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四百三十七章鬼河捞宝

第四百三十七章鬼河捞宝

  “啊——”一声惨叫,立即有一个年轻修士被白骨刺穿了胸膛,“哗啦”一声,这个年轻修士的尸体被这只骨手拉入了鬼河之中。W

  “杀——”其他的年轻修士都大吼一声,施出了平生最强的绝学,顿时河水被掀起,浪涛滚滚。

  这四个鬼族的年轻修士都是俊杰级别的强者,随着他们施出了平生最强的绝学,他们终于斩杀了攻击自己的凶物,从河中冲了上来。

  此时,这四个鬼族青年每人都从河中取得了一只鬼藻箱,他们上岸之后就立即向鬼运派的鬼使缴纳夜阳鱼。

  缴纳了夜阳鱼之后,这四个青年迫不急待地把鬼藻箱上密密麻麻的鬼藻一一清理掉,当他们清理掉了鬼藻之后,其中有两位青年得到的都是没有用的东西,一个青年得到的是一只破头盔,另一个青年得到的是一只破盾,都是以最低端的金属打造的,根本就是不值一文。

  另外两个青年好一点,一位青年得到的是一个古徽章,虽然还不知道有何作用,但是,这古徽章散发出一缕神性,对少说明它是一件宝物。

  最后一个青年运气最好,竟然得到了一块火雀石,这块只有拳头大小的石头竟然是跳跃着火焰,宛如是一只小小的火雀要从石头里跳出来一样。

  “哈,这一回赚了。”得到火雀石的这个青年不由为之一喜,这块火雀石的确是价值不低,兴奋得忙是收了起来。

  在场的其他人都不惊叹一声,有一个年轻修士说道:“这运气已经很不错了,我在这里等了十天,这块火雀石是这十天中捞出来的最好东西。”

  捞了这么一回之后,有青年是放弃在这里撞大运了,毕竟鬼河太危险了,差不多每次进去捞鬼藻箱的人都会死去一二个,也有青年不甘心,继续留了下来。

  “鬼河虽然凶险,但是,它的确是酆都城出宝物最多的凶地之一,一些凶地还没出过神器呢,这里已经出过好几件神器了。”继续留下来的年轻修士还是想再撞撞大运。

  这话也的确是有道理,鬼河虽凶,但是,它的确是酆都城出宝物最多的一个地方之一,其中最惊世的宝物就是巨天仙帝在这里得到的宝物,传说,巨天仙帝在这里得到的东西乃是一件极为远古的仙物。

  鬼河的上游时不时都会漂下鬼藻箱,有时多有时少,而且时间隔间不确定。想来在鬼河撞撞大运的年轻修士都是留在了渡口,等待着每一批的鬼藻箱漂下来。

  甚至有些人已经在这里呆了好几个月了,他们是想究竟一下鬼藻箱,尝试一下能不能窥视其中的一些门道。

  当每一批的鬼藻箱从上游漂下来的时候,都有人出手,也有人惨死在鬼河之中,一旦是惨死在鬼河之中,那么就是死不见尸,永沉河底。

  李七夜与秋容晚雪留在了渡口,他一直没有出手,一直在关注着每一批漂下来的鬼藻箱。就这样,李七夜与秋容晚雪在这里一呆就是十多天,在这十多天中有新的年轻修士来撞运气,也有人退出,不愿意再冒这个险。

  在这十多天中有人是一无所获,也有人是拿到了一二件不错的东西,但是,依然没有出现什么惊世的宝物。

  “鬼河,看看我的运气如何。”就在这一天,李七夜与秋容晚雪依然关注着鬼河的时候,一个阴森森的声音响起,这么一个阴森森的声音在这渡口回荡着,宛如是有鬼在说话一样。

  虽然这声音在渡口回荡,但是,却不见这个说话之人的声音。来渡口撞运气的年轻修士没有一个是弱者,但是,现在只听其声不见其人,不少人都心里面一凛,知道对方是一个了不得的强者。

  “噗”的一声,就在不少年轻修士张望寻找说话之人的时候,突然一声轻响,在人群之中一缕缕雾气凝集,瞬间凝成了一个人影,这个由雾气所凝成的人影如同是鬼影一样。

  当大家定眼一看的时候,才发现这个由雾气凝成的人竟然是一个长得极为俊美的青年,但是,他的脸色发白,看他的脸色好像是长年不见阳光一样,似乎他是活在黑暗中的鬼魅一般。

  “夜杀——”这个青年修士突然出现在人群之中,在场的年轻修士都不由脸色一变,都不由后退了几步,与这个青年拉开距离。

  听到“夜杀”这个名字,秋容晚雪也不由脸色一变,事实上,在场的不少年轻修士都对他忌惮三分。

  夜杀,眼前的青年在南遥云乃至是整个幽圣界都是负有盛名的人物。他是南遥云赫赫有名的大教夜行教的传人,出身于夜行族。

  夜行族乃是血族的一支,该族的人来无影去无声,特别是在黑夜的时候,该族的人更是能融入黑暗之中,似乎黑夜就是他们的乐园一样。

  夜杀是一个杀手,但是,他是属于不受人雇派的杀手,他只杀与他为敌的人。而且近些年来,夜杀的声名很响亮,他曾经是暗杀了好几位大人物,其中除了是天才级别的对手之外,还有一些是得罪过他的一些教主皇主。

  甚至有一些比他强大的老一辈教主最终都惨死在他的暗杀之下。

  夜杀他从来不与对手光明正大的对决,一旦是得罪了他,就会被他盯上,如形随影,如背上芒刺。被他盯上的人,就会被他杀死为止。

  对于修士来说,恩怨情仇那是正常的事情,修士之间解决纷争最常见的手段就是单挑与群殴。

  特别是对于天才来说,他们更愿意凭自己的力量解决自己的敌人,对于他们来说,这是一种磨砺,只有横扫所有敌人,在未来才能登临巅峰。

  像暗杀这种事情,莫说是天才,就算是有一点身份的大教疆国的弟子也是不屑为之,他们宁愿选择群殴,这至少能体现他们教派疆国的实力。

  然而,出身于夜行教的夜杀却不在乎这一些,他是一个杀手,只要能铲除对手敌人,他会不惜用尽一切暗杀的手段。

  正是因为如此,夜杀虽然不能列入当今幽圣界最顶尖最巅峰的天才之中,但是,他却让许多人忌惮,甚至在年轻一辈的天才中一些比他强的人都对他忌惮三分。

  当在场的年轻修士都后退几步的时候,夜杀笑了一下,十分享受别人对他的畏惧,笑着说道:“诸位道友,我与大家无怨无仇,何需视我如蛇蝎呢。”

  “夜杀兄威名如雷贯耳,我们一闻夜杀兄之名,便是如雷殛一般。”有年轻修士忙是笑着说道。

  大家都不愿意去得罪夜杀,在年轻一辈中他不是最强的,但是,却是大家最不愿惹的人,被他盯上,简直就是如刺在背。

  夜杀笑了起来,笑声是阴森森的,让人听了都心里面发毛。夜杀的目光盯着了在场中唯一没有动的李七夜,笑着说道:“人族小辈,你不怕我吗?”

  李七夜看了夜杀一眼,风轻云淡,说道:“我又不认识你,为什么要怕你。”

  李七夜这样说,连在场的一些年轻修士都不由为他捏了一把汗,这若是得罪了夜杀,只怕连怎么样死都不道。

  夜杀看着李七夜,看他平凡得不足为道,一想也对,点头说道:“说得也对,你这样的蚁蝼只怕也没资格听到我的威名。”

  李七夜不由笑了一下,也懒得去理会夜杀。至于夜杀也一样再懒得多看李七夜一眼,在他眼中李七夜这样的人族小辈连蚁蝼都不如,不值得他去出手。

  不过,夜杀虽然自负,但他的确是有这个实力,他在渡口呆了一天,最后他看上了一批从上游漂下来的鬼藻箱,他瞬间出现在了鬼河之上,他速度快得让人咋舌,一下子就从河里捞起了四只鬼藻箱。

  四只鬼藻箱一出现之时,“哗啦”水声响起,四只凶物从鬼河中冒了出来,而夜杀一点都不害怕,阴森森地笑了一下,瞬间化作了四道黑雾,听到“噗噗噗”的声音响起,一道道寒光斩落。

  在短短的时间之内,四只鬼物被他斩杀,他飘落于渡口之上,扔下了夜阳鱼之后,一闪消失,也不知道他鬼藻箱里有没有宝物。

  “好强——”当夜杀消失之后,在场的年轻修士都不由松了一口气,没有人愿意跟一个杀手呆在一起,这太危险了。

  “他的确是有那个实力,前不久听说他暗杀了铁牛国的妖皇,听说,铁牛国的妖皇已经是一位小圣尊了,但还是惨死在他的手中。”另一个年轻修士说道。

  在场的年轻修士都心里面暗凛了一下,对于年轻修士来说,那怕是天才,圣尊那是很强的存在,特别是老一辈圣尊,更加强大,夜杀却能暗杀死一位小圣尊,他的实力可想而知了。

  李七夜与秋容晚雪在渡口足足呆了二十一天,在二十二天的时候,当上游漂下一批鬼藻箱的时候,一直盯着鬼藻箱的李七夜突然双目一凝,盯住了一只鬼藻箱。

  最近两天学车,各种累,整个人都晒黑了!现在连求月票的力气都没有了,现在再嘶叫一声——求月票!!!!!R1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