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1320章帝蟹霸主的算计

第1320章帝蟹霸主的算计

  此时,帝蟹霸主跪在了那里,让很多人都傻了眼,一方霸主,说跪就跪,这真的是让人无法相信。

  对于多少一方霸主来说,他们宁愿被打断双腿,也不会向别人跪下,但是,帝蟹霸主却跪下了。

  一时之间,很多人都不由屏住呼吸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大家都想看一看李七夜将会面对这样的一幕。

  对于跪在那里的帝蟹霸主,李七夜不由露出笑容,说道:“真的如此吗?”

  “我也知道李兄是不相信我的话。”帝蟹霸主是十分真诚地说道:“人人都说男儿膝下有千金,但是,此事虽然不是我下令,但的确是错在于我,单凭下跪向李兄请罪,只怕难于让李兄休怒,我自断一臂,向李兄请罪。”

  “嘶”的一声,帝蟹霸主一下子撕下了自己的左臂,鲜血喷射,鲜血淋漓的手臂被帝蟹霸主撕下之后,放在了桌面上。

  “不知道李兄解恨了没有?”撕下手臂之后,帝蟹霸主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十分真诚地对李七夜说道。

  看到帝蟹霸主撕下了自己的手臂向李七夜请罪,这让不少人大吃一惊,十分意外地看着帝蟹霸主。

  虽然说,修士达到了一定境界之后可以重塑身体,但是,重塑身体是需要付出代价的,是需要损耗寿血,再强大的修士,都会爱惜自己的身体。

  更何况。对于一尊强者来说,断臂是一个奇耻大辱,若是被敌人断臂。甚至有人视之为不共戴天之仇。

  看到帝蟹霸主先是跪在地上认罪,现在又撕下自己的手臂向李七夜请求谅原,这让一些人心里面都不由为之动摇,难道说,此事真的是与帝蟹霸主无关,真的是他的管家为了拿到丰厚无比的悬赏,而假传将令?

  虽然有一些人心里面产生了动摇。但是,了解帝蟹霸主的人只是心里面冷笑了一下。他们见识过帝蟹霸主的变态,事情哪里有这么简单。

  看到被撕下来的手臂,李七夜不由笑了笑,说道:“这么说来。你真的不知道了?”

  “如果我知道此事,那就绝对不会发生,我对李兄的敬仰乃是如江水一般滔滔不绝,我视李兄为兄长,又怎么能做出此等丧尽天良的事情呢。”帝蟹霸主十分真诚,信誓旦旦地说道:“如是我有半句是假话,便是天打五雷轰。”

  对于帝蟹霸主信誓旦旦的话,李七夜只是笑了笑,而柳如被容颜被面纱所遮。无法看到她的神态,不过,她的双眸中露出笑意。

  “如果李兄不愿意相信我。那李兄你就拧下我的头颅。”帝蟹霸主大声说道:“既然李兄认为我是幕后黑手,认为我是凶手的话,那么,你就拧下我的头颅,让你一消心中的仇恨,这也是给李兄报了大仇。”

  “只要李兄你能消除心中的仇恨。就算我死了,那也是值得。”帝蟹霸主说着伸长自己的脖子。让李七夜来拧自己的头颅。

  “难道真的不是他指使的?”看到帝蟹霸主除无防备地伸出自己的头颅,让一些心里面动摇的宾客都开始有些相信帝蟹霸主的话了。

  只有真正了解帝蟹霸主所作所为的人,只是冷笑了一下,什么都没有说。

  看着帝蟹霸主的模样,李七夜露出了浓浓的笑容,过了好一会儿,他就淡淡地笑着说道:“既然你如此说,那我也相信此事不是你所为,那此事就此作罢。”

  “李兄宽宏大量,大人不计,此事都是我的错,是我御下不严,管教无方,在此磕个响头向李兄道歉。”帝蟹霸主忙是说道。

  而且,帝蟹霸主说得到做得到,当场就咚咚咚地向李七夜磕了三个响头,而且三个响头都十分用力。

  帝蟹霸主这样的举止,让一些人都不由相信了他的话,都觉得帝蟹霸主一言一举都是充满了真诚。

  “难屈难伸,心怀狼虎,此子不成事都难。”在宾客之中,有老一辈的强者看到帝蟹霸主所作所为,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低声地说道。

  而一些人看到李七夜竟然相信了帝蟹霸主的话,也不由低声地说道:“李七夜虽然凶,但是,还是嫩了一点,经验尚浅,这迟早会吃亏。”

  风波己过,此时帝蟹霸主让人端上了美酒,自己酌了一杯,说道:“在这样的盛宴之上见了血光,此乃有扫李兄的雅兴,我自罚三杯,向李兄致敬。”说着,他一口喝了三杯美酒。

  当帝蟹霸主喝了三杯美酒之后,这才为李七夜和柳如烟一一满上,他高兴地笑着说道:“敬李兄和柳宗主,敬天地先贤,我也在此先祝李兄未来登临巅峰,问鼎天命。”

  李七夜笑了一下,二话不说,一口把美酒喝了,柳如烟也什么话都没有说,也跟着把美酒喝了。

  帝蟹霸主再一次为他们两个人满上,再次向李七夜和柳如烟敬酒,真诚地说道:“李兄和柳宗主的到来,使得这一次盛宴更是生辉,在此,我敬李兄和柳宗主一杯,也敬所有前来参加盛宴的贵宾一杯。”

  虽然有不少宾客心里面不是十分的愿意,但也只好举杯相敬。

  帝蟹霸主一口气连敬了李七夜和柳如烟好几杯酒,最后,柳如烟忙是说道:“我有些酒力不胜,先回去了。”说着站了起来。

  但是,柳如烟刚站了起来,就打了一个踉跄,一下子跌坐在椅子上,她惊声说道:“我,我血气不继!”

  “你怎么了?”李七夜刚状,忙是站起来扶她,但是,李七夜一站起来,也是浑身无力,一下子跌坐在椅子上。

  “酒中有毒!”李七夜失声大叫地说道。

  见到李七夜和柳如烟的模样,很多宾客大吃一惊,他们都纷纷运转血气,但是,他们都发现自己血气通畅,全身无恙,这才让他们松了一口气。

  “是,是,是你下的毒!”李七夜此瘫坐于椅子上,骇然,指着帝蟹霸主又惊又怒地说道。

  “滋、滋、滋”的声音响起,此时,帝蟹霸主的手臂又再一次生长出来,他看了看瘫坐于椅子上的李七夜和柳如烟,不由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姓李的,就算你再凶,也有喝我洗脚水的时候。”帝蟹霸主得意地笑着说道:“李七夜,你再强大又怎么样,那还不是有阴沟里翻船的时候。”

  “不可能,酒里明明没有毒,我们怎么会中毒呢?”柳如烟也是花容失色地说道。

  帝蟹霸主露出得意的笑容,笑着说道:“不错,酒里面的确是没有毒,如果酒里有毒的话,只怕是难于瞒得过你们的双眼,我只是在酒里加了一点点的邪暗龙的龙涎而己,加了龙涎的酒,那是更美味,更可口……”“……邪暗龙的龙涎是没有毒,但是,你们坐的椅子都是以暗影木所做成的,暗影木的木香一遇到邪暗龙的龙涎,就产生剧毒,能让修士血气不继,举止无力。这样的手段,只怕你们是没有想到吧。”说到家里,帝蟹霸主放声地得意大笑起来。

  “邪暗龙的龙涎、暗影木。”听到帝蟹霸主的话,很多人都不由大吃一惊,邪暗龙在天灵界是一种很强大的海怪。

  邪暗龙的龙涎和暗影木,这都是极为珍稀的东西,这两样东西想弄到手,只怕是需要天价。

  “你,你,你刚才说的都是假的?”李七夜吃惊地指着帝蟹霸主说道:“你才是杀人凶手。”

  “哈,哈,哈,没错,我就是凶手。”帝蟹霸主放声大笑地说道:“管家只不过是替死鬼而己!只要我露脸,你这种心高气傲的人就会来,所以,我就在此等着你上钩……”

  “……对于你们这样的天才来说,都是自视高人一等,认为下跪认错,自残负罪那是奇耻大耻,不过,我这个人从来不看重这样的虚名,只要能达到目的,可以不择手段!我此举,本来是想放松你们的戒备,没有想到,你们竟然一下子相信了我的话,这更是省了我很多功夫,一举把你们拿下!”说到这里,帝蟹霸主得意万分。

  柳如烟不由大声地说道:“天下人皆在此,众目睽睽之下,你敢冒天下之大不韪?”

  “冒天下之大不韪?”帝蟹霸主大笑地说道:“什么叫天下之大不韪?这只是过是我们个人仇恨而己,个人恩怨而己。”

  “天下很多修士,爱惜自己的名声,但是,我从来不在乎别人说我是什么,说我是我是疯子也罢,我都不在乎,就算天下人知道我用卑鄙无耻的手段杀了你们,那又怎么样?就算天下人骂我无耻,我也一样不在乎。”帝蟹霸主狂笑地说道。

  “更可况天下人知道我杀了李七夜,我怕怕把他折磨而死,那么,这对于我来说,更是一件有成就的事情,天下人看着我怎么样杀死我的猎物之时,这对于我来说,是十分享受的事情。”说到这里,帝蟹霸主双目露出兴奋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