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1240章毁道基

第1240章毁道基

  李七夜带着张百徒直奔听龙城的彩虹轩,入了彩虹轩,就包下小院,安置下来。

  彩虹轩,乃是整个听龙城最大的客栈,听说也是听龙城唯一的客栈,事实上,彩虹轩是整个彩虹城唯一的客栈,不论是听龙城,还是龙井城,在彩虹城这些城池中唯一的客栈就是彩虹轩。

  为什么彩虹城只有彩虹轩这样的一个客栈,外人不得而知,有人说,彩虹轩是乃是彩虹城的产业,不容外人染指,也有人说,彩虹轩背后的老板是简家,而简家与彩虹城有着极为渊源的关系。

  至于内幕是如何,外人不得而知,总之,彩虹轩是彩虹城内最大的客栈。

  尽管说彩虹轩是彩虹城所有城池的唯一客栈,但是,彩虹轩价格公道,而且能接待万千上万的客人,所以,外来客对于彩虹轩这样的客栈是没有什么异议。

  “童叟无欺,价格公道,八千万年的金字招牌。”李七夜安顿好了张百徒之后,就出去买些药材。他经过大堂的时候,柜前的掌柜向入店投宿的客人信誓旦旦地保证说道。

  掌柜是一个看起来年已古稀的老者,穿着一身浅灰色的衣裳,相貌并不出众,但是十分的勤快,他手掌上的老茧就已足够说明他的勤快了。

  看着掌柜,李七夜都不由翘了一下嘴角,露出十分值得人玩味的笑容。

  此时,掌柜也招待完了客人,见李七夜露出笑容,他也笑吟吟地说道:“官人这是要出去,还是要点什么?”

  李七夜不由笑着说道:“你怎么样能证明你彩虹轩就是八千万年的金字招牌的?”

  “呵,呵。呵。”掌柜笑呵呵地说道:“官人,你看我一把年纪,就知道我不是打诳言之人。看看我这一头苍苍的白发,那是经历过无数岁月的煎熬。你说是吧,我这把年纪何必跑出来说谎呢?”

  看着掌柜,李七夜不由莞尔一笑,悠闲地说道:“玩得开心吗?”

  “官人说的是我过得开心吗?”老掌柜喜滋滋地说道:“还行,马马虎虎,我这把年纪,也没有什么好图了,无非是图个温饱。而我这把老骨头,也是子孙满堂了。”

  “活了这些年头,我还能图个什么?有个温饱,有子孙绕膝,这也足够了,我这把老骨头活了这把年纪,也是满足了。”老掌柜说得很开心。

  李七夜看了老掌柜片刻,也不由点了点头,感慨地说道:“是呀,人生图的是什么呢。一个温饱,一个子孙绕膝,这也的确是让人羡慕的。”

  “官人人生图的是什么呢?”老掌柜是一个十分健谈的人。笑咪咪地说道。

  “图的是什么?”对于这个问题,李七夜不由低低地说了一声,好一会儿,他抬头看着老掌柜,笑着说道:“我只图一个答案,一个答案,足矣!”

  “答案呀。”老掌柜不由把那双生满老茧的手往身上的衣服搓了搓,说道:“人生,谁又知道案是什么呢。”

  对于老掌柜的话。李七夜笑了笑,说道:“就是因为没有人知道答案是什么。才需要一个答案。”说完,他转身就走。离开了客栈。

  “人生图的是什么呢?”离开了客栈,李七夜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在遥远的时代,在彩虹城,曾经有着那么样的一个人问过他这样的问题。

  曾经有人说过,天地太遥远了,做一个伏于天地间的蚁蝼,也没有什么不好。这就像老掌柜所说的那样,图个温饱,子孙绕膝,又有什么不好呢?

  李七夜沉默,他漫漫而行,回到了这里,再一次想到了这个问题。一句让很多人无法忘怀的话。

  天地太遥远了,做一个伏于天地间的蚁蝼,也没有什么不好。

  一时之间,李七夜不由为之失神,一个智慧浩瀚无比的人,最后也是选择了安宁。

  “不管天地有多遥远,不管世界的尽头有多么的漫长,我只需要一个答案,过去是如此,现在是如此,未来也是依然如此!”最终,李七夜抬起头来,看着遥远的地方,目光无比的坚定,没有任何事,没有任何人,能让他动摇。

  最后,李七夜洒脱一笑,走入了大街,融入了人流。

  彩虹城很大,大到难于丈量,在天灵界虽然陆地少,但也是有大城。彩虹城的几座城池不一定是天灵界最大的城池,但是,彩虹城这几座城,绝对是天灵界前几的城池。

  听龙城作为彩虹城的第一站,十分的热闹,可以说,听龙城是彩虹城最大的交易市场,甚至可以称得上是天灵界数一数二的市场。

  在这里,有来自于龙妖海的海妖,也有来自于深壑海的魅灵,更是有来自于碧洋海的树族。

  在这里,除了许多店铺之外,还有不少修士在街道或角落里摆散摊的,有修士在这里摆散摊,有人是卖自己的宝物,也有人是求购灵药,各式各样的都有。

  正是因为听龙城堪称是龙妖海数一数二的市场,很多修士都聚集于此。在这里,曾经有人说,只要你有足够的钱,没有买不到的东西。

  李七夜买了一些所需要的药材,这些药材都要用在张百徒身上的,这些药材谈不上珍贵,正是因为谈不上珍贵,李七夜才要出去买。

  李七夜准备把张百牌坊的全身道基毁掉,让他重头再来,因为张百徒的一身所学实在是太驳杂了,乱七八糟的东西,对于他而言,根本就是有害无益。

  当然,若是年轻的修士毁掉道基,那不一定需要蕴养,张百徒没办法,他年纪不小了,而且血气衰弱,如果没有丹药蕴养,张百徒一旦是毁了道基,很容易一命呜呼。

  李七夜准备好了所有的药材之后,便开炉炼药,炉火化鼎,融化了所有的药材,焚化了药渣,焠炼精华。

  最后,炉火流转,宛如汤水一般荡漾着,一时之间,难于分得出哪些是灵药精华,哪些是炉火。

  在李七夜的吩咐之下,张百徒踏入了炉中,炉火就像是有生命的东西一样,慢慢地浸入了张百徒的体内,所有的灵药精华也浸入了张百徒的体内,以护住他的心脉。

  “记住了,收敛血气,心无杂念。”李七夜吩咐地说道。

  换作是年轻修士,毁去道基,不一定需要如此麻烦,奈何张百徒年纪如此大,血气又如此的衰弱,一不小心,就能让他丧命,李七夜只好动用这样的手段。

  张百徒按照李七夜的吩咐,紧守心神,收敛血气,感受着灵药精华在他体内流淌。

  就在这个时候,李七夜出手如闪电,瞬间击碎了的道基,听到“喀嚓”一声,张百徒的道基瞬间崩碎,在这石火电光之间,张百徒身体颤了一下,差点惨叫起来,但是,他还是忍受住了那份痛苦。

  李七夜出手极快极准,瞬间把他的道基崩碎得十分完全,此时,湮入张百徒体内的炉火把道基碎片焚化的一干二净,不留下任何残渣,不留下任何痕迹。

  一时之间,被毁去道基的张百徒看起来就像是从来没有修练过的普通凡人一样。

  此时,护住张百徒心脉的灵药精华开始融入了张百徒身体的每一处要害、每一次筋骨、每一处关节,蕴养着张百徒。

  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灵药精华蕴养,张百徒的状态这才稳定下来,否则,换作其他的人如此年纪,一旦被毁去道基,立即是变成伛偻老人。

  此时,李七夜撤去了炉火,张百徒落地。此时的他与刚才没有太多的变化,只不过是头发是苍白了一些,虽然说,此时他是失去了修士特有的气息,但是,他脸色红润,颇有点童颜鹤发的老人。

  这样的体格,作为凡人的话,那可以说是十分的健朗了,那是十分难得了。

  当然,这也是归功于李七夜以灵药精华护着了他的心脉、蕴养着他的身体,否则的话,被毁去道基的他,只怕是连走路都需要人扶的老人。

  此时,张百徒觉得自己除了眼力没有刚才好,不能像修士那样健步如飞之外,没有太多的没之处。当然,成为凡人,与当修士的时候比起来,还是有着差别的。

  “有时候,做凡人也没有什么不好。”再一次做为凡人,张百徒都不由感慨地叹息一声。

  对于张百徒而言,失落感是有的,但是,没有那么严重,毕竟,他道行很浅。换作是强者的话,一旦成为了凡人,那绝对是落差很大,甚至会有人承受不了其中的落差。

  “多谢公子。”回过神来,张百徒忙是向李七夜拜了拜。

  李七夜轻轻地摆手,淡淡地说道:“你也用不着多去感慨,用不了多久,你失去的,将会回来。”

  “公子,公子是要传我功法吗?”张百徒听到这话,也不由为之一喜,忙是问道。

  虽然,张百徒知道自己这一辈子也就这样了,他自己资质太差,修练完全不行,但是,他事实上一直都是没有放弃,一直都在坚持着。

  现在做回了凡人,李七夜的话让张百徒再一次燃起了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