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一百三十八章 再临港岛

第一百三十八章 再临港岛

  热门推荐:

  (又有童鞋说更新慢……其实,真的不算慢了,每天都是一万多字,只是我没有像其他作者一样三千字一更,我习惯了多写点,所以是大章,看起来每天是两更,其实不比其他人三更少。

  而且,这两天情绪比较低落,所以写的也很艰难,还请大家理解。也请大家多多支持,能订阅的就订阅一下,这个是最重要的,有推荐票的童鞋还请记得每天投票,有月票的童鞋投给我月票更好!

  想让小夜多更,就多给些动力,昨天我说了加更的规矩。

  月底了……还请大家投票……)

  刘超英的心中也很沉重,离开王程居住的小区,对刘诗成严肃地说道:“以后老老实实的练武,不要去嫉妒别人,武者当自强。王程的实力超过你的想象,你绝对不是他的对手,两个月后必定会是我的劲敌。武圣山武学,果然奇妙,我在北方学武的时候,一些前辈就很推崇长鹤道长。”

  刘诗成低着头,有些垂头丧气的样子,他以前是刘家年轻一代的代表弟子,现在却是话语权都没了,低声道:“我知道了,可是武圣山武学不凝劲道,大哥你已经学到了全部的形意拳传承,进入化劲境界。除非他能将传说中的地煞拳法练到很高深的境界,不然不会是大哥你的对手吧。”

  “他本来就在练地煞拳法,谁知道两个月后会不会有大的突破?”

  刘超英凝重地说道,长鹤道长以前被称作不败,威名赫赫,靠的就是大成境界的地煞拳法。刚才和王程交手,他开始轻敌了,让了先手。结果吃了个亏,不过也看出了王程的路数,知道王程练地煞拳法已经有了一些火候了。

  “可是。王程才拜入长鹤道长门下两个月,就算已经在练地煞拳法了。又如何?一共四个月的时间,他不可能将地煞拳法练到小成境界,我不相信他会是大哥你的对手,到时候大哥你一定会拿到江州比武大会的冠军。”

  刘诗成有些激动地说道,他始终是刘家的人,心中到底是为刘家着想的,刘超英拿到冠军,对整个*拳馆都会有巨大的好处。

  刘超英点点头。没说话,其实他心中也是极其自信地,每一个年轻高手都有一颗不服输的心。

  送走了唐乐乐。

  王程感觉压力很大,回家就和王媛媛开始练拳。主修地煞拳法,筋骨小成,就会力气大涨,之后就会开始锤炼皮肉,浑身由内而外的防御力大涨,一般暗劲境界的劲道都不会惧怕,可以正面和化劲的国术高手对抗。

  刚才和刘超英对拼。如果不是王程最近骨骼的防御力强大了一点点的话,估计那一拳就不只是拳头失去知觉那么简单了。即使不会骨折,也会被刘超英一拳打的脱臼。炮劲的爆发力,王程也非常的了解。

  “哎,不知道为什么老道士非要去争个第一,第一能有什么奖励。”

  王程心中叹气,如果不是师傅老道士非要争的话,他就不会有这么大压力了,他本人对那个第一并不是那么看重。

  嘟嘟嘟……

  电话响了起来。

  王程拿起来看,发现是霍有鑫打来的。

  “王程医生,我是霍有鑫。刚才我们已经安排飞机过去了,明天会有车到你家接你。你那边没问题吧?”

  霍有鑫说话很客气,提前一天就开始安排了。确保明天能将王程接过去。

  王程收起拳法,呼吸还微微急促,道:“没问题,杨老爷子现在还好吧?”

  霍有鑫高兴地说道:“很好,杨爷爷恢复的很不错,去医院检查,那些医生都不敢相信。医生说最多一两个月就能康复,到时候就能下床了。我爸和我爷爷听了,都说你是神医,到时候希望你给我大爷爷治疗的时候,保持好状态。”

  “这个你放心吧,我会尽力治疗的,能治好,就绝对能治;治不好的话,我也没办法。”

  王程听到杨新水好了,也是松了口气,笑道:“具体的情况,还要等我去看看病人才能确定。”

  霍有鑫对王程很有信心,亲眼看到王程将只剩下一口气的杨新水救了过来,相信王程能将他大爷爷治好,肯定地说道:“我相信你,王程医生,我爷爷说了,不管能不能治好,都会按规矩给你诊金。如果治好了,只要王程医生你开口,多少钱我爷爷都会给。”

  王程楞了一下,这个霍家还真的是大方,笑着摇头道:“能治,我才会收诊金,不能治,我不会收你们的钱的。”

  “我相信你肯定能治。”

  霍有鑫这家伙不知道是在给王程施加压力,还是真的对王程有信心,表现出了对王程的无条件信任。

  “呵呵,那我谢谢你的信任了,放心吧,我会尽力的。”

  王程无奈地笑了笑。

  “好,那明天见。”

  “明天见!”

  王程放下电话,调整了一下气息,小小的喝了一口老道士上次让他带回来的药酒,现在这药酒已经所剩不多了。

  最近一段时间,地煞拳法进度很快的一个原因就是因为这药酒的效果很好,每天一小口,有凝练气血,强化五脏六腑的效果。

  喝完酒,王程停下了练拳,练拳一下午,也足够了,如果强行继续,就会过犹不及,也不附和道家拳法无为的核心思想。

  小姑娘王媛媛已经停下好一会儿了,拿着一本书坐在沙发上安静地看着,时不时地抬头看看哥哥王程。

  王程再次拿起了电话,将电话打给了港岛的汤律师。

  “汤律师,我是王程。”

  “王程,你是想问官司的事情是吧?”

  汤律师直接说道:“官司已经结束了,黑虎被判了五年,本来至少有十年的刑期。因为黑虎有前科。不过,我们的证据虽然全面,但是黑虎的律师紧抓着一条。就是没有对你们造成实质性的伤害,所以轻判了。”

  听到这个答案。王程顿时无奈地笑了笑,道:“这么说,非要有受害者有死伤,港岛的法庭才会真正的给犯人重罚?而不追究犯人的真正动机?只看结果?”

  汤律师也是无奈,只是冯棠山明显是找了关系的,所以才会有这个结果,低声道:“这样也算好了吧,郑康成判了十五年。因为没人救他,法官按照我们给的证据来判,十五年算是公道。”

  “呵呵,好的,我知道了,那就这样吧,谢谢汤律师了。”

  王程笑了笑,心中记下了冯棠山。

  汤律师客气地说道:“不用谢,我也尽力了。”

  “嗯,我知道你尽力了。这个结果也还可以,如果以后冯棠山还敢招惹我,到时候我还会麻烦汤律师。”

  王程平静地说道。

  他有预感。冯棠山估计不会轻易的就将这件事了解,心甘情愿地看着他的弟子去坐牢。

  汤律师的语气明显是停顿了一下,随后道:“这个,到时候看情况吧,我还有事,王先生,先再见了。”

  说完,汤律师就挂了电话。

  王程看了看电话,微微皱眉。这个汤律师还是很惧怕冯棠山,估计这次官司也受到过威胁。所以放了一些水,不然那个黑虎不可能才判五年。那家伙可是有过前科的,当初为了避祸逃到内地去,这些都是有案底的,全部翻出来,再加上这次的事情,至少都会有十年的刑期。

  “看来,港岛本地人还是很怕事的。”

  王程心中感叹地道,以前看港岛电影,里面的那些黑社会在大街上就随便砍人,当时王程不相信,现在觉得可能是真的。

  一夜无话。

  第二天清晨,太阳刚刚升起,就有一辆商务车停在了王程的小区门口等待着。王程和王媛媛早有准备,稍微吃了点东西,就上了车。车子是霍家的人租的江州一家酒店的,直接开往机场,司机对王程兄妹两好奇,所以时不时地多看了几眼。

  “咦,王程,媛媛?”

  到了机场,王程和王媛媛刚下车,后面一辆车上走下一个美女,惊奇地叫了一声王程兄妹两。

  王程兄妹两转头看过去,正是前两天刚见过的吴胜男。此时吴胜男带着墨镜,穿着黑色风衣,肩上挂着一个包,身后拖着一个行李箱,很是时尚,和前面那种女强人的风范有些不同。

  “吴姐,你这是去哪儿?”

  王程笑了笑,拉着王媛媛,打了声招呼。

  “哦,我去港岛一趟有些事,你们去哪儿?今天星期一,你们不上课吗?”

  吴胜男好奇地问道,此时她说话的语气也不一样了,不再是咄咄逼人,好像路上遇到的大姐姐一样。

  王程扬了扬眉毛,心道女人果然都是多面性的,道:“我们也去港岛,那边有些事。”

  吴胜男笑起来,道:“好巧,那我们一起吧,路上人多也热闹,还得去广市转机,比较麻烦。”

  小姑娘王媛媛的脸上明显带着嫌弃,王程拉了这丫头一下,让她老实点,对吴胜男笑道:“那可能不行了,我朋友给我们安排了飞机,直接去港岛。”

  吴胜男停下了脚步,少有的露出了惊讶的表情,看着王程,问道:“专机?”

  “嗯!”

  王程点头。

  “港岛有专机的可不多呀,你朋友不简单。”

  吴胜男眼神惊异地说道,不知道王程还藏了多少秘密。原本以为是个很简单的学生少年,没想到会在唐书记的别墅里遇到,并且整个唐家的人对他都态度友好,还帮了自己,才知道这小子是个神奇的中医,给唐老爷子治病。

  “这次去港岛也是去治病?”

  吴胜男好奇地问道。

  王程不会隐瞒,点头道:“嗯,去看看,还不知道能不能治好。”

  “呵呵,不知道你能不能治,就派专机来接你。可见人家很信任你。看来王程你的名气可不小哦,以后我要是生病了,也找你看吧。”

  吴胜男笑呵呵地说道。

  王程也笑道:“那可以。不过我看病可不便宜。”

  “那倒是,我可没专机接你。不和你说了。我要上飞机了,到了港岛有时间再联系。”

  吴胜男和王程挥挥手,拉着一个行李箱就走进了登机口。

  王程拉着王媛媛走向另一边,上次见过的那个机长在那里等着呢,见到王程兄妹两,上来恭敬地说道:“王先生请。”

  机长亲自接过王程手里的行李箱,在前面带路,走向那边停着的一架私人飞机。直到几人消失,吴胜男从旁边的登机口走了出来,摘下了墨镜,惊奇地低声道:“真的是私人飞机,这小子不简单呀,吴强强还真的认识了一个有本事的同学,回去要让强强好好的和他打好关系。”

  说完,吴胜男再次急匆匆地走进登机口,还有十分钟飞机就起飞了。

  王程上了飞机,再次接到了霍明金的电话。确认接到了王程。霍家此时对王程的事情有些太过上心了,或许已经当做了家族最重要的事情来对待,这也给王程增加了一些压力。

  飞机起飞。小姑娘王媛媛就赖在了哥哥王程的怀里睡着了,王程无奈,只能抱着这丫头,对这丫头越来越粘人有些头疼。不过,看到小姑娘睡的很香甜的表情,心中还是很安慰,轻轻地在这丫头额头上亲了一下。

  迷迷糊糊的,王程也睡了过去,一觉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飞机也到了港岛的上空。慢慢地降落了下来。

  停机坪上,霍有鑫和霍明金已经在等待了。旁边有两辆加长豪车也在候命。

  “王程医生来了,欢迎欢迎。”

  王程刚下飞机,霍明金就上来和王程握手,微笑着说道:“快上车吧,我直到你们肯定饿了,那边家里已经做好了午餐。”

  王程点点头,笑道:“霍先生,其实不必如此客套,我们也算是熟人了,随便来辆车接我过去就可以了。”

  “那可不行,王程医生现在你可是我们霍家的贵客。本来我大哥是要来的,不过临时公司有事,我父亲上了年纪也是不方便出行,所以我就过来了。”

  霍明金急忙解释地说道。

  几人上了车,霍明金就赞叹地说道:“我父亲亲自去医院看了杨叔叔,才相信杨叔叔真的好了,对王程医生你的医术很称赞。”

  “呵呵……”

  王程无奈地笑了笑,霍明金和霍有鑫这叔侄两换着花样地一个劲的夸自己的医术如何如何了得,让他有些压力,病人都没看呢,他可不敢随意就夸海口承认自己的医术很好。

  “王程医生,这次过来,多呆几天吧?”

  霍有鑫很有兴趣地说道,他想带王程在港岛玩玩儿,和王程走走关系。

  王程点头道:“周末我还要回去给一个病人治病,所以最多能待到周五。不过这要看我给你们家的病人治疗的具体情况,如果顺利的话,周五之前就能结束第一次治疗,不顺利的话,周五我也必须要回去。”

  “没事,不管能不能治好,我们都感谢你为我们家走了一趟,到时候好好玩玩也可以。”

  霍明金很大度地说道,不过眼神却是凝重,带着期盼,希望王程能治疗他大伯。

  车子一路行驶,来到了一片别墅区,距离杨家别墅不是很远,隔了一个山头,最多两三公里的样子,看来富豪们的居住区大都是选在差不多的地方。

  霍家的别墅明显比杨家的要大一些,而且也更加的气派一些,因为是在港岛经营了几代人,所以别墅带有浓重的英式风格。

  走进霍家。

  一大家子人就走了出来,有老有少。

  一位老者走上来,和王程握手,笑道:“你就是王程医生吧,真是英雄出少年,如果不是亲眼看见你治好了新水老弟,我都不敢相信有这样年轻的神医。”

  王程摇摇头,道:“老人家过奖了,我不敢称神医,不过是有些技巧罢了,病人在哪里?我们还是先看看病人的情况吧。”

  霍家十来个人看着王程,都是一愣,刚进门口看病人?

  霍老先生反应快,急忙说道:“对对对,先看看病人,王程你一路上这么远,肯定也饿了,看了病人咱们再吃饭。”

  本来,饭菜都准备好了,就等着王程呢,等他到了就开饭。现在都过了南方的饭点了,霍家几乎所有人都饿了,等着开饭,没想到王程要先看了病人再说吃饭的事。

  霍家几个年轻人都不满地嘟囔了两句,不过霍明金一辈的几个兄弟都很赞成,觉得这样才是好医生。

  “王程医生先看看病人是对的,医者仁心,王程医生不愧是名医。”

  霍明金身边的一个中年人微笑着说道。

  王程都有些不好意思回话,老实一个劲的夸他,只是笑了笑,随着霍老先生上了楼,来到二楼的一个大房间,看到了病人。

  病人是一位老者,比霍老先生还大,有六十多岁了。此时满头白发很是凌乱,皱纹密布地脸上有一些疤痕,身上穿着宽敞的衣服,整个大房间内也显得有些空旷,因为没有任何的家具和稍微带着尖锐的器具,只有一些气垫,沙发垫子,大大的绒娃娃之类的东西,而且大多数还都被破坏了,这是为了保护病人。

  “哈哈……我要吃……吃……吃……”

  病人看到人多,就大笑一声拿着地上的东西就要吃。

  旁边的一个随时都看着这里的保姆急忙上去将其手里的一块棉花抢了过来,同时也将地上的小东西都收了起来。

  “王程医生,这是我大哥,两年前下楼的时候,摔了一跤,伤了头部,脑部有淤血,醒过来之后就成这样了。我们找了很多医生来,都没有效果。”

  霍老先生语气惆怅地说道。

  这不是简单的中风和脑淤血,还涉及到神经意识方面,这可以肯定地说是精神病。现在世界范围内治疗精神病普遍没有什么好办法,只能慢慢的引导。

  王程点点头,知道了病人的情况,面色依旧平静,让王媛媛站在原地,走上前去,对着病人低声说道:“你想吃东西吗?”

  病人点点头,左右寻找吃的东西,王程挥挥手,让保姆拿过来一块饼干递给他,病人立即就塞进嘴里吃了起来。

  此时,病人也安静下来,看来是饿了,只是吃着东西。王程轻轻地抓着他的一只手腕开始把脉,因为有吃的,所以专心吃东西,没有反抗捣乱。

  霍家十来个人都安静地看着,没人敢说话,即使饿了的年轻人也都静静地看着王程,期待王程的诊脉结果。(未完待续)R6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