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九十三章 我是小孩,我任性

第九十三章 我是小孩,我任性

  (求票,求订阅!)

  江州市,永乐酒店总统套房内。;;

  东星武站在落地窗前,井上村升端过来一碗药,恭敬地道:“师傅,该吃药了。”

  东星武点点头,接过来一口将药水喝光,这碗药是他东星家族合气道的秘诀之中的药方,结合合气道的呼吸,会增加气血运转,对内伤的治疗有极好的效果。

  “村升,你觉得,我们日本武道,比之中国如何?”

  东星武平静地问道。

  井上村升想了想,实话实说地道:“师傅,我觉得,两者相差很远。”

  “哎,是呀,连你都看出来了。”

  东星武摇摇头:“三十年前我也看出来了,想来中国拜师学艺,可惜因为我的身份,没有高手愿意收下我。”

  “本以为跟随上杉师傅学习刀法,也算是一种出路。没想到,却是误入歧途。村升,以后你也不要砰刀了。”

  井上村升急忙点头道:“嗨。”

  “明日我们就回去吧。”

  东星武想了想,最后无奈地说道。

  原本,他以为自己能击败杨祐德和刘武中。即使败给长鹤,也可以继续南下挑战更多的成名高手。

  现在看来,他以前的想法很天真可笑。这些老一辈的成名高手,任何一个都不是他能轻易击败的。

  不过,他觉得也不是毫无收获。

  懂的了拳法的根本,虽然晚了点,但是也算是收获。而且。还就是认识了王程。

  东星武有一种直觉。他和王程还会见面。

  王程现在刚刚结束考试。四场考试下来,他答题答的很顺畅。或许这是第二次模考的原因,题目在王程看来都不难,理科的题目,王程有把握能全对。即使是语文,最多也就扣个几分作文分,和一些题目的印象分。

  所以,这次模考。王程很有信心。考完试,接下来的周末高三也会休息两天,不会周六补课。王程明天可以放心地去唐家给唐老治病,也可以让王媛媛周六不去补课,兄妹两都可以好好的休息一下。

  放学的时候。

  王媛媛在王程的教室门口等着。

  吴强强看到那好像含苞待放的水仙花一样的小丫头,眼睛就放光,满脸地羡慕,忍不住摇头道:“我要是有这么漂亮可爱还听话的妹妹就好了。”

  “听说你有个漂亮可爱的姐姐,你知足吧。”

  王程收拾了东西,拿着两本书走了出去。拍了拍吴强强的书包。

  “有妹妹,自己是老大。有姐姐,自己就是小弟。而且,我姐姐漂亮是漂亮,但是一点都不可爱。”

  吴强强心有戚戚焉地说道。

  不过,刚说完,吴强强立即闭嘴,眼睛直盯盯地看着前面不远处。教室门口旁边,站着一个身材高挑,比吴强强也只矮一点,穿着黑色女士办公室西装,带着墨镜,头发整齐的垂下来的年轻女子,浑身散发着女强人的气息。

  如此有气场的漂亮女子在学校几乎没出现过,教室走廊来往的男生女生都会多看两眼,不过都不敢直视,只敢偷偷地看。

  女子转头,墨镜看向吴强强,朱红诱人地嘴唇开启:“吴强强,是不是又说我坏话了?”

  吴强强讪讪一笑,没了一点男人的姿态,伸手摸了摸脑袋,嘿嘿笑道:“姐,你,你怎么来了?”

  “哦,这是我同桌,王程,以前的中考状元。”

  吴强强心里没底气,急忙将王程拉了过来介绍了一下,找点勇气。

  吴强强的姐姐叫做吴胜男,对,就是这么霸气的名字。当初,吴胜男还没出生,吴家是想要男孩子的,结果是个女孩,就取名吴胜男,后来又过了六七年才有吴强强。

  在没有吴强强之前,吴胜男都是被当做男孩子来养的,所以从小就有一些男孩子的脾性。

  “呵呵,吴姐好,我叫王程。”

  王程丝毫没有被吴胜男强大的气场镇住,微笑着,很自然地说道。

  王媛媛也走了过来,站在哥哥王程身边,对吴胜男仅仅是看了一眼,没有说话。

  吴胜男对王程点点头,摘下墨镜,露出一双锐利的大眼睛,奇怪地对吴强强问道:“你们班不是最差的班吗?中考状元怎么在你们班?”

  吴强强对王程投去一个抱歉地眼神,立马把王程出卖了:“我们班是最差的班,但是我们班也是有好学生的,姐,你可别小看王程,他真的是我们市的中考状元,上高中都没交学费。只不过以前经常逃课,跑出去做兼职打工,所以耽误了学习成绩,掉到我们班来了。”

  吴胜男点了点下巴,表情没变,道:“今天考试,成绩怎么样?”

  吴强强瞬间振奋:“姐,你放心,这次我成绩绝对有提高。以后我不花爸的钱也能上重点。”

  “你?”

  吴胜男怀疑地看着吴强强。

  “嗯,肯定可以,姐,你要相信我。”

  吴强强急忙拍着胸肌保证道。

  王程看到吴强强求助的眼神,无奈地笑道:“嗯,吴姐,我可以证明他最近学习很认真。”

  “比你认真?”

  吴胜男眼神轻轻地看了王程一眼。

  王程笑容消失了,只是点点头。的确比自己认真,吴强强这学期几乎没缺过课。

  王媛媛不高兴了,对吴胜男哼了一声,很不满意。

  “强强,吴姐,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王程对两人说了一句,拉着王媛媛快步走了出去。

  吴强强苦笑着摇摇头,心中也对姐姐的态度不满。但是他知道自己的姐姐是个什么样的人,纯粹的就是女汉子。对男人都是看不上眼的。包括自己的这个弟弟在内。

  “姐。王程是我好朋友。”

  吴强强低声说了一句,提醒吴胜男的态度问题。

  吴胜男对王程的离开不以为意,听了吴强强地话,淡淡地道:“那又怎么样?这么多年,你有过一个正经地朋友?”

  “不怎么样,反正他就是我朋友。你来干嘛?”

  吴强强心中有火地说道,他高中就只有王程一个朋友。以前他在县城,的确交的都是一些狐朋狗友。所以底气不足。

  “听说你周末放假两天,妈想你了,我来江州办点事,顺道带你回去。”

  吴胜男平静地说道。

  “办完事了?”

  吴强强问道。

  “没有,拖了朋友帮忙,明天一起去。这是车钥匙,我这边还有事,你自己开回去。”

  吴胜男将四个环的车钥匙丢给吴强强。

  吴强强上学比较晚,去年就满十八岁了,今年就拿到驾照了。所以能开车。

  “你来就是为了给我车钥匙,让我自己回家?”

  吴强强心里无力地说道。

  “那你以为?”

  吴胜男理所当然地反问道。

  吴强强看着前面消失在拐角地王程和乖巧地拉着王程的手的王媛媛。心里痛哭:老天爷,你怎么不给我一个妹妹。

  王程有一个妹妹,其实,他有时候在想,老天爷可能也是看他没了妈妈,所以专门送来了一个妹妹陪他。

  虽然,王程刚开始是很不愿意带着一个小姑娘拖油瓶的。但是这个拖油瓶很听话,也不可能丢掉,所以就慢慢带着,后来就习惯了。

  这样想,王程对王媛媛的母亲也不是那么的排斥,是她给自己送来了一个妹妹陪着自己。对父亲的排斥就更加的大了。

  “哥,她好讨厌,这么自以为是。”

  王媛媛对哥哥王程说道。

  “跟咱们又没关系,等她以后吃亏的时候,就知道了。”

  王程淡淡地说道:“你可不能跟这种人学,知道吗?”

  王媛媛嫌弃地道:“我才不会像她一样,生活在自我的世界里,以为别人都围着自己转,等她哪天丢了最耀眼的光环的时候,就会发现,她一无所有。”

  咦?

  王程停下脚步来,惊讶地看着出这番话来?

  “哼,我是大人了,我懂很多事。”

  道:“别再把我当小孩子。”

  “那好,你是大人了,你自己回家,我还有事。”

  王程立即松开道。

  小姑娘立马抓着哥哥王程的手,晃了晃,不满地道:“不行。”

  “你是大人了呀,可以自己回家了。”

  王程笑着说道。

  小姑娘鼓着腮帮子,哼了一声:“不行。”

  “大人不是这样的。”

  王程继续微笑着说道。

  “哼,反正就是不行。”

  小姑娘紧紧地抓着哥哥的手,就是不放开。

  “你不是说你是大人了嘛。”

  王程笑呵呵地。

  “我本来就是大人了。”

  道。

  “大人都是自己回家。”

  “我不管。”

  兄妹两拌着嘴,回到家。刚到小区门口,就看到了王横江站在那里等着,手里拿着一个盒子。

  “王程,你回来了。”

  王横江急忙亲热地走上来笑着说道。

  王程结束了和小姑娘关于大人是不是应该一个人回家的议题,点点头:“刚从学校回来,王总你这是来?”

  话。对王横江也是笑眯眯地点点头,让王横江也惊喜地开心了一下。

  “哦,是这样的。”王横江被小姑娘的笑容弄的走神了一下,急忙清醒过来,将手中的盒子递过去,道:“我听方总说,王程你在研究古代的医术,我想你医术提高了,才能造福更多的人,所以我也要帮帮你,也是帮更多的人减轻病痛。这不,我有个朋友的亲戚以前是中医世家,可是到了这一代就断了传承,没人愿意学医,家里很多祖传的医书就要卖。”

  “我不知道那些医书哪些有用,就让我朋友拿了几本最有贵的来给王程你看看,要是你需要,我把他们家一书房的医书都给你拿过来,造福全人类。”

  王横江说的是大义凛然,好像慷慨赴死一样,为了全人类的幸福,在所不惜。

  王程在他口中,好像化身泽被苍生的神医一般,很高大,浑身闪烁着耀眼的光辉。

  小姑娘王媛媛都忍不住被逗笑了,眼睛弯弯的,看的王横江又走神了一下。

  “王总,你这么说,我可承受不起。”

  王程急忙摆手,不去接那个盒子:“我前面就说了,咱们的关系就是一场交易,我给你儿子治病,你也给了钱,就两清了。你再来给我送东西,我可不会收下,你说的那些话,也别到处说,不然我会被人给骂死。”

  动不动就给王程戴上悬壶济世的神医帽子,王程压力很大。

  王横江挤出难看地笑容,道:“王程,我们认识的也不短了不是?一直没送你什么礼物,这两本医书你就收下,你医术提高了,以后我和老方有个三灾九难的找你才更有把握不是?”

  “别,王总,我的话已经说了。所以你说出花儿来,我也还是那句话,这个规矩决不能破。你拿回去吧。”

  王程还是坚决地摇摇头,盒子都没打开,既然坚决不能要,那也就不去看到底是什么医书了。

  王横江无奈地道:“哎,好吧,是我没考虑周到。其实我还有件事想求你。”想了想,王横江犹犹豫豫地开口道:“我有个朋友的女儿小时候因为火灾毁了脸,已经五年了,你能治吗?”

  王程皱了皱眉,道:“这个,要看看才知道。不过,最近我估计没时间,明天我要去唐书记家里。”

  王横江对王程和唐家的事情也知道一些,对此丝毫不奇怪,点头道:“好,那就等下个月,下个月我让我朋友把他女儿带过来给你看看,要是能治疗,我朋友会给双倍诊金。”

  “呵呵,诊金的事,以后见了再说,王总要不要上去坐坐?”

  王程笑着摇摇头,不提钱的事情。

  王横江一喜,就要说去坐坐,但是看到刚才还笑眯眯,此时却是板着脸瞪着自己的小姑娘王媛媛。他就算再傻也知道这丫头不欢迎自己上去,只能脸色古怪地摆手道:“算了,以后有时间再来拜访。”

  “那好,你慢走。”

  王程点点头,目送王横江上车离开,然后瞪了小丫头一眼,道:“大人可不会威胁客人,不让人家进家门。”

  “我不是大人,我是小孩子。”

  王媛媛很自豪地说道。

  我是小孩子,我任性,我自豪。(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