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二百零六章攻打青玄古国的洞天(下)

第二百零六章攻打青玄古国的洞天(下)

  ;

  “就是,姓李的小鬼敢与青玄古国为敌,唯有死路一条,看着吧,今天他是不能活着离开天古城了!”也有年轻一辈的天才弟子心里面不甘,更是不爽,冷笑连连地说道。

  在天古城内,不少大教古派的强者听到这样的消息之后,都纷纷露脸现身,都想看一看这一场戏将会如何落幕。

  虽然很多人都意料,李七夜这必将会殒落,毕竟,与青玄古国为敌,那是绝对没有好下场的。但是,有一些人却希望奇迹发生,特别是曾经被青玄古国欺负过的大教疆国,当然希望能看到青玄古国吃亏的那一天!当然,发生这样的事情,机率小到可以忽略。

  青玄古国在天古城拥有府邸洞天,而且占地极广。在天古城的东面,放眼望去,只见一座巨大的铜门挡住了无数人的视线,铜门之后,便是楼宇起伏,有古殿悬空,有高楼齐天,青玄古国不愧是屹立一个又一个时代的传承,不愧是一门双帝的帝统,在寸土寸金的天古城虽然拥有巨大无比的府邸!

  当李七夜带着牛奋他们浩浩荡荡地来到了青玄古国的府邸之外!与李七夜一派轻松所不同的是,作为九圣妖门的太上长老赤云他们是神态凝重,包括九圣妖门的其他长老护法乃至是堂主,都是谨慎而郑重,与青玄古国开战,这绝对是血战一场,生死难料!

  抵达青玄古国的府邸洞天之外,随之而来的所有人都不由屏住了呼吸。一时之间,整个天古城显得寂静。一双双眼睛都盯着青玄古国的府邸洞天。

  李七夜站于四战铜车之上,从容自在,一派轻松,闲定惬意,宛如是闲庭信步一样!

  此时,青玄古国的巨大铜门紧闭,这巨大的铜门耸立在此,宛如是一扇不可逾越的神门。巍峨而庄严,不容人挑衅,不容人放肆!铜门之上所挂着的“青玄古国”四字铜匾神武飞扬,宛如可以镇压苍生一样,让人为之敬畏!

  一门双帝,庞然古国,底蕴之深。让人无法想象,那怕是一处府邸洞天,也不容任何人在此放肆,敢在此放肆的人也是寥寥无几。

  “去敲门!”站在四战铜车的李七夜风轻云淡地看了一眼铜门上的铜匾,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丝毫不放在心上。

  “好咧——”牛奋咧嘴一笑。为之兴奋,他对李七夜是信心十足,他知道,在九天十地、六道八荒没有什么可以能挡得住李七夜的神威!

  所以,想到攻打青玄古国。他都为之兴奋。当然,李七夜所谓的敲门。那可不是什么文雅之举,绝对是要把这铜门撞塌!

  “吱——”然而,牛奋刚要出手把铜门撞塌之时,沉重无比的铜门打开了,里面有一队人一贯而行走了出来。

  从府邸洞天之中走了出来的修士都是青玄古国的强者,青气浩荡,王威吞吐,为首的老者更是了不得,魁梧的身材宛如是金山玉柱,身穿四爪龙袍,头戴宝完,全身宝光吞吐,一步步走出来,圣威如汪洋大海,横推身前的一切!

  “青玄远山——”看到此老者出来,有人喃喃地说道:“青玄远河的堂兄!曾为青玄人皇的近卫!”

  这位老者青玄远山带着一众王侯走了出来,居高凌下俯视众人。

  “好呀,赤云,你们九圣妖门还真吃了老虎心豹子胆,先是杀害我堂弟,现在竟然还敢扬言攻打我青玄古国府邸!你们九圣妖门等着被灭门吧!”青玄远山看到赤云,冷傲地说道。

  “孰是孰非,你们青玄古国最清楚不过!”就算是面对青玄古国,作为太上长老的赤云也不愿意弱了自己的威风,也冷冷地说道。

  青玄远山双目一张,寒光逼人,冷傲地说道:“孰是孰非?杀害我青玄古国子弟,此乃是死罪,诛灭九族!赤云,你们自己束手就擒吧,或者有可能解你们九圣妖门的灭门之祸,否则……”

  “否则,就是我灭了你们青玄古国!”此时,李七夜懒洋洋地打断了青玄远山的话,他撩了一下眼皮,看了青玄远山诸人一眼,懒洋洋地说道:“没那么大威风,就别摆那么大威风!区区青玄古国而己,算什么东西。借你的话,今日你们跪着自己断吧,或者我还饶了你们青玄古国,不然,今天,就踏平此地!”

  李七夜这话一出,远处许多观望的教主掌门是面面相视,都为之傻眼了。李七夜嚣张,很多人不是第一次看到,但是,今天在青玄古国的洞天之外,开口就是要灭对方,这简直就是嚣张得一塌糊涂!

  青玄远山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顿时脸色气得铁青,全身哆嗦,就是他身边的所有王侯豪雄,也顿时怒目相视。

  “小畜生,尔等受死,尝一尝古国的怒气吧!”青玄远山大喝一声,双手一张,就是帝诏在手。

  “轰——”的一声巨响,帝诏一出,上书“摄”字,一缕缕的帝威喷涌而出之时,不知道多少强者为之颤抖!

  “轰——轰——轰——”一阵阵的巨响轰鸣,一缕缕的帝蕴喷涌而出,当这一缕缕的帝蕴冲天而起之时,化作了一只遮天的巨手,向李七夜他们所有人抓去。

  一只巨手抓来,宛中仙帝之手,在场的诸多九圣妖门的强者都承受不住如此的帝威,都打了个颤抖,双脚发软!

  “开——”一声狂吼响起,李七夜闲定地站在战车之上,连眼皮都没有撩一下,不需要李七夜的吩咐,牛奋一下子冲到了最前面,一只比神山还要巨大的蜗牛挡在了最前面,一道道的真解如天河一样垂落,挡在了这只巨手之前。

  “轰——轰——轰——”但是,随着这只巨手的收拢,巨大的蜗牛也随之变小,难于承受帝威!

  “神解开天!”牛奋不再隐藏丝毫的实力,狂吼一声,把自己所有神解的威力爆发出来,顿时,一道道真解如神链一样交织在一起,化作了本源,在本源之中瞬间踏出了一个伟岸无上的影子。

  一个影子一步踏出,比肩诸天,与神皇平坐!就算是仙帝在世,也一样可以傲视天地!这个影子周身被一道道的真解所笼罩,最深奥的真解可通天地,可通本源,每一道真解所蕴含的力量绝对不亚于一缕缕的帝蕴!

  此时,这个伟岸无比的影子伸出一只手来,一手撑天,抵住了这只抓来的巨手!

  “轰——”双手相碰,天地为崩,星辰陨落,无数的强者被炸开的气势镇压得伏倒在地,炸开的无敌气势横扫而过,任你是王侯真人,都宛如蚁蝼一般。

  两只大手相碰,帝蕴也好,伟岸的影子也罢,都消失了,巨大的蜗牛像一个巨大的磨盘一样被震得飞了出去,而持帝诏的青玄远山则是咚咚咚连退了好几步。

  看到这一幕,皇主也好,掌门也罢,那怕是老一辈的古圣,都是脸色大变,都为之震撼,这是什么东西,竟然可以抵帝蕴!

  至于随青玄远山而出的豪雄王侯更是脸色大变,在他们心目中,他们仙帝的帝诏一出,八方神魔都伏首,但是,今天却被人挡住了。

  “痛快,这才是真解的力量!”然而,牛奋很快就冲了回来,他的真身蜗壳堪称是世间最坚硬的东西,想打碎它,没那么容易。

  牛奋他心里面兴奋得无法形容,这才是真神的力量!真神的力量可挡帝蕴,这怎么不让他兴奋呢,他们这一族拥有着无上的神威!

  当青玄远山站稳之后,脸色沉冷,盯着牛奋,最终沉缓地说道:“天牛祖祸!洗颜古派还有这样的东西!”

  天牛祖祸,事实上,连很多人都没有听过这样的名字,那怕是老一辈都不知道这天牛祖祸是什么东西!

  “天牛祖祸——”那个来自于飞蛟湖的老龟王在远处观望,一听到这样的名字,都骇然地说道:“传说中的生灵!传说洗颜古派的守护神便是天牛祖祸,世人皆称祸神!传说,在明仁仙帝时代,除了明仁仙帝,再也无人能镇压他了!”

  听到这老龟王的话,很多人都为之骇然失色,祸神,世间敢称神之辈,那是何等的可怕!虽然未听说过世间有真的神,但是,敢称神之辈,绝对是可怕无比!

  “难道,难道这是洗颜古派守护神!”听到这样的话,有掌门皇主都不由咚咚后退好几步!

  不少老一辈的人物对于洗颜古派的守护神都有所耳闻,曾经是无敌的存在,真正的无敌!连赤云都不由骇然失色,九圣妖门曾经是洗颜古派的附属,他又怎么没有听说过洗颜古派的守护神呢?那怕他们九圣妖门的始祖九圣大贤在世,在祸神面前,只怕也要矮一个辈份!

  “不可能,当年洗颜古派兵败之时,洗颜古派的守护神根本就没有出现,传说洗颜古派的守护神早在五万年前就已经老死了!”有知道三万年前一战内幕的老皇主不由喃喃地说道。(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