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八十一场 对老鬼子的执念

第八十一场 对老鬼子的执念

  (还有一更,求票,求订阅,求支持!)

  东星武当年在中国不断失败,但是却学习到了许多中国拳法国术的技巧,虽然不可能学习到精髓,也能提高不少的实力。《》

  比如各类发力的技巧,和一些控制呼吸的技巧。

  他回国后,实力就提升了不少,将日本国内一些嘲笑他的人击败,就无人敢嘲笑他了,成为了日本的著名武者之一。

  听到东星武的话,杨祐德淡淡地笑了笑,略微不屑地道:“你还是这么有信心,我发现你们日本人,有时候总是莫名其妙的有信心,当年是这样,现在你也是这样。”

  东星武和他身后的两个日本人听了都是面色一变。

  不过,杨祐德继续说道:“好,既然你如此有信心,那择日不如撞日,现在就去我武馆。我把老刘也叫来,咱们一个个来比。”

  杨祐德摇头,纠正道:“不对,是切磋。”

  东星武眼神瞬间精光凝聚,严肃地道:“好,我也正有此意,不知道刘武中是否还有当年的气势。”

  “应该不会让你失望。”

  杨祐德笑着说道。

  当年,东星武被刘武中一记炮拳打的飞了出去,一拳就败北,是他心中一直都铭记的耻辱。

  其实,这也是因为形意拳特点,就是快准很,不像太极看起来慢吞吞的,掩盖了其内在的刚猛。但是他在杨祐德的太极拳下,也不过坚持了不到十招。

  炮拳凝聚的炮劲本身就是形意拳之中最刚猛的劲道。

  三十年前的刘武中正是年轻气盛的时候,也可以说是爆发力和拳法领悟结合的最巅峰的时候。一拳打飞个把人真的不算什么。

  王程心中微微激动。想去看看。眼神希冀地看向杨老。

  杨老看了王程一眼,笑道:“王程你想看,那就跟来看看热闹,当年老头子我年轻的时候没打成鬼子,回到家乡有个鬼子送上门来挨打,过了三十年,这老鬼子又送来了。”

  东星武面色难看的不行,右手本能的抬起来。要架在腰间去握刀柄,但是却是抓了一个空,出来吃饭,他怎么可能带刀。

  另外两个日本人也都愤怒地看向杨祐德。

  东星武沉声道:“杨桑,说话注意点,我和我的家族没有做过伤害你们民族的事情。”

  “嘿嘿,好了,和你开玩笑,你们东星家族,嗯。也就一般般。”

  杨老摆摆手,随意地说道。

  如此的态度。让东星武更加愤怒,不过也只能将怒火压制下来,想等下在比武的时候找回场子。

  王程笑道:“那多谢杨老了,我正想说去观摩一下呢。”

  “哥,我也要去。”

  王媛媛低声说道,眼神有些不敢看杨祐德。

  杨老点点头:“嗯,媛媛也可以去,元明和乐乐,你们就别去了,毕竟你们都不是我们圈子里的人。”

  宋元明和唐乐乐本来都想去看看热闹,他们还从没见过杨老动手,只是听说过杨老爷子的传说,那一出手都是要死人的。可是杨老说了不能去,他们就不敢去了,当下都是点头。

  “那我就预祝杨老打鬼子成功。”

  宋元明笑着拍了一记马屁,至于是不是会得罪东星集团,从而影响东星集团在江州的投资,他可不在乎,那是他老爷子的事。

  唐乐乐也说道:“好,那我下次再次拜访杨爷爷。”

  两人都是知道杨祐德的真实身份的,这位老爷子当年的确没参加打鬼子,但是后来的战争,这位老爷子是一个不少都亲身经历了,积累的军功不是后辈年轻人能想象的。

  王程也对宋元明和唐乐乐点点头,算是告别。

  东星武却是看向王程,杨祐德特意留下了王程,他好奇王程的身份,沉声道:“他是谁?”

  杨祐德笑道:“他是你上次不敢挑战的那个人的徒弟。”

  东星武瞬间浑身一震,双眼精光大作,看向王程:“你是长鹤的弟子?”

  “我师傅正是长鹤。”

  王程点头道,不卑不亢。

  东星武笑起来:“好,江州三大高手,一个不少,这次我都要击败。”

  “不要提前说大话,当年你连上山的勇气都没有。”

  杨祐德摇摇头说道。

  东星武的笑容顿时凝结,当年来江州,败给杨祐德和刘武中之后,他自然没有勇气敢去武圣山挑战传说中的无敌道士。冷哼一声,深深地看了王程和王媛媛一眼,不再说话,走在杨祐德的身边,一起进入了楼梯。

  是的,他们不坐电梯。

  王程稍微奇怪,拉着王媛媛走在最后面。

  杨祐德知道王程的奇怪,走在前面说道:“王程,要记住,我们练武之人是以大地为根基的,所以练武都是从双脚开始练的,也就是扎马步。”

  “练武发力,双脚不离地,才能时刻有威力。我从来没有坐过电梯。”

  东星武也赞同地点点头。

  王程这才恍然,他一直不知道这个,可是,他不觉得坐电梯有多危险呀。

  难道以后也要放弃电梯?

  王程摇摇头,觉得无所谓。

  一行人下了楼,坐上两辆商务车,王程和王媛媛跟着杨老坐一辆车,东星武带着两个日本人坐一辆车。

  坐上车,杨祐德的面色就严肃下来,没有了刚才的轻松和无所谓,透过车窗,眼神警惕地看了旁边的车子一眼,叹了口气,对王程说道:“你是不是觉得我刚才说的很有气势,赢定了?”

  王程点头肯定地道:“杨老出手,老鬼子肯定不是您的对手。”

  王媛媛也点着脑袋。说道:“杨爷爷最厉害了。”

  杨祐德严肃的表情消失了。笑了笑。很享受兄妹两的马屁,长吐一口气,道:“这老鬼子可不简单,现在是日本十大高手之一,当年来我中国偷学了不少拳法,回去潜心修炼了三十年,现在我对上他,也没有绝对的胜算。”

  王程第一次看杨祐德如此没有信心的状态。惊奇地道:“这个东星武这么厉害?”

  “嗯,很厉害,以前专修的合气道,后来融合了不少我中华国术拳法,实力很强。我要胜他,要尽全力,老刘有点难,上次和你师傅比武,老刘消耗很大,最近都在养身体。现在没办法发挥全力。”

  杨祐德点点头,凝重地说道:“这次和老鬼子一比完。我这把老骨头,估计也要散架了。”

  王程心中若有所思,对杨祐德说道:“杨老身体还很好,太极是国术三大内家拳养生最好的。”

  “那也比不上你们武圣山的道家拳法,你师傅活了九十岁还,气血比年轻人还雄厚,只要不自己去乱来,活个一百二三十岁不是问题。”

  杨祐德摇头道。

  “但是我们道家拳法不凝劲道,战斗力和太极没法比。”

  王程也是笑着说道。

  “嘿,那是你还没练到道家顶级内家拳法,武圣山拳法前期的确乏力。但是地煞,天罡,你只要练好一门,就能立于不败之地了。”

  杨祐德也笑了一下,看着王程说道。

  老道士当年将地煞拳法修炼到巅峰,被称作无敌,可不是说笑的,是真的立于不败之地,除非是凝罡的国术高手,否则根本打不破他的横练拳法,无法对他造成伤害。

  而现在老道士修炼了天罡拳法,初步凝罡,已经攻防兼备,是真正的无敌,而不仅仅是不败了,同样的修炼三大内家拳的凝罡高手也绝不是他的对手。

  更何况,现在国内有没有修炼到凝罡境界的高手还两说。

  一老一少在车内讨论武学,一路很快来到了太极拳馆的门口,东星武乘坐地车子跟在后面。

  下了车,杨祐德带着王程兄妹两就走了进去,让杨家老大去**拳馆找刘武中去了。东星武站在太极拳馆的门口看了一会儿上面的牌匾,当年他扬言说要踢馆,最后很干脆的失败,至今他还记得。

  至于被刘武中一拳打飞出去,他更是记忆犹新。

  双拳紧握,东星武面色严肃地走进了太极拳馆的大门,身后跟着他的日本中年人从车上拿出了一个长条形状的盒子上来递给东星武,东星武冷哼一声,沉声道:“拿回去,我不需要,我们比的是拳法。”

  “嗨!”

  中年人急忙低声答应,将盒子重新放回了车里。

  王程带着王媛媛随着杨祐德来到了太极拳馆的后院,这里王程以前没来过,有一个不大不小的练武场,比前面武馆的演武场小很多,**米见方,周围摆着一些器械,中间有许多的坑坑洼洼。

  杨祐德就站在场中央,王程和王媛媛很自觉地的站在了最后面的台阶上,离开练武场两米远。

  就当一个看客,这是王程和王媛媛的打算。

  东星武走进来,看向杨祐德,一挥手,将身上的长袍脱掉了,里面是一身紧身的武士服,脚下一抖,将鞋子也脱掉了,赤着双脚,来到了杨祐德面前两米远的地方,按照他们的规矩弯腰行礼,道:“请多多指教。”

  杨祐德是绝对不会行弯腰礼的,只是微微抱拳,一脸平静,此时老人家的心中也是古井无波,如太极阴阳,练太极一辈子,他早就将太极练到了骨子里,不过距离领悟太极真意奥秘,还差一些,所以迟迟不能进入下一个境界,到了现在的年纪,也失去了更进一步的可能。

  “出手吧,东星武,今日我可不会对你手下留情。”

  杨祐德淡淡地说道。

  东星武沉声道:“我也不会手下留情。”

  场中,气息一下子就凝滞了起来,似乎方圆十几米的空气都变得黏稠起来。

  王程和小姑娘王媛媛都要努力的呼吸才能保证自己的气息,王程知道这八成是心理作用。被这两个高手的气势震慑住了。

  这时。门口再次走进来一个人。正是前段时间上武圣山与长鹤老道士比武失败的刘武中。此时的刘武中苍老了许多,头发苍白,脸上皱纹明显,王程一眼就看出这位老爷子的气血虚弱了很多,只怕要好几年才能养成与老道士比武之前的状态,可是几年之后,他又老了许多,基本上没有恢复的可能了。

  王程叹息。老一辈高手虽然对拳法的领悟更为深奥,战斗的经验也丰富。但是身体终究是老了,所以以前就有话如此说,拳怕少壮,乱拳打死老师傅。

  而东星武,实际上年纪还不是很大,刚刚六十而已,比杨祐德和刘武中小了十来岁,比老道士更是小了二十多岁,见到老道士得行晚辈礼仪了。所以。东星武的爆发力比杨祐德和刘武中强一些,他的身体更年轻。

  当年清末宗师李老能四十岁才开始练拳。六十岁将形意拳练到凝罡境界,几乎无敌于天下,所以,六十岁对武者来说不算老年。

  刘武中一来,吸引了场中两人的注意力,杨祐德仅仅是对刘武中点点头;而东星武则是和刘武中对视了好几秒才收回目光,东星武露出一丝得意地笑容,时间果然是最厉害的武器,刘武中老了,他更有把握了。

  说实话,当年刘武中给东星武留下的印象最深刻,毕竟被一拳就打飞了,心中有巨大的阴影面积。

  刘武中来到王程和王媛媛的身边,低声道:“你们两个小家伙怎么来了?王程你师傅还好吧?”

  王程稍微奇怪,怎么刘老见到自己也问自己的师傅好不好?杨老刚才也问了,仔细想了想,老道士上次也没什么不好的地方,点头道:“我师傅还好,刚才在酒店吃饭,碰到杨老和东星武要比武,这样的事情,我可不想错过,看高手比武,能学到很多。”

  王程上次得到杨无忌传授太极拳鞭劲的修炼方式,到现在也没摸到门道,毕竟他不是一步步修炼太极拳的,心中希望看杨老出手能有所领悟。

  刘武中看着东星武,苦笑道:“当年我能一拳把他打飞,现在估计不是他的对手了,上次和你师傅交手,我气血消耗过度,最近在闭门修养。没想到老鬼子就杀过来了,那就算我没力气了,也要过来交交手,就算失败,不能被这老鬼子小瞧了。”

  王程微微皱眉:“刘老,我给你把把脉吧。”

  刘武中笑了笑,将手腕递给王程。

  王程握着脉搏,眉头皱的更紧了,刘武中的脉象是真正的老人家的脉象,如夕阳垂暮,和唐老的脉象差不多了,只是稍微顺畅一些。

  怎么会如此虚弱?

  看到王程的疑惑,刘武中很平静地说道:“人老了,就会这样,现在我也问心无愧,能安心的当几年普通的老人家了,可惜,今天可能要败给这个老日本了,以后少不得要被一些晚辈说道。”

  语气有些遗憾和不甘。

  王程看着刘武中,不想这位老人家老年留下遗憾和污点,虽然他和自己的师傅比武交手,但是双方不是敌人,他心中对这位老人家是有些敬佩的,思索着,低声道:“刘老,你想不想赢?”

  刘武中奇怪地看了王程一眼,笑道:“我自然想赢,谁想输给老鬼子?可惜,我是心有余力不足了,老胳膊老腿了,这老鬼子实力比当年强了很多。”

  “那要是,我能帮你,让你赢老鬼子,你愿不愿意相信我?”

  王程压低声音说道。

  刘武中一愣,左右看了看,压低声音道:“王程,你有什么办法?如果能让我赢这一场,老头子我此生无憾,就欠你一个人情,你有机会找我学习一个月的炮拳。”

  王程楞了一下,没想到刘老爷子为了胜利,能将炮拳送出来,看来真的是对老鬼子有执念,当下手腕翻转,一根玉针出现在手心。(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