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一百四十二章 我接你十招,那你也接我十招

第一百四十二章 我接你十招,那你也接我十招

  (谢谢兜兜童鞋的打赏,和字母童鞋的打赏,还有许多投票的童鞋……大家投月票的时候,也要记得投推荐票呀,谢谢了……推荐票有点少呀……求支持……)

  冯棠山一番话说的房间安静下来。W**

  霍有鑫算是房间里三个年轻人当中真正有年轻人脾气的人,所以当即就是发火了,大声喝道:“冯棠山,王程是我们霍家的朋友,你要欺负他,先问问我。”

  冯棠山闻言再转头看向门口开门站着的霍有鑫,上下打量了一番,表情微微诧异地道:“哦?霍家的人,原来如此,我说这小子在这里出了事还敢孤身再来港岛,原来是和霍家搭上了关系。”然后转头看向王程,不屑地道:“小子,你以为有霍家保你,你就可以无视我了?那你就大错特错了,我冯棠山在铜锣湾砍人的时候,霍家也还刚开始出海,包大刚也才开始租船……霍家霍白城见到我,也不敢小看我冯棠山。”

  霍有鑫就要拿出电话来打电话,王程急忙伸出手制止了,摇头道:“有鑫,不要打电话,这是我的事情,你和有文看着就好了。”然后看向冯棠山,笑道:“冯前辈果然是老当益壮,一把年纪了,还亲自出马当马仔打架。你刚才说的很有道理,咱们都是练武之人,自然是用拳头说话,胜者为王,败者为寇。”

  冯棠山盯着王程,看到了王程旁边坐着的霍有文,眼神就是一凝。沉声道:“霍有文。你也在这里。”

  霍有文点点头。依旧坐着,都没起身,只是看着冯棠山平静地道:“王程是我霍家的客人,我这几天是他的保镖。”

  “保镖!”

  冯棠山面色微微难看,想起了上次王程的两个保镖。一个少林弟子,一个太极内家传人,都是年轻一代的顶级武者。

  没想到,现在港岛武术界很有名声的霍有文都来给王程当保镖了。

  这小子到底是谁?为何能让这么多年轻一代的高手给他当保镖?

  王程看到冯棠山的表情。就知道他在想什么,笑道:“冯前辈不需要担忧,有文不会出手。我同意你说的比试,可是却不赞同你提出的规矩。”

  “为何?”

  冯棠山从霍有文的身上收回了凝重的目光,看向王程的时候,已经不敢再小看王程了。

  王程收敛了笑容,站起身来,平静地道:“前辈所说,不论我输赢,对你都没有坏处。哪里有这样的赌约?既然要赌斗,那你就拿出诚意来。就按你说的。我输了,给你徒弟赔一千万损失费。可是你输了呢?如果你还要说什么,我输了就放过我的话。那你就不需要说了,我不想听,平白降低我的智商。”

  张非虎当即瞪眼,沉声道:“话老实点。”

  王程瞬间心中猛虎凝聚,盯着张非虎,一双眼神带着刺骨的冰冷,沉声道:“我和你师傅说话,你也有资格插嘴?”

  简单的一句话,那深入骨髓的冷意,顿时让张非虎楞了一下,随后心中升腾起恐惧之意,脚下忍不住后退了一步。

  冯棠山急忙一把按在了张非虎的肩膀上,让张非虎清醒过来,立即转过头不敢再和王程对视,不敢看王程的眼神。

  冯棠山面色沉着,心中凝重,对王程此时的气势很震惊。上次王程一拳偷袭打的他飞出去,那一声虎吼此时还在他的心中回荡,现在王程的气势和那时候出拳的气势很像,只是更加的内敛凝实,可是也更加的危险了,就像是一头蓄势待发的猛虎,安静地站在那里的时候是最吓人的。

  “要如何?”

  冯棠山沉声道。

  “我输了给你一千万,那你输了也就给我一千万,这样就算公平了。”

  王程说完,张非虎就要再次说话,可是看到那王程的眼神就是心中惊惧,话到咽喉又咽了下去。

  冯棠山看了看安静地坐在那里的霍有文一眼,才点头道:“好,我就和你赌一千万。”

  说实话,他是真的看在霍有文的面子上才答应下来的。

  王程也知道这一点,所以也不废话,淡淡地道:“好,有文今天就做个见证,谁输了要是赖账,此事就会传出去。”

  “行,我就做个见证。”

  霍有文点点头,答应下来。同时毫不退缩地看了冯棠山一眼,警告他,要是他真的伤了王程,他也会出手。

  霍有鑫有些不明所以地来到霍有文的身边坐下来,他第一次发现这个比他大了两岁的堂哥似乎有些不简单,不像平时低调的那么没有存在感,冯棠山很惧怕的样子。

  “出手吧。”

  王程看着冯棠山,心头有些兴奋:“你是老人家,让你先出手,不然我胜了,传出去还会说我欺负你年老。”

  冯棠山顿时面色黑下来,他最不爱听的就是别人提醒他老了。冷哼一声,当下不废话,直接就一步踏出,一拳就朝着王程打了过来。

  呼……

  劲道凝聚,冯棠山修炼洪拳也有许多年,拳法势大力沉,招式大开大合。

  王程九元拳法施展,这门拳法攻击性不足,但是防御性却是很好,尤其是步伐精妙,脚下移动,拳头震荡,已经是卸去了冯棠山的这第一拳上的劲道。

  冯棠山身体一转,再次变招,左脚迅速的抬起,膝盖顶上来,右拳也是瞬间出手,这乃是洪拳之中真正的杀招,劲道很浑厚,打中的话,一般人绝对是非死即伤。

  王程嘴角闪过一丝冷意,双手抵挡这一拳,同时脚下也抬起一脚当下这一个不算阴招的阴招。

  砰!砰!砰!砰!砰!

  接连五拳。冯棠山都是不断的进攻。王程只是防守。最近他身体的韧性提升不少。一些打击丝毫不惧。

  “小子,我要真正出手了,要是不小心被我打死了,可别怪我。”

  冯棠山七招一过,沉声说道。

  说完,冯棠山就是瞬间深呼吸一口气,脸色红润起来,身体冲了上来。双脚接连踩着碎步,双拳齐齐出击,一上一下,腰身扭曲。这双拳是凝聚了全部的劲道,还接住了地上的反震之力。

  呼呼呼…………

  双拳带着呼啸。

  王程也面色凝重起来,脚下踩着九宫步伐,身体旋转,拳法变幻,将冯棠山两个拳头分开,施展出了类似于太极之中的四两拨千斤的技巧。将其拳头上的浑厚劲道消弭大半,弹开一只拳头。然后另一只拳头打中了王程的肩膀,也是不轻不重,只是让王程微微顿了一下。

  “还有两招!”

  王程表情平静地说道。

  冯棠山面色难看起来,老脸漆黑,皱纹都挤在一起。他感觉出来了,王程比上次又强了不少,上次他还有信心几招击败王程,现在,十招之内他根本不可能击败王程了。

  就算不能击败,也要重伤,不然岂不是白来了一回,还白送了一千万?

  心中想着,冯棠山的拳法就再次沉重起来,劲道也更为的凝聚浑厚,可是又是一招下来,根本打不破王程的拳法防御。

  说到底,还是拳法的根源问题。冯棠山只修洪拳,可是洪拳招式大开大合,是以势大力沉,劲道浑厚以势压人而著称的。

  王程的武圣山道家拳法也是如此,都不是以纯粹的爆发力以及技巧著称的武学,属于同一类型的武学。而修为却是又没有相差太多,所以,冯棠山要是能在几招之内击败王程,就真的奇怪了。

  更别说,武圣山拳法比之冯棠山不完整的洪拳强了不止一个档次。

  一转眼!

  九招过了。

  就剩下一招了。

  冯棠山停了下来,没有立即进攻,双拳左右出拳,脚下扎了一个马步,这是在蓄力。然后才突然冲向王程,这乃是洪拳锤法轰天锤之中最具有冲击力的招式。

  王程面色平静,怡然不惧的主动出击,依旧踩着九宫步法,双拳划过半个圆,乃是九元拳法之中防御最强的招式。将冯棠山的拳头挥手间就圈了起来,然后旋转之中猛然一拉,冯棠山被他拉扯的和他错身而过冲了过去。

  砰!

  冯棠山一拳打在了墙壁上,在墙上留下了一个两厘米深的清晰拳印,墙上的一个吊灯被震荡的不停摇晃。

  “十招已过!”

  霍有文平静地声音传出来,提醒满脸通红,似乎还要动手的冯棠山,你已经输了。

  冯棠山也知道自己输了,自己还是和上次一样,是因为王程偷袭,这次却是正面交手,毫无理由的输了,冯棠山沉声道:“我输了,一千万我会让人送来。”

  说完,冯棠山抬腿就要走。

  王程突然说道:“等等,冯前辈,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想和我打,就和我打,如此你可想过我的感受?”

  冯棠山脚下停顿,回头看向王程,嘴角一扯,沉声道:“那你想如何?小子,这里是港岛。”

  “港岛又如何?”

  王程步伐转换,已经灵巧地越过冯棠山来到了他的身前,挡在了门口,不屑地道:“港岛是你开的?还是怎么?你来给我十招,我接下了。现在你要走,也可以,接我十招,如果接我十招之后你还能走,我不拦你。”

  张非虎立即开口道:“小子,输赢你都不吃亏,你想得美。”

  呼……

  突然。

  王程毫无征兆的就出手了,脚下猛然发力,将地毯都踩的向后飞起,身体划过一道直线来到了张非虎的面前。

  张非虎心中惊骇,只来得及侧开了一下身体,没有时间做其他的动作,王程的拳头就已经到了,结结实实的打在了他的右边肩膀上。

  咔嚓!

  一声脆响。

  张非虎的肩膀骨骼一声脆响,整个人侧着飞了出去。撞在吧台上。然后在掉在地上。趴在地上狼狈不已,捂着自己的肩膀,面色抽搐,盯着王程:“你敢!”

  王程看也不看张非虎一眼,面对着冯棠山,淡淡地道:“冯前辈事事亲躬,也是可怜,两个徒弟都是如此货色。我替前辈教训一下,前辈不介意吧?如果他们以后幡然醒悟成才了,前辈也不必谢我。”

  霍有文眼中精光闪烁,此时他在王程的身上看到了类似他师傅黄德林的气势,那是一派宗师的气息,心中都忍不住升腾起了一股战意。

  而冯棠山,双拳紧握,拳头微微颤抖,看着王程,丝毫不掩饰自己眼神之中的杀意。他知道自己这次是彻底的看走眼了。并且栽了个跟头,徒弟坐牢。本想来找回场子教训一下王程,没想到反倒是被教训了一顿,自己的十招没奈何对方,徒弟还被打的肩膀骨折,传出去,对他绝对是一个巨大的打击,当下沉声道:“小子,你师傅是谁?”

  他很想知道,王程的师承何人。从王程的拳法上面根本看不出来,王程的拳法不凝劲道,也不是现代国术的套路,但是气血浑厚,力道很大。

  王程摇摇头,道:“我师傅你还不配知道,你们洪门总门主才有资格问我。我时间不多,冯前辈,做好准备,我要出手了。”

  冯棠山还想说话。

  但是,王程的拳头已经来了。

  双脚在地上猛然一踩,发出一声闷响,好像地板都摇晃了一下,估计楼下的人都感觉到地震了。王程此时是真正的全力出手,地煞拳法已经运转了起来,以地煞拳法的呼吸配合龙象拳法的呼吸,对气血的控制已经达到了一种巅峰完美境界,随意心中一动,呼吸变幻,就能调动全身气血,发挥全部力量。

  轰……

  冯棠山急忙双手护在身前要抵挡,王程的这一拳就已经结结实实的打在他的双手上面,随后击中他的腹部,冯棠山浑身一震,被巨大的力量冲击的后退了两步,面色通红,被冲击的气血翻滚。

  “第一拳!”

  王程淡淡地说了一句,随后身体一转,就是紧跟着第二拳,这一拳是自上而下的锤法。

  几乎所有实战拳法之中都会有锤法,因为锤法威力大,也和拳法最是相似,如太极拳的搬拦锤,洪拳的轰天锤。武圣山道家拳法自然也不例外,地煞拳法之中的大地锤法就是一门威力巨大的锤法。

  砰!

  冯棠山双手举在头撞在自己的脑袋上,急忙再次提气呼吸,身体都矮了两分,才挡下来。

  好大的力量!

  不仅仅是冯棠山这个当事人震惊,霍有文看的也很清楚,很震惊会有拳法将力量力道发挥的如此强势。

  现代国术都是以凝练劲道为主,光练力道是不可能有威力的。所以冯棠山和霍有文都是国术化劲宗师境界的高手,但是力量都不是很大,杀伤力都在劲道上,劲道爆发,瞬间伤人。

  以力量说话,两人都不是王程的对手。

  砰砰砰!

  王程接连就是地煞拳法之中的锤法,几招连绵不断。将冯棠山打的不断后退,已经退到墙壁上,后面的墙上就有刚才冯棠山留下的拳印,刚才王程也是站在这里接下了他的十招。

  呼哧呼哧呼哧……

  冯棠山已经累的喘气如风箱一般,胸口剧烈起伏,终究是年老了,盯着王程,一双眼睛通红,不服输地道:“还有一招!”

  王程此时对冯棠山也有了一丝丝的敬佩,他体内也是气血运转沸腾,面色通红,淡淡地道:“好,你接下我最后一招,还能走出门口,那一千万就算了。”

  冯棠山没说话,他不想说话,害怕继续说话会泄了心中的一口气。

  王程微微闭上双眼,呼吸也是瞬间变化,不再是地煞拳法和龙象拳法的呼吸,这两门拳法的呼吸终究是练气的法门,而不是战斗的呼吸法门。王程认为真正的战斗呼吸法门,是猛虎九式之中的呼吸法门,可惜一直迟迟没有练成,不能发挥全部威力。

  可仅仅是一部分的威力,也足够强大了。

  瞬间再次睁开眼睛。

  呼呼呼……

  呼吸瞬间变成了猛虎下山的呼吸法门,王程浑身气息就是一变,就像是一头开始觅食的饿虎,仅仅是看一眼,就给人非常危险的心悸感觉。

  吼……

  冯棠山心中一震,心道来了,就是这一声虎吼。上次王程那一拳的虎吼至今还在他脑海里,他知道王程真正厉害的拳法就是这个。

  霍有文也是面色凝重地凝视着王程,双拳紧握。霍有鑫和挣扎着站起来的张非虎都看的有些傻眼,不敢看王程的眼神。

  王程却是已经扑了出去,跃马桩和猛虎下山完美结合,体内气血几乎燃烧起来,一拳带着凌厉的风声呼啸,冲向冯棠山。

  冯棠山也是一声低喝,双拳不断交错,速度缓慢,以此来蓄力,然后突然迎了上去,和王程的拳头碰撞在一起!

  咔嚓……

  一声脆响!

  冯棠山整个人如布袋一样的倒飞出去,紧接着,砰的一声,直直地撞在了后面的墙壁上,气息四散,将窗帘都吹的飞起。

  噗!

  冯棠山紧靠着墙壁,没有倒,一口鲜血就吐出来,面白如纸。(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