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一百五十六章 监守自盗

第一百五十六章 监守自盗

  那小姑娘都被吓的不敢发出声音了,瞪大眼睛看向王程和霍有文,眼神带着祈求,眼泪顺着眼角流了下来。

  矮个子蒙面人握着匕首,警惕地看着王程两人。

  这时,那高个子蒙面人已经在小姑娘的口袋里拿出了一张银行卡,随后对同伙矮个子蒙面人招呼一声,两人放开小姑娘转身就跑了,动作很迅速敏捷,几个呼吸的时间就进入楼道入口消失不见了。

  整个过程很快,王程和霍有文忌惮那矮个子蒙面人手中的匕首,所以没动手,就是这一愣神的功夫,两个蒙面人就直接跑了。

  霍有文起身就追了出去,可是追到楼道入口,打开门已经看不到人了。

  王程看着那高个子风衣蒙面人消失的方向,眼中精光闪烁。刚才他看的很清楚,这两人什么都没抢,直接就从这小姑娘口袋里拿出了一张银行卡就跑了,目标很明确。

  正常情况下,谁会抢银行卡?

  抢劫都只会抢走现金和首饰等有价值的东西,可是小姑娘脖子上的珍珠项链,以及手腕上的一个翡翠手镯都还在。他们甚至都没看这些,直奔银行卡。

  王程急忙上去将躺在车上的小姑娘扶了起来,还好没受伤,只是衣服稍微有点凌乱。

  “呜呜呜……”

  小姑娘直接就扑到王程的怀里哭了起来,眼泪哗啦啦地就流在了王程的肩膀上,呜咽着说道:“这里怎么这么多坏人,呜呜呜。我保镖刚走,他们就来了,他们抢走了我的银行卡……我卡里还有两千多万……呜呜呜……”

  王程楞了一下。然后轻轻地拍了拍小姑娘的后背,闻到一股清香。微微皱眉,低声道:“没事,你人没事就好,两千多万对你来说也不算多少钱是不是?钱没了,你回去再问你爸爸要就好了,人安全就好。”

  霍有文回过头来对王程摇摇头,站在旁边双手抱胸,似笑非笑地看着王程。

  “你的保镖去哪儿了?”

  王程急忙问道。转移话题。

  小姑娘抽泣了两下,离开了王程的怀里,直接就扑到一个陌生人的怀里,她也是不好意思,脸色更加的红了一些,不敢看王程,低声道:“他们说去上卫生间了,让我在这里等他们,可是他们刚走一会儿,就来了两个强盗。抢走了我的银行卡。”

  王程和霍有文对视了一眼,都是心中了然,显然都猜测到一起去了。

  “走吧。我们带你离开这里,到大厦外面,你自己打电话报警吧。”

  王程对了一句。

  小姑娘点点头,踌躇地说道:“可是我还要等我的保镖呀。”

  “你的保镖靠不住。”

  王程直接摇头说道。

  砰!

  那边角落的一个楼道门被一脚大力地踢开,随后两个人走了出来。正是小姑娘的两个保镖,陈朝峰和另一个矮个子年轻人,两人脸色有些红,气息有些喘。

  “什么呢?”

  陈朝峰显然是听到了王程刚才说的话。这里对地下停车场,比较空旷。说话声音会传出很远,而且会有回音。陈朝峰直接对着王程就喝道:“你不准污蔑我们的名声。我们不过是去上两个厕所,人有三急,你知道吗?内地、佬!”

  “信不信我现在就打断你的腿?”

  那矮个子保镖也厉声说道。

  小姑娘急忙就要去两个保镖的身边,她此时急需安全感,可是却被王程一把拉住了她的胳膊。将她拉在身边,王程对陈朝峰两人淡淡地说道:“哦?那你们告诉我,你们去了哪个卫生间方便?这里是地下停车场,他们离开了多久?”

  王程后一句对着小姑娘问道。

  小姑娘也是聪明人,经过王程这一说,脑海里瞬间就闪过了警觉,狐疑地看了两人一眼,道:“他们走了大概十五分钟吧。”

  “两个劫匪在他们走了多久出现的。”

  “嗯……十分钟吧!”

  “刚才劫匪才走了不到两分钟,他们就回来了。”

  王程目光凝视着陈朝峰两人,笑道:“信不信,我现在就报警。让警察看看大厦在楼道的监控录像,顺便搜搜你们的身。你们说,会不会有什么惊喜的发现?”

  这个角落是没有监控的,是万同让大厦的人把这个角落的监控去掉了,方便他做生意。

  所以刚才这个角落里发生的事情不会有人看到,平常,这里也很少有人来。

  可是,陈朝峰两人去了楼道里面,那里面绝对会有监控。附近都是许多珠宝卖场,为了防止被抢劫,几乎各个角落里都有监控。一旦发生抢劫,就能从无死角的监控上找到劫匪。

  陈朝峰两人听了,也是浑身一震,面色都是犹豫起来。

  “小子,你最好别多管闲事。”

  陈朝峰盯着王程沉声道:“你和霍有文现在就走,我们就当没看到过你们,以后大家见面还是朋友。”

  王程看向霍有文,笑道:“你和他是朋友吗?”

  霍有文一直都安静地看着,摇摇头,看着陈朝峰道:“我如果有这样的朋友,肯定都丢人丢死了。”

  陈朝峰几乎咬牙切齿地看着霍有文,双眼闪烁着煞气:“你们想怎么样?”

  王程将还有些迷糊的小姑娘拉到自己的身后,淡淡地道:“不怎么样,很简单,把你抢的东西还回来,然后你去警局自首,我可以帮你联系副署长黄尚白先生。”

  小姑娘顿时恍然,瞪大眼睛地看向陈朝峰。大声道:“啊……原来是你们……你们为什么要抢我的银行卡……你们这么坏,还当我的保镖,我要告诉我爸爸……”

  陈朝峰急忙说道:“林小姐。都是误会,我们肯定没有抢劫你。我们是去上厕所了。根本不知道,你放心,我们会帮你把劫匪抓到。把你丢失的银行卡拿回来,我们又没有你的密码,拿你的银行卡做什么。”

  小姑娘想了想,也是,没密码的话,拿银行卡去能干嘛?貌似什么都干不了。

  王程笑起来。道:“她的银行卡的密码是五个零,有文都知道,你们会不知道?刚才我们几个人都听到了吧?我劝你别装了,把东西拿出来,然后去自首,还能轻罚一些,你找些熟人的话,可能都不构成刑事犯罪。不然,你就要倒霉了,坐个几年都是轻的。”

  小姑娘一想。又是恍然大悟,指着陈朝峰大声道:“我刚才把密码说了,你们都知道。好呀。就是你们,肯定是你们……只有我们几个人知道……你们完蛋了……当我的保镖还敢抢劫我的钱……我要告你们……”

  小姑娘激动的满脸通红,经过王程一说,她也反应过来,立即就肯定下来,绝对就是这两个人抢了自己的银行卡。

  当时她输给王程三千万,将银行卡给王程,把密码也说了出来,密码只有当时距离近的人听到了。就只有王程和霍有文。还有她的两个保镖,其他人几乎听不到。

  王程和霍有文一直都在这里。那么抢劫她的人就只可能是陈朝峰这两个保镖了。

  霍有文淡淡地摇着头说道:“陈朝峰,你是越混越回去了。竟然抢劫自己的雇主,啧啧……”

  陈朝峰面色通红,紧紧地盯着王程两人,事实摆在眼前,知道自己再狡辩也是白费力气了。他也是一时财迷心窍,当时看到被小姑娘花了一些,卡里三千万还剩下两千五百多万。他和师弟稍微商议,就决定动手,只要不伤人,到时候也不会有事。即使丢了两千多万,对都是小事,只要不定对方还会感谢他们。

  他们没想到,会碰到王程和霍有文,并且被这两个人识破了。

  其实,这么简单的事情,只要稍微有点智商的都能想到,他们不过是欺负这个小姑娘有些笨罢了。

  “王程,霍有文,你们确定要这么做?”

  陈朝峰阴沉地看着两人说道。

  王程对道:“你自己报警。”

  小姑娘点点头,拿出电话看到这里还有信号,直接就拨打了报警电话,对陈朝峰两人说道:“哼,你们都是坏蛋。”

  陈朝峰动了,一步跨出,恼羞成怒,一拳就朝着王程打过来。他旁边的矮个子师弟抽出一柄匕首,正是刚才抢劫的时候用的匕首,也迅速地刺向王程。

  两人的目标赫然都是王程,显然两人都认为是王程多管闲事坏了他们的好事。即使警察来了,他们被抓走判刑了,也要把王程收拾了出一口气再说。

  这就是练武之人,气血旺盛,容易上头。怒火上来,不会管其他,出手就会伤人。

  林小姑娘发出一声尖叫,急忙后退,电话也没打出去。这时王媛媛和霍有鑫走了过来,霍有鑫急忙将林小姑娘拉了过去,距离战场远一点。

  砰!

  陈朝峰的这一拳速度极快,并且劲道极大,乃是八极拳之中的冲劲。王程以拳对拳,和陈朝峰硬碰硬的对了一拳。

  两人各自倒退一步,王程仓促应战,手臂微微发麻,可以看出他比之陈朝峰的实力要高出一线。

  而那矮个子冲了过来,匕首直接就是刺向王程的胸口要害,眼神凶狠,直接奔着杀人来的。王程刚刚和陈朝峰对了一拳,所以不好去挡。霍有文瞬间就出手了,他眼神一直没离开这个拿刀的矮个子,瞅准机会,一把就擒拿住了对方的手腕。

  咔嚓一声脆响,矮个子发出一声惨叫,然后匕首掉落在地上,整个胳膊都耷拉下来,被霍有文一招就卸掉了胳膊,两者实力不在一个档次。

  霍有文冷哼一声,一脚踩在矮个子的另一个胳膊上。劲道勃发,一声脆响,两条胳膊都脱臼。对方顿时就老老实实地在地上不敢动弹了。

  王程气息恢复非常的迅速,和陈朝峰对拼一拳。陈朝峰是有备而来,并且依靠劲道冲击,依旧平分秋色,并且他的气息回复比之王程更是慢了不止一个档次。

  所以,王程仅仅呼吸一口气,就再次提气冲了上来,地煞拳法之中的大地锤法就施展开来,拳头如大锤一样的砸过来。

  陈朝峰一惊。知道王程绝对是修炼内家拳到了很深的火候的,才能恢复这么快,可是也奇怪王程的拳法为何没有劲道?

  不得不说,这就是现代国术流行了一百多年的一个现象。现在普遍的武者都是修炼的现代国术,对许多古武学都不甚了解。

  轰!

  大地锤法,是完美的以双脚发力,借力大地,力道传递到拳头,将力道发挥到极致。

  陈朝峰根本来不及施展八极拳的强悍攻击,就被王程一拳打的倒飞出去。撞在一根水泥柱子上,发出一声闷响,随后掉落下来。已经是浑身颤抖,肋骨都被打断了几根,双眼不可思议地看着王程,艰难地开口道:“你这是什么拳法?”

  “你没有资格知道,身为一个练武之人,并且以保镖为职业,却是监守自盗,抢劫你自己的雇主。陈朝峰,你和我说话的资格都没有。”

  王程说完。理都不理陈朝峰,转头就拉着王媛媛要离开。对林道:“你自己等警察吧。”

  林小姑娘还拿着电话没拨出去,刚才她都没反应过来。看着打起来了,突然怎么就结束了?一双大眼睛愣愣地看着王程,急忙上来就搂着王程的胳膊,道:“不,我要和你一起走。”

  王程回头看了一眼躺在地上不能动的陈朝峰,以及那边也被霍有文修理的趴在地上不能动的矮个子青年,笑道:“你不需要害怕,他们都不能动了。你报警的时候顺便再叫个救护车,你去看看陈浩峰的身上,可能你的银行卡就在他身上。”

  林小姑娘还是摇头,紧紧地搂着王程的胳膊就不松手,不敢看王程的眼睛,只是低着头,脸红地坚定说道:“我不,我要和你一起走,我让我爸爸来接我。”

  “你别跟着我们,放开我哥。”

  小姑娘王媛媛不乐意了,看着这个和自己哥哥差不多大,并且很漂亮的女孩子搂着哥哥王程的胳膊,就是心中不舒服。

  王程手臂一抖,就将林小姑娘拉开,很平静地说道:“你现在就打电话给你爸,你要是害怕,就去刚才赌石那里去躲一会儿,在里面你肯定安全,我们的车已经满了,不能带你。”

  王媛媛狠狠地瞪了林小姑娘一眼。

  林小姑娘很不乐意地松开了王程的胳膊,双脚在地上一跺,大声道:“可是我还是很害怕,你不能丢下我。”

  “那你就害怕吧,反正你也不会有事。”

  王程淡淡地说道。

  霍有文和霍有鑫都没说话,这种事,他们都不太想去参合,很赞同王程的做法,救了人就走是最好的。

  说完,几人就上了车。

  林小姑娘站在车外,本来想耍赖硬上车,因为她看到后面只有王程和王媛媛两个人,加上她也可以坐下。可是被王媛媛挡了下来,王媛媛就是不让她上车,把她气的又是一跺脚,对着安然地坐在座位上的王程喊道:“王程,记住我叫林奕,下次我要你好看。”

  呼……

  车子离开了。

  林奕撅着嘴,差点又哭出来,她从小到大还没有这么被忽视过,甚至可以说是被嫌弃了,差点气愤的将手中的手机丢了出去,想到自己报警还有叫爸爸都要用到手机,所以没丢出去,在地上好不容易找了一个石块,使劲地朝着霍有鑫开着的车丢了过去,可惜没砸到。

  转身,林奕就将电话拨给了自己的父亲,没有立即报警。同时快步来到躺在地上的陈朝峰以及那个矮个子青年的身边,两人都躺在地上不能动弹,都断了骨头,而且伤了筋脉,一动就会钻心的疼。

  林奕一边拨通了父亲的电话,看到这两人就来气,一边狠狠地就踢了陈朝峰两人好几脚,丝毫不顾两人的惨叫。

  “让你们欺负我,都是坏蛋,王程也是坏蛋!”

  林奕气愤地大喊。

  电话里,传来一声温和的声音:“小奕,谁是坏蛋?”

  车上。

  王媛媛紧紧地搂着哥哥王程的胳膊,好像害怕哥哥跑了一样。

  开车的霍有鑫笑道:“王程,还是你牛,这么水灵的一个小美女非要跟着你,你竟然说甩就甩了。”

  这话,现在说的这么开心。

  王程直接说道:“那你怎么不带上?”

  霍有鑫摇头笑道:“她又不是非要跟着我,我带上干嘛,给你做好事?我可没那么圣人。”

  “我没想到陈朝峰竟然是这种人。”

  霍有文却是低声的感叹了一句,他和陈朝峰认识的比较早了。港岛就这么大,比较著名的武学派系之间多有交流,互相基本上都认识。

  这次,陈朝峰发生这样的事,那林奕家里追究起来,就不仅仅是坐牢的问题。可能以后出来了,在港岛武术界也待不下去了。

  王程看车窗外,平静地道:“利益熏心,不是谁都能做到我们这么平淡的,直接回酒店吧。”

  霍有鑫听了撇嘴,你们才赚了几个亿,当然看淡了。不过,他没说出来,直接开着车子刚刚出大厦,还没走出这条街道,就看到了一辆辆警车开了过来,非常的急促。

  而王程也是接到了黄尚白的电话。

  “王程先生,给你和你妹妹的道歉信,我们已经写好了。明天我们警署会发在报纸上,到时候你注意看一下。”

  电话接通,黄尚白直接说道。(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