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4章木棺

  “说吧,世间还没有几件东西我开不起价的。~道:“不过,你可要量力而行了,若是狮子大口,那你就错失时机。”

  李七夜如此的看重这样的一具木棺,这让柳如烟和卓剑诗都是十分的好奇,这木棺之中究竟是什么东西呢。

  熊千臂犹豫了一下,最后,他一咬牙,将心一横,说道:“承蒙公子你厚爱,小的,小的不敢多要什么,小的,小的只想要一块陆地。”

  熊千臂这样的要求,让柳如烟和卓剑诗都十分意外,她们都以为熊千臂会要宝物或仙药又或者绝世功法,没有想到他竟然要一块陆地。

  “你可知道一块陆地在天灵界是何等的珍贵?”就是连庄端温娴的卓剑诗都不由摇了摇头,虽然说熊千臂要的不是宝物或绝世功法,但是,在天灵界,一块陆地比任何东西都要珍贵。

  “这,这个道:“小的也不敢狮子大开口,若是能给一块百里大小的陆地,小的就已经满足了。”

  “一块方圆百里大不敢狮子大开口?”柳如烟就不由笑了,摇了摇头,说道:“你知道在天灵界,一块方圆百里大小的陆地是什么样的价值吗?”当然,一块方圆百里大小的土地若是放在九界的其他地方,那倒还真的没有什么,在其他各界,很多大教门下的一个小小分坛都远不止这样的疆土,甚至连普通弟子都能管理这百里大小的疆土。

  但是。天灵界陆地稀少。百里陆地在其他地方算不了什么。在天灵界就显得格外珍贵了。

  “很多二三流的门派传承,也就只拥有这么一块方圆百里的陆地而己。”卓剑诗也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

  “这个道:“只是,此乃是天生异象,此木棺出世,上有殒星横空,下有大海裂沟,如此异象。只怕举世罕有。小的自认为此木棺必是绝世非凡,所以,小的认为以此木棺换百里陆里,并不过份。”

  “就算这木棺值得一块百里陆地,但,你也得要有实力来换才行,道。

  柳如烟此话说的也是事实,试想一下,如果有人真的知道这具木棺值得一块百里陆地。那绝对会有很多人动手抢这具木棺。

  “这个……”熊百臂干笑一声,只好当傻混过去。

  “就算给你一块百里陆地。你能守得住它吗?”此时收回目光的李七夜只是笑了一下,淡淡地说道。

  在天灵界来说,一块百里陆地的确是显得珍贵,这样的一块陆地,如果没有足够的实力,随时都有可能被人抢走,随时都有可能易主!

  “回公子的话,小的会尽最大的努力去守护它,若小的拥有一块陆地,就能建我熊家,它就是我的命根子。”熊千臂十分认真地说道。

  看着认真的熊千臂,李七夜只是笑了一下,缓缓地说道:“你要一块陆地是吧,行,你要陆地,我就给你陆地!”

  “真的?”熊千臂一听李七夜的话,他都不敢相信,事实上,他开口要陆地的时候,他心里面都不抱太多的希望,毕竟,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但,现在李七夜却一口答应下来了,这对于他来说,这就像是做梦一样。

  “我金口玉言,我说的话,就是钉在板钉上的事实。”李七夜缓缓地说道。

  熊千臂听到李七夜如此肯定的语气,他顿时激动,喜不胜喜,立即伏拜地说道:“公子此乃是再生大恩,小的永铭于世。”

  “把木棺给我。”李七夜对于熊千臂的话不在乎,吩咐地说道。

  “这——”熊千臂不由犹豫了一下,毕竟,现在他还没有拿到陆地,让他交出木棺,这的确是让他有所犹豫。

  “放心,我既然说给你一块陆地,就会给你一块陆地,待我手中的事情了结之后,必定给你一块陆地。”李七夜缓缓地说道。

  “李公子乃是金口玉言。”此时卓剑诗也开口说道:“这个我圣泉宗可以为李公子作担保,李公子会给你一块陆地。”

  “我吞魔宗也是可以为你作担保,这一点你就放千万颗心。”柳如烟也是轻笑地说道。

  卓剑诗和柳如烟都如此开口,熊千臂顿时狂喜,柳如烟和卓剑诗都是一门宗主,无垢三宗在天灵界更是金字招牌,现在卓剑诗和柳如烟都能为李七夜作担保,这能不让熊千臂放下千百颗心吗?

  熊千臂忙是把木棺放在李七夜面前,恭敬地说道:“公子,此棺就是你的囊中之物了。”说完,他垂手恭敬地站在一旁。

  李七夜只是瞥了他一眼,而熊千臂干笑一声。

  “怎么,怕不给你陆地吗?”柳如烟也看了看熊千臂,说道。

  熊千臂是厚着脸皮站在那里,干笑地说道:“不是,宗主千万莫误会,我相信公子,也相信两位宗主,呵,呵,呵,公子和宗主此行可是去骨海?小的也想跟着去长长眼界,若是公子和两位宗主需要跑腿或做苦力活的,小的在此待候。”

  “熊家好久没有出过这么不要脸的弟子了吧。”李七夜懒洋洋地看了他一眼,随意地说道。

  “呃——”被李七夜这样一说,熊千臂老脸不由火辣辣的,但是,他依然是厚着脸皮,干笑几声,装傻地站在那里。

  李七夜不去理会熊千臂,站了起来,围着木棺转了一圈,仔细地琢磨了一番这木棺上的符文。

  “这里面装着什么东西?”柳如烟也不由好奇地看着眼前这具木棺,说道:“不会是一个死人吧。”

  “说不定是宝藏。”就是熊千臂也是十分好奇,他也忍不住探头去看,他说道:“只不过,不知道怎么样打开它,小的用了吃奶的力气,都会打砸开它。”

  “我倒是想试一试。”柳如烟看着眼前这样不起眼的木棺,不由起了好胜之心,一步上前,双手扣住了木棺,功法运转,血气如虹,“轰”的一声大响,柳如烟以最强大的力量去掀木棺,欲把棺盖掀开。

  要知道,以柳如烟这样的实力,随手都能掀翻一座山岳,当她全力以赴的时候,威力是无法想象,只能说用恨地无环来形容了。

  柳如烟出手,力大无穷,大道之力可以撕裂大地,击碎天穹,但是,不管柳如烟如何的变换手法,都无法打开这具木棺,整具木棺是丝毫不动。

  “这怎么可能?”整具木棺丝毫不动,甚至丝毫不损,连一个指印都没有留下,这让柳如烟大吃一惊。柳如烟虽然不是一个爱炫耀的人,但是,她对自己的实力十分有信心。

  “这是什么棺?”见柳如烟出手无功,卓剑诗也大吃一惊,她与柳如烟自小就是师姐妹,两个人自小就是争强好胜,常常出手较量,对于柳如烟的实力,卓剑诗是十分的清楚。

  现在柳如烟竟然撼动不了木棺丝毫,这怎么不让卓剑诗大吃一惊。对于她们而言,就算是神皇挡道,她们也能撼动。

  “这是你们无法理解的。”李七夜笑了笑,说道:“不要说你们这样的实力,若是强行打开这木棺的话,只怕是仙帝都不一定能行。”

  李七夜这样的话让柳如烟和卓剑诗为之动容,连仙帝都不一定能用暴力打开这具木棺,这样的话听起来太邪乎了,换作别人,只怕是认为李七夜是口出妄言,但是,柳如烟和卓剑诗却相信李七夜的话。

  “这里面究竟是什么东西?”此时,就算是熊千臂都十分好奇,虽然这具木棺是他得到的,但是,他也一样不知道这具木棺里面有什么,他也不知道这具木棺究竟是珍贵在那里。

  “很快就知道了。”李七夜淡淡地一笑,说完,李七夜缓缓地把手掌放在了木棺之上,然后是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李七夜把手掌放在木棺之上,一动都不动,他没有血气喷涌,也没有演化道法,更是没有施展强大无敌的功法。

  他就这样把手掌放在木棺之上,很平常,没有什么特别不一样的地方。

  李七夜手掌放在木棺之上,闭着眼睛,一动不动,随着时间一刻刻流逝,李七夜就好像是睡着了一样,他似乎已经是陷入了沉睡之中。

  柳如烟他们都不由屏住呼吸,不敢去打扰李七夜,他们甚至都怕自己的呼吸声把李七夜给惊醒了。

  随着时间一刻又一刻的流逝,卓剑诗和柳如烟静静地等待着着,而熊千臂见依然还没有动静,他不由有些失望,只怕想打开这具木棺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木棺之上本是黯淡无光的符文竟然是纷纷地亮了起来,好像一下子这些符文被赐于了生命一样。

  这亮了起来的符文都一下地浮现,眨眼之间,这些符文交织在一起,好像是交织成了生命之树一样,当这样的符文交织成之后,一股磅礴的生命力扑面而来,好像是有生命在茁壮一样。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