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九十二章 师傅的仇,徒弟来还

第九十二章 师傅的仇,徒弟来还

  (谢谢道生易童鞋的打赏支持!)

  听了老道士的话,不仅仅是王程瞪大了眼睛,东星武和井上村升都是瞪大了眼睛看着老道士和王程。+++..

  “师傅……”

  王程低声叫了一声。

  长鹤老道士瞪了王程一眼,道:“老道我以后走了,人家不找你报仇找谁报仇?”

  东星武和井上村升都是微微汗颜,他们是真的没想过报仇的事。

  “报仇的事晚辈不敢想,是晚辈向前辈挑战,输了当然是自取其辱。他日如果有所成就,心中会铭记前辈的指教,今日晚辈告辞了。”

  东星武不知道老道士出这番话是为了什么,急忙自己不会报仇。

  “你们日本人就是虚伪,好了,你们走吧。”

  长鹤道士挥挥手,让东星武两人离开。

  东星武行了一个大礼,带着徒弟迅速地离开了。他受伤比较重,而且是内伤,如果不快回去治疗,只怕会真的损伤脏腑,不日升天也不是不可能。

  目送东星武师徒两离开。

  王程低声对老道士道:“师傅,我想过安静一的生活。”

  王程对老道士把自己推出去有些不愿。

  长鹤再次喝了一口茶,黄色的茶水此时变成了猩红,看着王程,平静地道:“那你认为,做我的徒弟,还想安安静静的?王程,以后,你就会知道,你肩膀上的责任。”

  “什么责任?”

  王程疑惑。现在他自己觉得。除了姑娘王媛媛。和这老道士师傅,其他人他都可以不理会。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现在你好好练武就是了。今天的事情结束了,你回去吧。地煞拳法不是一朝一夕可以练成的,老道士我练了一辈子,到二十年前才真正练的通透,你自己要多多把握领悟。”

  长鹤道士盯着王程严肃地道。

  王程微微头,皱眉道:“那我先回去了。”

  长鹤没话。只是头示意他可以走了。

  王程转身离开后院,却没有立即下山。而是去了道观,找到长虚道长,请求去藏书的阁楼查阅一些资料。

  长虚道长知道王程是长鹤的徒弟,所以也没有阻拦,准许他可以自由出入。

  长虚和长鹤是师兄弟,可实际上长虚是建国以后进入道观的,而且是以政府公职人员的编制进入这里的文职人员,编制是在文化局,根本不是道观的传承人员。

  长鹤实际上才是这个道观的传承一脉。只是国家当年将道观收归国有,并且建设为文化单位。长鹤当时也在体制内。所以也不能拒绝,只是要求保证不能损坏道观的一草一木,更不能将藏鼎搬走,政府答应之后,长鹤也就任由长虚等人折腾。

  起来,王程是长鹤的传承人,这个道观其实也算是王程的东西。

  王程到这里,要查找的是战国和东汉时期的一些道家医学资料。从其中找一些当时代的医学明,尤其是在针灸方面的医学明,以此来解读那本方进文买来的灸经。

  来到书房。

  王程拿起一本本古本,感受其中的一团团光晕,以此来判断其真正的年代和珍贵程度。翻找了好一会儿,才找到了两本讲述医术方面的道家典籍,一本丹问,一本行针素问。

  在古代,道士都会一些炼丹的本事,用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经过高温来凝练在一起,练出来外表很好看的丹丸。

  王程对这个不感兴趣,不过里面对一些人体的描述也有研究和借鉴的价值,另一本行针素问也是汉代的一位中医所书写。

  一下午,王程将两本书看了一遍。虽然还不是太懂,但是大致的内容记了下来,回去和灸经对照着互相印证,估计就能了解一些有用的信息,以后再实际操作一下,就能将灸经弄懂了。

  不过,王程最近还是不敢将灸经上的一些行针之法真正的拿出来用。只能在元气秘录当中的行针之法上产生一些促进的作用。

  这就是王程来看这些资料的原因,他不要求百分百的学会上面的手法和理论。只要能借鉴一些理论就好,他的核心还是元气秘录。

  看了一下午的书,依旧是坐上了最后一班车回到家,王媛媛也做好饭了,就等哥哥王程回来吃。

  刚吃了饭,唐乐乐就打来电话。

  “王程,这两天有时间吗?”

  唐乐乐问道。

  半个月的时间已经过去了,王程却没什么消息,唐家那边已经有些着急了。

  王程笑道:“后天可以吧?明天我们要考试,这个我不能缺。”

  “呵呵,好,那就后天,我去接你。”

  唐乐乐笑起来。

  “好,唐老最近身体还稳定吧?”

  王程问道。

  “很不错,知道你要来,心情很好,我爷爷很看好你。”

  唐乐乐轻松地道。

  “心情放松那就好,注意休息和饮食。”

  王程头。

  了两句,挂了电话。

  王程拿出了灸经看了起来,里面的一些生涩之处经过道家典籍里面的一些明,此时也能看懂个七七八八。

  这本专门讲解针灸的医书,讲的是一种平衡的理论。

  针灸行针,也依旧是属于中医,所以也就脱离不了中医的核心理论—阴阳平衡。

  其中一些要的讲述让王程也是有一种恍然和茅塞顿开的感觉,对元气秘录里面的把握更为的透彻。

  元气的激活和对身体的促进是有消耗的,但是却不能一味的消耗,不然就会失去平衡。

  过两天给唐老行针的时候。这就是要最注意的一。唐老的身体已经很虚弱。

  现在。将灸经当中的一些行针理论和经脉理论理解了之后,王程对给唐老治疗更有信心了。如果不出意外,可能一个月就能让唐老下床,比之前预期的要快了许多,也明经过最近一段时间的钻研和学习,王程在医术上进步了很多。

  “哥,这是张璇姐姐下午送来的。”

  王媛媛走过来,将一个书包递给王程。表情毫不掩饰地有些嫌弃。

  王程笑了笑,放下灸经,拿过书包,里面是一叠复习资料,看着王媛媛,将姑娘拉到自己身边,问道:“她了什么?”

  王媛媛嘟着嘴:“就让你好好复习,马上考试了。”

  “你为什么不高兴?不喜欢张璇?”

  王程好奇这丫头怎么想的。

  王媛媛哼了一声,扭了一下肩膀,低声道:“就是不喜欢。”

  “为什么。”

  “因为她喜欢你。我不准她喜欢你。”

  姑娘霸道地道。

  “就能你自己喜欢我?你是我妹妹,你知道吗?”

  王程看着姑娘地眼睛。

  “妹妹又怎么了?反正就是不准别人喜欢你。”

  姑娘嘟着嘴。

  王程没辙。拍了拍姑娘的额头,道:“不知道你脑袋每天想些什么,快去收拾一下练拳。以后不准敌视张璇,知道吗?”

  “哼,知道了。”

  姑娘表情很不服,但还是答应下来。

  王程最近一段时间没和张璇有多少接触,就是害怕这丫头会闹情绪,上次哭的稀里哗啦的,他还记忆犹新。

  头疼。

  王媛媛和一般人家的丫头不一样,很聪明,也很敏感。

  王程不知道怎么和她,只能任由其自然发展,等她长大了,就自然会明白一些道理了。

  然后,再次看了一会儿灸经,和元气秘录也对照起来,很多东西都是相通地。接着开始每天的练武课程,练了一遍藏鼎观的三大基础拳法,再练了两遍地煞拳法,才去睡觉。

  第二天是市一中高三第二次模考的时间。今天一天不上课,上午考两门,下午考两门。很多高三学生都有些紧张起来,这是他们第二次考试了,如果成绩没提升,可就有压力了。

  王程将王媛媛送到班上去,朝自己班走去,从一班门口路过的时候,看到了坐在一班教室门口张望地张璇。

  张璇看到王程,顿时惊喜的挥挥手,王程也笑着头,一般的其他许多学生也都神色复杂地看向王程。

  回到班上,王程刚坐下,班主任何秀英就来到了王程的跟前,低声问道:“王程,这次有没有信心?”

  最近王程没怎么上课,何秀英也都没管过,这让她没多少信心了。

  王程头,道:“嗯,老师你放心,我尽力。”

  何秀英也就不多什么了,再去问了班上其他的几个学习好的学生,了一些鼓励的话。

  吴强强低声道:“班头儿每次都关心你,也不问问我,她估计都没看到我。”

  王程顿时笑起来,他至今还记得一年前,那时候班主任何秀英对班上抓的还比较紧。王程和吴强强是她主要关注对象,可是王程经常不在,她了几次也没辙,就更加关注吴强强。每天来都会先问吴强强在不在。

  有一次,吴强强就坐在那里,班主任何秀英站在吴强强的面前喊了一声:吴强强在不在?

  当时吴强强的心都碎了。

  “你考个好成绩,她就能看到你了。”

  王程拍了拍陷入回忆很受伤地吴强强的肩膀。

  这时,监考老师已经来了,第一次和第二次模考形式比较简单,都在自己班里考试,和平时的测验差不多。

  这次模考结束,以后的每次模考都会按照真正的高考的标准来了。

  吴强强很有信心地头:“我肯定能考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