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1章逼宫

  李七夜看着眼前这一面战旗,不由有些感慨地说道:“仙帝军团算得了什么,挑衅无上威严,一样杀无赦!”

  遥想在当年,张、洪、许、林几大姓氏的祖先要带着铁血狐营的子弟退隐之时,他亲手把这面战旗赐于他们,允许他们子孙持有这面战旗之时,就是代表着他的无上意志!

  可惜,自从他们祖先逝世之后,他们的子孙一代不如一代,这面战旗再也没有在天灵界飘扬过,再也没有飞舞在战场之上,被供奉在了这个没有人在意的角落中。

  “战仙帝军团!”洪玉娇他们都不由为之热血沸腾,不由紧紧地握着拳头,他们都不由在想,什么时候他们洞庭湖才能重复他们祖先的荣耀,重复他们祖先的无敌神威!

  “可惜,这面战旗再也未能飘扬于天灵界,再也没有飞舞于战场之上!”李七夜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说道。

  洪玉娇他们不由神色一黯,祖先的无上荣耀,祖先的无敌神威,到了今天,他们洞庭湖成了什么样子了?他们几大姓氏勾心斗角,争权夺势。

  “或者,有一天我们祖先的战旗会飘扬于天灵界。”洪玉娇不由握了握拳头说道。

  李七夜看着他们,只是淡淡地一笑,什么都没说,缓缓地在大椅上坐了下来,高踞于议事大堂之上。

  当李七夜在这张大椅之上坐了下来之时,不知道为什么,洪玉娇他们都觉得李七夜坐在那里一点都不突兀,似乎这张大椅就像为他打造的一般,他坐在那里是那么的自然。

  “吱——”的一声,就在这个时候,议会大堂的大门被打开,此时有长老带头走了进来,接着,洞庭湖的其他长老、护法、堂主都鱼贯而行的走进来。

  诸位长老、护法、堂主走进来之后,看了看洪天柱他们,又看了看坐在大椅之上的李七夜,他们都不由相视了一眼。

  诸位长老、护法、堂主都坐定之后,有长老看着洪天柱,沉吟了一下,说道:“掌门,我们洞庭湖何苦因为外人而拖进去呢?”

  “拖进去?”洪天柱深呼了一口气,冷冷地说道:“就算李公子是外人,那玉娇她们呢?诸位老祖把她们当作是什么了,她们的终身大事,就由几位老祖私下决定了。如果说,嫁给人族,那也就罢了,凭什么我们洞庭湖优秀的血统要嫁给海妖!凭什么我们洞庭湖的优秀血统要给海妖做炉鼎!”

  “螭国、血鲨庄一直以来对于我们都是居心不良,他们就是环伺在我们洞庭湖的饿虎、血鲨,他们迟早就是要把我们瓜分,现在把自己的血统嫁给他们,就是引狼入室!”洪天柱此时也不由厉声斥喝在场的诸位长老、护法。

  对于洪天柱来说,今天也是注定着要与所有人翻脸了,今天他也是豁出去了,就算不成功,那也要放手一搏!

  “洞庭湖诸事,既然由我们这些老头子作了决定,就有着我们这些老头子的道理。”此时,一个冷冷的声音响起。

  在这个时候,一股股强大的气息扑面而来,接着一个个白发苍苍的老者鱼贯而入,这些老者虽然年纪很大了,但是神目如电,让人看了不寒而栗。

  看到这些老者鱼贯而入,在场的长老、护法、堂主都不由沉默,不敢再说话。眼前这些老者都是洞庭湖的老祖,除了当年争权失败的张氏老祖之外,其他几大姓氏的老祖都在这里。

  见到几大姓氏的老祖都来了,在场的长老、护法、堂主也不由说什么了,对于他们这些晚辈而已,几大姓氏的老祖掌控了整个洞庭湖,这些老祖都是大贤级别,他们的实力足可以镇压洞庭湖的所有晚辈。

  所以,洞庭湖的诸位晚辈对于几大姓氏的老祖做法有异议,都无能力反抗。

  诸位老祖进来之后,如神电一样的目光一扫,特别是看到李七夜坐在大椅之上的时候,这些老祖是冷冷一哼,特别是有老祖冷森地说道:“来了就更好!”

  毫无疑问,这些老祖知道李七夜是何人!

  “天柱,既然你要一个审判,那就给你一个审判!”在场的一位许氏老祖冷冷地说道:“你勾结外人,滥杀无辜,为洞庭湖招来强敌,陷于洞庭湖灭顶之灾,就凭此罪,就足可以罢黜你的掌门之位!”

  对于这样的指责,洪天柱也将心一横,冷冷地说道:“老祖,我勾结外人,好,那算我勾结外人,我勾结的那也是人族!那诸位老祖了,诸位老祖你们自问一下,你们就没有引狼入室吗?不顾门下弟子的意愿,擅作主张,把门下弟子嫁给海妖,把我们洞庭湖最优秀的血统退给了海妖,难道这就不是引狼入室!”

  “诸位老祖,既然把丑话说在前头,那我也不怕说了。”洪天柱冷笑地说道:“洞庭湖的所有弟子,不是姓许、姓洪、姓林的私产,是整个洞庭湖的资源,洞庭湖的每一个弟子,是归属于整个洞庭湖,不归属于每一个姓氏!既然大家都是洞庭湖的弟子,就要按洞庭湖的规矩来,而不是一个姓氏的老祖的意志来决定洞庭湖弟子的命运!”

  “要说违规,要说是违返了洞庭湖的铁律,那不是我,而是诸位老祖!”说到最后,洪天柱铿锵有力,掷地有声,冷冷地说道:“既然诸位老祖率先违反了洞庭湖的规纪,首先黜免的是诸位老祖,而不是我洪天柱!”

  “如果洞庭湖要黜免我,好,我没意见,既然大家要遵守洞庭湖的规纪,那就一视同仁,黜免我之前,先黜免了诸位老祖!”此时洪天柱彻底的与几大姓氏的老祖翻脸了,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把脸皮撕了下来。

  “放肆,大逆不道!”此时,有一位老祖厉喝道。

  “天柱,你说这样的话太过份了。”连洪氏的一位老祖也不由沉声地说道:“玉娇嫁给螭国,这是洞庭湖与螭国之间的强强联合,有了这一桩联婚,这将会为我们洞庭湖争取更多的盟友。”

  对于这位老祖的话,洪天柱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冷声地说道:“老祖,你是我的长辈,作为晚辈,我应该尊敬你。但,在这件事上,你们彻底让我心冷,让整个洞庭湖的弟子心冷!别说什么为了洞庭湖,这种套话就算了。老祖你要责怪我,行,把你们与螭国的交易,与上官飞燕的交易摆在桌面上来,让洞庭湖的所有弟子都知道!”

  此时,洪天柱冷视自己的老祖,冷冷地说道:“老祖,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把玉娇嫁给了螭国,除了你们所谓的强强联合之外,难道诸位老祖就没有过私心!诸位老祖与上官飞燕的交易中,就没有要求过向海螺号索要益寿延年的丹药!”

  “所谓的强强联合,那只不过是老祖们的幌子而已,你们无非是为了海螺号的丹药!你们为了自己能活更久,洞庭湖弟子的死活,你们根本就不在乎!他们在你们的眼中,那只不过是交易的商品而已,交易的牲口而已!”

  “够了,天柱,你不止是大逆不道,而且还背叛列祖列宗!此罪该杀。”这位洪氏的老祖不由老羞成怒,厉喝道。

  “大逆不道?好,我承认我是大逆不道,至于背叛列祖列宗,我洪天柱站在这里,可以以我自己的真命发誓,我洪天柱如果是背叛了列祖列宗,那就是五雷轰顶,永不得超生!”洪天柱也怒了,冷喝道:“那好,我请问一下诸位老祖,你们敢站出来拍一拍胸膛说,你们没有背叛列祖列宗吗?是谁废了传承铁律的,是谁抛弃铁盟的!是谁背叛了我们祖先的遗训!做这些事的,不是我,你们自问一下,是谁才是背叛列祖列宗!”

  这一次洪天柱也是怒到极点,诸位老祖要押他向螭国认罪,他也彻底的对几大姓氏的老祖死心了,诸位老祖为了他们自己的利益,根本就不会在乎他们这些弟子的死活!

  洪天柱这样的怒吼,这一时之间让在场的几大姓氏老祖沉默,不愿意去面对这个话题,至于在场的长老、护法、堂主,更加不敢多说什么。

  “天柱,只要你认个错,我们大家都卖个老脸,一同去向螭国、血鲨庄求情,只要你向他们认罪了,我相信,螭国、血鲨庄会饶过你的过错。”此时,洪氏中的一位更加苍老更加有辈份的老祖沉声地说道。

  “认罪?”洪天柱冷冷一笑,说道:“诸位老祖,既然我今天站在这里,就没有想向过敌人认罪!我愿意接受宗门的审判,我愿意在列祖列宗座前承认我的过错,承认我的无能!但是,要我向敌人认罪,没门!”

  “我生是洞庭湖的人,死是洞庭湖的鬼,如果我错了,宗门斩了我,铡了我,我都毫无怨言!但是,想我向螭国、血鲨庄跪下认罪,那绝对不可能的事情。”洪天柱冷冷地说道:“如果诸位老祖一定要向螭国、血鲨庄奴颜婢膝,好,那你们就砍下我的头颅,把我的头颅送给螭国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