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1197章林道童

第1197章林道童

  这个道童坐落在一角,临窗而坐,他身边还有好一些修士在旁陪坐,颇有众星捧月之势,此是这个道童站起来质问李七夜的时候,陪坐的其他修士都是冷冷地看着李七夜,神态不善。●⌒,

  见到这个道童站起来质问李七夜,在客栈中的食客都不由屏住呼吸,甚至有人是向后挪了挪身体,远离风波,以免得被殃及池鱼。

  在客栈中的不少食客都认得这位道士,这位道士就是林道童,避尘洋主人林道长身边的道童。

  客栈人的不少食家屏住呼吸,很多人都是明哲保身,不愿意被这样的风波沾上。

  先不说林道童的出身强大,靠山也强大,就算是眼前这位人族的青年,竟然敢在大庭广众之前进食龙筋,那只怕也不是什么善茬儿,只怕也是凶人一个。

  更何况,这件事情可是涉及广海族,谁都不愿意沾入这样的种族,以免得招来灭顶之灾。

  对于林道童的质问,李七夜细嚼了一番龙筋之后,吞了下去,这才慢悠悠地看了他一眼,说道:“避尘洋的是吧,你们始祖也进食过龙筋吧,你们始祖一口吞下千万龙筋,也不是什么大事。”

  林道童本是要质问李七夜,因为避尘洋与广海族多多少少有点交情,毕竟广海族有亿万凶鱼,与天下诸派有点交情那是正常之事。

  然而,林道童怎么都没有想到,李七夜会反问了这样的一句话。在天灵界,只怕绝大多数至强者都进食过龙筋。每一代的仙帝、树祖、海神只怕都进食过龙筋。毕竟。广海鱼龙筋的美味这并不是虚传。

  林道童就算不知道自己避尘海始祖有没有进食过龙筋,但是,在这样的一件事上他也不敢直接否认。

  “这,这,这并不一样,这有所不同。”林道童好不容易憋了一句话说道。

  李七夜又取了一条龙筋,细细嚼起来,懒洋洋地说道:“哦。不一样,怎么不一样呢,说来听听,难道说,你们始祖乃是用文火来煮?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太让人失望了。这简直就是哀梨蒸食,龙筋,乃是蘸上好的姜黄与老酱最为美味,堪称人间一绝……”

  “……当年无垢仙帝年少之时,就是以姜黄、老酱为调味。一口食千万龙筋,吓得广海鱼躲在海底下。一时间不敢爬出来。这实在是成为一大美谈。至于你们避尘海当年是怎么样进食龙筋,那就不得而知了。”说到这里,李七夜又吃了一条龙筋。

  李七夜一边细嚼,一边摇头晃脑地说着,听得在场的一些食客都不由暗暗地咽了一口口水,不过,就算他们垂涎三尺,也不敢去进食。

  事实上,广海鱼的龙筋之美味,早在天灵界有所传。人人都知道,广海鱼最凶,数量也是最多,但,还有一点,很多人不敢去提的,那就是广海鱼的龙筋极为美味!

  李七夜说得很多人流口水,但,没有人敢去吃龙筋,这会惹得广海族的凶鱼暴怒,会招来灭族之灾。

  李七夜这样的话,不止是林道童一时间无语以对,同时也让站在一旁的老板心惊肉跳,这样的事情扯到了他们无垢三宗的身上了,毕竟,现在已经不是他们无垢仙帝的时代,就算他们无垢三宗再强大,也不愿意去惹广海鱼这样的麻烦,毕竟广海鱼太多了,多到数不过来,大家都不想去招惹它们。

  “你——”林道童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反驳,他好不容易憋了一句,说道:“你,你在大众广庭下进食龙筋,此,此乃是恶行,广海族乃是海妖,乃是天灵界大族,你,你生食修士,此乃是穷凶恶极,残忍无道!”

  “穷凶恶极,残忍无道?”对于林道童的话,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笑着说道:“说我穷凶恶极,残忍无道,我还真的是承认。至于因为进食龙筋而被说成穷凶恶极,残忍无道,那就笑掉大牙了……”

  “……广海族?那是什么东西。一群跟禽兽差不了多少的生灵而己,不要说我人族,就是天灵界的海妖,都不把他们看作是修士!”李七夜笑了起来,细细嚼了一番之后,悠闲地说道:“你也别往自己脸上贴金,在广海鱼眼中,你们这些修士那也是跟食物差不了多少,广海鱼食过多少修士,食过多少凡人。今天我食它们,那也是理所当然之事。”

  说到这里,李七夜只是冷冷地瞥了林道童一眼,说道:“你食肉的时候,你有想过自己凶残吗?”

  “你——”林道童被李七夜说得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他本来与广海太子有一些交情,今天李七夜在大众广庭之下进食龙筋,他本想为广海族说几句话,没有想到,反而被李七夜说得语塞!

  对于李七夜这样的话,在客栈的一些食客就算不敢出声赞喝,但是,心里面也是暗暗地赞了一声。广海鱼的凶残,这也不是什么新鲜事,多少与广海族为敌的人,最后被成千上万的广海鱼啃得连骨都不剩,有多少被广海鱼灭门的修士、凡人是被广海鱼撕食得连渣都不剩。

  只不过很多修士或传承是忌惮于广海鱼的亿万数目敢怒不敢言而己。

  今天李七夜这话说出了很多人心里面的话,在心里面都忍不住为李七夜这话喝采一声。

  李七夜不再理会林道童,进食了一番之后,也腻了,随手一扫,瞬间焚灭其他的广海鱼,站了起来,转身就离开了。

  看着李七夜远去的背影,林道童冷冷一哼,目光一冷。他本想为广海族说上几句话,没有想到反而被李七夜羞辱了一番。

  这让林道童在心里面难于咽下这口气,他的主人可是林道长,避尘洋的主人,作为林道长身边最受器重的心腹,不管他走到哪里,都会受人尊敬,处处都众星捧月,今日一个人族小辈竟然敢让他在这么多人面前下不了台阶,他绝对不会就此罢休!

  李七夜祭炼好了所需要的东西之后,就离开了浅海滩,去了珊瑚林。

  当李七夜去珊瑚林的时候,不知道有多少修士前往珊瑚林,这些修士都来自于五湖四海,他们都是为了银针鱼而来的。

  这些来自于五湖四海的修士,有的人乃是乘驾巨船潜行于海中,也有人掌御海底飞梭极速穿行,更有人骑着海龟、巨鲸滑水而来……形形色色,热闹非凡。

  李七夜赶到了珊瑚林的时候,已经有不少修士抢占了地方了,有的修士是独占一个山头,也有一些修士是划地为疆,更有修士开始在珊瑚树上布下了陷阱,等着银针鱼前来……

  幸好珊瑚林广阔,暂时倒没有发生为了争夺地方而搏杀的事情。

  李七夜来到了珊瑚林,找到了叶途和藤齐文,他们两个人已经为李七夜捕捉到了很多的细虫,按照李七夜的吩咐磨成了粉。

  李七夜找了一个宽阔的地方,随手划了一圈,占山为地,吩咐叶途与藤齐文说道:“把虫粉都洒到这片珊瑚林,不论是在地上还是珊瑚树,都给我洒上。”

  叶途和藤齐文二话不说,立即按照李七夜的话去做。李七夜刚是把祭炼好的东西钉入了这片大地之下,李七夜祭炼好的东西看起来像是鱼钩,这样的鱼钩带着很长很长的鱼线,当然,这不止是一只鱼钩,而是在这一条条很长很长的鱼线上布满了鱼钩。

  当李七夜都弄好了,叶途和藤齐文也把虫粉撒好了,叶途不由好奇地问道:“公子这是为了哪一般呢?”

  “钓鱼——”李七夜老神在在地坐在了这片山珊瑚林的最高处,笑着说道。

  “钓鱼?钓银针鱼吗?”叶途不由一问,但,又立即觉得不对,李七夜说过,他不在乎银针鱼。他又不由问道:“除了银针鱼,没其他的什么鱼了吧。”

  叶途是浅海滩的堂主,可以说对这一片海域算是很熟悉了,在这一带,除了珊瑚树开花之时有珍贵的银针鱼之外,其他的绝大多数是海鲜,不值得修士去大动干戈。

  “有,有一条魔鲨,只不过是你没看到而己。”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

  “魔鲨?”叶途都不由仔细想了一下,但是,他从来没听过这一带有这样的鱼。

  “魔祖甲鲨——”藤齐文见识比叶途更广一些,他听到李七夜的话,想到了一个遥远的传说,不由吃惊地说道。

  “对,就是它。”李七夜笑了笑,说道:“我要钓的就是它了,否则,又怎么值得我如此劳师动众呢。”

  “魔祖甲鲨?”叶途不由好奇地问藤齐文,说道:“这是什么鱼?”

  藤齐文也不由摇了摇头,说道:“具体我也不清楚,听说是极凶的生灵,极为强大,传说在无底海沟出现过,但,没听说过有谁真正见过它。”

  说到这里,要藤齐文都不由有些担心,问道:“听说魔祖甲鲨极为强大,我们能应付得来吗?”

  “不是我们。”李七夜摇了摇头,说道:“是我,这事你们在旁边看着就是了,以免得出了什么意外,我是没办法向你们师门交待了。”u