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一百二十五章 我有异能,我任性

第一百二十五章 我有异能,我任性

  (票票有些少呀……还请大家每天记得投推荐票,每个人有账号都能投,订阅的童鞋有月票也请留给夜,谢谢大家支持……)

  “年轻人,你什么?”

  后面走出来一个下巴留着胡子的中年人,看着王程道。(—)WWW..

  王程无视周围这么多人的目光,和山羊胡子的中年人对视,很平静地道:“我,我不想让这件东西出现在我的视线之外,直到交易完成,你们把东西交给我为止,不知道这个可以吗?”

  “你怀疑我们公司的信誉?”

  中年人沉声道。

  王程楞了一下,实话,他到现在还不知道主办方的公司是什么名字,左右看了看,也没看到标识,只能笑着道:“那倒不是,只是我不想出现意外,不然到时候谁都解释不清,你是不是?如果可以的话,那我们就去付钱交易,如果你们做不到的话,那我只能抱歉了,这个不是我的责任。”

  周围很多人都看着王程,方进文和王横江也是眼神有些异样,觉得王程太过心了,也有些强势了。他们参加过不少拍卖会,没有哪个拍卖公司敢在拍卖品上动手脚,尤其还是压轴的东西。

  可是,只有王程确定那九国志是假的,所以他心中很是怀疑,害怕出现意外。

  杨无忌和悟信和尚是绝对支持王程的,都微微上前一步,站在了王程的一边,气势严肃地看着拿起那兽皮古籍的两个保镖。互相对峙起来。

  山羊胡子中年人凝视着王程好几秒。才开口沉声道:“当然可以。你们是客户,自然可以提出要求,只要是合理的,我们能做到的,我们一定会做到,这是我们公司的服务宗旨,让客户尽量满意。你现在可以跟着我们,他们不会离开你的视线。”

  最后。还是山羊胡子妥协了。

  这里这么多人看着,王程的这个要求,他们作为主办方绝对不能不答应,不然就会让一些人怀疑,同时也会表现出不好的服务态度。

  对已经流拍了压轴的九国志的他们来,绝对是雪上加霜。

  王程笑了笑,拉着王媛媛跟着走了上去,杨无忌和悟信和尚紧跟着两兄妹身边,方进文和王横江走在最后,两个江州土豪也想看看热闹。

  “兄弟怎么称呼?”

  山羊胡子换上了微笑。询问道。

  王程平静地道:“王程。”

  “那么王先生购买这本古书是想收藏吗?”

  山羊胡子依旧保持着微笑问道。

  “一千五百万买的东西,肯定是拿回去好好玩玩儿。看看材质是什么,应该能给我妹妹做一双靴子。”

  王程摸了摸姑娘王媛媛的头发,笑着道。

  姑娘王媛媛微微笑了笑,觉得哥哥恶作剧作弄人很好玩儿。

  山羊胡子和拍卖师都是嘴角抽抽,都不再话,害怕王程再出什么话来刺激他们。

  来到后台,有pos机,很多购买了东西的人都在这里付钱交割。王程直接刷卡付账一千五百五十万,然后当场签订购买协议,还有一些什么鉴定证明之类的都给了王程,王程对这些不在意,他只相信自己的眼睛。

  旁边主办方的两个保镖拿着兽皮古籍一直不曾离开过王程的视线,就在跟前站着,当交易完成的时候,当场将东西交给了王程。

  当王程把兽皮古籍拿到手,并且看到了那一米直径的紫色气息的时候,才松了口气,对山羊胡子笑道:“好了,这次交易我很满意,谢谢。”

  山羊胡子明显不是想这么轻易地放过王程,急忙道:“王先生学过古董鉴定?对这本书可是有把握?”

  “呵呵,把握没多少,不过对古董鉴定方面有些感觉,我这人相信自己的感觉,我可能不像那些专家可以解释的清清楚楚,但是我相信我的感觉不会错。”

  王程拿到这本拳谱,心情好,的也比较多:“你可以当我自信,或者自负,但我就是相信这种感觉。”

  有异能,就是任性。

  拍卖师立即问道:“你是凭感觉那本九国志是假的?”

  王程看向对方,这里有好几个都是拍卖公司的人,其中还有两个老者应该是鉴定专家,周围还有其他付钱的土豪,都看向王程。

  王程还是直接头道:“不错,我的感觉告诉我是假的。”

  拍卖公司的几个人都不话了,几人对视一眼头。其他人也都是面色各异,好像都感觉被骗了一般,你一个孩子感觉?凭感觉就能坚定古董的话,还要那些专家干什么?那些专家学几十年的知识是为了什么?

  几个买家都摇头苦笑,都后悔没有对九国志出手了,错过了一件国宝级的古书。

  这就是拍卖师的目的,从王程这里解释九国志的事情。

  山羊胡子笑呵呵地道:“可是我们经过各种手段鉴定,都是真的九国志无疑,王先生你知道你的感觉给我带来了麻烦吗?”

  周围的气氛凝重起来。

  王程耸耸肩,无所谓地道:“怎么?我不过是了我想的,难道你们只能让别人你们的东西是真的?不能提出质疑?”

  “那倒不是,我们当然是欢迎所有人都鉴定我们的东西,也欢迎提出质疑,真理是越辩越明。可是王先生你就是一个感觉,不能出任何信服的解释,如何能让别人相信?”

  山羊胡子继续道。

  王程拿着手中的兽皮古书,转身走了出去,轻轻地了一句:“我没有让你们相信。”

  房间内的人都是安静下来,这个少年的话很大,不少买家都是摇头。孩子果然是任性。性格激进。

  目送王程一行人离开。拍卖公司的人沉默下来,这次的拍卖会可以是失败了,压轴之一的九国志流拍,被质疑是假的,明天必定会在圈子里流传开来,东西的真假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公司的信誉将会受到严重打击。

  预测四千万成交价格的最后压轴古书,成交价格也只有一千五百五十万。远远低于预期。虽然这件东西没有人质疑其真假,但是对卖家却是一个巨大的打击,以后卖家出手东西的时候,他们拍卖公司不会成为第一选择。

  还好,九国志还有挽救的余地。那个少年王程刚才是凭感觉来判断,现场也有不少人听到了,能挽回他们公司的一些名誉。只要找来的几个内威望更高的内地专家能鉴定是真品,并且出具鉴定证明,就还有挽回的机会。

  “赵老先生,你们看的如何?”

  山羊胡子看向一位老者。低声问道。

  这几位都是他们从内地古董行当里请来的著名鉴定专家,想再次确认。多找几位鉴定专家出具鉴定证明。然后明天开始进行媒体公关宣传,下次拍卖会再将这本九国志来当做压轴的物品。

  如果确认是真的,经过这一次真真假假的宣传,名气会更大,不定下次拍卖会还能卖出更高的价格,也能挽回公司损失的声誉。

  但是这位赵老先生却是面色凝重的摇头道:“张先生,这本九国志,我看不好,有些问题……”

  此话一出,拍卖公司的所有人再次一愣,面色都难看起来,知道完蛋了。有问题,就可以是假的。

  山羊胡子,也就是张先生,急忙问道:“赵教授,有什么问题?可能确定?”

  赵教授头,扶了扶眼镜,严肃地都:“刚才那位兄弟的感觉很准……”

  接着,赵教授了一通,解释了其中他看出的问题,的在场几个人都是哑口无言,他们之前请来的几位专家是真的打眼了。

  这本九国志可能真的是假的。

  只要有一位权威性的专家质疑了,那么其他人即使没看出问题来,也不敢是真的。所以,这本九国志已经确定是赝品了。

  现在那些高手的造假手段可是真的什么都能造,测试碳十四来鉴定年代也不一定准确了。

  不这边拍卖公司如何处理那本九国志。

  王程带着兽皮古书正要离开,不想去参加所谓的酒会和那些土豪们交流,可是一出来就碰到了霍有鑫,听这家伙的名字就知道是富二代。

  “王程,别走,走,咱们来聊聊,我给你介绍几个朋友。”

  霍有鑫看到王程,就上来搂着王程的肩膀,自来熟地道。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两人是相交多年的朋友。

  但是王程身边的方进文和杨无忌等人都知道他们不过是刚刚才认识,而且认识的经历也不是那么愉快。

  只能,霍有鑫的脸皮不是一般的厚。

  王程急忙推脱道:“不了,我还有事,不去酒会了,谢谢霍先生。”

  霍有鑫楞了一下,他是港岛本地的大家族弟子,平时和谁套近乎,对方都会很配合的,每次都是交谈甚欢,几乎没人推辞过。

  王程直接的推辞,让他有些不适应。

  “那就这样吧,我先回酒店了,霍先生。”

  王程摆脱霍有鑫地手,就拉着王媛媛走了,杨无忌和方进文也都跟上,都没去参加酒会。

  霍有鑫此时才反应过来,急忙道:“好好好,那下次再聊。”

  直到看到王程等人消失在走道里,霍有鑫才反应过来,都没有留下联系方式,还会有下次吗?

  自己被嫌弃了。

  霍有鑫面色不虞。

  “霍先生,咱们来喝酒嘛……”

  一个身着短裙的美女走出来,直接就趴在霍有鑫的肩膀上,眼神挑逗的甜腻地道。

  霍有鑫被王程忽视了,让他心情很不好,一把就将这美女推开,沉声道:“滚开。别烦我……”

  美女没注意。一下子撞在了墙上。眼神发楞,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王程这边离开了拍卖会,对霍有鑫和拍卖公司没放在心上,看向跟着自己的方进文和王横江,笑道:“方总,王总,你们这是去哪里?”

  王横江问道:“王程你去哪儿?”

  王程一手拉着古书,一手拉着王媛媛。道:“我想回房间休息了,就在半岛酒店。忙碌了一天,我有些累了,你们住在哪儿?什么时候回江州?”

  “我们就住在附近的酒店,半岛酒店没房间了,打算过两天就回去,看看其他的拍卖会有没有什么收获。”

  方进文笑着道:“你什么时候回去?要不我们一起回去吧,一起做个伴。”

  两人还是没放弃继续买一些古书之类的好东西,这次看到王程一千五百五十万买下了一本看不懂的古书,知道王程可能对一些不是医书的古书也比较好奇。所以想去试试看能不能找到如这本兽皮古书一样的古籍,买下来以后送给王程。

  “那可能不能一起了。我明天就要回去,家里那边还有事,那我们就告辞了。”

  王程道。

  “好,有事打我们电话,别客气。”

  “有事电话联系,出门靠朋友。”

  两人了一句,也就离开了。

  这两个家伙这次来港岛就是要花钱的,钱用不出去就不舒服。

  王程将红布抱着的古书递给杨无忌,笑道:“我知道你看出来这是什么了,先给你看看认识吗?”

  杨无忌无语地接了过来,他的确很好奇这本拳谱是讲的什么,那么古老的拳谱,那时候的古人练的是什么拳法?

  可是,打开红布,杨无忌傻眼了,因为那字迹他一个都不认识,都是很古老的文字,只有里面画着的一个个人上标识出来的穴位筋脉他能认出来。其他的拳法动作什么的,也看的不甚明白,这个要和呼吸配合练练才能感觉出来内在。

  “看不懂,给你。”

  杨无忌翻看了两页,好像看天书一样,直接又丢给王程。

  王程接过来,看向悟信和尚,笑道:“和尚要不要参详参详?”

  和尚急忙摇头,低声道:“衲我也看不懂,就不看了。”他刚才在杨无忌旁边瞄了几眼,一个字也不认识,图像更不明白,看起来就像是经文一样,让他头疼。

  王程再次收起来,笑道:“好,那可不是我故意不给你们看呀,是你们看不懂。”

  “你能看懂?”

  杨无忌反问道。

  “我也看不懂。”

  王程很坦诚地道。

  杨无忌和悟信和尚齐齐地鄙视地看了王程一眼,王程很无所谓地耸耸肩,他是看不懂,但是他知道信息,回去找找藏鼎的资料,应该能把上面的文字解读个大概,这古书上的文字和藏鼎上的文字应该是一个时期的。

  在藏鼎观内部的典籍上是有记载的,互相对照之下,全部解读出来也有可能。

  那么古老的拳谱讲的什么?

  每一个练武之人对此都会很好奇。

  不过,这些藏鼎上的信息他没有对两人,毕竟不是很要好的关系。

  回到房间,王程没有让杨无忌和悟信和尚过来,让他们自由活动去了,当老板也不能太苛刻员工不是?

  “媛媛,你有没有想买的东西?”

  王程将古书放在一边,没有立即看,看着身边安静地姑娘问道。

  王媛媛看着哥哥,歪着脑袋想了想,轻轻摇头道:“没有。”

  “那我们明天可就回家咯?”

  王程笑道,揉了揉丫头的头发。

  王媛媛头,笑道:“好呀,我也想回家了。”

  兄妹两其实都不是喜欢到处跑的人,尤其是王程,如果可以的话,他一辈子就呆在江州也不会有问题。

  至于王媛媛,跟着哥哥就好了,走到哪里都可以。

  任由姑娘趴在自己身上,王程拿起了这本古籍,仔细看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