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8章帝诰

  “你怎么知道的——”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步战峰不由为之骇然,一下子站起来,不可思议地看着李七夜说道。

  帝诰,有好几种,有向天下公布的帝诰,也有抄送于战将的帝诰,还有一种是传世的绝秘帝诰。

  至于绝秘帝诰,一般只传于后人,而且这种绝秘帝诰是无法打开的,除非是达到了足够条件了,否则的话,就算是仙帝的亲生儿子都无法打开这种绝秘帝诰。

  传说,每一位仙帝都会留下一份绝秘帝诰,至于绝秘帝诰之中写的是什么,后人不得而知,只有达到条件的人才有资格打开和阅读帝诰,而且,阅读了帝诰的人,一般不会把帝诰的内容轻易告诉别人,就算是自己最亲近的人也不例外。

  对于步战峰的骇然,李七夜孰视无睹,他只是静静地坐在那里,悠闲地啜着美酒,说道:“我不是说过吗?世间我所不知道的事情已经不多。”

  步战峰惊疑不定地看着李七夜,换作别人,一定会怀疑李七夜偷窥他们步战世家的秘密,但是,他心里面明白,李七夜不可能偷窥他们步战世家的秘密,有些东西连他们步战世家的弟子都不知道,外人肯不可能窥视了。

  步战峰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然后他坐了下来,看着李七=夜,最后,他苦笑了一下,摇了摇头,说道:“李兄既然知道如此多的秘密,李兄也应该知道,就凭我。还没有资格去打开绝秘帝诰。如果我能打开绝秘帝诰。只怕不需要向李兄请教了。”

  绝秘帝诰,传说只有成为仙帝或者是临近成为仙帝的人才能看,也有人说,绝世神皇也有资格看绝秘帝诰,但是,这是真是假,作为晚辈就无法知道了。

  李七夜看着步战峰,笑了一下。说道:“这个我知道,你是没资格去看绝秘帝诰,但是,你可别说你们步战世家没有人有资格看绝秘帝诰。这话去哄别人还行,在我面前行不通。”

  步战峰不由苦笑了一下,他不由沉吟起来,他们步战世家的确是有人有资格去看绝秘帝诰,但是,对于有资格看绝秘帝诰的人而言,就算是他看了绝秘帝诰。也不一定会把里面的内容告诉他。

  “我们步战家,的确是有人有资格去打开绝秘帝诰。只是现在时机未到,至少对于那位老祖而言是如此。”步战峰只好如此说道。

  李七夜笑着轻轻摇了摇头,说道:“连你们步战世家都无能为力,我也帮不了你什么忙,毕竟,有些东西需要自己去努力。必要时,需要你们去打破陈规。”

  步战峰只好是轻轻地叹息一声,沉默了一下,过了好一会儿,他看着李七夜,认真地说道:“关于大漩涡的一些传说,关于我魅灵的一些事情,小弟也知道一些,有件事还让请李兄赐教。”

  说到此,步战峰十分的真诚,十分的恭敬。

  “说吧,既然喝了你的美酒,如果可以,我会考虑一下的。”李七夜慢慢地啜了一口美酒,说道。

  步战峰沉吟了一下,说道:“就如刚才所揣测的那样,李兄去了大漩涡。李兄也知道,我们步战家一直都有留意大漩涡,如果说,我们没有产生错觉的话,李兄驾临大漩涡的那一天,在大漩涡之下似乎响起了狂吼咆哮,天地为之摇晃,不知是否如此?”

  此时,步战峰措辞也是十分谨慎,他也怕引得李七夜的不快。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李七夜放下了手中的酒杯,看了步战峰一眼,说道:“你是怕不该发生的事情发生是吧。”

  步战峰不由点头说道:“小弟的确是有这样的忧虑,这也算是我们步战家的一个使命吧。早就有传言,总有一天,该降临的终会降临,这只怕会给我们魅灵带来灾难。”

  “这事的确是存在。”李七夜说道:“不过,至少对于你现在而言,是过虑了。你还想不明白你们魅灵在天灵界留下什么,有些东西,哪里有那么容易的,不是说要降临就降临的。”

  说到这里,李七夜颇有深意地看了步战峰一眼,说道:“在这天灵界,你们魅灵的底蕴是超乎你想象,再说了,当年你们祖师步战仙帝不也是一口气杀到大漩涡之下吗?他都能杀下去,就有所防范。”

  “最后一句话。”说到最后,李七夜是端起酒杯,说道:“借用一句老话,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

  “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步战峰细细地品味着李七夜这样的一句话。

  “好了,该说的我也说了,喝酒。”在步战峰细细品味李七夜这句话的时候,李七夜大笑起来,把杯中的美酒一口饮尽。

  步战峰回过神来,忙是给李七夜满上。

  在步战峰的挽留下,李七夜在这岛屿上小住,在李七夜小住的日子里,步战峰向李七夜讨教了不少的问题,对于步战峰的一些问题,李七夜是选择性地指点他一二。

  步战峰可以说是一位很好学的人,也是一位不耻下问的人,他向李七夜请教,不涉及修练,不涉及功法,他所请教之事,多数是野趣轶文。

  对于步战峰这样的人来说,可谓是难得。他们步战世家在天灵界拥有着足够高的地位,他作为步战世家的传人,也拥有着足够强大的权势。

  但是,步战峰却没有傲气,并不认为自己出身于步战世家就不屑于向别人请教。多数大教疆国的弟子,都有着那么几分的傲气,就算他们不欺凌于人,也不可能做到不耻下问。

  而步战峰在李七夜面前却没有这种自视高人一等的优越感,在李七夜面前,他更像是一个晚辈向李七夜请教,不耻下问。

  正是因为步战峰有如此难能可贵的品质,李七夜才会指点他一二,否则,换作是其他的大教疆国传人,李七夜理都懒得理会他。

  在这几天里,步战峰倒一直想撮合他姐姐和李七夜,但是,不管步战峰是怎么样的撮合,他姐姐和李七夜之间都没有丝毫的进展。

  步战峰的姐姐对于这种家族联姻,这种属于血统传承的种马婚姻一点兴趣都没有,甚至是反抗,所以,不管步战峰如何地游说,如何说李七夜的好话,他姐姐都没兴趣。

  至于李七夜,更是兴趣缺缺了,他也懒得去见步战峰的姐姐。

  所以,搞得最后,步战峰也只好是放弃了。步战峰很无奈地说道:“唉,李兄,我倒是希望你能成为我姐夫,如此一来,我们两家的关系就更近了,你说是不。”

  对于步战峰的一心撮合,李七夜只是笑了起来,他也不去打击步战峰,只是笑着而己。

  “说真的,李兄。”步战峰还是不死心,笑着说道:“我姐姐这个人哪里都好,就是对于婚姻这事一直都很抵触,她一直都认为这是一种家族联姻,把婚姻当作买卖。不过嘛,我个人相信,如果李兄跟我姐姐相处一下,以李兄的魅力,绝对是能征服我姐姐的。”

  “李兄,相信我,你绝对有让女人为之倾倒的魅力。”步战峰怂恿地说道:“要不,我给你们两个人安排一下,让你们两个人能在月下偶然相遇。”

  对于步战峰的怂恿,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有缘,自会相见,无缘,也不需要勉强。”

  李七夜这样一说,步战峰也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也知道无法撮合他们两个人的好事。

  不过,李七夜在步战家岛屿道:“李兄,你说要去一趟龙妖海,那么有一个消息你一定会感兴趣。”

  “什么消息?”李七夜随口问道。他在这里小住几天之后,他也打算离开碧洋海,前去龙妖海,因为苏雍皇去了龙妖海,他正要去一趟,想看一看苏雍皇究竟在追寻什么样的线索。

  “听说最近龙妖海出现了一头骷髅马,一头全身只有骨架的骷髅马,这头骷髅马是撒足狂奔,没有人知道这头骷髅马是从哪里来的。很多人都想逮住这头骷髅马,但是,这头骷髅马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曾有一位海妖神王亲自出手,都没能追上这头骷髅马。”步战峰忙是说道。

  “骷髅马?”李七夜听到这话,不由目光一凝,一下子站了起来。

  “看来李兄果然感兴趣。”见李七夜的神态,步战峰笑着说道:“听说这头骷髅马在西南一带出现了……”

  然而,步战峰话还没有说完,李七夜已经是手指一点,“嗡”的一声,打开了道门,瞬间跨越而去。

  李七夜如此着急地离了,这让步战峰连道别都来不急。

  就在这个时候,门口出现了一个女子,绝世的容颜让人为之倾倒。

  “姐,你终于来了,终于不闹别扭了。”看到门口站着的女子,步战峰不由说道。

  “来者是客,客人来住几日,我不招待一二,乃是我失礼了。”这个女子开口,声音悦耳。

  步战峰无奈地耸了耸肩,说道:“姐,你来迟一步了,李兄已经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