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八十五章 刘氏独门炮拳

第八十五章 刘氏独门炮拳

  热门推荐:

  (求订阅,求各种票,求支持!)

  王程毫不示弱地看着刘诗成,心中奇怪,这家伙为什么针对自己。W那眼神是明显居高临下地姿态,而且带着敌意。

  “年轻气盛,如此练拳,容易气血上头,到时候很可能做出什么后悔的事情。这一点,刘老应该最清楚。而年老时,拳法杀气过重,更容易伤及气血,现在刘老也应该有体会。”

  王程开口,就以刘武中老爷子为例子说道:“拳法一味追求威力,不是上乘。”

  刘武中年轻时失手杀人,年老时,爆发之后身体孱弱,都说明了这个问题。

  刘诗成面色难看,又要说话。刘武中挥挥手,淡淡地道:“好了,诗成,你出去练拳吧。今日我和王程有事情要谈。”

  刘诗成不服气地看了王程一眼,但是不敢忤逆爷爷的话,抱拳点头道:“是,爷爷。”

  说完,刘诗成走向门口,目光直盯盯地看着王程,从王程身边路过的时候,冷哼了一声。

  王程对此毫不理会,他虽然才十七岁,可是却和所有的年轻人不一样,从没有冲动的青春年幼期。

  等刘诗成离开了,刘武中才对王程无奈地说道:“我这个孙子,资质还不错。比老杨的孙女也就差一点点,可惜,心性上差了不少。不然,两年前不会输给那杨家丫头。”看着王程:“他如果有你一半的沉稳,就不会只有如此的实力了。”

  王程笑道:“刘老言重了,我的情况属于特殊,我也不希望会这样。”

  谁不想有快乐,无忧无虑的童年?在父母的呵护下成长?

  “也是,从出生开始,每个人的际遇就不同。”

  刘武中老爷子摇摇头,说道:“好了,不说他了,如果他以后有得罪你的地方,就给老头子我几分面子,不要过多计较。”

  刘武中很看重王程,不仅仅是因为王程是老道士的传人;他更看重王程本身,如此年纪,就能如此沉稳,心中如此清晰,就算不是老道士的传人,以后也必定不是凡俗之辈。他害怕刘诗成以后招惹了王程,会给刘家带来**烦。

  “呵呵,刘老可能对刘诗成有些误会,他只是有些傲气,不会做出格的事情。”

  王程点点头笑了笑。

  “我也希望如此。”刘武中严肃地道:“今日我叫你来,一个是想让你给我试试。我绝对不能败给老日本。”

  “我会尽力。”

  王程点头道:“应该不是问题,我看刘老气色还可以,上次和我师傅比武消耗应该不是很大。”

  “还有就是,我答应过你,让你跟我学习一个月的炮拳,你可想好了?”

  刘武中盯着王程说道:“我这门炮拳,已经自成一派,脱胎于孙禄堂一脉,和形意拳正宗有些不一样。”

  刘武中练炮拳一辈子,对炮拳的领悟,绝对不是常人能想象的。已经将炮拳从形意拳之中独立出来,成为了一门可以主修的内家拳法。只是达不到形意拳正宗的高度,不能凝罡。

  王程也满脸严肃地道:“晚辈有幸向前辈学习拳法,自然求之不得。”

  “好!”

  刘武中盯着王程,道:“或许,在你手上,能将我这一脉炮拳发扬光大,老头子我也死而无憾了。”

  王程急忙道:“不敢,前辈还是悉心教导刘诗成最好。”

  他可不想把自己变成了刘家的门人。

  “好了,你放心,我不会强迫你的。你已经是老道士的徒弟,我不会和他抢徒弟,我也抢不过他,今日我就传你我的独门桩法。”

  刘武中瞪了王程一眼说道。

  王程讪讪一笑,点头道:“好。”

  王程在**拳馆呆过一两年的时间。在太极拳馆呆的时间要长一些,有四五年。对形意拳的三体式最是熟悉,这也是他练的最久的桩法,差不多练了十年。

  形意拳最核心的三体式桩法,也一门是真正深入王程骨髓的桩法。

  不过,刘武中练了一辈子的炮拳,已经将三体式桩法改了一下,变得更加适合炮拳。让炮拳也更加的具有爆发力,威力更大。

  想起那天刘武中的炮拳威势,王程到现在,心中还是有些心惊。

  当下就专心的跟随刘武中学习他的独门炮拳,桩法,练法,打法,都是经他改过的。虽然依旧是形意拳的炮拳,可也算是一门独立的拳法,脱胎于形意拳,打法更为凶悍,爆发力更为强大。

  本着艺多不压身的想法,王程学的很认真。

  学习了两个小时,刘武中的教徒水平比老道士高了不少,各类要点都讲解的很清楚,呼吸,发力技巧,桩法变幻等等。

  结束了拳法的学习,刘武中很是羡慕地看着王程说道:“王程,你小时候来我拳馆,我当时怎么就没收下你当关门弟子呢?让老道士捡了个便宜,哎,我和老杨都是瞎了眼呀。”

  这两个小时,他明白了杨祐德为何舍得将自己的孙女送出去,也要将王程拉入杨家,之后甚至还亲自登门找王程收徒。

  可惜,杨祐德没成功。

  王程笑道:“刘老这么说可是折煞我了。当年我连自己能活多久都不知道,哪里想过学武,到拳馆来,也是为了赚点生活费,能学点养生的拳法,其实也就学了最基本的桩法。”

  “算了,以后你也算是我的半个弟子了。”

  刘武中摆摆手,坦然地说道:“这么说来,我比老杨好点,呵呵,现在你就给我扎针吧。”

  王程收敛了笑容,严肃下来,道:“好。”

  两人来到后堂里,刘武中休息的房间。刘老脱下上衣趴在了床上,王程先是仔细的把了把脉,心中松了口气。毕竟是练武之人,身体情况还算好,比唐老的身体好了许多,体内元气还算充足。

  即使经过这次激活元气来提升身体气血,对以后的影响也不会很大,估计最多减少一两年的寿命。

  王程当下就放手开始行针,几根玉针直接就扎在了刘老地背上督脉几处要穴,低声道:“刘老感觉如何?”

  刘武中是练武之人,对气血筋脉比较敏感。所以也比唐家老爷子的感觉要明显许多,面色惊异,道:“很好,王程,你这针法有些门道呀。”

  王程点头道:“我也还在摸索,所以刘老你如果感觉不好,要立马和我说。”

  “没事,我自己的身体,我有分寸,你放心吧。”

  刘武中点点头说道。

  王程放松下来,行针开始快了起来,他的打算是分三次给刘老爷子行针。这样不会增加身体的负担,毕竟身体已经衰老了,一次大补的话,会有虚不受补的危险,那样就弄巧成拙了。

  所以,这次行针很快就结束了。

  几根玉针瞬间就收了起来。

  刘武中微眯着的眼睛瞬间睁开,精光闪烁,直接翻身坐了起来,很是矫捷。感应了一下面内气血,一股暖流从脊椎几处大穴溢出,滋润着已经衰老的身体和差不多衰竭的气血。让他感觉到了气血充盈的充足,这是他最近都绝对做不到的。

  “好,好,好!”

  刘武中盯着王程一连说了三个好,赞赏地道:“王程,我是小看了。看来你不仅仅是在道观学到了独门手法,你本身的医术就不简单,你这样的年轻人,我一辈子也没见过。”

  “就算是当年我学拳时见过的孙家天才存周先生也不如你。”

  存周先生是孙禄堂最杰出的一个儿子,全名叫孙存周。天资比孙禄堂还出色,所学非常的繁杂,据说武学和琴棋书画都精通不少,当时人们尊称存周先生。

  很多人说,如果孙存周专心练武,其成就会超过孙禄堂,成为新一代天下第一。

  王程急忙摇头笑道:“刘老过奖了,我这医术就是自己瞎琢磨的。在李老那里学了一些,自己也看了一些医术,慢慢琢磨的,经验还不够。”

  “年轻人不要过于谦虚了,好了,今日就到这里,明天你再来吧。”

  刘武中看着王程说道。

  王程点点头,起身告辞,离开了刘家后堂,然后直接离开了**拳馆,来到市一中门口等王媛媛放学。

  现在距离放学还有一节课,王程就坐在学校门口的一棵树下拿出随身带着的书包里的灸经看了起来。最近他除了研究元气秘录,就是在看这本方进文从港岛花一千三百多万买回来的灸经,据说是华佗所书写的医术。

  不过,历史上有传闻,华佗不是很擅长针灸。但是这本书上所写的,也是有门道的,王程能看出来,绝对不是乱写的,讲述的针灸之法很深奥,他也不能看懂全部。

  看了一会儿古本灸经,王程吸引了路人的指点,不过他对此不在乎。等到王媛媛下课的时候,带着王媛媛回家吃饭,下午两人一起上课。

  如此,王程每天上午去给刘老扎针,并且跟随刘老学习炮拳,下午回学校上课。三天的行针结束之后,刘老的气血恢复到了和老道士比武之前的巅峰时期,王程对炮拳也有了新的理解和认识,继续跟随刘老学习。

  直到刘武中和东星武约定的一星期的时间结束。R1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