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七十九章 方进文的变化

第七十九章 方进文的变化

  热门推荐:

  (三更送上,求订阅,求月票,求支持。W)

  王媛媛说去最贵的地方,唐乐乐就直接开着车带着王程兄妹两来了上次吃过一次的永乐酒店,也就是宋元明叔叔的酒店。

  今天,这里似乎比较热闹,比上次多了许多车,大堂里人也多了很多。

  唐乐乐是早就预料,不仅仅预料到王媛媛就选这里,也预料到了这里人会比较多,所以已经订好了房间。

  “呵呵,我就猜到媛媛要说来这里,所以我就订好了房间,就是上次咱们去的818房间。”

  唐乐乐得意地对王媛媛笑了笑,让小丫头很不满意,觉得自己被唐乐乐算计了。

  在这里,王程就遇到了熟人,方进文,帮助王程定下规矩的土豪。

  “哈哈哈,王程,你也来这里吃饭?”

  方进文看到王程,直接就将旁边的两个朋友丢在一边,跑过来就给了王程一个大力的拥抱,力气比以前大了不少。

  更重要的是,方进文容光焕发,以前头上有一些零星的白发,现在也已经消失了,脸上的皮肤也异常的饱满,腰身也挺的更直了。

  说实话,王程看到方进文这样,也稍微惊讶了一下,他也没想到自己给方进文的治疗会有如此的奇效。

  真的年轻了十岁。

  王程无奈的承受了激动的方进文的拥抱,笑道:“嗯,乐乐姐请我和媛媛来吃饭。”

  方进文刚才也看到了唐乐乐,心道唐家估计又来请王程了,好奇唐家会不会出一千三百万,大手一挥,说道:“怎么能让乐乐请,这顿饭我来,服务员,来,他们的消费都算在我的账单上。”

  一个服务员走了过来。

  唐乐乐急忙阻拦下来,毫不掩饰自己地目的,笑道:“方叔叔,别这样,你知道我可是有求于王程,你要是这样,我还怎么开口?”

  方进文一愣,随即哈哈一笑,他最近特别爱笑,因为爽,因为他又感觉到了年轻时候的那种精力旺盛的劲头,对唐乐乐点头道:“好,那我不请客了,不然唐书记以后可要罚我的款了。”

  转头看向王程:“王程,啥也不说了,下次一定给我请客的机会,不然我都不好意思见你。要不然,以后我就再给你买点喜欢的东西,你给我那几针,我就花了一千三百万,对你来说,有些亏了。”

  方进文一副老实人的模样说道,其实这家伙的心思就是想让王程欠着自己的,最近他越想越觉得王程的深不可测和不可思议,让自己年轻了十岁,当时他还只是觉得厉害,后来他仔细想象加上亲身感受,顿时感叹这何止是厉害,简直就是神仙手段呀。

  王程笑道:“别,方总,咱们之前就说好了,治疗完成,两不相欠。我们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公平交易,所以你要是觉得赚到了,那你就偷着乐。”

  唐乐乐不知道方进文说的是不是真的,谁治个病花一千三百万还会觉得自己赚了?更何况,她一直都没听说过方进文得了什么大病需要救命呀?

  但是,唐乐乐稍微注意了一下方进文,顿时发现了不一样,她之前很久没见过方进文,所以上次在王程家里见面,印象就很深刻,立即就发现比上次变了许多,脸上的一些皱纹没了,说话的气息也更充足,头上的头发乌黑发亮,身体站的笔直。

  简单地说,就是整个人都是精神焕发充满了朝气的样子,精气神都比上次好了许许多多。

  如果说,上次方进文是个中年人,唐乐乐可以叫叔叔的话,这次她光看面相,叔叔有点叫不出口,有点像比自己大了没多少的同龄人。

  唐乐乐震惊了,眼神惊异地仔细打量方进文,这,这,这,这是如何做到的?眼神看向王程,看来这肯定是他给方进文治疗的效果。

  “哥,我饿了。”

  方进文还不想轻易放过王程,小姑娘王媛媛捂着肚子摇了摇哥哥王程的手低声说道,清脆的声音很悦耳,也很清晰,几人都听到了。

  还要说话的方进文立即一愣,随后就是苦笑:“好,都是我的错,下次我补偿媛媛,那我就不打扰你们吃饭了。乐乐,过几天我去见唐书记一趟,也给你带一份礼物。”

  唐乐乐笑道:“呵呵,千万别,我可不敢要。”她可不敢收礼物,最近江州动静这么大,一点风吹草动都瞒不过有心人的眼睛,要是被人抓着把柄就不好了。

  王程只是对方进文点点头,目送方进文离开,去和他的两个朋友上楼去了。

  唐乐乐也带着王程和王媛媛进了电梯,到了818贵宾间,迫不及待地问道:“王程,方叔叔的变化,是你治疗的效果?”

  王程装糊涂地道:“什么变化?我没看出来呀,他上次喝酒晕倒了一次,来找我看,我就给他治疗了一下。”

  那手段有些惊世骇俗,王程可不想弄的人尽皆知,方进文他也是特意的嘱咐了不要说出去的。以方进文的商人秉性,王程也相信他不会说出去的,有好东西,谁不想只有自己知道,谁不想独吞?

  更何况是唯利是图,只想吃独食的商人。

  唐乐乐仔细看了看王程,也不继续追问,挥挥手,示意外面的服务员进来,拿着菜单,对媛媛说道:“媛媛饿了,看看你想吃什么。”

  王媛媛摇摇头,道:“我不点,让我哥点。”

  王程接过菜单,看也不看,就将第一页,第二页,第三页,第四页,第五页的二十几道菜都点了下来。

  至于价格,王程也是看都没看。

  服务员看的咋舌,这二十几道菜可是上百万,因为前面几页大多都是酒店的招牌大菜,七八万一道很正常,有几道都是十几万。

  这少年眼睛眨都不眨的就点了这么多,服务员一时间不敢确认,看向唐乐乐,唐乐乐却是笑了笑,将菜单递给服务员,道:“好,那就这么多,快点上菜,我们的小仙女媛媛可是饿了。”

  王媛媛摸了摸肚子,她是真的有点饿了,不过刚才在那里说出来,可不是忍不住,而是想帮哥哥脱身,不然那方进文不知道还要缠着哥哥好一会儿。

  等服务员出去了,唐乐乐继续追问王程:“上次方叔叔给你送一千多万的东西,就是为了治头疼?”

  王程点头承认。

  说起来,上次方进文送的华佗灸经,王程至今还没看明白,其中许多描述都有些模糊,王程打算下次去山上的时候,和道观的典籍对照一下,看能不能看明白其中的一些词汇和描述,里面有几套行针之法也还不明白。

  不过,那本书倒是真的是两千年的古籍,其中蕴含的气团,和那本虎啸九式的典籍差不多。至于究竟是不是华佗写的,王程也不知道。两千年前的著名中医,可不止华佗一个。

  看王程承认,唐乐乐脸上就写着我不相信四个字,笑道:“那你什么时候有时间去给我爷爷扎两针?我可是把诊金都准备好了。”

  王程和王媛媛都看向唐乐乐,两兄妹知道她是为了这件事找王程的,可是没想到她就这么直接地说了出来,还以为会有一些铺垫呢。

  不过,这么直接,也让王程兄妹两反而不那么反感。

  想到这段时间市医院的那些人,还有那个张所长以及他的同伙也都受到了审判,相对于以前的那些至少也要拖个几个月的案子来说,可谓是雷厉风行。

  王程和王媛媛心中也好受了一些,只是对唐强民,唐强山,还有那个唐楠,还是本能的有些排斥。但是想到躺在病床上的唐老,王程也起了一些恻隐之心,究竟是少年人,也终究是行医之人。

  王程没说话,唐乐乐也紧张地不敢说话,一双大眼睛看着王程,好像等待审判的犯人一样在等待自己的命运决定。

  看了看王媛媛,见小丫头也没有明确地反对,王程突然笑了笑,道:“好吧,等我这段时间再总结一下经验,就去给唐老看看。”

  唐乐乐紧张的脸上立即露出了笑容,兴奋地道:“好,太好了,谢谢你,王程。”

  “不需要谢,就像我刚才和方总说的,咱们就是一场交易,很公平,你们给钱,我出力,完事儿了,大家谁也不欠谁。”

  王程现在有些烦躁纠缠不清的事情,所以现在当场说清楚:“乐乐姐,我还是把话说在前面,你们愿意出钱请我去,那就要绝对相信我,我不希望还发生那样的事。”

  唐乐乐现在绝对肯定家里的人再也不会怀疑王程了,点头道:“那肯定,我们绝对相信你,你说怎么做,我们就怎么做。”

  “好,最好是这样,不说这些了,菜来了,我们吃饭吧。”

  王程不愿意在这些事情上多说,到时候去尽力治疗就好了,以后也不要和唐家这样的家族势力有太多的纠缠,否则麻烦不断。

  现在嘛,当然是吃饭要紧。

  小姑娘王媛媛饿了一会儿了,所以直接就开动了。

  唐乐乐心中放下了一块石头,也有胃口吃饭了,所以也放得开,这房间里就三个人,都不是外人。

  另一间包间里,方进文和两个朋友在一起吃饭。

  其中一个中年人拿起电话,笑道:“我叫几个漂亮的姑娘过来,方总你要几个?”

  方进文急忙摇头,道:“我算了,不要给我叫。”

  方进文最近尝到甜头,也丝毫不敢违背王程的嘱咐,只是晚上睡觉的时候喝一点酒,女人更是碰也不碰,那呼吸方式,也是大部分清醒的时间都在保持,因为王程说过,保持的越久越好。

  很多人说,活着不就是为了享受?如果不能享受,即使有再多钱,活的再久,又有什么意义?

  方进文不这么想,能活着,而且能保持年轻的活着,绝对有巨大的人生意义。更何况,他专门询问过王程,要保持禁欲多久,王程说,最多一年,他体内的气血彻底稳定下来,就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了,不过也不能过度,过正常人的生活就好。

  到时候,他用年轻了十岁的身体去玩儿,岂不是更爽?

  不得不说,方进文的心大着呢。

  另一个中年人好奇地问道:“方总,最近听说你禁欲了,你这是看破红尘,打算出家了?”

  方进文嘿嘿笑了笑,很得意地道:“这是一个神医给我治疗的要求,你们没看出我最近变了?”

  两人仔细一看,才发现方进文真的变了,他们也是刚才才见面,两人没注意,此时一看,嘿,一下子不敢确认这是不是方进文了。

  “你,真的是方总?”

  其中一人问出来。

  方进文哈哈笑道:“哈哈哈,傻了吧,我当然是我,医生说我要禁欲一年,所以最近你们去玩儿都别叫我了。”

  两人都是疑惑。

  “额,方总,你不会是吃了什么药吧?”

  开始要打电话叫姑娘的中年人立即问道:“这药哪里弄的,都有什么效果?能不能给兄弟们也介绍介绍?”

  方进文看了两人一眼,摇头道:“也不是什么药,你们别问了,吃饭吃饭。”

  两人看出方进文是不想说,但是方进文越不说,他们就越想知道。另一个人立即问道:“方总,咱们可是兄弟,你不要这样吧?又不是什么说不得的,大不了到时候咱们请你好好地去玩儿一趟。”

  “嘿嘿,不能说。”

  方进文油盐不进地笑了笑说道,他可不敢违背王程的话把这件事说出去。

  “咦,方总,刚才在楼下那三个年轻人是谁?”

  这家伙立即想到了在大厅方进文丢下他们,跑过去套近乎的人。

  方进文笑道:“那个漂亮姑娘是唐书记的千金,我过去说几句话。”

  两人恍然,也不怀疑了,可是还是好奇这家伙是怎么变成现在这样子的,仔细一看,年轻了许多,心里就发痒,也想这样。

  “好了,不说这个了,咱们这次可不是来吃饭消遣聊天的,说说小日本的事。”

  方进文急忙转移话题。R1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