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一百五十七章 又见笨姑娘

第一百五十七章 又见笨姑娘

  接到黄尚白的电话,王程也诧异了一下,听到对方的语气不是很好,顿时露出了微笑,道:“好,我会留意的。其实,黄署长应该也知道,我不是故意为难你们。我只不过是想要一个公道,并且想帮助你们塑造一个更加公平的执法态度。”

  “呵呵,这么说,那我倒要谢谢你了。”

  黄尚白不咸不淡地笑了笑。

  “谢倒是不用,我只不过做了一个公民应该做的事情。”

  王程笑了笑,平静地说道。

  “你不是我们港岛的公民。”

  黄尚白突然说道。

  “哦?黄署长,我要是把这句话录下来,并且告你歧视我,你说我会不会胜诉?”

  王程听到这家伙的话,毫不客气地说道。

  黄尚白冷哼一声,沉默了一下,知道自己刚才那句话有些冲,淡淡地道:“我还有事,事情已经通知了,王先生再见。”

  王程笑道:“再见,黄署长,希望我们真的还能再见。”

  黄尚白挂了电话,说实话,他是再也不想见到王程了。

  王程摇摇头,他何尝想见到黄尚白?见到这家伙那基本上就不会有什么好事。

  “有鑫,你回去帮我向你爸说一声谢谢。”

  王程对开车的霍有鑫说道。他知道黄尚白这么快就给自己打电话,并且已经准备明天就发道歉信,肯定是受到了霍家的压力。

  霍有鑫笑呵呵地道:“别,我说了他肯定要骂我。这都不是什么麻烦事儿,所以王程你就别记在心里上,你能治好我大爷爷。就是帮我们霍家大忙了。”

  “呵呵,我会尽力的。”

  王程笑了笑。

  对于病人霍白星,王程心中已经有了八成的把握。只要不在这段时间内出现什么变故。基本上按部就班的治疗,到时候就能痊愈了。

  霍有鑫开车直接回到了半岛酒店。王程带着王媛媛回房间休息去了。刚刚回到房间坐下来,王程就接到了账号收入大笔资金的短信,三亿多的资金已经入账。然后霍明金就打来电话给王程确认了一下,这次交易就彻底的结束了。

  一下子多了这么多钱,王程站在窗户前也感觉到脚下有些飘飘然,当下就站在窗户前练起了拳法,来消磨心中的浮躁。

  今天和那马家义交手,王程也是颇有一些感触。马家义的震劲和横劲非常的强大。凝练到了几乎极致的境界,只差一步就突破化劲,直入抱丹。王程知道,马家义绝对没有出全力,不然王程即使不死,也会受一些伤,甚至会留下暗伤。

  有霍家的关系,并且忌惮王程背后的师承,所以马家义不敢全力出手将王程怎么样。隐居几十年,马家义已经没有了当初在江湖上的那种杀伐。反而有了更多的顾忌。

  王程回忆着和马家义交手的画面,心中微微激动,呼吸更为急促。龙象拳法的动作也稍微加快了一点,体内气血沸腾。

  练了两遍龙象拳法之后,王程再练武圣山武学。以道家三门拳法,配合地煞拳法练了一遍之后,立即接上龙象拳法。如此衔接王程已经能将龙象拳法练到第五十九招了,因为没有参照,所以他也不知道自己的进步到底是快还是慢。

  可是从他自己感悟的气血变化上,他知道自己的进步极快。体内气血淳厚程度每天都能清晰感觉到增加了一些,龙象拳法配合地煞拳法一起修炼。身体内外一起锤炼,效果也是越来越好。

  地煞拳法已经真正的进入正轨。以筋骨开始锤炼起来,是由内而外。筋骨锤炼大成就会开始逐步全身换血,随后锤炼皮肉。

  龙象拳法是以外入内,开始就是锤炼皮肉。以毛孔为基础,气血搬运为力量,不断的锤炼皮肉,然后一步步由外入内,进一步凝练气血,锤炼筋骨,最后才会换血。

  两门拳法顺序是反着的,可是目的都一样,都是讲全身都锤炼一遍,而且期间都会经过一道换血的过程。

  从这两门高深拳法之中就能看出,人体内最重要的就是血液和气息。而气息是以外入内来搬运内部血液,所以人体内部最重要的就是血液。

  王程眼中光辉闪烁,他不管接触什么,都会先了解其本质信息。练拳也是如此,虽然几门拳法他都没有将其修炼到大成境界,可是拳法的内在本质,他已经看的一清二楚。所以修炼起来进步会很快,因为心中不会迷茫,时刻都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效率比其他同样勤奋的武者会快许多。

  这也就是杨祐德,刘武中,以及长鹤老道士,还有明德和尚所说的非凡悟性。

  小姑娘王媛媛本来想去睡会儿觉,可是看到哥哥王程在练拳,想到那个林奕。她也马上将疲惫丢在一边,跑来哥哥王程的身边,跟着哥哥一起练拳,将丹阳拳和元阳拳打了好几遍。

  兄妹两一起练了两个多小时,才停下来休息,两人都饿了。

  这是时候也是傍晚时分了,王程正要带着王媛媛一起去吃饭,霍有鑫的电话就来了。

  “王程,party快开始了,你和媛媛收拾好没有?我爷爷说了,你们是贵客,必须把你们请来,要是请不来你们,我要自、杀谢罪。”

  听了霍有鑫的话,本来王程是想拒绝的,顿时说不出口了,虽然知道这家伙肯定是开玩笑的。

  王程只能说道:“好吧,在哪儿,我和媛媛马上过来。”

  霍有鑫笑道:“有文去接你们了,应该到你门口了。”

  王程看向门口,果然马上就传来了敲门声。王程走过去将房间门打开,就看到霍有文难得的穿着崭新的西装,头发也梳理的整整齐齐地站在门口,看起来也是一个帅气的公子哥。

  霍有文对王程有些不自然地笑道:“王程。走吧,我爷爷说你和媛媛一定要去参加。”

  王媛媛皱了皱小眉头,道:“那我去洗个澡吧。等会儿再去。”

  爱美之心战胜了饥饿。

  王程点点头,让媛媛去洗澡去。他自己无所谓,和霍有文在客厅闲聊一会儿就好。两人都不是对什么party那么热衷的人,所以去晚点也是无所谓。如果可以的话,他们都不会去参加这个party的。

  “呵呵,穿着西装难受吧?”

  王程看着不自然地坐在那里的霍有文,笑道。

  霍有文点点头,松了一下领带,苦笑道:“我不太想去的。可是我爸非要让我去,哎,烦,说是让我去见几个欧美的华人富商,我又不参与家族的生意,叫我去做什么,他们也都不认识我。”

  王程听了也是疑惑,按理说,霍家不会逼迫霍有文去做这些事情的,当下问道:“你今年多大了?”

  “二十七。”

  霍有文平静地说道。

  “有没有女朋友?”

  王程继续问道。

  霍有文摇摇头。还是很淡然地说道:“没交过女朋友。”

  王程露出了了然的笑容,道:“那我知道了,那些欧美来的富商都是带了自己家的孩子过来的。其中肯定有美女。所以你爸让你去找个女朋友,如果能结为亲家,强强联合,你也算是为家族做贡献了。”

  霍有文一愣,随后有些惊愕地道:“不可能吧?我二十七岁也不是很大,满大街都是三十多岁没结婚的人吧。”

  的确,港岛这边因为以前一直都是英国管制,所以虽然也比较遵守传统规矩,以前甚至还是一夫多妻。可是结婚这件事上。不像内地看的那么紧张,年轻人结婚的年龄普遍都比较大。三十多岁结婚的满街都是。

  王程笑了笑,不置可否。没在这件事上继续纠缠,问道:“有文,你练形意多少年了。”

  霍有文将刚才的事情也丢在一边,对王程说道:“有十年了,怎么,你有兴趣?我看你的马步,应该也是练过形意拳的。”

  “呵呵,练武之人有几个没尝试过形意拳?只是大多数都不知道形意拳真正的内家法门而已,我在江州跟随一位前辈学习过他的独门炮拳,可惜只得其形,还没修炼出火候,迟迟不能凝练劲道。”

  王程说的自然就是刘武中。

  经过炮拳和太极拳鞭手的修炼之后,王程觉得自己以后可能没有机会凝练出劲道了。

  武圣山武学和现代国术有些冲突,他以后将地煞拳法修炼到越是高深的境界,力道就越大,身体气血也越强大深厚,劲道就越是难以凝练,就是因为力道过大,不能掌握力道的精髓和细微的技巧。

  就像举重的大力士难以玩耍杂技和精巧的小魔术一样。

  霍有文对王程的师承来历还是很好奇,不过他也听师傅黄德林说过中华大地上藏龙卧虎,很多古老武学传承都隐藏在民间,很多人不知道。所以出现一两个不认识拳法师承的,也是不奇怪,所以没有追问。

  “炮拳的确威力大。”

  霍有文点头道:“我对崩拳更加有心得,什么时候我们两切磋一下。”

  王程笑道:“不需要什么时候,现在就来吧。”

  “别,别把我这身衣服弄烂了。”

  霍有文急忙摇头拒绝,他穿的崭新的西装。不能做太大的动作,稍不注意就会把衣服弄破了,到时候去参加party就成笑话了。

  “不过,今天会有不少人来,港岛有些面子的人都会来,叶氏拳馆的叶群生肯定也会来,还有其他几个参加港岛比武大会的武馆也都会有人到场。”

  霍有文对自己家的面子还是比较自信地,看着王程笑道:“到时候你可以找他们切磋一下,都不是安分的家伙。”

  王程点点头,表示知道了,有些期待,可是也不敢真的在人多的地方和人家交手。而且这场霍家的party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估计是一场港岛上层社会的一次聚会。港岛各界精英可能都会到场,还会有一些欧美华人富商。

  两人随意聊了好一会儿,王媛媛洗漱完毕走了出来。小姑娘穿上了一身浅黄色碎花连衣长裙。头发就简单的扎了一个马尾,很清爽的样子。如一个下凡的仙女一般。看的定力非凡的霍有文都楞了一下,随后才急忙反应过来,转过头去。

  “哥,我好看吗?”

  王媛媛来到王程面前,转了一圈,笑嘻嘻地说道。

  王程笑道:“好看好看,快走吧,我都饿了。”

  “你这是敷衍我。”

  王媛媛不满地说道。要是平常,她少不得要和哥哥王程耍赖一场,要一些好处才能放过哥哥王程。

  可是现在有霍有文在,而且她也饿了,所以蹦跳着上去搂着哥哥王程的胳膊,一起走了出去。

  霍有文摇摇头,走在两人后面,觉得王媛媛有些漂亮的过分了,要是长大了也还是这么漂亮,不知道会迷倒多少人。同时也明白了。天天面对王媛媛,也就难怪王程对其他的漂亮年轻女子能淡然相对了。

  三人进入电梯,来到了半岛酒店上层的宴会厅。刚刚走出电梯,就感觉到了扑面而来的热闹气息,舒缓的音乐进入耳朵。

  门口站着精心打扮的两个侍者以及四个保镖,看到霍有文,四个霍家的保镖都是点点头,对霍有文点头示意了一下。随后再次对王程和王媛媛却是齐齐弯腰行礼,表示尊敬,显然他们是认识王程兄妹两的,也被交代了必须要表现出恭敬。

  王程和王媛媛还有些不适应。快步随着霍有文进去了。周围其他一些注意到的客人都是微微诧异,弯腰行礼。这可是贵客才会有的待遇,这少年少女是什么身份。不仅仅得到如此待遇?还要霍家霍有文亲自陪同?

  对霍家了解的人都知道霍有文平常都不会出现的,可是谁都不敢小瞧霍有文。大部分人都知道这小子是黄德林的徒弟,黄德林又是港岛有名的武术大师之一,在武术界,是属于德高望重的前辈。

  “哎呀,你们怎么来的这么晚。”

  霍有鑫从旁边急匆匆地走出来,拉着王程就朝着里面走去:“我爷爷都在里面等你们了。”

  王程楞了一下,道:“我不进去了吧?霍老他们在里面谈正事,我和媛媛随便吃点东西就好了,就不去打扰他们了吧?”

  霍有鑫也是罕见的严肃了一下,认真地道:“不行,我爷爷说了,你来了先去他那里。他说要给你介绍几个人认识,你来我们港岛几次了,也是时候认识一下这里了,上次你治好的杨爷爷也在里面,你放心,有我爷爷和杨爷爷在,没人敢欺负你和媛媛。”

  王程无奈,只能拉着王媛媛一起过去。他不可能丢下王媛媛自己一个人去的,而且王媛媛也不会愿意。兄妹两自从一起生活,出门的时候就从没分开过。

  霍有文也跟了上来。

  几人来到宴会大厅的二楼里面的一个低调奢华的客厅,这里的摆设都是上档次的艺术品古董。

  推开门,里面坐着十几个人。

  除了王程认识的霍白城和杨新水之外,还有七八个老者和三四个中年人,另一边还坐着物五个年轻人,三男两女。

  而这两个女子之中,有一个和王程差不多年纪,最重要的是王程还认识。王媛媛和霍有鑫霍有文也都认识,正是白天在老坑坊才见过的林奕小姑娘。

  看到王程几人,林奕也是愣了一下,随后就是脸色一红,接着就激动的站起来指向王程,声音清脆的喝道:“是你,王程。”

  这小姑娘心中还是有恼火的,想到白天王程丢下她不管,就来火,就这么嫌弃笨姑娘?

  王媛媛看到林奕也是怒目而视,不过话。

  王程对林奕没有理会,先对认识地霍白城和杨新水抱拳道:“王程见过霍老,杨老。”

  霍白城笑道:“王程别这么见外了,新水的命都是你救过来的,他可不敢受你的礼,这里都是我的朋友,过来坐吧,你和小奕认识?”

  房间内的大部分人都好奇地看向王程和林奕,林奕急忙低下头坐下来,急忙道:“我和他不认识,他不是好人,就会欺负人。”

  王程带着王媛媛坐下来,霍有鑫和霍有文则是出去了,他们两兄弟还没资格在这个房间坐下来。

  “哦,我和林小姐有过一面之缘,算不上认识。”

  王程看了林奕一眼,很平淡地说道。

  看到王程那略过自己的眼神,林奕顿时火气又上来了,差点又要站起来指着王程说话了,可是看到旁边的中年男子在看着自己,顿时气呼呼地坐好,不敢做过分的事情。

  霍白城人老成精,他看的出两人是认识的,而且林奕小姑娘可能吃了点亏,所以耿耿于怀,当下笑道:“哈哈,你们都是同龄人,多多走动,林奕和他父亲是从新隆过来的,是我的贵客。”

  王程恍然了一下,随后对林奕点点头,算是认识了,林奕小姑娘顿时气呼呼地撇过头去不看王程一眼。

  霍白城对其他人笑着说道:“这位王程小兄弟可不得了,是个神医,新水老弟中风只剩下一口气了,被他救过来了,这才不到几天,就能坐着轮椅到处跑了。”

  “我专门请他来给我大哥治疗,刚刚治疗了一次,就有了明显效果,医术很了不起。”

  在场的人一听,都是惊异地看向王程,小姑娘林奕也是不可思议地看着王程,这个和自己差不多的臭小子,竟然是个神医?

  骗人!

  林奕心中大喊。(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