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极品透视 > 第三千四百二十章 皇子来访

第三千四百二十章 皇子来访

  人家的修为比自己高,能邀请自己已经是他的荣幸了,如果他还有什么其他的想法,那恐怕就不切实际了。

  王峰说这一句话,其实也算是有意的拍了一下这个中年人的马屁。

  此人的修为这么高,地位也不低,如果他真要对付自己的话,那王峰恐怕还不是其对手,所以他之所以这样做,目的就是为了让对方不和自己为敌。

  “不必如此紧张,我对你没什么敌意,你我互不相识,你说我也没有必要把你怎么样吧?”

  看出了王峰话中所蕴含的意思,这个中年人微微一笑,随后才说道:“我这样的地方很少有人会真正的来做客,所以我主动邀请你,还是我冒犯了。”

  “前辈这说的是哪里话,你地位那么高,如果你要开门的话,恐怕你的门槛都要被直接踏破。”

  “这些人来我这里的目的都不纯,我压根就不想看见他们,他们是有意来破坏我的安宁,所以他们算哪门子客人?”

  “小兄弟,来,我先敬你一杯。”这时候这个中年人举起了自己手中的酒杯,显得十分客气。

  “好,那我也敬你一杯。”说话间王峰也举起了自己手中的酒杯,并且一饮而尽。

  喝了第一杯酒,紧接着第二杯,第三杯也来了。

  两个人就像是两个自来熟的人一样,喝的那叫一个不亦乐乎。

  只是对于他们这种级别的修士来说,他们如果不想醉,这酒下肚也不过和白水没什么区别,一点作用都没有。

  “多少年了,我还从来都没有像是今天这样尽兴过,来,小兄弟我再敬你一杯。”说着这中年人又端起了自己手中的酒杯。

  “莫非前辈心中是有什么忧愁吗?”

  “人活在这个世上,谁没有几个遗憾终生的事情?都是些前尘往事,不说也罢。”

  说话间这个中年人又兀自的喝了一杯酒,显得有些落寞。

  一个人住在这种地方,不孤独那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这个中年人好不容易才请来了王峰,所以他才会多喝了几杯,若是平时,他肯定不会如此爆饮的。

  “前辈,有些事情一旦装在自己的心中太久,会闷出心病来的,说出来反而会令人解脱。”

  “若想把一件事永久的记在心中,即便是闷出心病又能如何?那是我自愿的。”说话间这个中年人又往自己的口中倒了一杯酒。

  何为喝闷酒,这中年人现在就诠释的极为完美。

  “舅父,皇侄求见。”

  就在王峰和这个中年人在这屋里面喝闷酒的时候,忽然这关闭的大门之外竟然又响起了一道声音,王峰的天眼几乎下意识就展开了,他一下子就看到了这个站在门外面的人。

  这是一个人,不是先前的那一群人,只是这个年轻人的修为可不弱,竟然和这个中年人是同等级别的。

  而且从此人身上穿戴的服饰来看,他的地位可能和先前的那一群年轻人的身份都还要高。

  “进来吧。”

  对待不同人,就会有不同的态度,这个中年人之前拒绝那些人可谓是十分干脆,但是当现在门外又来一个人之后,他直接就让对方进来了,一点都没有拒绝的意思。

  看样子这门外的年轻人可能身份真的很金贵,要不然这中年人不会让他轻易进来的。

  “是。”

  听到这中年人的话,这门外的年轻人没有犹豫,推开门就走进来了。

  只是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刚刚才进来就看到了令他无比吃惊的一幕,这舅父竟然在和别人同一桌吃饭,这可是多少年都没有出现过的事情?

  “舅父,你们这……?”看着眼前出现的场景,这个年轻人一脸的诧异,甚至都不知道该怎么说话了。

  “你来我这里是有什么事情吗?”根本就没有回答这个年轻人,此刻这个中年人平静的问道。

  “舅父,再过两天就是您的一万岁寿辰了,父皇知道您不会操办,也不想被人打扰,所以他命我为你带来了一样贺礼,希望你能喜欢。”

  说话间这个年轻人手掌一翻,取出了一尊碧绿色的猫,浓郁无比的生命气息从其中散发而出,让王峰都忍不住心惊。

  这恐怕才是真正的宝贝啊。

  传闻猫有九条命,生命力十分顽强,所以这东西被塑造成为猫的模样,可能也就是取这一层意思。

  “这等宝贝我怕是无福消受了,你带回去吧,我不需要。”扫了一眼这年轻人拿出来的东西,这中年人的脸上根本就没有露出什么贪婪之色,十分平静的就拒绝了。

  “舅父,要不您还是跟我一起回去吧,我们大家都十分想您。”

  “这种冠冕堂皇的话就不要说出来了,我对皇权已经没有丝毫的想念,那个地方我一辈子都不想再回去了。”

  “难道真的要我父皇来请,您才会回去吗?”这时候这个年轻人开口问道。

  “不必多说,看在你是我后辈的份上,这东西我就收下了,但是你自己现在就回去吧,我就不招呼了。”

  分明正在和王峰吃喝,但是他却说不招呼对方了,听到这话,这年轻人的面色也忍不住微微有些变化。

  但是一想到舅父曾经所经历过的事情,他也就释然了,皇权曾经深深的伤害了他,所以他现在排斥他们这些皇族成员很正常。

  将自己手中的东西放在地上,这年轻人没有再停留,转身就离开了这里。

  东西送出,他来这里的目的也就达到了,虽然他是位高权重的皇子,但是在舅父的面前他根本就没有造次的资格。

  因为这可是他父皇的亲弟弟啊,如果他有任何不轨的举动,一旦他的父皇知晓,他肯定是逃脱不了责罚。

  所以该送的东西都已经送了,他也要离开这里了。

  不过临走之前他还是忍不住多看了王峰一眼,因为他实在是想不通,为什么舅父甘愿把这样一个看起来平淡无奇的年轻人留在这里吃饭,而他这种亲侄儿却没有这种待遇,这差别是不是也太大了一些?

  难道说这个年轻人的身份不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