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1237章洪玉娇

第1237章洪玉娇

  李七夜只是点了点头,依然是看着遥远而朦胧的巨龙山脉,久久沉默不语。

  巨龙山脉,如同一条巨龙盘踞在大海上,绵延千万里,但是,整条巨龙山脉被迷雾所笼罩着,就像是云雾里的巨龙一样,见首不见尾,这更使得整条巨龙山脉充满了神秘。

  看着远处的巨龙山脉,看着那被迷雾所笼罩的朦胧巨龙山脉,不知不觉,李七夜的目光都变得朦胧。

  这不知道是李七夜的目光朦胧了巨龙山脉,还是巨龙山脉朦胧了李七夜的双眼。

  在朦胧之间,李七夜看得失神,久久难于回过神来。看着巨龙山脉,有一些尘封的事情浮现,有一些李七夜不愿意去回忆的往事。

  看着朦胧的迷雾,李七夜的心脏不由跳了一下,就像是有什么东西揪了一下他的心脏一样。

  张百徒静静地陪着他坐在那里,见李七夜看着巨龙山脉久久失神,他也不敢吭声。

  “公子——”过了很久,张百徒见到李七夜的神态变得十分奇怪,他都不由担心,轻轻地叫了一声,低声地说道:“公子,你没事吧。”

  李七夜被惊动,回过神来,在心里面轻轻地叹息一声,淡淡地说道:“没事,只是巨龙山脉实在是太迷人了,有些东西,让人永远难于忘怀。”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张百徒会错意,他不由搔了搔头,说道:“巨龙山脉一直都是那样的吸引人,它太神秘了,神秘到让任何人都对它充满了好奇,让任何人都想一探究竟,让很多人都想知道巨龙山脉之中是不是真的有巨龙国……”

  “……只不过。一直以来都没有人能进去。传说,除非是巨龙国的人允许,否则。外人一律无法进入巨龙山脉。听人家说,一直以来都有人尝试进入巨龙山脉。但没听到有人成功过。公子不会是也想进巨龙山脉看看吧?”

  张百徒误认为李七夜是想进巨龙山脉看看,当然,李七夜所说,那是另外一回事。

  “或者吧。”李七夜只是淡淡地一笑,然后他随口问道:“简家现在如何了?”

  “公子说的是彩虹城的简家吗?”张百徒虽然是一个小人物,但是,百圣堂终是靠近巨龙山脉,对于彩虹城的事情知道不少。

  “是的。”李七夜轻轻地点了点头。心思有点散漫,有点心不在焉。

  “彩虹城的简家,他们一直都很好,大家都说简家是彩虹城第一世家。”张百徒如实地把自己所知道的事情一一告诉李七夜,说道:“听说,简家跟我们人族关系很亲近,也有人说,简家与巨龙国有着很亲近的关系。一直以来,大家都说简家比较低调,大家只知道简家很强大。简家的现任家主都已经好几千岁了,但是依然龙马精神。”

  听到这样的话,李七夜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声。他心里面轻轻地叹息一声,简家小子应该还活着吧,可惜,文心却选择了坦然面对……

  李七夜陷入了久久的沉思之中,有些东西,他不愿意回忆,事实上,对于他自己而言,他并不是十分愿意回天灵界。在天灵界,有些东西。他不愿意去回忆,他希望一切都留在记忆之中。让它尘封而去。

  就在李七夜久久沉默之中的时候,客栈之外走入了一个女子,这个女子穿着一身紧束的湖色衣裳,身材凹凸有致,神采冷毅利索,这个女子正是曾与李七夜在洞庭湖有一面之缘的洪玉娇。

  一看到洪玉娇,张百徒都不由脸色一变,而洪玉娇见到张百徒,径自走了过来,来到了张百徒身边,洪玉娇鞠首,抱拳,说道:“张师兄,有些时日未见了。”

  虽然说张百徒不是洞庭湖的弟子,但是,按他们祖上的辈份而言,洪玉娇依然是要叫张百徒一声师兄。

  “呵,呵,呵,洪师妹,许久未见,你道行又精进了。”张百徒干笑一声,转过身去,颇有挡住李七夜的意思,不希望洪玉娇看到李七夜。

  张百徒他倒不是担心李七夜,而是担心洪玉娇的安危,因为洪玉娇来这里,张百徒已经隐隐猜到她是为何而来了。

  此时,就算张百徒想挡住李七夜也没有用,洪玉娇已经看到了李七夜,惊讶地说道:“是你?”

  李七夜依然漫漫而思,目光只是落在遥远而朦胧的巨龙山上,也没有听到洪玉娇的话。

  洪玉娇对于李七夜这样的态度十分不舒服,不过,这里不是洞庭湖,她也没有去干涉李七夜,更何况,她是为张百徒而来的。

  至于张百徒,他心里面轻轻地叹息一声,知道该来的还是要来了,现在他只希望洪玉娇说话是要小心一点了。

  “师兄,我受家父所托,想向师兄请教一些事情。”洪玉娇坐定之后,认真地对张百徒说道。

  洪玉娇的父亲就是洞庭湖现任的湖主洪天柱。

  “不知道是何事?”张百徒忙是问道,事实上,他心里面已经知道洪玉娇要问什么事了,不过,他最不希望洪玉娇问这件事。

  “我是听到一些消息,听说铁鳞宗的人找师兄的麻烦。”洪玉娇看着张百徒说道。

  张百徒已经料到了,他打哈哈地说道:“呵,呵,呵,师妹说的这件事呀,都已经过去了,铁鳞宗的人想向我购买百圣堂,祖宗基业,这怎么可能卖呢?所以我一口回拒了。”

  “那岛上究竟是发生什么事呢?师兄,这可不是道。她并没有责怪或者审问张百徒的意思,但是,发生这样大的事情,她必须知道来龙去脉。

  突然间,一股神威镇压妖龙海,接着铁鳞宗被灭的消息传出,没多久,洞庭湖得知铁鳞宗主他们的上百具尸体被挂在百圣堂,这怎么不把洞庭湖吓了一大跳呢。

  当然,洞庭湖还没能把神威镇压龙妖海、灭掉铁鳞宗的事情与百圣堂联系起来,但是,铁鳞宗主他们的尸体却挂在百圣堂,这件事情就一下子变得不一样了。

  洪玉娇没有把话挑明,但也说得很清楚了,毕竟,铁鳞宗主他们一百多位强者惨死在百圣堂,一旦传出去,他们洞庭湖都脱不了嫌疑。

  事实上,洞庭湖知道这件事之后,已经把铁鳞宗主他们的尸体全部处理了,张百徒没敢把这事情告诉李七夜,他是怕李七夜一怒之下杀入洞庭湖,把洞庭湖也都灭了。

  “这事——”对于洪玉娇的话,张百徒一时之间都想不到更好的措辞,他本身就不是擅长撒谎的人,他只好干笑了一声,说道:“这,这事责任只怕是不在我们的身上,是铁鳞宗他们想强买强卖而己。”

  “灭了一个铁鳞宗而己,用得着这样紧张吗?”此时,李七夜已经收回了目光,慢悠悠地说道。

  李七夜这话冒出来,把张百徒吓了一跳,他一时间都不由提心吊胆,他倒不担心自己,他是怕洪玉娇冲撞了李七夜。

  张百徒他自己的道行虽然浅,但是还有点眼力的,他也知道洪玉娇得到了她父亲的真传,但,在李七夜面前,只怕他一根手指就能把洪玉娇碾死,所以,他不免为洪玉娇担心。

  洪玉娇不由脸色一变,望着李七夜,她秀目一凝,缓缓地说道:“不知道尊驾如何称呼?”

  张百徒欲言,但,最终他还是闭上了嘴巴。而李七夜只是看了洪玉娇一眼,笑了笑,说道:“我如何称呼并不重要,我想说的是,洞庭湖是一代不如一代了,权利之争,蝇头小利,磨光了你们的血性。”

  说到这里,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看一下你们洞庭湖,现在像什么?一群躲在堡垒之内的缩头乌龟而己,你们祖先那种庇护世人、镇守人族的血气,传到了你们后代,已经丢得精光了。”

  “走到今天,连你们祖上的英灵都忘记了,连你们的精神图腾都丢到一边了,我倒好奇,你们洞庭湖有多少年代没有拜祭过百圣堂了?一百代人,还是五十代人?只怕,你们连百圣堂里供奉的是什么人,都已经忘记了吧。”说到这里,李七夜轻轻地叹息一声,懒得再去看洪玉娇。

  对于这样的话,洪玉娇也无法回答上来,因为她本身对于这些事情了解得少之又少,甚至他们洞庭湖有老祖曾经猜测百圣堂有可能是存放着宝物。

  “祖上之事,我们作为子孙无法评价,也难于去讨论。”最后,洪玉娇缓缓地说道:“我想问尊驾的是,铁鳞宗主他们可是死在你的手上?”

  这是洪玉娇最关心的事情,毕竟,海妖的一个传承的宗主和长老惨死在他们洞庭湖门口,而现在铁鳞宗又被灭了,发生这样的事情,一旦传出去,只怕他们洞庭湖洗不掉嫌疑。

  当然,洪玉娇明白张百徒根本就无能力杀害铁鳞宗主他们,唯一可能的就是眼前的李七夜。

  “我明白洞庭湖的意思。”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你们需要找出一个杀人凶手而己,为洞庭湖洗脱嫌疑。”

  这个月最后一天,还有月票的同学投一下月票,没有月票的投一下推荐票,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