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一百章 隐患

第一百章 隐患

  热门推荐:

  (谢谢ivan童鞋的继续求订阅,求月票,求支持!)

  王程和王媛媛回到家,随手将两块石头丢在一边。W说实话,如果不是已经把话说出去了,而且那许海也是真的给了两千万,王程是不太愿意把那块石头卖给许海的。

  那块石头里面的玉石气息和第二块差不多,比第一块也只差一点点,价值绝对不低。

  所以,王程就叫了个两千万,一个是他认为里面的玉石至少价值两千万;另一个是想把许海吓跑。

  没想到,许海没被吓跑,还真的就给了两千万。

  “这个许海不简单呀。”

  王程心中想到。

  有魄力花两千万买一块石头,绝对不简单。

  当然,王程也知道,这个许海肯定是对自己有所图的。不然,就算是再傻,再有魄力,也不会花两千万买一个陌生人的一块石头。毕竟除了王程知道这块石头里面的玉石价值两千万以上,其他的人谁能知道?

  “哥,这个卡还是给你吧。”

  刚回房间去换了一件衣服,小姑娘王媛媛走过来将王程上次给他的银行卡递了过来。

  这卡里有两千万,王程上次打进去五百多万,这次小姑娘又赚了一千五百五十万,加起来就是两千多万。

  拿着这张卡,小姑娘觉得沉甸甸的,她从小到大口袋里没超过一百块过,害怕自己把这两千多万给弄丢了。

  王程将两块石头收拾一下,放在沙发后面,看着可怜兮兮地小丫头,笑道:“为什么要给我?这是我给你的钱。就算你马上花光了,我也不会骂你。”

  “我不会花钱,哥哥你帮我收着,等我要用了你再给我。”

  王媛媛摇摇头,将银行卡塞到哥哥王程的手里。

  王程无奈地收了起来,其实他是故意这样,给王媛媛一些钱。目的就是想让王媛媛独立起来,还有大半年就要高考了,到时候他肯定要去外地上学,他还能带着王媛媛吗?

  心中酸酸的,王程不去想,也不愿意去想,到时候再说。

  兄妹两正准备做饭,外面响起了敲门的声音,声音很重很急促,显然敲门的人很不耐烦。

  “开门。”

  一声粗狂地男人声音。

  王程皱眉,让王媛媛去做点吃的,自己去打开房门,门口站着两个穿着黑色制服的男子。其中一个年级稍大的看了看房门,眼睛瞟了一下王程,道:“你是王程?这间房子的主人王建海呢?”

  王建海是王程的父亲,家里的房产证上是父亲的名字。

  王程疑惑地道:“我爸去南方上班了,没在家,你们有事?”

  “这是上面下发的拆迁文件,你们这个小区所有人都一份。两个月期限内,你们要搬离这里。”

  制服男子将一份文件交给王程。

  华誉地产!

  王程看到文件上的名字,华誉地产将会开发这片地,这十几栋有二十年历史的住宅楼会拆掉,重新开发。

  可是,文件上没说会怎么补偿,只是说为了经济建设什么的,要求原住户搬离。

  “我们搬走的话,搬去哪儿?我们的房子被征用了,也没有补偿?”

  王程当即问道。

  制服男子看着王程,笑道:“政府国家用地,等于是收回,这个土地本来就是国家的,给你们用了二十年,你们还想要补偿??国家没问你们要补偿就不错了。”

  “不补偿,那我们搬去哪里?”

  王程看着对方,笑着问道,这家伙明显是想忽悠人。

  “你们去哪儿,我们怎么知道。”

  制服男子摇头不耐烦地说道:“好了,给你们通知下发到了,两个月期限,要是你们到时候不走,我们就强制执行。”

  “我是不会走的。”

  王程摇摇头。

  制服男子正要转身,听到王程的话,停下了脚步,看着王程道:“嘿嘿,小子,这房子是王建海的名字,说起来你没有任何资格来说这些话。”

  “我是他儿子。”

  王程沉声说道。

  “儿子只有老子死了才有继承权,你爹死了吗?”

  制服男子不屑地笑道。

  “你爹才死了。”

  王程瞪了制服男子一眼说道,虽然他对自己的父亲不那么感冒。但是也不是谁都可以在自己面前咒骂自己的父亲的。

  父亲终究还是自己的父亲,这一点是谁都无法改变的关系。

  制服男子脸色黑下来,走过来,瞪着王程,黑着脸,喝道:“小子,你刚才骂谁呢?”

  “你骂我,我不能骂你?你这是什么道理?”

  王程沉声道:“我父亲好好的在南方工作,这个房子,我也不会走,除非你们拿出正常的拆迁赔偿合同。”

  虽然王程现在有钱了,但是也不会任由别人把自己的家给拆了,而且还不付出丝毫的代价。

  这是王程的家,小时候这里有父亲也有母亲,现在还有媛媛。

  市政府的规划有拆迁?

  行,拿文件,拿合同来,拿补偿来,大家都同意了,也就可以了,王程也不是胡闹的人。

  这家伙来拽的跟什么一样,好像你来拆我的家,我还要鼓掌欢迎?

  制服男子虎着脸,挽了挽袖子就要冲上来,他身后的同事急忙拉住了,低声道:“小张,别冲动,别冲动,要是弄出事情来就麻烦了。”

  “我怕什么?建设局长是老子亲叔叔。”

  制服男子不屑地喊了一声。

  王程双手抱胸,老神在在地看着对方。只要他敢先动手,王程立马就让他知道花儿为什么这么红。

  “小张,现在是关键时期,局长说了,最近做事都低调一些,你别惹事。走走走,我们就是来下发文件的,发到了就好了。”

  小张的同事拉着小张下楼去了。

  制服男子小张还不服气地指着王程喝道:“小子,你别给老子嚣张。去打听打听你爷爷是谁,下次老子还亲自来你家,你要还不走,老子让你知道厉害。”

  “你就是个白痴。”

  王程不屑地回应道。

  小张立马就要挣脱同事地手跑过来,他同事力气大,急忙死死地拉着他不放手,害怕出事,硬拽着下楼去了。

  王媛媛听到动静,围着围裙,手上还拿着菜刀,走过来好奇地问道:“哥,谁呀,这么吵?”

  王程将房门关上,道:“不知道,好像是什么华誉地产。”

  “哦,干嘛的?”

  小姑娘还是好奇。

  王程无所谓地道:“好像是收垃圾的吧,咱们家垃圾早上丢过了。”

  那个小张要是知道了王程的话,估计又要找王程拼命。

  事实上,此时被同事拉下楼的小张正对着楼下的垃圾桶拼命,一脚狠狠地踢在垃圾桶上,再一拳打在树上,狠狠地看着楼上王程家的窗户,对同事说道:“你拉我干什么,这种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不收拾他,他不知道老子姓什么。”

  “小张,最近换届,你老实点别惹事,市医院的事你没听说?章市长都提前退休了,你想你叔叔倒霉?”

  这个小张的同事虽然也是年轻人,但是脑子比较好使,知道最近风声紧。

  小张点点头,清醒下来的时候想想也觉得是这个道理,转身走出去,沉声道:“好,老子这次忍了,两个月后他要是还跟老子嚣张,我一定找人弄死他,草,一个穷小子给老子牛什么。”

  同事低声道:“对了,小张,这个华誉地产上次在招标合同上不是说了拆迁赔偿的事情吗?怎么咱们这个上面就没有了?”

  小张转头瞪了同事一眼,沉声道:“这事儿你别多问,等拆迁完事儿了,到时候我不会忘了你,知道吗?”

  同事一愣,顿时明白了怎么回事了,立即点头。

  这家伙真胆大,竟然将所有的拆迁款私吞了。小张同事心惊,急忙在心中打算起来,这事儿要是爆发出去,绝对是要倒大霉的。

  这小张和他的同事刚开着车子走了,后面一辆黑色宝马就开了进来。

  宝马车停在王程家的楼下,许海手里握着一块翠绿欲滴的翡翠急匆匆地从车上走了下来,本来想直接上楼,但是想了想,停下了脚步,拿出电话来,又打给了方进文:“老方,我直接上去好不好?这块翡翠我找人看了,人家说市场价最低两千三百万,碰到大卖家,两千七百万也可能。”

  “这么贵?”

  电话那头的方进文也是吃了一惊。

  本来方进文也觉得王程卖给许海一块石头两千万可能是开玩笑,结果出人意料,石头里真的有价值两千万以上的翡翠。

  许海立马就过来了,按照方进文给的地址找到了王程的家里,他不想占王程的便宜。

  “那你以为?玻璃种帝王绿,你以为很多吗?整个中国,一年开出来的也不超过五块,每一块成交价都不会低于两千五百万。”

  许海皱着眉头说道:“我解出来的这块成色不算最好,个头也稍微小了一点,所以价格也稍微低一点点,不然三千万也可能。”

  “我现在是去给王程补钱,还是把这块翡翠还给他?”

  许海不知道如何办。

  他解出这块翡翠的时候,心就乱了,纵横商场二十年,他也没这么乱过,因为这事儿太吓人了。R1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