哥哥王程拉起来。只能随意扎了下头发,就随哥哥王程来到客厅开始练拳,就如在家里一样。

  半小时后,吃了早餐,兄妹两就坐上霍有鑫的车,直奔机场而去。

  “王程,昨天晚上你走的太早了,没看到后面的好戏。呵呵,那几个家伙为了美女争风吃醋打起来了,那家伙开始还嘲笑你是骗子呢。我看他们才都是白痴。”

  霍有鑫在车上对王程说道,他看王程面色很平静,说这些想让王程开心一下。

  王程只是点点头。却是没说话。

  霍有鑫继续说道:“我爷爷后来找你呢,我说你休息了,今天要回去。我爷爷说让你别放在心上,就算你有误诊也是正常的。”

  王程看向霍有鑫,认真地道:“我没有误诊。”

  “嗯,对,我这嘴说错话了。我爷爷说,他们不知道你的厉害也是正常的,因为你年纪还小。”

  霍有鑫急忙换了一句话:“等你把我大爷爷治好了。他们就都闭嘴了。”

  王程知道霍有鑫想安慰自己,笑道:“好。我知道了。”

  霍有鑫点点头,不再说话了。害怕自己说错话让王程不高兴的话,那就不好了。

  可是,霍有鑫和其他人都想不到的是,在何家别墅此时却是发生了一些事情。

  何家也是港岛老牌的富豪家族,当年还有一些黑色的背景,可是洗白的很早。在五六十年代就已经积累了不小的财富了,现如今在港岛虽然名声不显,很多普通人都不知道何家,不如什么李家之类的排名很靠前的富豪,可是暗中掌控的资源不是李家这样的后起之秀能比拟的。

  何老全名何家盛,现年也有六十七岁,五十多岁的时候被检查出来患有糖尿病,至今十五年。他已经习惯了每天都按时吃药,按时检查,按照规矩来控制饮食,病情一直很稳定,没有恶化。

  可是也没有好,而且身体也是虚弱许多,最明显的就是视力和肾脏功能等等。

  昨天,何家盛接受了王程的一次针灸,就感觉到身体明显的轻松了许多。如果是平常,他要喝不少的水,可是昨天晚上的party他竟然只喝了一次水,而且是在被王程治疗之前的时候喝的。

  王程给他治疗了之后,他到晚上回家睡觉的时候才喝了一次水,半夜也没有起床来上厕所。同时视力也清楚了许多,脑子思考好像都轻松了一些,让他以为自己回到了年轻的时候。

  就是因为这样轻松的错觉,让何家盛回家没吃药就睡觉休息了,早上起床的时候,也没有很尿急的感觉。

  清晨,私人医生郑先生给他检查的时候,检查的很慢。因为郑医生不太敢相信自己检查到的数据。

  因为,何家盛此时的身体数据显示血糖在降低,而且比昨天早上他检查的时候减低了不是一点半点。

  并且,其他各项数据也都有明显的变化。

  肾脏功能增强。

  眼睛视线增强。

  心脏功能增强。

  郑医生拿着仪器一直给何家盛检查了足足一个小时,让何家盛都有些不耐烦了,因为以前最多也就是十分钟左右而已。

  而且,何家盛看的出,郑医生是在反复检查那几个项目,并不是很复杂。

  “郑医生,是不是物品的身体有什么问题?”

  何家盛忍不住问了出来,他想起昨天晚上没吃药,有些担忧。

  郑医生是一个中年西医,四十岁左右,是港岛比较出名的几个私人医生,专门给一些富豪和名人政要服务,口碑和技术在上层圈子里都不错。他给何家盛治疗也有五年了,每天定时给何家盛做小检查是固定的。

  听到何家盛的话,郑医生皱眉,仔细看着何家盛的面色,问道:“何老先生,您有没有感觉到身体有哪里不舒服?”

  何家盛摇摇头,老实地说道:“我感觉很好,十几年来,从没感觉这么好过。”

  郑医生松了口气,那说明是好事,询问道:“那何老先生您昨天有没有吃什么东西?有没有人给你吃药?”

  他认为这可能是什么糖尿病特效药的作用。这类药虽然效果一时间会比较好,可是也会有严重的后遗症,可能压制了糖尿病,却是弄出了其他的毛病并不比糖尿病要轻松,甚至有可能会致癌。

  何家盛却是第一时间想起了昨天晚上见到的王程。当时他的确是有点小赌气,因为最近这些年他见识了东西方不少的名医,都没能将他治好,所以他认为一些医生是徒有虚名。见到王程,认为王程一个小孩子都出来行医治病了,心中就有气,即使出一千三百万,也要让王程给他看看,让王程出出丑。

  可是,没想到,王程给他扎了几针,竟然感觉这么好。本来他当时是打算揭穿王程,让王程待不下去的,如果不是看在霍家的面子上,他可能就要让警察抓人了。因为有疗效,所以他没有让王程难堪,甚至当时都忘了这一茬。

  “没有吃药,昨天晚上我去参加老朋友聚会的时候,有个中医给我扎了几针,他说他能治我的病,我感觉很好,现在你检查的怎么样?对了,我昨天晚上回来只喝了一次水,而且也只上了一次厕所,半夜没有上厕所,现在也没有明显的尿急。”

  何家盛问了一句,随后将自己的变化说了出来。

  郑医生将报告单递给何家盛,上面的数据何家盛都认识,让他自己看。

  可是和加上看了也是不太敢相信,因为这些数据和他刚患上糖尿病不久的时候差不多了。

  那几针,真的就有如此的奇效?

  郑医生也是惊奇地问道:“何老您是真的感觉很好?昨天晚上到现在这段时间没有经常口渴喝水?也没有经常上厕所?视力也好了许多?”

  何家盛肯定地点点头,他看这份报告都没带老花镜。未完待续R466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