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八十七章 自信地老道士

第八十七章 自信地老道士

  (求支持!)

  里面的战斗已经开始了。()()().3W.

  刘武中经过王程三个阶段的行针,身体气血已经恢复到了他现在身体的最巅峰状态,付出的代价是体内潜藏元气彻底的耗光了。

  此时,刘武中的炮拳再次发挥出了巅峰的威力。

  王程走进后堂的时候,就刚好看到东星武被刘武中炮拳的一招震天响打的飞了出来,就好像一周前东星武被杨祐德刚猛的三拳打飞一样。

  轰的一声炮响,王程听的清清楚楚,耳膜有些震动,震惊于刘老炮拳的威力。

  东星武飞出三米多远才落地,步伐踉跄,满脸的狼狈,一双眼睛瞪的大大的。

  还是和三十年前一样的下场,被打飞,只不过多了两拳。

  当年,他被刘武中一拳打飞;现在,他被刘武中三拳打飞。

  三十年,他强大了许多;可是,刘武中也没有变弱,他竟然依旧这么强大。

  “喝~”

  东星武没有认输,低喝一声,稳住了下盘。

  他目光敏锐,看到刘武中的气血消耗不,觉得自己有机会,刘武中终究是年纪比他大不少。

  “刘桑,你老了。”

  东星武淡淡地道:“炮拳最是刚猛,消耗很大。”

  “击败你绰绰有余。”

  刘武中自信地道。

  东星武修生养性的功夫不错,几乎从不会发怒,控制自己的脾气。让自己时刻都处于冷静的状态。才能发挥出最强大的战斗力。

  深呼吸一口气。东星武已经将合气道修炼到了巅峰。随意呼吸一口气,就能吸收大量的气息,比起老道士那如长鲸吸水一般的壮观也差的不是很远。

  啪啪,东星武踩碎了两块石板,再次冲了上去,决定做最后一搏。

  王程双眼紧紧地看着刘武中的拳法变化,对东星武的日本武术,他看了也看不出什么。招式上很精巧,主要是内家功夫。

  而刘武中的炮拳,是他最近在练的,所以他很在意。

  大地红,震天响,都是刘武中炮拳之中的招式。

  其中最强的,还有一招冲天炮。

  王程看着刘武中现在的呼吸变化和桩法移动,心中一动,知道这就是那冲天炮。刘武中传给他炮拳的时候,就传了一招大地红。震天响和冲天炮都不曾传过。那是刘家绝学,王程也不贪心。没有追问。

  不过,王程想看看刘武中施展出来的模样。

  轰……

  刘武中身周一震,一道道气流席卷出去。气流很凝实,几乎要凝聚成罡,可惜终究是没有,境界不到。

  一炮!

  王程此时看到的不是一拳,而是一炮。

  刘武中在他眼中化身为一座大炮,拳头是炮弹,一炮就干脆利落地将气势汹汹冲过去的东星武打的再次倒飞出去,这一次飞出七八米远,东星武的双脚落在石阶上,踩碎了两道石阶。

  噗!

  东星武一口鲜血吐出,洒落在地上,面色苍白。

  一周的时间,接连两场高强度的比武,他消耗比杨祐德和刘武中都要大。

  可是,让他最气馁的是,两场他都败了,和当年一样败的干脆,毫无悬念,也让他毫无怨言。

  纯粹的实力不济。

  刘武中的情况其实也不比东星武好多少,身周冒着热气,这是气血运转过速,消耗过多的表现。接下来时间,他估计就和普通的老人家差不多了。即使能动手,也不可能在消耗气血来爆发全力了,最多打个招式架子。

  “东星武,你服不服?”

  刘武中的暴脾气几十年没变过,只是很少爆发,此时双眼圆睁,看着东星武,大声地喝道。

  东星武眼中闪过一次无力,道:“你赢了。”

  完,东星武让其弟子扶着,转身缓缓地朝着外面走去,路过王程身边的时候,还是看着王程沉声道:“十天后,我会上武圣山。”

  他还是没放弃挑战江州三大高手的誓言,这是他三十年前立下的誓言,不论输赢,他要走完。

  王程微微头,没话,表示自己知道了。

  东星武再次失败离开,刘武中的身体也顿时萎靡下来。刘青几个距离近的弟子急忙上前去扶着刘武中的身体。

  刘武中挥挥手,示意不让人扶,刘青几人也只能看着,不敢违背。然后,刘武中步伐虚浮的快步走到大堂的椅子上坐下来,大声笑道:“哈哈哈,老头子我又打了老鬼子……”

  笑声震荡,屋的一些尘土飘飞下来。

  随后,刘武中喝了一口茶,瘫坐在了椅子上,长长地吐出一口气,这是他最后一次气息爆发,内练一辈子的一口气,也就散的差不多了。

  刘武中眼神看向王程,道:“王程,你这针法了不得,老头子我打的很爽快。哈哈哈,可惜就是时间短了,老头子我的身体也承受不住咯……”

  王程佩服地道:“刘老您老人家老当益壮,精神这么好,即使不能动拳脚,以后也能做个长寿翁。”

  “呵呵,希望如此吧。”

  刘武中脸色苍老,脸上的皱纹不一会儿就冒了出来。

  周围刘青几人都面色一变,急忙上来。

  “我没事,我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以后武馆就要靠你们了。”

  刘武中对几人摆摆手,脸色坦然地道。

  刘青大声道:“爸,我们武馆可离不开您。”

  王程心中叹了口气,知道刘老接下来估计要交到一些武馆的事情了。当下也对刘武中恭敬地道:“那晚辈也告辞了,日后再来拜访。”

  “王程,你的资质悟性堪称我平生仅见。我刘氏一脉的炮拳。差不多能传的都传给你了。所以。你日后也不需要来了。让老头子我安静地养个老吧。”

  刘武中看着王程神色复杂地道。如果可以,他真的想将王程收入门下,他刘氏炮拳一脉的发扬光大就指日可待。

  王程头,他也知道就是这样,道:“这几日多谢前辈教诲,晚辈不会忘记,日后有所需要,晚辈会报答。”

  “呵呵。好,我记下了。”

  刘武中笑了笑,头道。

  然后,王程也向刘青等人告辞,离开了刘家,离开了**拳馆。路过前面的演武场,也没见到刘诗成。

  王程很奇怪,刘诗成为什么一直针对自己。不过,自己现在在实力上已经不惧刘诗成了。就算刘诗成刚才因为状态的问题而没有发挥出全力,但是王程也没施展出全力。

  再过十几天。上山跟老道士学了地煞拳法之后,就能稳赢刘诗成。

  然后。再过两个月,击败杨青语似乎也不是那么的难。

  回到学校门口,刚好是放学的时间。王程等了一会儿,就看到王媛媛背着上次新买的书包走了出来,班主任徐晓也和她走在一起。

  “王程,我听何老师,你最近经常缺课。”

  徐晓走过来,皱眉问道:“你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明年你就要参加高考了,你可要给你妹妹竖立一个好榜样。”

  王程头笑道:“好的,徐老师,我知道了,我会注意的。”

  徐晓无奈地头,她感受到了马老师当年的无奈,王程是真的油盐不进,我行我素。只能目送兄妹两离开。

  “哥,徐老师又找我去谈话了。”

  王媛媛低声道。

  “找你什么。”

  王程好奇。

  “她,让我不要跟你学,不要逃课。我生气了,就不理她,自己走了。她的第四节课,我也没去上。”

  姑娘略微委屈地道,她不能容忍别人哥哥王程的坏话。

  王程看了看那边自己开着车回家的徐晓,对王媛媛道:“徐老师虽然了我,但是她是为你好,你也不要记恨她。”

  “哦,我知道了,但是她不能你不好。”

  王媛媛肯定地道。

  “那你就当没听到呀。”

  王程不希望姑娘和老师有矛盾,他从虽然被许多老师道。但是他从没和老师闹过,多就是你你的,我做我的,不会把你当回事,绝对不会和老师当场闹翻。

  毕竟,学生还是要有基本尊师重道的样子。

  王媛媛不话了,乖乖地拉着哥哥王程地手,一路走到家门口,才道:“那我下次去上她的课就是了。”

  王程头:“嗯,你明白就好,别人对我不了解,我的不对也是正常的。你自己心里清楚就好了,知道吗?”

  “可是,我就是不喜欢他们你不好。”

  王媛媛还是不满意地道。

  “呵呵,好了,以后他们不会的,快去做饭去。”

  王程拍了拍丫头的脑袋。

  还有几个星期,就是第二次模考了。经过一个月的复习,王程对高中三年的知识也差不多掌握了。

  如果是病没好之前的王程,估计还得复习两个月才能差不多掌握。但是先天心脏病好了之后,王程感觉自己的理解能力和记忆力都有不程度的提升,所以学习起来也更加的轻松快速。

  这次模考,也是王程为自己的高中生活补上一份答案的时候了。

  马老师,何老师,还有王媛媛的班主任徐老师,都对王程带有一些或多或少的不同看法。

  王程想用这次的考试,来让他们都看到,我王程,就是王程。任何时候,都还是那个王程。最开始是第一名,最后,依旧还是第一名!

  到时候,所有的流言蜚语都会消失。

  下午。

  王程和王媛媛一起去上课了。回到班上,班主任何秀英看到了也没有什么,只是多看了王程两眼。

  因为,王程最开始就和她过,想要的是绝对自由支配的时间。何秀英也看透了,反正情况也不可能再差了,所以索性任由王程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她知道,王程在初中的时候,也是这么过来的。他所在的初中班级的班主任纯粹就是捡了个便宜,管都没管过王程,白捞了一个中考状元班主任的名号。现在那位班主任已经是所在中学的教务副主任了。

  让何秀英比较惊奇的是,王程接下来几天都老老实实的在班里上课,除了偶尔和吴强强吹吹牛,其他时间都老老实实地在看学习资料。这让何秀英惊奇的同时,也对王程有了一些信心。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了一周的时间。

  王程这一周也都是在用心的学习,毕竟是过要在这次模考出成绩的。到时候王媛媛在班上也会压力一些,自己在班上也会更自由。

  不过,到了和老道士约定的时间,他还是很随意地就翘课了。因为不是周末,所以他也不好带上王媛媛,让王媛媛乖乖上课,自己回家做饭吃。

  一路来到武圣山上。

  王程的心情还是有些激动的,因为他的心中对实力有极度的向往。也想成为老道士,刘武中,杨祐德那样的超级高手。

  经过这段时间每天都花费大量时间修炼,三门道家拳法在王程手中已经都达到大圆满境界,体内气血增长迅速。

  此时的王程,力气比以前大了至少五六倍以上。三四百斤的石头,双手很轻松的就能抱起来。

  在水下闭气的话,估计也能很轻松的坚持个五六分钟,甚至更长。

  在以前,王程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如此强大。

  来到武圣山后面的院子,王程推开门,看到了在那颗大石头上扎马步的老道士,恭敬地道:“师傅,我来了。”

  老道士原本光滑的皮肤出现了一丝褶皱,这是苍老的表现,看的王程微微皱眉,心中震动。

  刘武中和杨祐德两位老爷子见到他都问过老道士的情况,看来,的确是有些事情是他不知道的。

  老道士从石头上跳下来,动作之间也没有了以前的利索干脆,对王程道:“我就知道你今天要来了。”

  “我等你好一会儿了。”

  王程走了过去,关心地问道:“师傅,您最近身体还好吧?”

  老道士瞪了王程一眼,道:“我身体当然很好,你不用担心我。我在等那个日本武士东星武两天后来挑战我。”

  王程看老道士不愿意,也不好多问,只能在心中记下来,以后多多关注师傅的身体,当下道:“嗯,东星武和杨老刘老的比武,我都看过,他的合气道有些门道。不过,两场他都失败了,更不可能是师傅您的对手。”

  “这个,到时候比过才知道。我已经让人带话给他了,他最擅长的是刀法,我到时候就让他用刀。”

  老道士很自信地道。

  王程顿时一惊:“师傅,这不好吧,刀兵利器,终究比身体要强。”

  “我自有分寸,到时候你看着就好了。当年我杀日本,就是用拳头。”

  老道士不屑地摇摇头,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