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一百一十一章 和我的律师说吧

第一百一十一章 和我的律师说吧

  (继续说说本书的情况。{}有些童鞋看了我上本重生那些年的话,估计会知道我的风格。这本书会延续上本书的风格,上本书中后期脱离主线了,因为当时的情况有些严重,写不下去了,有些东西估计知道这个。

  因为上本书的切入点很敏感,所以后面没写下去,所以有些遗憾,很多想写想表达的东西没有表达出来。所以,才有这本医鼎,换了一个切入点,以医术和武术为主线,继续我未讲完的故事……还请大家多多支持……

  还有,今天两更,不会有第三更了,抱歉。)

  港岛某警局。

  王程和王媛媛被郑sir几人带到了审讯室,郑sir将一份文件直接放在王程面前。

  “签了这个,马上你们就可以走了。”

  郑sir抽着烟,靠在椅子上,淡淡地说道:“我也不想在你们身上浪费时间。”

  王程用铐着手铐的手拿过文件看了看,上面是承认闹事滋事,并且打人致伤,妨碍执法公务,以及无故伤人的认罪书。签署认罪之后,就会立马被驱逐离开港岛,并且永远登上签证黑名单,以后这辈子都不能来港岛。

  说实话。

  王程以后还真的没想过要来港岛,这里有什么?真的没什么是他看的上眼的,如果不是因为给李老的兄弟看病,他或许真的一辈子都不会来这里。

  但是郑sir要他签这个认罪书,他是绝对不会做的。

  “我想,你搞错了事情的真相。他们带人来打我。我只是正当防卫。我想见我的律师。我想律师会知道港岛的法律有没有正当防卫,也知道防卫的时候能不能攻击对方。”

  王程摇摇头,很冷静地说道。

  郑sir将手中的烟头扔掉,笑道:“了算。你打了黑豹的弟弟。这是事实吧?还不给人家医药费,人家找人打你怎么了?”

  “他弟弟侮辱我妹妹,我让他道歉,他先对我动手的。这事发生在半岛酒店的大厅,那里肯定有监控,你可以去看看事情的经过。然后,黑豹混入半岛酒店餐厅找我,如果不是我有些拳脚功夫,肯定被他打伤了。”

  王程讲述了事情地经过:“这件事,你也可以去餐厅的监控看看事情的经过。”

  “至于刚才的事情。现场有至少上百人可以给我作证,我和我妹妹只是看风景。他带着几个人过来打我们,我只是正当防卫。”

  王程盯着郑sir,道:“如果刚才你放了我和我妹妹,并且给我们道歉,我可以当做没发生过,就当没见过你,也不想知道你和黑豹的关系。但是现在,我只想见我的律师,而且,要港岛最好的律师。”

  郑sir漆黑的脸上满是阴沉,盯着王程,沉声道:“你在威胁我?你知道,每年内地的客人在这里失踪几个是很正常的吗?”

  “你带走我们,当场有上百人看到了,你要做什么最好想想事情的经过和结果。而且,我认识的人应该在来的路上了。”

  王程也毫不示弱地和郑sir对视,道:“你这些年欺负了不少内地的游客了吧?”

  “嘿!”

  郑sir不屑地笑了一下不说话,凝视着王程,一时间拿不准王程的深浅,站起身来,正要找黑豹去好好的问问。

  外面他的办公室立即就响起了电话。

  郑sir面色变了一下,心头有不好的预感,狠狠地看了王程一眼,起身走出了审讯室去自己办公室拿起电话,心中咯噔一声,电话显示是警署总部打来的。

  “是郑康成吗?”

  电话里传来毫不客气地声音,郑sir知道这是二号boss的声音,急忙道:“长官,我就是。”

  “你们是不是在维多利亚港抓了两个内地游客,年纪比较小,是兄妹两?”

  长官的声音让郑康成身体一震,知道自己这次惹祸了,急忙说道:“是的,长官,他们和几个本地年轻人打架。我们接到报警,把所有人都带回来做笔录,你说的那兄妹两正在录口供,他们都是受害者。”

  如果现在郑康成还不知道怎么做的话,那就是真的笨了。

  但是,郑康成显然是小看了这次事件的严重性。

  “不用了,你和你的人都别动,我会马上派人去调查接受这件案子。郑康成,你最好老实点,想想你的老婆孩子。”

  电话里的长官低沉地说道:“你这次的事情,很大,这两个游客是杨家的人。杨家已经请了最好的律师要状告我们警署,现在我们接到了杨家的律师函。”

  郑康成长大了嘴巴,喃喃道:“长官,我刚把人带回来不到五分钟。”

  “我也是刚接到的律师函。”

  “告我们勾结无业游民欺诈游客,无辜抓人,威胁恐吓,绑架勒索!”

  电话里长官的声音也是压抑着怒火:“你说你有点脑子吗?廉政公署已经介入了,你好自为之。”

  不得不说,在港岛,政府职能部门的速度还是比较快的,因为他们受民众舆论的支配。这么快就已经接到律师函,并且捅到了廉政公署那边。

  前后不过半个小时而已。

  当然,这也是杨家动用了关系的结果,证明杨家在港岛的话语权还是不小的,这也是因为有钱的关系。

  郑康成已经是满脸大汗了,声音都有些不正常了,他就是个欺软怕恶的人,看到王程兄妹两都是小孩子,没有大人在,所以才会如此恶劣。显示显示权威。

  如果是两个成年人。他估计最多带回来录个口供说教几句就会放走。

  当黑豹说王程他们是住在半岛酒店的时候。郑康成就心中有不祥之兆了。

  没想到,事情会严重的超过了他最坏的想象。

  长官的电话已经挂了。

  郑康成拿着显示断线的电话,急忙清醒过来,跑出办公室,大声道:“快去给黑豹带上手铐。”

  几个警察一愣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过还是听话的去给黑豹的审讯室带上手铐。本来黑豹还很逍遥,他是这里的熟客,几个被打伤的小弟都送了医院。他正想怎么敲诈王程一笔钱,能住半岛酒店的,肯定有些积蓄。

  但是,警察立即过来给他戴上了手铐,让他一时间不明所以。

  “喂,你们干什么,郑sir,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黑豹急忙问道。

  郑康成走进来,一脚就踢在站起来的黑豹的腿上,黑豹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狼狈不已。郑康成沉声喝道:“黑豹,我可不认识你。这次你的事情犯大了,你最好老实点。”

  黑豹脸色一变,他知道出事了,急忙道:“郑sir,我出事了,你也跑不掉,你最好想清楚。”

  郑康成身形一顿,一拳就打在黑豹的脸上,喝道:“你威胁我?”

  黑豹冷哼一声,没说话,他知道这次要想逃掉,还得靠郑康成,所以不要闹翻最好。

  郑康成转身离开了黑豹这里,来到王程和王媛媛的审讯室,两个警察正在审问他们的所谓的犯罪过程。

  这次,郑康成走进来,立即换上了一副难看的笑脸,道:“快给他们打开手铐,都是一场误会。”

  两个警察听到长官的话,都是一愣,满脸的疑惑。

  郑康成看两个下属发愣急忙亲自上前去给王程和王媛媛解开手铐,王媛媛急忙跑到哥哥王程的身边,王程搂着妹妹,看着郑康成,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郑康成换上笑脸,道:“小兄弟,小妹妹,都是误会,是我刚才搞错了,都是那个黑豹故意糊弄我们,你放心,我们会把他绳之以法。”

  王程冷冷地看着他,一伸手,将刚才前面对方拿来的所谓认罪书拿在手里,道:“这个也是误会?”

  郑康成面色顿时剧变,挤出笑容,道:“小兄弟,都是误会,你把这个给我,都是一场误会,大家和气生财嘛。”

  王程冷笑了一下,道:“你可以和我的律师说。”

  砰!

  郑康成突然伸手,一把抢向王程手中的认罪书,王程身体侧开,手掌翻转,已经将东西收在背后。

  “你想毁灭证据?”

  王程冷笑道:“你自己做的,不敢认了?刚才你可不是这个样子的,不知道是谁说的要让我消失。”

  郑康成沉声都:“小兄弟,我也是被骗了,你应该能理解我们。”

  “抱歉,我不能理解。”

  王程摇摇头:“我不能理解你故意欺负我的心态,所以,我也不能原谅,还是那句话,你可以对我的律师说。”

  嗤,嗤,嗤!

  外面响起了几声急促的停车声音。

  郑康成再次变了脸色,脸上出现了焦急和恐惧,直接冲了上去,对周围几个警察也喊道:“都一起上,把他手里的东西给我毁掉,快。”

  几个警察此时都反应了过来,知道估计是出事了,有些害怕。聪明的急忙走了出去,选择了不参与,到时候出事了也不会有多大的牵扯,毕竟这事是郑康成做主的。但是也还是有两个警察选择了听郑康成的命令,直接朝着王程扑了过来。

  三人扑过来,王程急忙站起来将王媛媛拉到身后,道:“注意保护自己。”

  小姑娘急忙点点头稍微拉开了点距离,害怕妨碍哥哥打坏蛋。

  王程胳膊挡住了郑康成的手掌,一脚踢在他的膝盖,力气不小,他还记得在车上郑康成拍了自己脑袋一下。郑康成被踢的立即倒了下去,捂着膝盖惨叫不已,看到其他的两个警察,王程双手左右开弓。一拳和一手肘。砰砰两声。两人顿时倒地。

  普通人,还是难以和武者抗衡的,王程此时的力气很大,普通人根本无法承受他结实的一拳。

  三人相继倒下。

  而外面也走进来一大群人。

  有警察,也有律师,还有李牧山和杨家诚,杨家兴。

  “人呢?”

  这是李老的声音。

  外面的警察慌慌张张地将李牧山等人带到了王程所在的审讯室。

  看到王程和王媛媛站在墙角,旁边倒着三个警察。李牧山等人都是一惊,动手了?

  李牧山急忙跑了过来,满脸关心焦急地问道:“王程,媛媛,你们没事吧?”

  王程搂着王媛媛,几乎咬牙切齿地道:“还好你们来了,不然我们就倒霉了。”

  地上躺着的郑康成捂着膝盖龇着牙站起来,大声道:“他袭警,袭击警察……”

  一个带着金丝眼镜的中年律师走拉过来,将所有警察都挡在外面。喊道:“我的当事人在这里受到了不公平待遇,我要采集证据。”

  王程将手中的那认罪书递给李牧山。道:“他们要我在这个上面签字,不然就不让我走。刚才你们来了,他们就想毁掉这个,所以就对我动手,我为了保护证据,不得已把他们放倒了。”

  李牧山看了看认罪书,上面的一个个罪名,让他老脸铁青,盯着地上的郑康成,沉声道:“你怎么不写上杀人罪?荒唐。”

  中年律师也接过来看了看,他做律师不少年了,也见过不少栽赃嫁祸,但是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无脑颠倒黑白的,当下就将这份证据收入自己的文件夹,看着王程,沉声道:“我会给你们讨回公道的。”

  门口的几个陌生警察走过来,将郑康成几人扶起来,其中一个中年人沉声道:“郑康成,你已经被暂时卸去了职务接受调查,这里暂时我们接管……”

  郑康成此时已经是满脸死灰,看着王程,他知道自己这次很难翻身了,只恨为什么要和黑豹他们纠缠,为什么要收了黑豹的钱……

  杨家诚和杨家兴也急忙走上来关心地问道:“王程你们没事吧?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王程看了看已经镇定下来的王媛媛,摇摇头,道:“没事了,不用去医院,我只想带媛媛回酒店休息。”

  李牧山点头道:“好,你们现在就回去,这件事明天再处理也行。”

  律师也点头道:“这样也可以,我明天再去半岛酒店找你们询问事件经过,你们先回去好好休息。”

  王程看着周围的警察,所有人都不敢和他对视,心中怒火升腾,对律师说道:“律师费用我来出,钱不是问题,我只要几个结果。港岛警察总署亲自发表书面道歉;这位郑警官至少十年以上刑期;还有我要一千万各种损失费,注意是美元。”

  说完,王程就拉着王媛媛走了出去,十几个警察都急忙让开位置,瞪大眼睛看着王程,心道你还真敢狮子大开口,要警署书面道歉并且赔偿一千万美圆……他们都觉得不可能。

  律师也是头上出了一层汗珠,心道你这口气太大了,但是脸上是肯定地神色,对客户的要求他要接受,至于结果,只能尽力而为。

  李牧山和杨家兄弟都跟着走了出去,只留下了律师和警察们交涉。

  “别去酒店了,王程,媛媛,跟我们回去吧。”

  李牧山低声说道。

  王程摇摇头,神色平静,笑道:“不了,李老,两位杨大哥,麻烦你们了,我会尽力治疗病人的,不会耽误明天的治疗。不过,我们还是去酒店吧。”

  李牧山无奈点点头,对要说话的杨家兄弟递了个眼色示意他们再别劝说了,王程的脾气他最清楚。

  杨家兴只能说道:“那好吧,我开车送你们回酒店。”

  王程带着王媛媛上了车,对李牧山和杨家诚挥挥手,朝着半岛酒店而去。

  王媛媛紧紧地抱着哥哥王程,小脸贴在哥哥的胸前,心中再次发誓,回去好好练武,要强大起来,以后帮哥哥打坏蛋。

  王程也紧握着拳头,看着外面港岛的景色,这里,不属于他。(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