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1293章熊千臂

第1293章熊千臂

  李七夜打断了帝蟹霸主的话,淡淡地说道:“熊家的人,从来都不是帝王谷的弟子,这等小技俩不要在我面前使。”

  李七夜这话一说出来,帝蟹霸主顿时脸色大变,老人忙是附和地说道:“公子说得对,我从来都不是帝王谷的弟子,这只不过是诬陷而己。”

  帝蟹霸主脸色有些难看,但是,他又是一下子恢复了笑容,说道:“李公子,此话说得太武断了……”

  “我一向都是这么武断。”李七夜打断了帝蟹霸主的话,很冷淡地说道:“这个人我保定了,你走吧。”

  帝蟹霸主脸色一沉,双目中是凶光一闪而过,但是,他很快就露出了笑容,说道:“我一向都是尊敬各族人杰,对于李公子大名,我也一向很敬仰。今天李公子与两位宗主既然是一定要保下这个叛徒,那在下也给李公子和两位宗主一个情面,就此不再追究此事。”

  帝蟹霸主这话说得十分的大方,甚至可以说是十分的给情面,换作是其他人,只怕也会觉得自己脸上有光,如此给自己情面,可以说这是一种殊荣。

  但是,李七夜神态冷淡,甚至可以说从始至终都没有多看帝蟹霸主一眼。

  看到李七夜神态冷淡,帝蟹霸主也不生气,他一抱拳,笑着说道:“李公子,两位宗主,山不转水转,就此别过,望他日李公子与两位宗主能来我帝王谷作客,在下必定是倒履相迎。”

  “谷主客气了。”柳如烟和卓剑诗也不失礼,她们两个人终究是一宗之主,举止之间,也是落落大方。

  至于李七夜,他对帝蟹霸主根本就是冷漠,他甚至懒得多看帝蟹霸主一眼,神态之间,就让人觉得他是十分踞傲。

  帝蟹霸主一抱拳,笑了笑。然后很洒脱地离开了。

  帝蟹霸主离开之后,柳如烟抿嘴一笑。说道:“公子,你现在就已经是帝蟹霸主名单上的猎物了。他一旦是盯上了猎物,不死不休。他可是出了名的恶人,喜欢围猎比他自己强大的对手。公子与他为敌,而且又是人族新秀,对于帝蟹霸主来说,那是最好不过的猎物了。”

  “那就让他死吧。”李七夜根本就不把帝蟹霸主放在心上。更何况,帝蟹霸主这种友善完全是装出来的。

  李七夜他是阅人无数,上至仙帝,下至小人物,怎么样的人物他没见过,帝蟹霸主这种手段,又怎么能逃得过他的法眼呢。

  一听到李七夜随意就说让帝蟹霸主去死,这足见李七夜的自信,如此一来。让老人心里面顿时,他忙是拜倒在地上,说道:“多谢公子救命之恩。公子大恩大德,小的没齿难忘。”

  “多谢两位宗主执言仗义。救得小的一命。”然后,老人也向柳如烟和卓剑诗拜了拜。

  “你倒是会做人,这个救命恩人的帽子扣到我姐妹的头上,似乎不救你都有点难。”柳如烟抿嘴而笑,笑着说道。

  老人干笑一声,但是,他也是厚着脸皮拜在地上。

  “你叫什么名字?”李七夜坐在椅子上,看着老人说道。

  老人忙是说道:“回公子的话,小的叫熊千臂。是熊家的子弟。”

  “熊家已经没落了,天灵界已无熊家。”李七夜风轻云淡地说道。

  熊千臂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也不由神态一黯,说道:“公子说的甚是,老小只是一个孤魂野鬼而己。”

  李七夜也未多理会熊千臂,他的目光是落在熊千臂扛在肩上的木棺上,他沉声地说道:“这木棺你是从哪里得来的?”

  李七夜这样一问,事实上连卓剑诗和柳如烟都不由为之好奇,因为自从熊千臂出现之后,李七夜的目光就很少离开过这具木棺。

  卓剑诗和柳如烟都为之好奇的是,这木棺之中究竟是什么东西,连倾世大权都不在意的李七夜,却被这样的一具木棺所吸引,这怎么不让卓剑诗和柳如烟为之好奇呢。

  李七夜这样一问,熊千臂顿时紧张和警惕起来,他扛着木棺的手臂都不由为之一紧,他甚至是后退了好几步。

  “呵,呵,呵,回公子的话,此乃是我熊家祖先的遗骨,想找个地方下葬。”熊千臂干笑几声,说道。

  李七夜冷冷地说道:“老头,不要在我面前打哈哈,同时,在我面前说谎不是一件明智的事情。我能把你从帝蟹霸主的手中救下来,就能把你撕得粉碎!”

  “我不在乎你的死活,你是人族也好,是海妖也罢,我救下你,不是因为你的出身,也不是因为你的种族,而是你肩上的这具木棺。”李七夜双目一寒,说道:“如果你明白这个道理,最好不要在我面前撒谎!不然,你会明白什么才是真正的恐惧。”

  虽然李七夜没有惊人的气势,没有镇压的霸气,但是,当李七夜双目一寒的时候,熊千臂不由打了一个哆嗦,感觉自己整个人被冻住一样,全身冷,他甚至是不争气的双腿软。

  就是卓剑诗和柳如烟这样的强者了,当李七夜双目一寒的时候,她们都一样心里面一寒,在李七夜的双目中,宛如是黑暗中露出了最可怕的光芒一样,它可以毁灭一切。

  这就像李七夜他所说的那样,什么才是真正的恐惧,这就是让人真正恐惧的东西。

  “回公子的话。”好不容易,心里面寒的熊千臂干笑一声,只好硬着头皮地说道:“这,这,这具木棺是我捡到的。前些日子,那颗黑暗的殒星掠过天空的时候,我,我正好在海中挖宝蚌,这,这,这具木棺就这样从海底中冒了出来。”

  熊千臂这样的话让李七夜的目光跳动了一下,缓缓地说道:“当时是不是有异象,海底冒出了海沟!”

  “公子是怎么样知道的。”熊千臂也不由大吃一惊,也不敢隐瞒,说道:“正是如此,当时黑暗的殒星掠过,海底好像突然裂开一样,露出了一条深深地海沟,就好像是碧洋海的无底海沟一样,这海沟里浮起了这具木棺,当这木棺浮起之时,有千万绿枝把它托出了水面,我正好运气好,把它捡到了……”

  “……当小的回过神来的时候,海沟已经消失了。我还没搞明白这木棺是什么东西的时候,就遇到了帝蟹霸主,他一路追杀我,小的一路逃命,逃到这里,幸得公子出手相救。”说到这里,熊千臂干笑一声。

  李七夜只是听到了熊千臂前面的一段话,至于后面一段话,他根本不去关心,他的目光依然是落在了木棺之中。

  “木棺中装的是什么?”柳如烟见李七夜如此重视这木棺,她就好奇,问熊千臂。

  熊千臂干笑一声,只好老实说道:“我也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这木棺根本就没办法打开,不论是怎么样砸都无法把它砸开。”

  “很古老的符文,至少当世见不到这样的符文。”卓剑诗也是仔细看了一下这木棺,木棺上的符文根本就让人看不透。

  要知道,卓剑诗和柳如烟都是出身于无垢三宗,他们无垢三宗源远流传,她们作为宗主,学识渊博,不是一般人所能比的,但是,那怕是她们,都完全无法看出这些符文究竟是怎么样的含义。

  “这具木棺我要了。”李七夜看着这具木棺,最后缓缓地对熊千臂说道。

  李七夜这话一出,熊千臂脸色大变,顿时连退了好几步,他手臂十分有力地扛着这具木棺,很明显,他是十分的不情愿。

  “呵,呵,呵,公子,这个,这个……”熊千臂干笑地说道:“我,我,我想,我想,我想靠它家致富呢。”

  “家致富?”柳如烟轻笑起来,说道:“你不要忘记了,你的小命是谁救的,如果你连小命都没有了,你还能家致富吗?”柳如烟这样的话让熊千臂神态尴尬,干笑起来,杵在那里,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如果我出手,不管你是怎么样的实力,不管你是有怎么样的底牌,你都保不住它。”李七夜闲淡地说道。

  熊千臂脸色剧变,不由再次后退好几步,与李七放拉开了不小的距离。他干笑一声,说道:“小的,小的相信公子不会强抢。公子救命之恩,小的是感激不尽,只是,只是小的有苦衷,还,还望公子你能理解。”

  “救你,那只不过是顺手而为,我只不过是冲着这具木棺而救你一命的。这一点你放心,我也不会因为这点小恩小惠来要挟你。”李七夜冷淡地摆了摆手,说道。

  “公子高义,小的自惭形秽,他日小的能为公子做点什么,必愿为公子做牛做马。”熊千臂听到这样的话,松了一口气,忙是拜了拜。

  “你要什么?”李七夜冷冷地看了熊千臂一眼,说道:“你要什么样的东西,才愿意交出这具木棺。”

  李七夜这样问,熊千臂不由犹豫地看了看李七夜,然后又看了看柳如烟、卓剑诗他们,他在犹豫间,不知道如何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