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一百零六章 奇妙玉针

第一百零六章 奇妙玉针

  (第三更来晚了,求订阅,求支持,求月票。,,,..这本书的构思很大,希望大家多多支持,让作者能写的更顺畅更好,最好订阅的童鞋能开启自动订阅,这样方便,也能让作者看到你的支持。

  月票如果有的话,就请投给本书,也请记得每天投推荐票,明天周一,求大家多投票……

  还有就是投评价票的时候,还请投五星的,谢谢大家了!

  公布两个群,1715000这是普通读者群,所有喜欢本书的童鞋都能进。1540654,这是vip读者群,只有订阅的读者才能进,大家可以进来聊聊天!)

  二姨太是此时杨家辈分身份最高的,但是却不敢话,脸色都有些发白。难怪会被发配到另外的别墅去单独居住,关键时刻胆子太,没有执掌一方的气势。

  杨家诚是此时杨家的话事人,低声对李牧山道:“李叔,您这样不合适吧?”

  杨家兴和杨家元都走了过来,只要杨家诚一句话,大有强行将王程拖出去的姿态。虽然平时他们关系不是那么和睦,现在却还是统一立场一致对外的。

  李牧山回头瞪了几人一眼,对杨家诚道:“我会害你父亲?放心,王程不会胡来,在我们江州市,有位我认识的老家伙也是因为中风半身不遂,就是被王程治好的。”

  唐老还没治好,但是为了给杨家人信心,李牧山不得不如此。

  果然。听了这话。杨家诚几人都是面色一变。出现了一丝喜色,有了一些信心。

  “真的?王程治好过半身不遂的老人家?”

  杨家诚有些惊喜地问道。

  李牧山头:“自然是真的,你们安静地看着,如果王程都没办法,那谁来也对新水的病没办法,他只剩下了一口气,谁也不敢大动作治疗,后果你们都知道。”

  在场的杨家人和周庆元都是头。周庆元行医也有五十多年,对此是束手无策。但是看到王程将自己的银针随手丢在一边,周庆元脸色再次愤怒起来,却也无法发作,场合不对,只是闷哼一声。

  实话,周庆元都要准备向杨家告辞了,因为他毫无办法,最好是选择病人还活着的时候离开。要是病人在他手上死了,对他的名声是有损伤的。

  王程不去管后面的人什么。此时完全进入了自己的状态,心中只有病人。从口袋里拿出自己装玉针的包,抽出两根玉针。

  周围的人都是一愣,绿色的玉针?

  他们谁都没见过,就算是李牧山都楞了一下,心中奇怪,上次不是借了自己的银针去用吗?怎么用玉针来了?

  周庆元嗤笑了一声,摇摇头,满脸不屑地坐下来,喝起茶来,明显的对王程不屑不满,淡淡地道:“准备后事吧。”

  此话一出,房间内的气氛顿时降至冰。

  杨家诚几人都愤怒地看向周庆元,然后再次看向拿出玉针的王程,知道周庆元话不是无的放矢。

  玉针治病。

  他们也是谁都没见过。

  李牧山瞥了周庆元一眼,也淡然地道:“都安静!”

  杨家诚几人躁动的身体安静下来,但是眼神还都满是焦急加暴躁。如果王程的治疗真的出事了,他们可能真的会冲上去动手,因为一旦出事,他们就真的要准备后事了。

  姑娘王媛媛感觉到了气氛不对,移动脚步来到了哥哥王程的身后,挡着哥哥的背后,警惕地看着杨家几兄弟。

  王程没有立即行针,而是一挥手,将病人手腕上的输液拔掉了,并且动作极快的将胸口,头部的一些仪器也都拔掉了。

  “我治病,不用西药,不用仪器。”

  在杨家几兄弟就要爆发的时候,王程淡淡地道:“你们看好就可以了,别出声,不然后果自负。”

  杨家诚眼睛已经冒出怒火来了,杨家兴和杨家元也是双拳紧握,二姨太和杨家虹都拿出电话来要报警了,被李牧山止住了,都继续看着,随时准备冲上去。

  把输液拔掉,并且把所有仪器也拔掉了。这,这,这要是在正常的医院里,要是造成了病人伤亡,可是要判刑的。

  周庆元瞪大了眼睛,摇摇头,叹了口气,断定病人就要完蛋了。

  那一口气,就是输液吊着的,拔掉了输液,没了外来养分维持身体运转,病人那一口气随时都会断掉。

  李牧山眼神也是闪烁着波动和情绪,他也是第一次看到王程治病,没想到王程治病会如此大的动作,刚才他差都上去拉住王程了。但是他已经选择了相信王程,有唐家的事情在前,现在他还是继续相信王程。

  是的,李牧山之所以如此相信王程,就是因为他已经将唐家的事情打听清楚了。知道了王程最近在江州名声不,对唐老的病几乎要治好了,被市医院的人打乱了治疗耽误了。

  只是,床上的杨新水比唐老的情况要严重许多倍。

  王程的话起到了作用,此时他坐在那里,就有了一个气派气势,一只手握着病人的脉搏,一只手捻着一根玉针,缓缓的寻穴。

  现在病人的情况,王程也不敢随意刺激穴位来引导元气,病人体内元气所剩不多,身体也虚弱,元气爆发会虚不受补,瞬间暴毙也有可能发生。

  只能慢慢地来,而且要寻找最为活跃的穴位来引导气血。修炼地煞拳法之后,王程对气血的感应越来越强,此时能根据脉象感知病人的气血凝聚和穴位情况。

  寻找气血还活跃的地方,刺激相应的穴位,以此来引导病人体内的气血。让其自己的身体运转起来。在王程看来。这才是治病的王道。

  能不借助外物,那就不要用药。

  不过,这位病人是肯定要用药的,只是不是现在。

  眼中光辉闪烁,王程手中的玉针瞬间没入了病人胸口靠近胸口的一处大穴,终究是靠近心脉的地方气血才比较活跃。

  那就只能如此了。

  王程站了起来,一伸手,再次拿起一根玉针。一挥手就消失,然后接连几根玉针没入了病人的胸口几处大穴。

  另一只手时刻把握着病人的脉象,现在脉象在缓缓的复苏,从气若游丝逐渐的强壮了起来,但是也还有限。

  九根玉针刺入穴位,王程的一只手掌忙碌的在一根根玉针上面或是弹,或是捻,或是震,以此来调节经过穴位的气血。

  房间内安静的只剩下王程行针的声音,其他人的呼吸都尽量的克制起来。因为看王程治病,实在是有些奇妙。

  即使是周庆元也站了起来。眼睛直直地看着王程。

  俗话,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此时的周庆元不敢再看王程,他最擅长的就是针灸。看到王程这一套行针之法,不他没看出王程所寻找的穴位是出于什么道理,但是单看那一套行针的动作,就绝对是高手,比之周庆元自己也不差。

  但是,王程的治疗手法,周庆元还是看不懂。

  别是周庆元,就连自称是王程师傅的李牧山也没看懂这是什么中医原理。

  此时的王程清晰的感觉到了一些异样,他使用这九根银针的时候,其中的那种绿色气息在缓缓的进入病人的体内,随着这种玉石内的碧绿色气息进入病人体内,病人的气血明显的在加强。

  脉象也明显的强了许多。

  王程心中有一些惊喜,脸上也是闪过一丝喜色,随后恢复平静。

  这是他第一次有如此清晰的感应到玉针的作用,也肯定了玉针内的气息是对人体有巨大好处的。手上的动作加快了起来,再次扎下了三根玉针,密布心脉周围的十二大要穴。

  这下,李牧山都上前了一步,双眼紧紧地看着,害怕王程如此大胆的刺穴会出事。

  但是,明眼人都能看出,随着王程的行针,床上的病人面色在明显好转,白皙苍老的面庞上出现了一丝丝红润,有了一些呼吸的声音,气息在增强。

  这是王程行针之时刺激气血,加快了气血循环的作用。

  人的身体,气血循环了,才能好。所以血脉上的疾病都是重病,轻则造成巨大损伤,重则死亡。

  周围的人都是神色震惊,杨家的人都是面色惊喜,周庆元的脸上就是不敢置信了。

  呼……

  王程吐出一口气,一番行针,体力上没有消耗什么,但是心力上的消耗很大,感觉到了一丝疲惫。

  病人的身体终究是太弱,今日只能如此了。

  王程一挥手,一根根玉针摘了下来,碧绿的玉针上颜色淡了一,不注意看不会发现。

  “好了,今日就到这里,病人的身体太虚弱,不能过多刺穴。明天我再来继续,如果不出意外,两天后,他就能醒过来。”

  王程淡淡地道。

  李牧山激动地道:“王程你的是真的?两天就能醒过来?”

  杨家诸人和周庆元也都是不敢相信。

  “王程,你的是真的?”

  杨家诚也是满脸激动地问道,如果不是场合不对,他都要扑上来拉着王程的手了。

  王程收起玉针,给病人盖上被子,满脸自信地头,对李牧山道:“李老,你看着我长大的,我不会随便这样的话,既然我了,那肯定可以做到。”

  李牧山头,他知道王程的性格就是这样,一直紧绷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道:“好好好,那就好。”

  杨家诚几人也都露出笑容。

  王程随后急忙道:“但是你们别太高兴,病人醒过来只是第一步,急性脑淤血,实话,没有当场死亡就是万幸。”

  “我能让他醒过来是不假,不过,到时候病人还会有其他的毛病,那需要以后慢慢治疗,你们要做好心理准备。”

  杨家诚急忙问道:“王程医生,你的是什么意思?我父亲醒了之后,还会有什么毛病?”

  王程看向李牧山,李牧山对这个也很清楚,道:“王程的就是中风的常见病,半身不遂,偏瘫这类病,不过不要紧,只要能醒过来就好。”

  李牧山着,就走上来给病人亲自把把脉才放心,但是一摸到脉象,就是满脸震惊,瞪大眼睛看向王程,惊讶地道:“王程,你是如何做到的?”

  没有吃任何药物,也没有打针,对一个身体几乎被掏空的老人家,如何能让他恢复气血?

  几根针?

  怎么可能。

  李牧山不相信,也不敢相信。

  周庆元也走过来把了把脉,也是瞬间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地看向王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