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一百二十九章 回江州遇熟人

第一百二十九章 回江州遇熟人

  (今天三更,求支持!)

  港岛机场。W<>

  霍有鑫亲自开着加长豪车将王程四人送到机场,霍明金留在了杨家看望杨老爷子。一路上霍有鑫各种讨好的话了一大堆。

  “王程,这次你走的太急了。下次过来,我带你好好玩玩儿,港岛有很多好玩儿的地方。这是你妹妹吧,真漂亮,是过见过最漂亮的小姑娘。”

  “对了,你上次说不喜欢港岛,是怎么回事?我听家兴说,上次你们出事了?要不要我帮忙,我在港岛这边还有些面子。”

  王程靠在背椅上,有些疲惫,笑道:“不是什么大事,已经解决了。”

  霍有鑫点点头,很有义气地道:“那就好,要是有麻烦,你是神医,别去管,免得脏了你的手,直接告诉我,我帮你搞定,在港岛,我霍有鑫还真没怕过谁。”

  王媛媛瞪大眼睛看着开车的霍有鑫,想到了在江州的宋元明,这两人有些像,都很嚣张,只不过一个张扬一些,一个稍微低调一些。

  霍有鑫从后视镜上看到王媛媛看着自己,不由得意地笑道:“怎么,小妹妹,是不是觉得我很帅?”

  “切,没我哥帅。”

  道。

  霍有鑫一愣,随后就是一笑,道:“那我肯定没有王程神医帅,不过小美女你能看我一眼,我也高兴了。好了,到了机场了,我送你们上飞机。航线已经安排好了。直接到江州。我爷爷亲自打电话费了不少功夫才搞定的。”

  临时弄一个航线可不是谁都能搞定的,霍家在这边的确是能量不小。

  王程拉着王媛媛下车,杨无忌和悟信和尚跟在身边,两人都一直没怎么说话,因为工作性质的原因,他们必须低调。

  “那你帮我给你爷爷说一声谢谢,这次麻烦你们了。”

  王程点点头,对霍有鑫淡淡地说道。

  霍有鑫一挥手。笑道:“没事儿,我爷爷和我大爷爷关系很好,只要你能把我大爷爷治好,你就算问我爷爷要我们霍家一半的家产,我爷爷也会答应,安排个飞机,就是小事儿。”

  王程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他以前没想过要行医一辈子。可是现在好像是有些不能脱身的感觉,而且,也深深的感受到了。有本事的医生地位是真的很高,几乎没有人敢对有本事的名医不敬。

  谁一辈子没个病痛?谁不想认识几个名医关键时刻能给自己治病保命?

  说到底。都是怕死,越有钱的人越怕死。

  “别,没那么严重。”

  王程急忙说道:“我可不敢要你们家一半的家产,我治病也是有规矩的,到时候按照我的规矩来就可以了。”

  虽然不知道霍家有多大,但是想想杨家,霍家还在杨家之上,就知道霍家在港岛绝对是巨富级别的大家族。

  霍有鑫楞了一下,这个他还不知道,没听过王程的规矩。

  “好了,不说了,时间不早了,我两个朋友还有事赶时间,我们就上飞机了,下次来了再说。”

  王程对霍有鑫说了一句,朝着那边停着的一辆小型飞机走过去,私人飞机比大型客机肯定是小了很多的。

  霍有鑫在前面带路,将四人送上飞机,目送飞机起飞,才拿起电话给他叔叔霍明金打过去:“三叔,王程医生说,他治病还有规矩,让我们按照规矩来,你问问杨叔叔他们,是什么规矩?”

  “家诚说了,他们请王程医生过来,是那位李老的面子,他们之前根本不认识王程,所以也就没有讲究规矩,我问问那位李老。”

  霍明金说完就挂了电话。

  不一会儿,霍有鑫接到霍明金地电话,得知王程的规矩,也是微微咋舌,一千三百万的基本诊费,其他收费等治疗结束之后视情况而定。

  这还真的不是一般的名医敢制定的规矩!

  一千三百万仅仅是诊费,如果治疗顺利,也就是最终收费了,可是如果治疗难度不一般,费用还会成倍增加!

  如果是以前,霍有鑫听所这个规矩,绝对会说黑,并且很鄙视王程狮子大开口。可是见识了王程的本事,那就剩下一口气的杨家老爷子,三天之内就醒过来了,精神还很好,他觉得这收费标准也不是那么贵,就算有点贵,也是贵的物有所值。

  其实,这是王程最近才更改的规矩,以前他也觉得一千三百万的收费不少了,应该能拦住一些人。但是看到自己消耗了不少极品翡翠之后,才觉得自己一千三百万的收费是真的不贵。

  为免以后治疗一些更加复杂的重病会消耗更多而导致亏本,王程就加了一条,就是一千三百万只是最基本的诊费,如果治疗难度比较大,会视情况增加收费,一增加那就是成倍的往上翻了。

  到时候肯定会有许多人说王程黑,但是王程不在乎。

  霍明金和霍有鑫两个富豪世家的人听了都是有些惊讶,一千三百万对他们来说真的是小意思,就是个数字,而且还是小数字。

  但是,对一个医生来说,出诊一次就至少收费一千三百万。他们也算是见识了许多港岛和南洋的诸多名医,但是还真的没见过这么高的收费了。

  不过,只要能治好病人,钱对他们来说就不是问题,别说一千三百万,再翻十倍都没问题。

  飞机上。

  王程拿出了两根玉针,这是在治疗杨新水老爷子的过程中使用的,这两根玉针在三次治疗的过程中都用过。感受了一下其中的翡翠气息,几乎消耗了三分之一,从碧绿色变成了淡绿色。

  也就是说。要治疗杨新水这样的病人。这一根玉针只能治疗三次。而一次至少要用十五根玉针。

  一根玉针的价值就算是一百五十万,每次的消耗也会达到七百五十万。

  以收费一千三百万来说,说实话,赚的钱真的不是很多。

  王程将玉针收起来,无所谓的摇摇头,他也没想过一辈子当医生,高考完毕选个专业,以后转行也说不定。医生当做兼职也行。

  飞机已经起飞,离开港岛,私人飞机的服务绝对是最顶级的,杨无忌和悟信和尚两个家伙已经在后面的床上休息了。本来两人是要在广市下飞机的,但是私人飞机的航线已经定下来了,直接去江州,不能中途更改。两人只能在江州下飞机,杨无忌是很不乐意,他以前可是发誓一辈子不会回江州,所以现在非常的生气。

  “哥。咱们下次还过来呀。”

  王媛媛的性子有时候和王程比较像,就是能吃教训。在港岛这里吃了教训。就记在心里了,语气有些不乐意。

  王程笑着,搂着小姑娘的脑袋,道:“没事儿,就当来玩儿一趟,你要是不想来的话,就在江州也可以,让乐乐姐照顾你。反正我最多也就是来几天,给病人治疗几天,不管好不好都会回去。”

  王媛媛立即摇头道:“不好,我不要一个人在家,我要和你一起。”

  最近,这丫头越来越粘人了,也是因为看哥哥王程的脾气越来越好了。以前,她不太敢这么粘人的,害怕被王程教训。

  而这段时间,王程几乎没教训过她了,让这丫头的性子越来越放的开了,简直是想二十四小时都粘着哥哥王程。

  “好吧,随你,那你就再和我过来一趟吧。”

  王程无所谓地点头说道,心里其实也比较头疼,这丫头这么粘自己,以后可怎么办。

  总不能一直都带着一个尾巴吧。

  愁。

  暂时也只能任由这丫头跟着,高考还有差不多一年的时间,还早。

  坐飞机也是很累的,小姑娘不一会儿就趴在哥哥王程的身上睡着了。王程摸着小姑娘的头发,看着窗外的景色,也微微迷上了眼睛。

  今天的治疗,王程在精神上的消耗很大。

  呼呼呼…………

  飞机突然一阵颠簸,王程和王媛媛都醒了过来,急忙看过去,发现是飞机降落了,已经到了江州机场。

  王程带着王媛媛下飞机的时候,发现杨无忌和悟信和尚已经不见了。这两个家伙可能在飞机刚停下的时候就直接下了飞机,现在应该是在找渠道离开江州了。

  对这两个家伙,王程不去管,杨无忌是经常行走江湖的,绝对是有本事的,不需要他担心,悟信和尚是单纯老实了一些,但是跟着杨无忌也不会吃亏。

  “王先生,我们的飞机明天一早会离开,两天会还会过来接您。不知道您对这样的安排满意吗?如果王先生您中途需要我们飞机的服务,可以现在提出来,我们会尽力满足您。”

  机长亲自来对王程说道,他们出发之前,就接到霍有鑫的爷爷亲自打来的电话,让他们尽可能的满足王程的要求,所以他说话也特别的恭敬。

  本来是说的让他们在这里等王程三天的,但是因为那边临时有事要用飞机,所以才会回去一趟。

  王程急忙摇头道:“不需要了,我们这几天都会在江州,下周一来接我就好了。”

  “好,那我们就先离开了,下周一我们会派车去接你。”

  机长松了口气,王程没有提出过分的要求让他们为难。

  告别了机长等一行人,兄妹出朝着外面走去。

  “哥,我们到家了。”

  王媛媛站在江州的土地上,高兴地说道,这丫头还是恋家的。

  王程也笑着,拉着小姑娘从机场大厅走出去,没想到碰到了熟人。

  一男一女,女子身材修长高挑,一手拉着行李箱,男子也算是阳光帅气,跟在年轻女子身边低声下气地讨好地说着什么。

  可是,那女子一直都是冷着脸。

  “王程?媛媛?你们怎么在这里?”

  年轻女子看到王程兄妹两,楞了一下说道,冰冷地脸上出现了一丝丝的笑容,好像冰雪融化般的惊艳,看的旁边的年轻男子都愣住了。

  “青语姐你好,我们去了南方一趟,你怎么这么早就从学校回来了?”

  王程也很奇怪,竟然在机场碰到杨青语,气氛有些尴尬。

  杨青语脸上的尴尬一闪即逝,笑容收敛,恢复了平静的面孔,随后轻轻地说道:“几个月后有一场比赛,我爷爷叫我回来好好修炼一段时间,你们去你父亲哪里了?”

  王程兄妹两都是面色微微一变,齐齐摇头,父母是他们都不想去提及的。

  杨青语一愣,随即知道自己说错话了,露出微微歉意的神色。她听王程说去了南方,以为他们想通了去找父亲了,毕竟王程的病好了,去南方找父母告诉他们也有可能。

  现在看来,他们之间还是没有沟通。

  杨青语低声道:“对不起。”

  王程摇摇头,平静地道:“没事,青语姐,几个月后的比赛,我也会参加。”

  杨青语对此丝毫不奇怪,她听爷爷杨祐德说过,也是她回来的原因之一,点头道:“就是因为你,我爷爷才会觉得我到时候有可能打不过你,拿不到冠军。让我早早回来好好修炼一段时间拳法。”

  “青语,这两位是你朋友?”

  这时,旁边和杨青语一起的年轻男子终于忍不住说话了。他以为杨青语会介绍自己,没想到被忽视了,杨青语压根就不想提及他,他只能自己找存在感了。

  杨青语点点头,淡淡地道:“嗯,这是王程,他妹妹王媛媛。”

  年轻男子立即亲热地上来握着王程的手就说道:“你好,你好,我叫董昊云,认识一下,初次来江州。”

  “你好……”

  王程对董昊云的亲热视而不见,轻轻地握了握手,就拉着王媛媛走了出去。

  杨青语也拉着行李箱跟上。

  董昊云满脸无奈地站在原地,这都是什么人?你们能懂一点社交基础吗?能不要忽视我吗?

  抱怨归抱怨,大老远的跑来,董昊云可不会轻易放弃,急忙再次追上去:“青语,我来帮你拿行李。”

  “不用了!”

  杨青语冷冷地回应了一句,转头看向王程,语气立即就变得温和了许多:“你上次见到我哥哥了?”

  董昊云都要哭了。

  王程点点头:“见到了。”(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