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8章 群山之后

  风雪越来越大。

  便仿佛是索伦此刻的心情般沉重,他的脚步很沉重,他的心中也很沉重。

  一直以来他都是一个主观性很强的人,但是他今天却是真的有点心乱了,心中好似沉甸甸的,某种压抑的情感让他有点喘不过气来。他收紧了自己身上的披风,一步一步走入了漫天的大雪中,雪花飘落在他的身上,很快肩头就是一片雪白。索伦抬手抖掉了身上的风雪,转过头来默默地注视着阿伦黛尔的皇宫,他在人们看不见的角落肃立了很久,然后转身进入了一片白茫茫的世界。

  薇薇安还在等他。

  他几乎不可能迎娶阿伦黛尔的公主,未来的女王陛下,因为薇薇安是恐惧神子,将来有可能会是恐惧魔神。除非他舍得让薇薇安独自面对这一切,否则他就必然会在魔神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到时候他们说是举世皆敌也不夸张。即便是他最后帮助薇薇安击败了恐惧魔神,邪恶的神灵也会觊觎薇薇安身上的神力,善良的神灵会企图一劳永逸的消灭恐惧魔神,薇薇安的道路注定一路荆棘鲜血。

  要不然他也不会在心中做好了转化成阴影巫妖的最坏打算!

  索伦行了一个古老的骑士礼。

  这并非是代表着什么,仅仅是一个承诺,一个守护骑士的承诺。

  在她需要时,他一定会站在她的身后!

  风雪还在飞舞。

  在这片冰雪覆盖的世界中,索伦眼中看到的是两条线,一条上升到王座之巅,她将成为阿伦黛尔的统治者,受到万民拥戴的女王陛下,神灵的虚影屹立在她的身后。庇佑着她的王国,也守护着她。另外一条下坠到无底深渊,他走过的路将遍布鲜血。无数敌人的尸骨将累积成阶梯,在茫茫白骨中他踏入深渊的最底层。那里还有一场战斗在等着他。

  为了薇薇安。

  索伦愿意放弃自己的生命,他的脚步不会在这里停下。

  虽然他心中是如此的沉重!……

  彻骨的寒意笼罩着这片世界,索伦腰间的弯刀发出晶莹的光辉,当他拔出来这把名为‘冰亡’的传奇弯刀时,上面便好似有冰冷的光芒般扩散,它看起来是如此的耀眼,但是它的温度却是如此的彻骨寒冷,这把弯刀仿佛是带着一丝灵性。感觉到了索伦心中的沉重。

  ………………

  远处的群山渐渐浮现。

  索伦的脚步没有丝毫停留,他静静地走过一座座城镇,朝着北地的方向前进。

  他的模样已经跟最开始完全不同,他穿着黑色的长袍,手中持着一根木杖,外面是灰色的宽大斗篷,看不见任何的兵器,只有手上一双精致的黑色手套。他的脸庞有些消瘦,隐约能够看到唏嘘的胡渣子,他的瞳孔深邃而沉寂。注视着前方时满是坚毅。他的打扮看起来便好似一位旅行的巫师,这让他避免了绝大部分的麻烦,没有谁敢轻易打扰一位独行的巫师。

  阿伦黛尔已经越来越远。

  可是少女的注视似乎还在身后。索伦脑中偶尔会浮现她泪眼蒙蒙的样子。

  那个样子真的很美!

  娶一个女人为妻这种想法第一次浮现在他心头,这种感觉很难用语言去形容,但真的是让人无法不为之动容。

  他穿过了一片树林,走过了冻结的河流,翻过了高耸的雪山。

  偶尔会有一些不长眼的怪物打扰他,但是还没靠近便被法术所击杀,他看起来就好像是真正的巫师,沿着自己的道路前往目的地。

  风雪持续了三天才停下。

  索伦已经来到了延绵数百里的冰雪山脉前,他沿着一条小道前进。利用浮空术和飞行术赶路,翻越这些天险般的群山。时间一点一点过去。他每天走过的路程并不多,因为他遇到了许多强大的生物。盘踞在山脉附近的冰霜翼龙,体型巨大的冰雕,宛若是猛犸象般沉重的地行龙,还有分散在四处的熊地精,以及许多熟悉不熟悉的强大怪物。

  它们以一个个族群分布在这里,危险并且致命,索伦甚至数次不得不用隐身术逃离。

  残酷的环境让它们聚集起来,在这里熊地精甚至可以跟冰巨魔构成部落,这些生物相互猎杀着,艰难地生存在这片冰雪山脉内。

  温度渐渐变高了一些。

  这片山脉挡住了来自冰雪国度的寒风,眼前的绿色渐渐多了起来,索伦知道自己接近了北地的范围。

  穿过这里就是北地,由女巫们所统治的领地。

  眼前的树林越来越茂密,群山已经落在了身后,索伦走在厚实的林地内,一点一点地进入了人类活动的区域。

  “谁!?”

  一位猎户打扮的中年男子出现在前方,他手中握着猎弓瞄准了这边,当看清索伦的模样后,立刻便是畏惧地收回了猎弓,然后微微地俯身表示敬意道:“巫师阁下。我并不知道是你,请原谅我的冒犯。”

  这里是北地。

  这里是北地女巫的地盘,在这里巫师的地位非常高贵。

  索伦微微放下了斗篷,淡淡地看了他一眼,询问道:“这里是哪里?我刚刚穿过群山来到这里。”

  中年猎户望了望远处的冰雪山脉,眼中的敬畏更加明显,低声道:“这里是河谷城的领地。从这里往南走一百里,就可以到达河谷城。”

  索伦轻轻地点头,从他的身边走过,朝着南边前进。

  在他走过去后,中年猎户宛若是虚脱般地松了一口气,然后赶紧朝着村庄的位置跑去。野外遇到巫师可不算是一件好事,巫师都是一些脾气古怪的家伙,他们非常的强大也非常的危险,触怒他们有可能被轻易地夺走性命。他仅仅是一个普通人,自然害怕神秘的巫师,现在只希望离得远一点,免得碰到什么麻烦。

  索伦眼前出现了一条河流。

  很罕见的没有被冰封,这代表着北地的气温其实并不算很低。

  河流旁有摆渡的船夫,这个时代桥梁是比较高规格的炼金工艺,只有城市的附近才可以看到。绕道走过去是很麻烦的事情,所以附近村落的渔夫会在闲暇时接上摆渡的生意,为家里的孩子多赚一点口粮。索伦走过的地方都是一片敬畏的目光,一位船夫很紧张地将他送到渔船上,然后小心翼翼地朝着对面划去。

  索伦留下了一枚银德勒的渡资,然后踏上了对岸的土地。

  眼前已经可以看到一片片开垦过的农田,视线的远处分散着许多的村落,北地的土地比较平整开阔,这里曾经也很繁荣过一段时间。因为气候的原因,北地每年只耕种一次,其他的时节都是种植别的农作物补贴家用。不过这里的人生活比南方还要好一些,因为北地相对来讲要地广人稀,很多村民都会在农闲时打猎。

  这边的法律允许农户打猎,不像南方那般还要交税。

  南方贵族的腐化已经非常严重了,他们几乎是在千方百计的增加税收,渔民每年都需要承受沉重的税赋。

  索伦看到了一座城市。

  卫兵懒洋洋地站在城门口,询问着想要进城的平民,偶尔还会勒索点报酬。不过他们却不敢阻拦那些明显是地位较高的马车,只是在贫苦的农夫身上榨取一两枚铜德勒的花销。索伦走过时他们拦都不敢拦,巫师可不是这些卫兵敢随便招惹的,即便是队长打了一个眼色,其他人都不敢靠过来询问。

  这座城市不算繁华。

  因为没有什么贸易支撑,仅仅是税赋还不足以维持城市的欣欣向荣,城墙有明显的残破痕迹,许多建筑都已经非常破旧,数百年前这里有过几座矿产维持,可是随着表层矿产开采殆尽,城市已经无法支撑更深层的开采维护。不够发达的道路让贸易耗费严重,有些矿石只能廉价的抛售,附近已经有其他城市取代了河谷城的贸易地位。

  索伦前往了佣兵工会。

  由于靠近冰雪山脉,佣兵工会的生意还算不错,时不时会有冒险者过来,按照某些委托猎取特殊的怪物。巫师在炼金术、魔法装置和抄录卷轴上都需要特殊的材料,许多材料来自强大怪物的尸体,还有一部分生长在特殊的环境内。索伦并没有在佣兵工会呆太久,转了一圈就进入了某条胡同,然后在三五个不怀好意的帮派人士目光下,进入了一个没有挂牌子的店铺内。

  他需要一些消息情报。

  盗贼几乎遍布世界的各个角落,他们是黑帮底层成员的主要构成,这些小偷有可能进阶成为游荡者,但是很大一部分依旧还是普通人。索伦在里面并没有呆太长的时间,大约一刻钟后便走了出来,不过当他走出去时好像感觉到了什么,鼻子不由微微地动了一下。

  他似乎闻到了熟悉的味道。

  一种香味。

  并且还是他认真记忆过的香味,只有这样他才会留下明显的印象。前方似乎有一位女人,披着黑色的头罩,身上是一袭黑色的长裙,背影看起来颇为窈窕,依旧渐渐走出了胡同。

  索伦眉头微皱,并没有直接追上去。

  他抬头看了看天色,准备先找一个落脚点,然后前往歌莉娅的高塔。

  ………………r655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